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农家娘子,抠门相公滚出去 > 争抢,同父异母!

争抢,同父异母!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原来萧风翼说的贵人就是莫老爷跟莫夫人啊,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莫帆抿着嘴,皮笑肉不笑的看着莫天翔。

    “没事.....。”莫天翔看了一眼莫帆,又望了一下莫帆身边的小宝,过了一会儿,莫天翔面无表情的盯着小宝。

    “天啊,是小宝,老爷,这是小宝啊,我们终于找到他了。”裘贞一脸兴奋的站起身,跑到莫帆这边,把小宝拉到了她跟前,激动的说。

    小宝挣扎着,瞪着一双小眼睛,咬着小牙就是不肯让裘贞碰他脸蛋。

    莫天翔看着这个失踪了快一年的儿子,露出严肃的表情看着他问,“小宝,你这一年来到底跑到哪去了,你知不知道你娘和我找你找了很久?都快要把整个京城翻过来找了。”

    小宝一言不发的望着莫天翔,小小的眼睛里充满了怨恨,最后,他用力推了下一直握着他肩膀的裘贞。

    “啊.....。”下一刻,就听到裘贞惊慌失措的声音,她整个人跌倒在地上,双手撑在地上,并且大叫了一声。

    莫天翔一看他心爱的女人被推倒了,忙上前走到裘贞身边关心的问,“贞儿,你怎么样了,有没有哪里摔疼啊?”

    张含明明看见在这位莫大夫人摔倒时,眼里闪过一抹凶狠的光芒,可是在这位莫大老爷跑过来时,她又变成了一幅楚楚可怜的模样。

    “老爷,我没事,这不怪小宝,是我自己没站稳,你别怪他。”裘贞眼眶含着泪水,我见犹怜的看着莫天翔说。

    莫天翔听到她这句话,顿时眼里充满了对她的心疼,小声哄道,“宝贝,没事啊,这个臭小子敢推你,我一定好好收拾他,叫他来跟你道歉啊,你放心。”

    哄完哭哭蹄蹄的裘贞,莫天翔回过头瞪了一眼躲在莫帆身后的小宝,把地上的裘贞扶起来,然后大步走到莫帆这边,指着小宝大声骂道,“臭小子,不见了一年,我还以为你死在外面了,没想到你还活得还好好的,你这个兔崽子,一回来就打你娘,你是不是皮痒了?”

    小宝躲在莫帆身后,听到莫天翔骂他的话,小脸憋的通红,小牙紧紧咬着嘴唇,过了一会儿,突然他从莫帆身后站了出来,抬起胀红的脸朝莫天翔大声吼道,“她不是我娘,我娘早已经死了,她就是被你们害死的,我恨你们,我恨你们!”

    “你.....你这个臭小子,看我不打死你。”莫天翔被小宝这句话气的满脸通红,目光在厅里众人扫了一眼,眼里闪过心虚,下一刻,他长臂一伸,想把小宝拉到他身边打,他手刚伸出来,还没碰到小宝的衣角,就被莫帆给挡了下来。

    “你,你想干什么,快让开,他是我儿子,我教训他这是应当的,你这个外人马上给我让开。”莫天翔见这个村夫挡他教训儿子,顿时生起了很大的气,指着莫帆大声喝骂。

    莫帆望了一眼莫天翔,低头呵呵一笑,过了一会儿,抬头迎向莫天翔愤怒的目光,回答,“莫大老爷,我不知道小宝究竟是不是你儿子,不过在这差不多一年来,小宝都是我在照顾,那他就是我莫帆的亲人,谁要是敢打他,我定不会袖手旁观。”

    “你.....你好大的胆子.....,你知道我是谁吗?”莫天翔瞪着莫帆,气的满脸通红,指着他自己的胸膛跟莫帆问。

    莫帆耸了耸肩,说,“你是谁跟我有关系吗,我只知道谁要是敢打我莫帆的亲人,就算是天皇老子来了,老子也照拦不误!”说完,莫帆瞪了一眼满脸不敢置信的莫天翔,把身前的小宝拉到了身后,拍了拍他小肩膀说,“乖乖待在莫帆哥哥的背后,有任何事情,莫帆哥哥替你做主。听到没?”

    小宝眼眶立即流出几滴晶莹的泪水,自从他懂事来,除了母亲会护着他外,府里的人都欺负他,后来母亲死了,府里的人更是嚣张,望着挡在他前面的莫帆,小宝心里暖暖的,这是他从母亲死后,第一次被人这么用力护着。

    “萧老爷,萧少爷,你们请来的客人就是这样子对我的?你们是不是不想做生意了?”莫天翔也被莫帆身上这股不要命的气势吓了一跳,但是一想到他可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要是就这样被这个小子吓走,那不是很没面子吗,于是,莫天翔转过头,眼珠子睁的很大,朝萧家两位男人问。

    萧风翼刚才看到莫天翔为了一个继室而要毒打亲儿子,他就开始打从心里看不起这位莫天翔,哪怕他是莫候爷,他也无所谓了。

    “莫候爷,这件事情恕我也无能无力,莫帆他不是我家奴仆,我跟我爹不能惩罚他。”

    萧风翼嘴角轻勾,看着冲他们发火的莫天翔说。

    莫天翔没想到萧风翼会说出这句话,顿时把他气的一句话都说不出,过了许久,莫天翔胀红着脸指向小宝,“臭小子,你给我过来,老子才是你亲生父亲,你躲在别人身后像什么回事,把老子的脸都丢尽了。”

    小宝紧紧抓着莫帆的衣服,偷偷伸出一颗头颅朝莫天翔吼道,“你不配做我的父亲,我也不会再认你的。”

    莫天翔又被气到,整个身子摇晃了几下,他用手撑着额头,眯着眼睛,死死瞪着小宝,他都快不认识这个儿子了,要不是这一年来这个儿子的面貌没什么变化,他还真的会以为他是认错了。

    这还是以前那个对他畏畏缩缩的儿子吗,以前他只要眼睛一瞪,这个儿子就会吓的像只老鼠一样躲在桌子底下,现在才过了一年,这个臭小子居然敢跟他顶嘴了,这种滋味让莫天翔像是吃了一个臭鸡蛋一样难受。

    萧老爷见厅里气氛僵持不下,于是他就站出来做为一个和事佬,笑着走到莫天翔身边,尊敬的对他说,“候爷,你别生气,有什么事情我们坐下慢慢说,你看现在桌上的饭菜都要凉了,这么美味的菜色,要是凉了就不好吃,这不是很可惜吗?”

    莫天翔看了一眼对他尊敬有礼的萧老爷,脸色这才慢慢好转,瞪了一眼莫帆和小宝,用力哼了一声,一甩衣袖,走到裘贞身边,扶着她走向饭桌上。

    “莫帆,我们现在怎么办?还要不要去吃啊?”张含牵着小放走到莫帆身边,小声朝他问道。

    莫帆侧头,朝她温柔一笑,握着她手说,“去,怎么不去,有免费的晚餐吃,我们为什么不去吃。”说完,他又一手拉着张含,另一只手拉着小宝继续往厅里走去。

    饭厅里,莫帆坐在莫天翔旁边,张含坐在裘贞身旁,小宝跟小放夹在张含跟莫帆中间,此时,整间桌子上的气氛非常僵硬,莫天翔几乎是在莫帆一坐在他身边时,就一直拿像利刀一样的眼神向莫帆“射”过来。

    莫帆淡定自如,该吃就吃,该喝就喝,根本不管身边是不是有人眼神瞪他,整个人非常淡定,吃了一块肉之后,莫帆夹了一块鸡胸肉给坐在他没多远的张含碗里,叮嘱她,“这个鸡肉好吃,不腥不咸,很适你现在吃,多吃点。”

    叮嘱完张含,莫帆又跟身边的小放跟小宝说,“你们两个也是,明天要考试,多吃一点,这样明天才有力气考,知道吗?”

    “知道了。”小宝跟小放看了一眼莫帆,冲他微微一笑,异口同声回答。到你久盯。

    坐在桌上的莫天翔跟裘贞听到莫帆其中一句话时,夫妻俩同时抬头望了对方一眼,莫天翔那张黑脸终于变白了一点,他侧头看着他身边的莫帆问,“小宝明天要去考试?考什么试?”

    莫帆没回头,仍旧吃着桌上的美味饭菜,嘴巴却偷空回答他问题,“他能考什么试,当然是考秀才的试了。”

    莫天翔听到莫帆这句话,吓的差点把下巴吓掉下来,他露出吃惊的眼神望着正与鸡腿做斗争的小宝,一幅不敢相信,他明明记得一年前他这个儿子连个三字经都背不出来,怎么会才一年的时间,这个他一直认为是蠢的儿子居然可以去考秀才了。

    其实莫天翔哪里知道,他这个儿子以前不是不会背三字经,而是小宝一直在藏着他一眼就能背下整首诗的本事,在候府那种吃人的地方,小宝从小就被他母亲教育要藏拙,因为他要是把真本事亮出来,到时候他这条小命就会没了。

    萧老爷也是个人精,阅人无数的他见莫天翔这么看着小宝,顿时觉着这位候爷对小宝这个儿子还是有感情的,于是,他笑着跟莫天翔说,“候爷,没想到你这位公子还是个神童啊,今天镇上考试,他的年纪是最小的了吧,真是少年出英雄啊,果真不愧是莫候爷的儿子啊。”

    莫天翔听到萧老爷这句话,心里也高兴,他想要是他莫天翔的儿子有出息,那他就不用担他这个候爷袭位被他那个心狠手辣的弟弟夺走了,想到那个亲弟弟一直想夺走他的候位,莫天翔就心里很烦。

    “过奖了,过奖了,小孩子而已,估计也是去玩的,能不能考上还是个问题呢。”莫天翔心里虽然高兴,不过还是谦虚了一下。

    裘贞低着头,紧紧咬着牙根,她现在真后悔当初没有继续派人追杀这个杂种,没想到才一年而已,这个小杂种居然这么厉害,才小小年纪就去考秀才了,裘贞想到她家里的两个儿子,头颅就一阵阵生疼,她那两个儿子都是被她宠坏了,一个个都不争气,到现在就只会吃喝玩乐,连个书都读不好。

    萧老爷见莫天翔嘴里说着一些不在乎小宝考试的事情,不过他还是从莫天翔的眼中看出高兴和得意的光芒,于是萧老爷知道自己这次是押对宝了,于是继续说,“哪里,一看小公子就是个聪明伶俐的人,这次考试他一定会轻易过的。”

    说完这句话,萧老爷看向小宝这边,说,“我看小公子天庭饱满,将来一定会是个大富大贵之人,萧某以前也考过秀才,只是才疏学浅,一直未能考过,萧某想献丑一下,跟小公子讨论一下知识。”

    小宝停下嘴里吃鸡腿的动作,抬头看了一眼莫帆,征求他意见!

    莫天翔看见小宝看都不看他一眼,只看着莫帆,心里的气不打一处来,整张脸又被气的通红,哼了一声,低下头用力喝了一口杯子里的酒。

    莫帆朝小宝点了下头,小宝见莫帆朝他点了点头,顿时抬头迎向萧老爷这边,站起身,恭敬有礼的向萧老爷弯了弯腰,小脸紧紧绷成一团,很严肃的样子,跟萧老爷说,“小宝请萧爷爷不吝赐教。”

    萧老爷原先还以为这位莫少爷是个骄纵的主,没想到是他看走了眼,这位莫少爷非但没有少爷的坏习惯,反而还非常有礼,看见双眼充满信心的小宝,萧老爷抚着山羊胡子,暗暗点了点头,看来这位莫少爷是个有能耐的人。

    接下来,萧老爷把他这些年看过诗词都拿了出来跟小宝过招了一遍,全部被小宝接了下来,最后,萧老爷又拿了以前他考秀才时的辩论题考小宝,又让萧老爷吃了一惊,小宝只是想了一会儿,就流利的把他的见解说了出来。

    后面,萧老爷跟莫天翔还有萧风翼都大吃了一惊,他们都用一双用看怪物的眼神望着小宝,那个辩论题要是让十几岁的读书郎解,恐怕也要花费不少时间,可是小宝却只想了一会儿就回答的工整,还面面惧到,实在是厉害。

    “莫少爷好厉害,萧某佩服。”萧老爷听完小宝解答了他的问题,眼里闪过满意,虽然小宝刚才的回答夹杂着小孩子的心性,不过假以时日,萧老爷相信,这位莫少爷定会成为一名文状元。

    现在莫天翔看着小宝的眼神是充满高兴,裘贞看到莫天翔望小宝的眼神,心里气的不行,桌下放在她大腿上的一只手紧紧掐着大腿,抬眼望向小宝,一抹凶狠的目光从她眼角一闪而过。

    这场晚饭吃得张含胃疼,好不容易挨到晚饭结束,张含就偷偷跟莫帆说要离开,莫帆看了一眼一脸疲惫的张含,心疼她,于是站起身跟萧风翼跟萧老爷等人说,“各位,内人现在怀有身孕,不能受累,今天晚上谢谢萧家的款待,改天我莫某再来感谢,先告辞。”

    萧风翼跟张含和莫帆是熟的不能再熟的朋友,听莫帆这么一说,露出关心的目光望向张含,于是点头说,“好,你们先回去吧,明天我亲自送小宝跟小放去镇上私塾考试。”

    “那就告辞了。”莫帆朝萧风翼点了下头,站起身,扶着张含准备离开。

    他们刚走了没几步,莫天翔的声音就在他们身后响起来,听起来好像非常不高兴一般,“小宝,你去哪里?你还不跟我回去吗?”

    小宝紧紧拉着莫帆衣角,抬头望了一眼莫帆,小嘴微微嘟着,可怜兮兮的看着他说,“莫帆哥哥,小宝要跟你一块走,不要跟他们一块,你帮帮小宝。”

    张含看向小宝,心中生出不忍,刚才在饭桌上虽然那位莫大夫人没开口,可她也在无意中看到了这位莫大夫人对小宝的恨,那眼神几次三番在偷偷看小宝时,都像要吃掉小宝似的。

    张含想,要是他们把小宝留给了这对夫妇,小宝估计又会没命了,她拉了拉莫帆手臂,跟他说,“莫帆,我们还是把小宝带回去吧,我看他那位后娘不是个好人,要是小宝留在这里,估计又没有好果子吃了。”

    小宝听到张含替自己在莫帆面前说话,向张含露出一抹感激的眼神,然后在莫帆在向他看过来时,马上又露出一幅可怜兮兮的表情望着他。

    小放跟小宝吃住在一块,两人早就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小宝以前也把他的亲身经历告诉过小放,所以小放现在也一脸紧张兮兮的看向莫帆,皱着小脸,跟莫帆求道,“姐夫,你就帮帮小宝吧,小宝那个后娘是个坏人,以前她经常欺负小宝,小宝要是回去了,她又要欺负小宝了,姐夫,你就行行好吧。”

    莫帆看着身边三人用可怜巴巴的眼神看着他,顿时叹了口气,在他们三人的额头上各点了一下,笑着说,“我算是怕了你们,行了,我不会让小宝让他们带回去的。”实在不行的话,大不了他就把身份亮出来,到那时,他这个莫家人也该有权利照顾小宝了吧。

    张含跟小宝等人听到莫帆这句答应的话,三张脸上顿时露出高兴的笑容。

    莫帆缓缓转过身,冲莫天翔笑了笑,开口说,“莫候爷,我知道小宝是你亲生儿子,可是你难道不想知道小宝一年前是怎么来到我家的吗?”

    站在莫天翔身边的裘贞听到莫帆这句话,整张脸立马变苍白,一张脸紧张兮兮的在莫帆跟莫天翔之间来回望了望,拼命咽着口水。

    当初她偷偷处理这个小杂种时可是趁莫天翔不在府里时做的,当时莫天翔回来后还问了她这个小杂种的去处,最后还是她做了准备,买通了小杂种身边的贴身婢女,让她在莫天翔耳边撒了个小谎,这才把莫天翔给糊弄过去。

    莫天翔没注意到他身边女人的不同,挺着胸,一脸无愧疚的望着莫帆说,“我怎么不知道,这个臭小子居然在我不在府的时候偷偷溜出府去,在这一年里,我不知道派了多少人找他,可他倒好,究然藏在这里来了。”

    莫帆听到莫天翔这句话,冷笑一声,摇了摇头,望着他说,“莫候爷,我不知道你是听谁说的这件事情,不过我只记得一年前,我是在街上看到小宝的,当时他瘦的只剩下一层骨头,而且还饿的差点被我家牛车撞死,他曾跟我说过,有人想要害他。莫候爷,我不知道你家后宅怎么样,不过一个小孩是怎么从京城来到这里来的,你心里应该有数吧。”

    莫天翔整个人愣住,脸拉得很长,是啊,从京城到这里,骑马都要十几天的路程,更何况是一个分文没有的小孩,他是怎么来到这里来的。

    想到这里,莫天翔转过头看了一眼身边的裘贞,眯着睛打量着她。裘贞一见莫天翔朝她看过来,马上抬起头,露出一双无辜的眼睛望着他,眼眶里还噙着泪水,朝他摇了摇头。

    莫天翔一看到裘贞朝他露出这么可怜无辜的眼神,心就软了下来,他的贞儿是这个世上最善良的女人,这么多年来,她为了他忍辱负重,是这个世上最好的女人,他不相信他的贞儿会这么狠毒。

    于是,莫天翔马上把脑中的想法给划掉,他冷着脸看向莫帆,假装咳了一声,说,“这件事情我自己会调查,不过他是我儿子,现在找到他了,他理应跟我回去,所以还请莫先生放手。”

    莫帆闷声一笑,斜睨着小宝问,“小宝,你是愿意留下来跟你亲爹一块走,还是跟莫帆哥一块回去。”

    小宝望了一眼莫天翔,抿了抿小嘴,低下头想了一会儿,很快,他抬起头看向莫帆,小脸认真,握紧着小拳头向莫帆说,“小宝要跟莫帆哥哥回家。”

    “莫皓宇,你翅膀硬了是不是?我才是你的亲生父亲,你居然宁愿跟一个陌生人回家也不跟你老子我回去,你是不是不想在莫府待了?”莫天翔一听小宝这句回答,顿时觉着有人打了他一个耳光似的,让他在这里颜面尽失。

    “我不跟你回去,如果可以,我不要你当我爹,我要莫帆哥哥当,只可惜我不能选了。”小宝红着眼眶望着莫天翔说。

    他想起了他那位惨死在恶毒女人手下的母亲,想起她临终前对他说的话,他就恨死这个男人了,恨这个男人为什么是他爹。

    “你.....你这个臭小子,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你要是不是我儿子,你能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吗?”莫天翔气红了双眼,指着小宝的鼻子就是一通大骂。

    一直被人恭敬来恭敬去的莫天翔第一次被人这么拒绝,而且拒绝他的人还是他亲生儿子,这份屈辱怎能不让他生气。

    “锦衣玉食,我跟我娘在候府这些年来哪天吃过饱饭,我娘还被这个坏女人害死了。”小宝想起以前的事情,眼泪就噼里啪啦往下掉,哭的上气不接下气,让人听的心都快要碎了。

    张含赶紧走到他身边,把他揽在了怀里,小声安慰,“小宝,乖,别想以前不开心的事情了。”

    莫天翔瞪了一眼身边心虚低下头的裘贞,暗暗哼了一声,转过头望着小宝大声说,“臭小子,我再问你,你是跟不跟我回去?”。

    “不回去,不回去,就是不回去,打死我都不会回去的,我要跟着莫帆哥哥,这辈子我都要跟着他了。”小宝紧紧抓着张含手臂,露出半边脸,大声朝莫天翔喊道。

    莫天翔见这浑帐儿子一点都不买他帐,于是决定跟莫帆说,“莫先生,你跟我们家无缘无故,小宝实在是不敢再继续让他打扰你了,你把他还给莫某吧,莫某会带他回候府好好照顾的。”

    莫帆就这样一言不发的盯着莫天翔,把他盯的有点毛骨悚然时,莫帆终于开口了,“谁说我们无缘无故,说不定我们之间还真是亲戚呢,上次莫候爷不是问我父亲叫什么名字吗,现在我就告诉候爷,家父叫做莫季如,还有,这是家父给我留下的一块玉佩,请过目一下。”莫帆从脖子上扯下一条玉佩,放在眼前晃了晃。

    莫天翔一听到莫帆提起莫季如这三个字时,整个嘴巴张开,都可以塞下一个鸡蛋了,当他目光锁在莫帆手中晃来晃去的玉佩时,身子往后退了几步。

    “老爷,你怎么样啊?”裘贞及时扶住莫天翔手臂,一脸关心的问道。问完之后裘贞一脸好奇的望了一眼莫帆手上这块玉佩,眼中闪过疑惑,想不通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老爷居然会这么怕这块玉佩。

    莫天翔扶着额头,望了一眼莫帆,随即低下头对裘贞说,“我们走,我们回去,快点。”

    说完,他们夫妻俩就带着一帮奴仆离开了萧家,就连萧老爷在他们身后喊莫天翔的名字,莫天翔都好像没听见似的,急冲冲的离开了。

    萧风翼眨着好奇的眼神走到莫帆这边,想伸手拿莫帆的玉佩,还没碰到就被莫帆用力打开了,萧风翼摸着他红了的手背,瞪大眼睛朝莫帆喊,“莫帆,你发什么疯啊,好好的打我手干什么,你看看,我的手背都被你打红了,痛死我了。”

    莫帆随意扫了一眼他在吹着的手背,不客气的说,“谁叫你没经过我同意就碰我东西的,我没拿刀砍你手掌已经算是不错的了。”说完这句话,莫帆转身伸手穿过张含臂弯,笑着跟她说,“人已经被我赶走了,小宝可以留在我们身边了,我们回去吧。”

    张含点了点头,跟萧老爷说了一声谢谢之后,带着小宝跟小放离开了萧家。

    萧家大厅里,萧老爷眯着一双精明的眼珠子望着莫帆他们离开的方向,摸着他山羊小胡须转过头跟萧风翼说,“翼儿,莫帆夫妇你可以继续交朋友下去,依我的估计,他们跟莫候爷一定有某种关系存在,只要跟莫帆跟张含他们打好关系,以后莫候爷那块,我们就可以轻易搭上了。”

    萧风翼听到萧老爷这句放话,停下吹手背的动作,抬眼露出一抹鄙视的目光望着他,冷笑一声,说,“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唯利是图,只要为了能到达目的,不惜任何手段吗,我告诉你,我是不会利用我这对好朋友的,我不会跟你一样。”

    “啪”的一声,一道响亮的巴掌在萧家大厅里响起,萧老爷举起一只手,一张老脸气的通红,双眼紧紧瞪着萧风翼。

    “你打够了没,没打够我还可以继续让你打,还要打吗?”萧风翼摸了摸他肿起来的半边脸,向前走了几步,移近到萧老爷身前,露出嘲笑的表情看着他问。

    萧老爷倒退了一步,缓缓放下高高举起的手,垂下头,一言不发。

    “你不想打了是吗,你不想打的话那我就离开了。”说完这句话,萧风翼一甩衣袖,毫不犹豫的离开了这里。

    等到他一离开,萧老爷缓缓抬起头,望着越走越远的儿子,自嘲一笑,自言自语,“我这到底是做了什么孽啊,为什么连我自己的亲生儿子都不明白我的一片苦心。”

    萧家西院里,萧风翼一脸气鼓鼓的从外面走进来,把正在吃东西的李思静给吸引了过去,她站起身,从屋内走到屋外的大厅里,边走边问,“你怎么了,一回来就在这里踢东西,小心吓到我们的儿子。”

    萧风翼听到她提起儿子两个字,怒气冲冲的俊脸慢慢变平静下来,他站起身,走上前去迎接她,扶着她手辟,目光望了一眼李思静平袒的腹部问,“咱们儿子今天乖吗?有没有吵你?”

    “他今天很乖,对了,你还没告诉我你为什么发这么大脾气呢?”说完,李思静抬头认真一看,顿时大叫了一声,“天啊,你的脸是怎么一回事,是谁把你打成这个样子的?”

    此时,萧风翼这半边脸肿了起来,李思静担心的伸手摸了摸他肿起的半边脸,心疼的直掉眼泪,哭着问,“你告诉我,到底是哪个王八蛋把你打成这样子的,我去找他拼命。”

    “别哭了,你肚子里还怀着咱们的儿子呢,以后他要是变的跟你一样爱哭怎以办?”萧风翼一脸温柔看着她,拿手背帮她抹了抹眼角的泪水。

    李思静听到萧风翼这句话,吓的马上闭上嘴,打着哭嗝,一脸认真的望着他问,“这是真的啊,我经常哭,生出来的宝宝以后经常也爱哭吗?”

    萧风翼笑着点了点头,把她揽进怀中,拍着她肩膀,微微笑着。成了亲这么久,从一开始的抵触成亲到现在的幸福,他心里真的很幸福。

    哭了一会儿,李思静红着眼眶,抽了抽鼻子,问,“你还没告诉我你脸上的伤是谁打的呢?”

    萧风翼冷笑一声,低着头说,“是我爹。”

    “他打你干什么呀?”李思静蹭的一声从椅子上站起,朝外面大声喊道。

    “没什么,我跟他意见不合,说的话把他给气着了。”萧风翼低头说,声音有点闷闷的,看不清他脸上现在什么表情。

    李思静用力在地上踩了几脚,大声跟萧风翼说,“你们意见不合,他就打你呀,你还是他儿子呢,他怎么可以这样子对你。”

    “好了,别生气了,你今天没去外面走吧,我陪你去茶园里走走。”萧风翼站起身,拉着她手,温柔看着她说。

    别院外面,莫帆把张含跟小宝他们从马车上抱下来后,四个人站在院门口把萧家马车送走后,这才转身进了别院。

    莫帆把他们三个安顿好后,一个人去了厨房里烧了一大锅热水,莫帆今天晚上作为奶爸,一个人把小宝跟小放洗了一身的热水澡,然后又把他们给哄睡好。

    等他从小宝跟小放房里出来时,张含刚从澡室里出来,看见他小宝他们房间里出来,朝他笑了笑,温柔开口问,“他们两个都睡了?”

    “睡了。”莫帆一边回答一边走近她身边,拿过她手上擦头发的毛帕,由他接替擦头发的这件事。

    擦了一会儿,莫由见外面有点风,怕她着凉,于是扶着她进了他们两人今天晚上睡的房间。

    房间的内厅里头,莫帆认真加小心翼翼的帮张含擦着头发,脸上洋溢着幸福和宠溺的笑容望着她。

    房间里烛火正旺烧着,里面一片光明,张含闭着眼睛享受莫帆用心的服侍,突然,她睁开眼睛抬头望向他,露出好奇眼神问,“莫帆,你今天晚上跟莫天翔说的那些话是怎么回事?我看他一见到你拿出来的那块玉佩好像很害怕似的,你跟他到底是什么关系啊?”

    正在帮她擦头发的莫帆听到她这句话,擦头发的动作停滞了下,很快他又继续擦着,声音有点嘶哑,开口回答,“我跟他是兄弟,不过却是同父异母的兄弟。”

    “啊....你爹,哦,说错了,是咱爹他,他以前娶过老婆啊!咱娘不是他原配妻子吗?”张含听到莫帆这句回答,吓得赶紧转过身望着莫帆问。

    难怪张含这么惊讶,她当初可是听莫帆讲过,他爹跟娘是私奔到这里来的,她心想,既然是私奔,那这两人应该是非常恩爱才对啊,怎么她这位死去的公公居然会在娶她婆婆之前先娶了别人,真让人搞不懂他们之间发生的事情。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农家娘子,抠门相公滚出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bubu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bubu并收藏农家娘子,抠门相公滚出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