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排!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婚如冬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安排完他们一家,傅家娘子见现在正是做午饭的时间,于是看向张含,吱吱唔唔开口问张含,“夫人,现在小妇人就可以干活了,麻烦夫人告诉小妇人厨房在哪里。”

    张含听到她这句话,愣了下,看了一眼她,见她瘦的都快要剩下一层皮了,张含有点担心她会不会晕倒在厨房里,“你现在可以做事吗,要不然你今天休息一下,明天再开始干活吧。”

    傅家娘子慌张摆了摆手,跟张含解释,“不用的,不用的,夫人,我刚才吃了一个馒头,我现在全身都有力,可以做的,夫人,你让我今天开始做事吧。”

    “是啊,夫人,我也可以开始做事了,我们夫妻俩不用休息了,刚才吃了馒头,我们两人的精气神也恢复过来了,能做事了。”傅大宽也跟着劝张含让他们夫妻出来做事。

    张含见他们夫妻俩执意要这么做,想了下,最后点头答应,看着他们说,“好吧,你们想做就做吧,不过你们自己当心着点,要是不舒服,可以过来跟我说,我并不是一定要你们今天就开始帮我家做事的。”

    “我们知道。我们知道的。”傅大宽夫妻俩听到张含这句话,又是泪眼连连,在心里同时庆幸,他们一家这次是真的遇见好人家了。

    最后,傅家娘子跟着金秋花去了厨房做今天中午的午餐,傅大宽则跟着何伯去了马厩那边管理马去了。

    院子里,只剩下傅家一对儿女,两姐弟显然有点怕张含,都低着头不敢抬头望,特别是傅家的大女儿,紧紧抓着她弟弟,生怕有人会欺负她弟弟似的。

    张含见状,抱着小莫清,笑着招手叫他们姐弟过来,跟他们说,“你们别害怕,过来我这边,跟我说说,你们都叫什么名字?说好了,我给你们一人奖励一颗糖,怎么样?”

    张家现在就属小孩子吃的东西最多,每次萧家,周家跟李家过来这里时,都会带数不清的小孩吃食过来,以前小宝他们在家里时,零食还会每日减少,可是自从他们去了镇上读书的读书,当学徒的当学徒,只留下小张黛一个人在家,家里的吃食都像是一直没有少过似的,只会增多不会减少。

    傅家两姐弟犹豫了下,最后还是作为最小的弟弟率先提脚走了过来,他慢慢走到张含身边,仅离张含两步之遥,傅家小子就没再继续往前走了,他站在张含面前低着头,两只脏兮兮的小手正在互相扭绞着,一言不发,露出来的样子好像很害怕张含似的。

    张含抱紧一直在扭来扭去的小莫清,她从口袋里掏出一颗糖递到他面前,笑着问,“你叫什么名字?说了,这颗糖就是你的了!”

    傅家小子偷偷抬眼望了一眼张含手掌中的糖果,喉咙里一直往下咽口水,从小到大,他只看别人吃过糖果,因为家里穷,父母都不舍得拿铜板给他买糖果吃,傅林看到眼前出现的糖果,脑海里明明响起母亲在他耳边警告的话,可是他小手就是不受他控制,缓缓的向糖果那处移去。

    张含看他慢慢的伸着小手朝她手掌上的糖果移去,下一刻,他慢慢移着的小手突然速度变快,迅速抢过了她手掌上的糖果。

    小傅林一脸开心的摸了摸用东西包着的糖果,一幅想吃又不舍不得吃的表情,摸了一会儿,他抬头看了一眼张含,抿了抿小嘴,小声回答,“我叫傅林,那个是我姐姐,她叫傅花。”

    农村人的小孩取名字都是取一些花啊,牛啊,什么狗蛋啊等等之类的名字,像张含他们四姐弟的名字是张二柱在张含出生时,特地花了两文钱去找镇上的读书人取的,张二柱好求歹求,终于让读书人给了四个名字,这四个名字分别是含苞黛放。这也是他们四姐弟名字的由来。

    当张含来到这里时,非常庆幸她这个老爹有先见之明,没有跟村里其它人一样,随便给家里的孩子取一些什么桃子,茶花,狗蛋,牛蛋之类的怪名。

    张含听了小傅林的介绍,点了点头,又招手叫来站在原地的傅花,冲她露出一抹友好的笑容,“你叫傅花啊,过来,你放心,我不是坏人,咱们说说话,可以吗?”

    傅花抬头看了一眼张含,小嘴轻轻咬了一下,过了一会儿,她终于迈起小腿一步一步朝张含走了过来,她跟小傅林一样,也站在离张含两之远的地方站好。

    “你多少岁了,你弟弟多少岁了,你知道吗?”张含看着她问,嘴角微弯着。张含是想让自己不要看起来那么严肃,可以不吓到这两姐弟。

    傅花抬眼盯了盯张含,小小的她觉着这个姐姐并不像以前她跟爹娘和弟弟他们在路上遇到的那些人,傅花想起自从她跟爹娘他们从老家逃出来后,遇到的人他们都是坏人,有一些想骗爹娘把他们两姐弟卖掉,要不然就是有一些想要骗她跟弟弟跟他们离开爹娘。

    过了一会儿,傅花看着张含点了点头,声音软软的回答,“我九岁了,弟弟五岁。”

    张含听到她回答,看了一眼他们两姐弟,真看不出他们一个是九岁一个是五岁,两姐弟现在看起来营养不良,实际年龄跟她们现在这幅身子一比,根本看不出来。

    “原来你九岁了呀,嗯,回答的不错,来,也给你一颗糖果。”张含压下心中的不舒服,笑着又从口袋里掏出一颗糖果放到傅花手上。

    当张含把糖果伸出去时,傅花并没有马上伸手接过,她犹豫了一番,眸中露出想收又不敢收的样子,有几次她小手都伸出来了,最后又不知道她想到什么,又伸了回去。

    最后还是张含抓住她小手,把手上的糖果硬塞到她手上,她这才收下来。

    这时,张含怀中的小莫清看到身边有两个孩子,他马上啊啊的叫着想要从张含怀中挣脱出来,向傅花两姐弟这边爬去。

    自从小莫清学会爬又学会慢慢走时,他对走这个行动就不太感兴趣了,现在他又变回了四脚爬的原始动物上来了。后来,无论张含跟金秋花怎么拿东西哄他继续站起来,这个臭小子就是不肯站,每次都是一幅小耍赖的样子扁着嘴对着催他站起的人。

    “小淘气,你又想要干什么?快点给我坐好。”张含见小莫清在扭来扭去,伸也手轻轻拍了下他穿着开档裤露出来的小屁屁。

    “啪啪”几声,小莫帆感觉自己小屁股有点痛痛的,他停下要扭下去的动作,回过头,睁着一双大眼珠子看向张含,还露出一幅娘啊,你干嘛打我小屁屁的表情。

    张含被他这个表情给萌住了,哈哈大笑着,捧着他白白嫩嫩的小脸就是猛一口亲了下去,把他亲的是满脸是口水。

    小莫清用力扭着身子,一只大胖手爪抵着张含下巴,嘴里啊啊的叫着,似乎是在控诉张含不准再拿口水糊他脸一般,张含见他小手爪放在自己下巴上,玩心又一起,低头,咬住了他小胖手爪。

    “啊......,呜.......。”小莫清看见自己的小手爪被张含咬住,先是愣了下,随即咧开小嘴呜呜大哭着。

    他一哭,吓的张含赶紧把他小胖爪给放开,她现在是害怕了小家伙的哭声了,一来,他一哭起来,房里睡觉的小甜甜也会跟着哭起来,最最要她命的的是,要是让她娘听见了小莫清哭声,她一定会被骂的狗血淋头。

    眼看小家伙朝大哭的方向前进,张含马上出声哄他,“乖啊.....娘的小莫清最乖了,下次娘再也不咬你手爪了,好不好,别哭了。”要看张愣。

    小莫清哪里肯买张含这个帐,仍旧咧着嘴角呜呜的小声哭着,小手还伸长,去抓张含的头发。

    就在张含不知道怎么哄这个小淘气时,傅花突然出声,“夫人,小少爷可能想下地自己玩,要不,你放他下来,他可能就不会一直哭了。”

    张含听到傅花这个声音,抬头看了她一眼。傅花见张含看着她,脸一红,小声说,“夫人,傅花以前经常在家里带弟弟。”

    “是的,夫人,我听我娘说,我就是我姐姐带大的,我姐姐很会带人的。”小傅清见张含一直盯着他姐姐,心里很害怕,仰长着脖子,胀红着小脸跟张含保证。

    张含见他们两姐弟这么紧张,于是笑了笑,看着他们说,“你们两姐弟别紧张,我不会对你们怎么样的,那好,我先放小莫清下来看看。”说完,张含把小莫清从腿上放到地上,说来也奇怪,原本还低声哭泣着的小莫清小脚一着地,马上就停下哭声了,而且还露出一道无齿的笑容冲傅花两姐弟笑了笑。

    傅家两姐弟见小莫清一下地果真没有再哭了,两姐弟相视一笑,心是都在庆幸他们说出来的话不是骗夫人的。

    张含自然看见了他们两姐弟的表情,她低头抿嘴笑了笑,突然见到他们两姐弟手上拿着的糖果都没动,“你们怎么不吃糖?”张含指着他们手上的糖果问。

    傅花两姐弟紧紧握着手掌上的糖果,两姐弟低着头,傅花小声回答,“夫人,我们等会儿再吃,我跟弟弟,想留着这两块糖跟爹和娘一块吃,夫人,可不可以不要怪我跟弟弟。我跟弟弟没有不喜欢夫人给的糖。”

    张含鼻子酸酸的,声音有点哽咽招手叫他们走进,招了一会儿,张含发现他们两姐弟还是不肯向前走过来,笑着跟他们说,“你们别这么怕我,我不会吃你们的,过来。”

    傅花抿着小嘴,牵着小傅林的手向前走了一步,两姐弟挺直着身子站在张含面前。

    这下子,小莫清扑到了小清林的身上,小傅林出于本能,紧紧抓住小莫清的手臂,等他抓住小莫清之后,这才想起他抓住的人是主家的少爷,他红着脸,眸中闪过害怕,跟张含解释,“夫人,我不是故意碰少爷的,你别怪傅林。”

    “没事,刚才要不是你抓住他,小莫清就要摔倒在地上了,你做的很好。我看小莫清好像很喜欢你似的,以后你就陪在小莫清身边吧。”张含看小莫清好像很喜欢小傅林,于是决定把小傅林安排给了小莫清,以后就当小莫清的跟班好了。

    说完这些话,张含看了一眼他们两姐弟,跟他们说,“你们不用再害怕会挨饿了,我家里虽然不能跟镇上那些大户人家一样大鱼大肉,不过还是能让你们一家吃饱的,所以这两块糖,你们想吃就自己吃吧,要是你们真想让你们的父母尝尝,等你们吃完了,我再给你们一块拿回去给你们父母吃。”

    傅花红着眼眶,拉着弟弟朝张含弯了弯腰,一脸的感激。已经九岁的傅花早在跟着父母离乡背井时她就已经学会懂事了,她看尽了这世间的人情冷暖,她以为这世上除了她家人外,全是坏人时,是夫人给了她新的看法,傅花长大后成了小张黛的得力助手,她一直记着当年她来到张家时,张含给她的恩惠,也正因为张含,让她也学会了用善心去对待别人。

    不到半个时辰,张家一家十几口人的饭菜就做好了,这要是换成以前,只有金秋花一个做,可能要一个时辰之后才有得吃。

    今天当去外面做事回来的张二柱他们回来一闻到饭菜的香味,都以为是他们回错了家,站在院门口看了好一会儿才确定这确实是他们住的房子,张二柱走进院子,先是在院子里用瓢盛了一瓢冷水洗了下手,然后哈哈大笑走进厨房,大声说,“孩他娘,今天你做饭挺早呀,而且味道比以前香了很多呀。”

    张二柱还没进厨房,说话的声音就传进了厨房里,金秋花听到张二柱这句话,朝傅家娘子露出一抹尴尬笑容,赶紧拿手在围裙上擦了擦,一脸气呼呼的从厨房里跑出来。

    厨房门口,两人差点相撞,张二柱扶住差点被他撞倒的金秋花,在看到金秋花瞪过来时,张二柱赶紧露出讨好的笑容冲金秋花说,“孩他娘,你怎么出来了,饭菜好了是不是,我们是不是可以吃饭了?”

    “吃.....吃....你就知道吃,洗了手没?”受了张含的影响,金秋花每次看到张二柱从外面回来,都会问他这么一问。

    张二柱用力点头,“洗了.....洗了....孩他娘,你要是不信的话,我可以伸出手给你看看。”说完,张二柱果真伸出一双沾着水滴的大手放在金秋花面前晃来晃去。

    金秋花看着他这幅无赖的样子,好笑的用力打了下他手背,好笑又好气的跟他说,“别跟我笑嘻嘻的,厨房里还有别人在呢,你想让别人笑话你啊。”

    张二柱看着金秋花一愣,侧头望了一眼厨房里,小声问金秋花,“孩他娘,厨房里还有谁啊?”

    “你忘记今天早上含儿提的那件事情了?”金秋花看着张二柱问,然后低头拿手拍了拍张二柱有点脏的衣服。

    张二柱抬手用力拍了下自己脑袋,看着金秋花嘿嘿笑着说,“我想起来了,含儿说要买人,这.....这买回来了?”张二柱说到后面,一脸惊讶指着厨房里面,结结巴巴。

    金秋花看他这个傻样,扑哧笑出声,用手指戳了戳张二柱脑袋,说,“看你这个傻样子,买回来了,何大哥去镇上买回来的,是一家人,现在厨房里忙着的是傅家娘子,他们一家过的生活跟咱们以前过的差不多,我听她讲起他们一家的生活,我都想哭。”说到这,金秋花眼眶又红红的,抓着张二柱的衣角擦着眼泪。

    张二柱赶紧出声哄金秋花,“孩他娘,你别哭了,你一哭我心里就会烦躁起来,你也别一直想着咱们以前的生活,含儿有句话有的好,我们要朝前看,不要一直朝后看。以前是我对不起你跟孩子们,是我这个当家的没用。”

    眼看张二柱就要拼命自责,金秋花赶紧丢掉心中的难过,拉着张二柱手,笑着说,“对,我们要向含儿说的那样,一切都向前看。”说完,金秋花扔掉张二柱脏衣服,改用自己手背擦眼角泪水,“孩他爹,今天咱们一家有口福了,傅家娘子原来还是个炒菜高手,她炒的菜比我炒的好啊。”

    张二柱看见金秋花又笑了起来,很快也跟着把心中的自责给丢掉,他本想开口跟金秋花说,她煮的饭菜都是用水煮熟,然后放下盐跟油就行了的,他跟家里人早就吃怕了。后来这些话到了嘴边,张二柱又把它们咽了回去,心想,反正他都吃了十七八年了,都吃习惯了!

    到了午饭时间,七八碗又香又好看的饭菜从厨房里端进石厅,让一直吃着金秋花水煮菜的张二柱等人眼睛都看直了,恨不得马上拿起筷子把它们吃进肚子里。

    张含看到大家这幅模样,低头偷偷笑了笑,这一两个月确实是有点难为这些人了,因为她要做月子,家里的饭菜等家务活就全交到了金秋花手上,也许是早年的习惯,让金秋花每次煮菜都是用水一煮,然后放些盐跟油就行了。。

    这样的煮法,让那些原本就应该好吃的菜最后变成难吃的菜,也让张家人每次吃的都快要想吐。

    “傅大哥,你们一家人也坐下来一起吃吧。”张含见傅大宽带着妻儿站在一边,没有跟着大家一块坐下来,张含回过头看着他们说。

    傅大宽夫妻俩马上摇头,很尊敬的说,“夫人,使不得,虽然我们夫妻俩没给人当过下人,不过我们懂得规距,现在我们是下人,哪里有下人跟主人家一块上桌的,这使不得啊。”

    傅花两姐弟虽然嘴里很馋饭桌上的那些菜,不过他们都是好孩子,他们都听父母的话,父母怎么做,他们就怎么做。

    张含见这一家人都像是驴一样的脾气,很倔,于是回过头看了一眼何伯。何伯放下手上的筷子,跟张含说,“小姐,他们既然坚持就按照他们的意思做吧,这样好了,我们给他们安排一张桌子,让他们一家人坐着吃吧,或许,这样子他们一家人会吃的比较舒服点。”

    张含听了何伯的话,又望了一眼傅家一家子,见他们两夫妻对自己一家很恭敬的样子,觉着也许何伯说的话很对,如果她真的把他们一家留在这张桌子吃饭,他们一家人也不会放开嘴吃的。

    于是,张含拉了拉莫帆,低声在莫帆耳边说了几句,莫帆回过头看了一眼傅家一家子,点了点头,然后站起身,走到傅家一家子面前说,“你们既然不想跟我们一张桌子用饭,那你跟我去杂房那边再端一张桌子,你们是想在这里摆着吃,还是在院子里摆着吃?”

    “在院子里,我们在院子里吃。”傅家娘子开口回答。

    莫帆听了她这句话,点了点头,然后伸手拍了拍傅大宽肩膀,跟他说,“你跟我一起去杂房里搬桌子,嫂子你就留在这里端菜和饭出来。”说完,莫帆领着畏手畏脚的傅大宽出了石厅。

    这边,张含已经把各样菜都分了一份,分成了三碗菜和一大碗白饭,叫来傅家娘子,“这三碗菜是分给你们的,既然你们不愿跟我们一块吃,这些你们端到你们桌上去吧,还有饭,这些你们一家四口分了。在吃饭前我先声明一下,我们家没有留饭的规距,分给谁家的饭要是没吃完,可是要受罚的,你听到了没?”

    傅家娘子听到张含这句话,眼眶红红的,她心里很明白这是夫人担心他们不肯吃完碗里的白饭,所以才会说出这个规距来,想到这里,傅家娘子眼眶马上变湿,点了点头,拉着一双儿女朝张含鞠了个躬,心里很庆幸自己一家人遇到了好的主人家。

    等莫帆把傅家一家子安排好后,回到石厅跟大伙一块吃午饭,今天中午的这顿饭大家吃的都非常饱,张二柱对这个次午饭作出了一个高度评价,“今天中午这顿饭做的很好吃,以后咱们家里的饭就让傅家娘子做吧,孩他娘你就享享福,带下小莫清就行了。”

    何伯听到张二柱这句话,知道张家人是真的对自己从镇上挑来的人感到很满意,他才松了口气,本来张含叫他买的是两个妇人,可他却因为自己的私心,买回了傅家一家子。

    要是傅家一家子不合张家一家人的要求,那他真的是没脸再待在这里了。

    其他人在吃完今天这顿午饭之后,也没有什么意见,于是傅家一家人就正式留在了张家当下人。

    家里有了傅家一家人的帮忙,原先还忙成恨不得自己有三头六臂的金秋花又慢慢的闲上来了,家里的活有傅家娘子抢着干,带小莫清吧,这个小家伙自从家里有了小傅林之后,就坐在小推椅里面跟在人家后面走,把金秋花这个姥姥给扔到一边了。

    小张黛七天当中,其中有四天去村里的学堂学习,后面三天就跟在张含后面学习算帐,今天是小张黛留在家里跟张含学习算帐的日子。

    一大早,张含给小甜甜喂完奶,然后把她放在小摇蓝上里面,只要她不离开小家伙的视线,小家伙就可以安静的一个人在摇篮里面吐口水泡泡,完全不用人哄,自己就可以一个人玩的高兴。

    张含教一会儿小张黛怎么看帐,又低头看一眼摇篮上的小甜甜,见她安静躺在摇篮里面,这才又继续教着小张黛。

    在摇篮旁边陪着小甜甜的傅花以为自己小动作没让张含见,在张含回过头教小张黛看帐本时,她就会伸长着脖子,目光放着她们这边,认真听着。

    张含哪里会没注意到,她只是没有出声罢了,同时她也在思考,要是傅花真的对她刚才讲的有兴趣,教一教人家也没什么所谓。

    “你先照着我说的去算一遍,等会儿姐再帮你看看。”张含放下手上的炭笔,望着小张黛说。

    小张黛点了点头,接过张含手上炭笔,按照前不久张含教过她的算术在旁边的空白纸上低头认真算着。

    张含拍了拍手,转过头向小甜甜这边望过来,这一望,刚好看到傅花没有及时收回向这边偷看的目光,被张含给抓了个正着。傅花一脸通红,赶紧低下头,一只小手轻轻摇晃着小甜甜躺着的小摇篮。

    张含从椅子上站起,走到小甜甜这边,先是朝小摇篮里面的小甜甜望了一眼,小家伙仍旧有精有神的躺在摇篮里面,看到她这个做娘亲的,小小的嘴巴还弯了弯,露出一抹浅浅的笑容。

    逗了一会儿小甜甜,张含在摇篮旁边找了一张凳子坐下,看向把头低到摇篮上面的傅花,轻轻喊了句她名字,“傅花.....。”

    傅花一听张含喊她名字,吓的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声音又急又喘回答,“夫人,傅花以后不敢了。”

    张含被她这个举动给弄的愣了下,过了一会儿,她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傅花,叹了口气,弯腰把傅花从地上扶起,顺便还帮她拍了下膝盖上的灰尘,看着她说,“我没怪你,刚才跪的这么用力,膝盖一定磕疼了吧,下次不准再动不动就跪在地上了,我早就跟你们一家说过了,以后把这里当成是自己家就好,也不要把你们当成是我们家的下人,我们家是乡下人家,跟你们一家一样,都是农民,不稀罕让人跪,听到没?”

    “听到了,夫人,傅花以后会注意的了。”傅花抬头看了一眼张含,轻轻点了点头。她感觉这位夫人真的很好,他们一家住在这里七八天了,不仅能吃饱,还能不被主人家打骂。她曾听爹娘在夜晚提起,以后他们一家都要好好报答张家对他们傅家的大恩。

    张含看着她问,“你是不是想学我刚才教小张黛学的东西?”

    傅花先是眼睛一亮,随即又很快黯淡了下去,她知道自己一家子已经欠张家太多了,她不能再奢求什么才对。于是,她向张含摇了摇头,回答,“傅花不能学。傅花要听娘的话,好好服侍夫人和小姐们。傅花不敢再向夫人一家奢求什么了,夫人能够让我们一家留在这里做事,傅花就已经很感激了。”

    张含听她说不能学,而是不想学,可见这个小女孩还是对她刚才跟张黛讲的那些很有兴趣,她看了一眼站在离她有一步之遥的傅花,伸出手抓住傅花小小的手臂,下一刻,那只小手臂突然一绷。

    傅花身子紧紧绷着,一动不动的任张含把她拉到身边,头低着,不敢乱动。

    张含看着她头顶说,“把头抬起来。”

    过了一会儿,傅花慢慢抬起头,迎向张含温柔的目光,她抿了抿嘴,轻声喊了句,“夫人......,我......。”

    “既然你叫我夫人,那就该跟我说真话,你想学我刚才教张黛的那些吗。”问完,张含见她低下头,于是又出声跟她说,“你都叫我夫人了,那你就不该说谎话来骗我,说实话,你想不想学?”

    时间一点点过去,良久之后,傅花重新抬起头看向张含,握紧着小拳头,眼中闪过坚定,大声回答,“夫人,傅花想学,夫人能教傅花吗!”

    张含听到她这句回答,眼中露出满意笑意,她点了点头,从凳子上站起身,牵着她一只手掌往小张黛这边走了过来。

    “从今天开始,你就跟在小张黛身边学习。”张含指着小张黛跟她说。

    小张黛因为以后学习有伴了,很高兴的从椅子上站起,走到傅花身边拉着她手。傅花看了一眼张含,得到张含点头之后,这才跟在小张黛后面,两人头抵头,暂时由小张黛教傅花知识。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农家娘子,抠门相公滚出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bubu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bubu并收藏农家娘子,抠门相公滚出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