大伯娘上门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人家刚才的这一吼,也彻底把张含拉回到现实中来,她觉着自己刚才太多事了,人家未婚夫妻的事情,她一个外人多管什么,而且她跟这位李小姐又不熟,更没有理由管了。

    一百亩的荒田,而且还是只搭了木桩,到处是黄土地,而且夏风一吹,还卷起一阵阵的黄土风,吹的人满脸都是土,走了一会儿,李思静好像发现这里一点都不好玩,没过多久,李思静开口说要离开。

    此时张含正在听张二狗跟张天才的汇报,还不能走开,她朝李思静露出歉意的眼神,“李姑娘,我现在还有点事情可能走不开,要不,我叫人送你回你家马车那边,行吗?”

    李思静听到张含说不能陪自己回去,心里有点小小的失望,不过她也不是一个蛮不讲理的人,知道张含在这里是有事情要做,于是,她点了下头,回答,“好吧,你先忙,让别人送我回去就行了,还有,小含,我很喜欢跟你这里,下次我还来你这,可以吗?”

    张含说不出拒绝人的话,于是冲她微微一笑,点了下头,答应,“好啊,你要是有空了,可以随时过来。”

    李思静依依不舍的离开了张家村,张含待在豆腐坊这边听张二狗跟张天才这两位管事对这些日子的工作汇报。

    听了一会儿,张含开口,“以后桃子要是再来这里指手划脚的,你们什么都不用听,直接把她给赶出去。”

    “我们知道了。”张二狗跟张天才痛快应道,这些天,这个桃子天天来这里报到,件件事情她都要插上一脚,他们两个早就对她很大不满了,要不是顾忌到她现在还是村长的女儿,他们也想把她给赶走。,现在好了,拿到张含这个东家的吩咐,后面做起事来,他们俩也不用顾忌了。

    接下来,张含又问了其它事情,听他们说完,张含确定这里都很好之后,这才慢悠悠的离开了这里。

    回到张家,张含刚歇了一会儿,喝了一口水,吴春后脚就跟了进来。

    吴春站在石厅大门口,满脸笑容的望着张含,亲切的喊道,“小含啊,你这一天去哪里了呀,大伯娘来找你都找了几次,现在才把你等到。”

    听到这个声音,张含抬起头,朝大门口望过去,看到站在门外的人时,眉头下意识的就蹙了下,抿了抿嘴,开口问,“大伯娘,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吴春呵呵一笑,抬脚走了进来,像个主人似的自己找了一张凳子坐了下来,又倒了一杯水喝进了肚子,这才缓缓开口,“瞧你说的,没事,大伯娘就不能来你家了吗?”

    张含听到她这句话,唇畔噙着嘲笑,低头笑了笑,过了一会儿,抬眼看着她说,“大伯娘,你也不用跟我兜来兜去的了,你是个什么样的人,我难道不知道吗?说吧,你这次来我家是有什么事情?”

    吴春脸上笑容僵了下,藏在唇畔里面的牙齿用力咬了咬,过了一会儿,脸上重新露出笑容,笑着说,“呵呵,含儿真是个聪明人啊,既然这样,那大伯娘就有话直说了啊。”

    张含眯着眼,点了下头,说,“有话就直说吧。”

    吴春搓着双手,露出两排黄色的牙齿,吐出来的气还有一股大蒜的气味,“大伯娘听人说,前两天村长来你家了,这事是真的吗?”

    “这事大伯娘心里不是很清楚吗,干嘛还多此一举问我这个问题,村长来没来我家,你会不知道?”张含斜睨着吴春问。她可不相信这件事情吴春会不知道。

    自从要重新选村长这件事情传出来后,张含慢慢的发现老张家那边的人经常会在她屋脚下晃来晃去的,碰到他们时,他们就用散步这个借口来糊弄张二柱他们。他们这个借口可以骗住张二柱夫妻,但骗不了她张含,他们打着什么主意,她张含不用想都猜出来了。

    老张家那边的人在张家屋脚下走来走去,打着一个主意,如果张家这边有人当上了村长,他们可以第一时间来这边捞好处。

    吴春脸上笑容又一僵,露出讪讪的表情,小声说,“我,我知道,呵呵,那大伯娘就是想问一下,村长是不是为了选新村长的事情来找你?”

    张含没抬眼,端了一杯水喝着,漫不经心的应了声,“嗯,是这件事情。”

    “那他有说选谁了吗?”吴春一听,激动的拉着张含问。

    张含看了一眼自己被她紧紧抓住的手,蹙了下眉,问,“大伯娘,我觉着你好像对选新村长这事情特别感兴趣啊,不过很抱歉,村长没有跟我说选了谁,村长还说了,这个职位只限男性,女性是没有机会的,你要是想当村长,等下辈子当个男人再来说吧。”

    这话要是搁在以前,吴春一定跟张含吵一架,但现在,她脸上一点怒气都没有,还笑米米的望着张含,说,“瞧你这话说的,大伯娘也知道这位村长的位置女人是不能当的,就只是问问而已。”

    “那大伯娘你问这么清楚干什么?”张含挑着眉问她。

    吴春没有回答,只是嘿嘿一笑,移了移屁股,坐的笔直,看着张含笑着说,“不瞒含儿你说,你大伯娘我是不能当村长,不过咱们家有人可以当啊。”说到一半,吴春停下嘴,望着张含眨了下眼睛。

    张含愣了下,没有去想她话后面的意思,直接开口问,“还有谁啊?”

    吴春脸上立即露出得意的笑容,开口说,“你大堂哥啊,他今年也有十八岁了,也读了一点书,当村长是最合适不过的了,含儿,你说是不是啊?”

    只觉自百。张含听到吴春提起张章这个人,顿时整个人懵了下,仔细想了想,张章这个人如果不是有这个心脏病的话,他还真的是个新村长的好人选。

    “大堂哥,他,他不是有病吗?”张含小心翼翼的向吴春问。

    吴春脸马上拉长,不是很高兴的说,“我家章儿的病不是什么大病,只要平时不生气,他就跟个平常人一样,当这个村长完全没有问题。”

    “这是大堂哥的意思,还是大伯娘你自己想的?”张含斜睨着她问,一幅不太相信她的表情。

    吴春一听,想也没想就大声回答,“当然是我的意思了,当村长的娘亲,这个多威风啊。”说完之后,吴春才知道自己多嘴,把该要瞒的话给说了出来,于是她蹙着眉转过头,拿手用力拍打了下她嘴唇。

    张含冷笑一声,从凳子上站起身,望着还在打嘴巴的吴春,开口说,“大伯娘,选新村长这事情我没办法帮你,还有,我也不知道村长要选谁,大伯娘要是还不想回去,可以在这里坐一下,我还有事情,先离开了。”说完这句话,张含朝石楼大门外走去。

    吴春浑身抽搐,脸色一会儿青一会儿白的,咬着牙,喊,“含儿,你等一下,大伯娘还有事要跟你说。”

    张含头没回,停下脚步,背对着吴春说,“大伯娘要说的事情是问选新村长的事情吧,刚才我不是跟你说清楚了吗,选新村长的事情我真的无能无力,这个新村长是靠二春叔自己选的。”

    “我这次说的不是选新村长这件事情,我要说的是茶花跟你大堂哥的事。”吴春笑看着张含的背影,得意的说。

    张含慢慢回过头,看着得意笑着的吴春,拧着眉问,“什么意思?”

    “茶花不是你的好姐妹吗,你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跟你大堂哥没名没分的搅和在一块吧,大伯娘的意思是说,如果你大堂哥有出息了,大伯娘可以睁只眼闭只眼,让他们在一块算了。”吴春笑了笑,眼眼挑了几下,看着张含说。

    张含望进吴春的眼底,过了一会儿,她笑道,“茶花是我的姐妹,这事是没错,不过这次大伯娘可要打算算盘了,我张含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威胁我做事,大伯娘想让大堂哥做村长这件事情,你还是去向村长打听吧。”

    “你....你,你怎么可以没有良心,难道眼睁睁的看着你自己的姐妹受苦吗?”吴春被张含这句话气红了脸,她本来是想拿茶花这件事情来威胁张含去跟村长举荐张章当新村长。

    可是现在,吴春看张含这个态度,好像对茶花跟张章的事情不太上心,顿时吴春变得有点手足无措,指着张含鼻子骂,“枉我还觉着你对茶花是真心真意的呢,原来也不过如此,茶花真是瞎了眼,才会把你当成是好姐妹。”

    张含听完吴春这番骂人的话,笑了笑,向前走近几步,站到吴春面前,看着她说,“大伯娘,你要骂完了,就请自便吧。

    “你.....。”吴春被张含这句话堵得一句话还不出来。

    张含把气得满脸通红的吴春送走,马上把院门关起来,揉着额头进了屋子去睡午觉。

    这一觉醒来,已经到了傍晚,家里出去觅食的鸡都回到它们的窝里,出去玩的四个小鬼也回到家了,顿时,安静了一天的张家又开始变得热热闹闹。

    太阳西下,天色开始变暗,张家石厅开始燃起松脂,照亮了整间石厅,一家人快快乐乐的坐在八仙桌上吃着晚饭,大家有说有笑的把今天他们遇到的事情都拿出来说。

    “大姐,你猜我们今天下午在村门口看到谁回来了?”张苞咬着嘴里的筷子,眨着八卦的光芒看着张含问。

    张含抬头看她一眼,随口问,“你看到谁回来了?”

    “是张小妹回来了,今天下午她坐着一辆马车回来了,我跟小宝他们特地跟去看了,张小妹带着一个妇人回了家,那妇人的手上还带着一大包东西回来,后面,我又看见那辆马车空空的回去了。”

    张含夹着菜的筷子突然停了下,抬眼看了下张苞,问,“你确定是她回来了?”

    “嗯,确定,不仅是我一个人看到了,小宝他们也看到了呀。”张苞发现大姐张含好像不相信自己,于是指着小宝跟张放他们说。

    小宝跟张放他们听到张苞问,两个小鬼望向张含,用力朝张含点了下头,向她证明张苞说的话是真的。

    金秋花这时也插进了嘴,“你二妹说的可能是真的,我听人说啊,小妹她在张地主家生活的很不好,经常受那家夫人的气,张地主也不再以前那样宠她了,她的日子不好过啊。”

    “她现在变成这个样子,还不是她父母做的孽,好好的女儿硬是要把她嫁到大户人家里去当妾,当妾的能有多少是好命的。”张二柱突然也开口说话。。

    张家晚饭上因为这件事情,气氛慢慢变的有点僵,一顿晚饭下来,大家都没怎么说话了。

    夜里,张含用干面巾擦着头发从澡室里出来,看到正在房里算帐的莫帆,停在原地,望着正在拨算盘的莫帆,目光不禁涌出温柔光芒,难怪有人说,工作中的男人是最吸引人的。

    正在算帐的莫帆停下拨算盘的手指,抬头看了一眼,见到站在门边的张含,朝她微微一笑,“怎么一个人傻傻的站在这里,是不是你相公我让你看呆了?”

    张含听见他这句不要脸的话,“呸”了一声,笑着说,“真不要脸,第一次有人自己夸自己的。”

    莫帆嘿嘿一笑,收起算盘,收面前的帐本收好,从椅子上站起,走到张含面前,抢过她手上的干面巾,轻轻的帮张含擦拭着湿头发。

    长满了厚茧的手掌拿着面巾,像擦着世上最珍贵的宝贝似的,动作非常轻的帮张含擦着头发。

    享受着莫帆细心的服侍,张含突然想起今天晚上二妹张苞的话,她动了下脖子,开口问,“莫帆,你说张小妹这次回来是被张府给赶回来了呢,还是又想在张家村打什么坏主意?”

    上次张小妹叫李大脚买丫环的事情张含跟莫帆说了一遍,所以这次张含问这个问题时,莫帆立即知道她心里担心的是什么。

    “不管她这次回来是干什么,她要是想在张家村为非作歹,我莫帆一定第一个不同意。”莫帆帮张含擦头发的动作停了下,眸中闪过嗜血的光芒。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农家娘子,抠门相公滚出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bubu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bubu并收藏农家娘子,抠门相公滚出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