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门要人!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现在她这么劝王夏芬,是因为通过今天这一席话,她发现王夏芬虽然有点小肚子鸡肠,但心肠并不是很坏,而且王夏芬也是真心喜欢李风爵,既然这样,那她就做一件好事,好好撮合一下他们两个。

    哭了一会儿,王夏芬突然觉着这个张含并不像她认为的那样坏,她抬起头看了一眼张含,吞吞吐吐说,“我,我以为,你,你是个坏女人,刚,刚才跟你谈了一会儿,我,我又发现你其实人还蛮不错的。”

    “所以你在上次萧家满月宴的时候对我充满敌意?”张含笑着问她。她歪头想了想,她好像长的也不是很差吧,怎么会让这个王夏芬感觉自己是个十恶不赦的坏人了呢。

    “你,你都知道了?”王夏芬没想到自己上次对她的敌意掩藏的这么好,居然还会被张含给发现,并且还让她当着自己的面说了出来,顿时,王夏芬觉着自己出了一个大糗。

    张含抿了抿嘴,笑着跟她点了点头,“当然知道了,我们在同一张桌子,你时不时用恨意的目光盯着我,我要是再没有感觉,那我就是一个死人了。”

    “我,我,我以为我自己掩饰的很好,没想到还是被你发现了。不好意思,那时我以为你是个坏女人,明明身边有你相公这么好的男人了,却还要罢着风爵大哥不放,不过刚才跟你说了一会儿话,我知道是我自己搞错了,原来是我误会了,是风爵大哥他自己喜欢你,你心里只有你相公跟孩子,你根本就不爱风爵大哥。”

    张含听到她这句话,朝她笑了笑,一只手搭在她手背上,轻声细语安慰,“我对李大哥只有兄妹之间的感情,除了他家人之外,我比其他人都希望他可以找到一个真心爱他疼他的女子,我相信,你就是他即将要找的那位。”

    后面,本来怀着来给张含一个下马威的王夏芬,没想到自己最后在离开张家时,会跟张含成了朋友。

    而在张含的字典里,她是宁愿多交一个朋友,也不愿多结一个仇人,像王夏芬这种身份,张含相信,她们成为朋友这事对自己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虽说她跟皇后有点交情,可是天高皇帝远,在这里县令这个身份才是这里最大的,为了以后家里的幸福和安定,她是无论如何也要跟王夏芬这个县令千金多相交,更何况这位千金并不坏。。

    王夏芬在张家呆了差不多一个时辰才离开,她刚一走,后院洗衣服的金秋花跟傅家娘子正一人一边牵着小莫清走了出来。

    金秋花看到从外面走进来的张含,露出疑惑眼神,问,“含儿,你去哪里了,还有,刚才我好像听到咱们家里有人来,是谁啊?”

    刚才在屋后院子里洗衣服的金秋花隐隐的听到石厅这边传来女儿跟人说话的声音,当时她因为忙着洗衣服,所以就没出去看,原以为出来会遇见,没想到出来一看,石厅里空空的。

    张含见小莫清摇摇晃晃的向自己扑过来,赶紧张开双臂把他抱住,亲了亲他胖胖嘟嘟的脸颊,躲过他伸来的小胖手,抽出精力回答金秋花,“哦.....,是我上次去萧家满月宴时相识的,她来看看我,没事,她已经回去了。”

    “原来是这样,那你干嘛不留人家在家里吃顿饭啊,现在都快要傍晚了,好歹也留人家在家里吃顿饭啊,你这个孩子,都是当娘的人了,怎么还这么不懂人情事故啊。”金秋花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指着张含说教。

    眼看金秋花要继续说个不停,张含朝傅家娘子使了个眼色,傅家娘子接到之后,马上转头跟金秋花说,“夫人,咱们等会儿不是要去煮饭了吗,你看,天色都不早了,要是再不开始,晚饭就要来不得做了。”

    金秋花听到傅家娘子的话,停下跟张含说教的话,抬头望了一眼天空,见天色确实有点暗了,跟张含交待了几句好好照顾小莫清的话,金秋花跟在傅家娘子身后进了厨房。

    张含原以为王夏芬来家里这件事情就此结束了,没想到当天晚上,莫帆拉着她做了一场有益运动之后,不吭声的他突然开口问了这件事情。

    “你也别这么惊讶的看着我,家里发生这么大的事情,我要是一点都不知情,那我还算是你的男人吗?”莫帆看到露出惊讶表情的张含,低头在她额头上亲了亲,笑着跟她说。

    张含赶紧把自己微张的嘴巴合上,眨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珠子盯着他问,“你是不是在我身边安排了窍听器啊?要不然我身边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居然都知道的一清二楚,快点说,是不是?”

    莫帆愣了愣,抿嘴微笑,一脸宠溺伸手戳了戳她额头,笑着说,“什么窍听器啊,我都听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我之所以这么快知道是因为村里人告诉我的,现在咱们家的一举一动可是被全村人关注着呢,他们都想往咱们加工坊里工作,当然是要时刻注意咱们家的动静了。”

    “原来是这样,我就是说呢,讨厌,村民们也太讨厌了吧,怎么可以猫在咱们家周围呢,这样我们哪里还有什么自由啊。”张含一想到自己周围有人在看着,浑身就生出鸡皮疙瘩,非常难受。

    “好了,别再生他们的气了,他们也只是这段时间守在咱们家周围罢了,谁叫村里人都知道你要扩大酱油坊,还要招人,他们当然心急了。”莫帆看着气鼓鼓的她,一脸温柔摸了摸她脸颊。

    张含吐了口气,想想莫帆说的话,也有一点道理,随着她家的加工坊福利越来越好,不仅是张家村的人想要挤破脑袋进来,就连别的村里,也是想尽办法进来加工坊里做事。

    谁叫张家的加工坊不仅工钱多,上五天班还有两天的假,节假日还有奖品发,这样好的做事地方,是个人都会想破脑袋进来了。

    过了一会儿,莫帆继续问,“含儿,你还没跟我说王夏芬她为什么来我们家呢?”自从上次张含跟他提过这个王夏芬对张含有恨意,莫帆就开始讨厌起这个王夏芬。

    “也没什么大事,她来找我,就只是想问我几个问题罢了,不过我跟她和好了,以后会是朋友关系了。”张含看了一眼莫帆,整个人放轻松,跟他说道。

    莫帆听完,蹙了蹙他浓密的黑眉,他还是不太喜欢那个王夏芬,谁叫她一开始就对他的女人有恨意,“含儿,这事你还是要多注意一点,别被那女人给骗了,我看她不简单,最好,以后别跟她多呆在一块。”

    “好了,这事我心里有数的。”说完,张含掩着嘴打了一个哈欠,看了一眼莫帆,说,“别说这么多了,快点睡吧,我都快要困死了。”

    莫帆看到张含眼角下面的黑眼圈,心里一疼,拍了拍她后背,声音温柔说,“你睡吧,等会儿我再去看一下小甜甜有没有踢被子。”

    “嗯,那我先睡了,看完小甜甜后,你也早点睡吧。”张含实在是困得不行了,交待了莫帆几句,没过一会儿,她就进入了梦乡里。

    莫帆看着熟睡的张含,一只大手缓缓移到她白希小脸上,轻轻摸了几下,嘶哑的嗓音在黑暗中响起,带着神秘的色彩,“你就是这么单纯,别人说什么你就信什么,看来,这事还是要我帮你解决才行。”

    此时熟睡中的张含并不知道莫帆即将要做的事情,当莫帆话一落,熟睡中的她,嘴角处勾起一抹幸福的笑容。

    几天后,张含早出午归,下午就在家里陪着家里的两个小家伙。两个小家伙因为有张含这个做母亲的陪伴,每天都笑呵呵的,小莫清更是淘气的不成样子,经常让张家的院子里出现鸡飞狗跳的画面。

    酱油坊那边,经过张天才跟张二狗两人的完美合作,酱油坊扩大的事正在进行着。

    张含跟张天才说要扩大酱油坊后的第二天,他跟张二狗就拿着他们连夜赶好的计划书给张含看了一遍,只看了一遍,张含没有多想,很快把计划书交到他们二人手上,并且叮嘱他们二人照着计划书去实施就行了。

    张天才跟张二狗听到张含这句话时,心里非常激动,两人一直跟张含说绝对不会辜负她对他们的信任。

    果然,在一个月后,当酱油坊扩大好后,看着扩大了一倍面积的酱油坊,张含知道他们之前对她的保证都很出色的完成了。也正是因为这件事情,在以后,张含把半壁生意都交给了他们二人打理。

    今天,张含去了一趟酱油坊回到家,看见金秋花站在门口大骂,这个情况让站在屋脚下的张含像是被雷打到一般,傻傻的望着屋门口的金秋花,也难怪张含这么吃惊,因为在她记忆里,她娘金秋花可是个很少发脾气的妇人,就算是发脾气,那也只是闷不哼声的,像今天这种双手插腰,指着村中一处大骂的情况,张含还是第一次看见。

    张含停滞了下,很快回过神,加快脚步跑到屋门口,喊了句金秋花,“娘.....发生什么事情了?你......你怎么站在这里骂啊,是谁惹你这么生气了?”

    金秋花看了一眼张含,双手仍旧插在她两边的腰上,目光望着村里的方向,骂道,“含儿.....你回来就好了,刚才张老太太来咱们家,你知道她来咱们家要什么吗?”

    “要什么?”张含摇了摇头,眨着一双疑惑的眼神盯着金秋花,等着她回答。

    过了一会儿,金秋花吞了几下口水,继续说,“她来咱们家要小莫清,哈哈.....真是好笑了,她居然还有脸来咱们家要小莫清,她还说,小莫清是她的孙子,她现在要回他养,还说,咱们养着小莫清,是因为你生不出儿子,还说,她可以让小莫清过继给你当儿子,但是小莫清必须回到她身边养,你说这话好笑吗。”说完,金秋花转过头朝老张家那个方向大声骂道,“我呸,真不要脸的人,当初小莫清是个婴儿时,你们怎么不知道来养,现在我们把小莫清养这么大了,你们看他长的白白嫩嫩,又讨人喜欢,所以就想要回去,想的倒美,别作白日梦了。”

    张含听完金秋花的话,拧紧了眉头,她盯着金秋花问,“娘,小莫清呢,他在哪里?”

    “他被傅家娘子带到屋后那个院子里玩着呢,别担心,老太太来的时候,我把他给支开了。”金秋花看着着急的女儿,好言好语的跟张含解释道。

    张含听小莫清没有听到老太太跟金秋花的对话,心里松了口气。眼看小莫清都快要一岁了,正是学说话的时候,要是让他听到金秋花跟老太太的对话,也不知道他会不会记住他不是她跟莫帆的亲生孩子。

    不过无论他能不能记住,张含都绝不允许他知道这件事情,她不想这么小的他就要知道这一件痛苦的事情,就算是要他知道,她也要在他成年后再告诉他。

    “娘,别骂了,就算你骂破喉咙,那边的人也听不到你在骂他们,何必呢,你放心,这事我跟莫帆会处理的。”张含拉着还要继续朝老张家那边骂的金秋花往院子里走进去。

    依张家跟老张家这么远的距离,就算是金秋花把喉咙给喊哑,老张家那边的人估计也听不到金秋花听她们的声音。

    金秋花心有不甘的跟着张含进了院子里。回到院子,张含放开金秋花,跟她说了句去看小莫清之后,放开金秋花的手,张含转身向屋后的院子里走了过去。

    屋后的院子里,小莫清正跟小傅林还有傅家娘子在玩荡秋千,小家伙玩的咯咯大笑,嘴里还向他身后的小傅林嚷着,“高.....高.....。”

    正紧紧扶着小莫清的傅家娘子看到张含向这边走过来,赶紧把小莫清从秋千上抱下来,向张含微笑着,喊了句,“小姐。”

    在帮小莫清推秋千的小傅林听到自家娘亲喊小姐,一脸慌张的放开手上的秋千绳子,声音有点小声,也向张含喊了句,“小姐。”

    张含点了点头,微笑着把小莫清从傅家娘子怀中抱了过来,亲了亲小莫清红扑扑的小胖脸,笑着问,“今天有没有想娘亲啊?”

    “想.....。”小莫清回过头看了一眼还在摇摇晃晃的小秋千,眸中流过不舍,但还是很乖的回过头,乖乖的回答了张含。

    会有小他。张含听到他这句回答,低头用力亲了下他小胖脸,惹来小家伙左右的闪躲,母子俩玩起了你躲我亲的游戏。

    玩了一会儿,张含微笑着向傅家娘子说,“傅娘子,这里有我看着小莫清,你去看看我娘吧,她好像心情不是很好,你帮我多多劝一下她。”

    “是的,小姐。”傅家娘子笑着离开了屋后院子里。这时院子里只留下小莫清跟小傅林还有张含三人。

    张含摸着小莫清的小胖脸,眼中闪过心疼,这个臭小子还没出生就开始受苦了,在他娘亲肚子里时,曾因为安氏被张二狗虐待,没有怎么吸引母体营养,后来生下来了,又因为安氏的死亡,让他从小就变成了一个无母的孤儿。就算他有一个父亲,有跟没有一样,因为他那个父亲根本就没把他当儿子看。

    想到这些,张含心疼的摸着小莫清脸庞,眼睛酸酸的,然后紧紧抱着小家伙。

    在玩着自己手指的小莫清突然被张含紧紧抱住,顿时呼吸有点困难,他用手拍着张含的手臂,小嘴里喊着张含,声音有点哽咽,像是随时准备要哭了一样,“娘.....痛.....痛....呜呜.....。”

    小傅林见张含紧紧抱着小莫清,小莫清又快要哭了,着急的不得了,他走到张含身边,拉了拉张含衣角,小声向张含喊道,“小姐....你把小小少爷弄痛了,他快要哭了,你把他放开吧。”

    张含听到小傅林的声音,抬头看了一眼一脸着急的小傅林,低头一看,她怀中的小莫清正扁着他小嘴,随时要大哭一样,吓的张含赶紧把他给放开,出声哄道,“小莫清,不好意思,是娘错了,娘不该把你抱的这么紧,你别哭啊。”

    小莫清扁着嘴,跟张含抱怨,“娘.....坏....小莫清.....痛。”

    “是,是娘坏,小莫清哪里痛,娘给你呼呼,给你呼呼就不痛了。”张含心里也很懊恼,自己怎么想着以前的事情,就忘记了自己怀里的小莫清,刚才幸好小傅林开口提醒她,要不然,小莫清还有可能真被她抱伤了。

    小莫清把脸颊移到张含面前,扁着嘴,露出无辜表情跟张含说,“娘....亲亲....小莫清....不痛。”

    张含听到他这句讨好卖乖的话,忍不住扑哧笑出声,点了点他小胖脸,笑着说,“你呀,真是一个给了一块糖就想要开糖店的贪心小孩,好了,娘亲亲你。”说完,张含吧唧一声,在小莫清白白胖胖的小脸颊上亲了几口。

    看着像吃到一颗糖一样笑着这么开心的小莫清,张含在心里暗暗发誓,无论是谁想要从她身边抢走小莫清,她都不会允许的,小莫清是她的,是她把他从他娘肚子里接到这个世上,也是她一点一点的把他养成这么可爱,她绝对不会让任何人去破坏小莫清现在的这份幸福。

    小傅林拉了拉张含的衣角,抿着小嘴,一脸严肃的跟张含说,“小姐,你放心,小傅林绝对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小小少爷的。”刚才他跑了一趟院子里,亲耳听到了张家老太太跟夫人说的话。

    小傅林听到老太太说小莫清不是小姐的亲生儿子时,他心里很震惊,不过后来,他又听到小莫清的身世,他心里又对小莫清生出了同情,小莫清这么小就没有了母亲,父亲又不要他,要不是小姐跟姑爷这么好心把他给养在身边,小莫清可能恐怕早就没有命了。

    这些日子来,小傅林一直陪着小莫清,早就把小莫清当成是自己的亲弟弟一般照顾了,现在他听到小莫清那个无良爹要把小莫清带回去,小傅林暗暗发誓,就算是拼了他这条小命,他也要阻止小莫清的坏爹爹把小莫清从小姐身边带走。

    张含看着双眼透着认真的小傅林,点了点头,伸手摸了摸他头顶,“好,小姐知道小傅林是个好孩子,以后小姐要是不在小莫清身边,小傅林一定帮小姐看好小莫清,千万不要让其他人靠近他,知道吗?”

    张含现在就怕自己不把小莫清还回去,老张家那边的人会狗急跳墙,把小莫清偷偷抱回去藏着那就惨了。

    “嗯.....,小姐,你放心吧,小傅林会好好保护小少爷的。”小傅林拿起他的小拳头,捶在他胸口上,抿着一张小嘴,小脸上透着一股很认真的表情跟张含保证。

    等张含抱着小莫清还有领着小傅林从屋后的院子里出来时,金秋花已经被傅家娘子安慰好了,两人在厨房里忙着今天的中午饭。

    看着又像没事人一样的金秋花,张含心里算是安了不少,这时,张含望着院门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只见一抹狠绝的目光从她眼角一闪而过,快的让人根本看不出来刚才那道光芒是不是出现过。

    吃完午饭,张含偷偷把莫帆叫到外面讲了今天上午张老太太来家里的事情。

    莫帆听完张含的话,拧紧了眉头,低头一言不发,过了一会儿,他抬头向张含露出一抹冷笑,说,“含儿,看来老张家那边的人似乎想借小莫清想从我们这边得到些什么呢,既然人家有这个心,咱们也是该去谢谢人家才对。”

    “啊.....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去谢谢人家?”张含听不懂他话中的意思,眨了眨眼睛,一脸不解的看着他问。

    莫帆抿嘴朝她一笑,牵着她直往向村里的老张家方向走去。

    此时,老张家院子里,张五柱跟张铁生夫妇正坐在院子里吃着午饭,饭桌上,是三碗白粥,还有两碗咸菜,让人看着就倒胃口,不过张老太太却完全没注意到张铁生父子俩对桌上这两碗菜的厌恶,只有她一个人吃的是津津有味。

    “叩叩”院门被人敲响,现在老张家的院门不再是篱笆门了,改成了用木板做的门。

    “谁啊,没看见人家在吃午饭吗,怎么这么不要脸,难道想要我家讨饭吃啊。”张老太太听到院门的响声,眼中闪过不满,心想,院外的人该不会是想要来自己有讨饭吃的吧,想到这,张老太太都不想去开院门了。

    张铁生见张老太太不动弹,一个白眼扫了过去,说,“还傻坐着干什么,没听到有人开门吗?还不去开。”

    张老太太被张铁生这么一瞪,心不甘情不愿的从椅子上站起,嘴里嘀嘀咕咕的不和道在说些什么,走到院门口,打门给打开。

    “是你们....你们来我家干什么,你们以前不是说过,以后再也不来我家的吗?”张老太太看到站在门外的张含跟莫帆,嘴角勾起一抹嘲笑,拦在门口,盯着张含他们小两口嘲笑道。

    张含哼了一声,皮笑肉不笑的盯着张老太太,喊了她一句,“奶奶,你以为我们愿意来你这里吗,要不是你今天来我家闹了一场事,你请我们来你这里,我们还不愿意来呢。”

    “什么.....什么我去你家闹了一场事,我没去你家闹事,你.....你们不要胡乱冤枉人啊。”张老太太脸色一白,眼神左右闪躲着张含跟莫帆的注视,一幅做贼心虚的样子。

    张含跟莫帆相视一眼,看见张老太太这个样子,他们就知道张老太太这是在说谎。莫帆牵着张含的手,推开挡在他们面前的张老太太,不顾后面张老太太阻止的声音,莫帆跟张含走进了院子里。

    “爷爷。”张含跟莫帆看到院子里吃午饭的张铁生,异口同声的向张铁生喊道。

    张铁生瞪了一眼他们身后的张老太太,然后看着张含跟莫帆说,“你们俩来了。坐吧”张铁生头转了几下,发现院子里没有其它多余的凳子了,抿了抿嘴。回过头吩咐身边坐着正在喝粥的小儿子,“五郎,你去草厅里拿两张凳子出来给小含和莫帆坐。”

    张五柱听到自己的爹要自己去给两个小辈搬凳子,脸上闪过不愿,望着张铁生抱怨,“爹,我是他们的五叔,哪里有长辈给小辈搬凳子的,我不去,要搬,你叫我娘去搬。”说完,张五柱继续低头喝着粥,看也没看张含跟莫帆。

    “你这个不孝子,是不是连爹的话你都不听了,你.....。”张铁生正要拿起手上的筷子去敲打张五柱的头,刚举到一半,就被走过来的张老太太给拦住。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农家娘子,抠门相公滚出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bubu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bubu并收藏农家娘子,抠门相公滚出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