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104章 卷三:没有他的允许,谁都不准动她!(求月票!)

第104章 卷三:没有他的允许,谁都不准动她!(求月票!)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眼前的男人,一身灰色西装,白衬衣加黑色领结,清瘦的脸颊被衬托出几分儒雅的气质,神情淡然从容,透着深意的眼眸望着方惋。

    方惋对这男人的定义就是“小气”。明明那么有钱,又是多个慈善基金会的会长,却连五万块都不肯掏出来。不是她记仇,而是对于她来说五万块不是个小数目,原本那次她就是因为孤儿院的资金不够才拿出钱来帮助小棉花的,但穆钊答应向孤儿院拨款之后却不肯将这五万块当作是她垫付。

    “呵呵……是挺巧……”方惋皮笑肉不笑地牵牵嘴角,这就算是打招呼了,脚下却未停,绕过穆钊身边,往电梯走去。

    穆钊眼底掠过一丝诧异,敢于这么无视他的人,实在是太少见了,方惋绝对算得上另类,让他想不注意都难。

    穆钊不动声色地向身边的保镖示意,只见那身材魁梧的男人二话不说,立刻跨上前去,手臂一伸……挡住了电梯门。

    “方小姐,你就是这样对待帮助你的人吗?”穆钊不急不缓的语调中,含着些许嘲弄。

    帮助?这话可把方惋给呛到了。

    方惋走出了电梯,昂首挺胸地站在穆钊面前,白里透红的小脸上浮现出一抹薄怒,不悦地蹙着眉头:“穆钊,你什么意思?我什么时候接受过你的帮助?话可别乱说!”

    方惋的语气够辣,穆钊却是太过镇定,丝毫没有动怒,反而是露出温和的笑容,看了看周围暂时没人,他便伸过来脖子说:“你知不知道为什么你在医院被人扔鸡蛋的那些照片和报道没有曝光?确切地说,是没人敢对这件事报道,你都不好奇原因吗?”

    穆钊这几句轻声细语,将方惋惊得说不出话来,一双美目瞪得大大的,满是不可置信的眼神……

    “你……你……该不会……”方惋指着穆钊,结结巴巴的。

    穆钊扬了扬眉毛,欣然点头:“没错,就是我。是我把这件事压了下来。还记得小棉花动手术那天我说过,我将会加倍地补偿你所花的五万块钱。怎么,你觉得这件事,值不值五万块?”

    五万块?这件事如果曝光,对方惋的影响不是金钱能衡量的价值,加上是穆钊亲自出马,那性质又更加不一样了。五万块能将事情压下去,算起来是方惋大赚特赚。确实是穆钊帮了一大天大的忙……

    以穆钊的身份,他也没必要说谎来骗她,况且,她一直就认为能将这件事压下去的人必定是有着非同凡响的身份地位,她想来想去都不知道认识的人里谁才符合,但如果说是穆钊,一切都变得顺理成章了,他的地位超然,举世闻名的企业家、慈善家,还有参政……他的能力,完全能轻松摆平很多事。

    唯一不合理的就是,穆钊为什么要帮她?

    方惋不想跟穆钊矫情,疑惑的神色看着他:“这么说来,我的确应该要感谢你,可是,请问,为什么要帮我?我不认为天下有白吃的午餐。”

    方惋的每个表情和眼神,穆钊都看在眼里,她现在的不卑不亢,那清澈透亮的眼神,跟她母亲年轻时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这精致如画的面容,干净清透的肌肤,乌黑如缎子般的秀发……穆钊一时间看痴了。

    “穆钊……穆钊……”方惋略显焦急地在穆钊面前挥挥爪子,示意他回神了。

    穆钊呵呵一笑,借此来掩饰自己刚才的失态。

    “你要问我为什么帮你?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理由,你忘了吗,我认识你的父亲,还有你的继母。我们不是还在酒会上见过吗,在医院也见过,我对于方小姐的善举非常欣赏,帮你,也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穆钊的话,乍一听似是牵强的理由,但是想要反驳又无从说起。

    方惋心里泛堵,她不喜欢欠人情,尤其是不熟悉的人。穆钊,她自认没什么魅力和价值能让人如此帮她,可她有个直觉,即使她再浪费时间问下去也是白搭,他不会说出什么充分的理由。

    “这样啊……呵呵,那好吧,谢谢你。我要回去上班了,拜拜!”方惋的语气比先前客气些了,好歹人家也是帮了忙,怎么都不好意思无礼啊。

    “等一等!”穆钊出声叫住了方惋。

    方惋愕然:“怎么?”

    “方小姐,就这样走了?一句谢谢就把我打发了,这好像不是你的作风吧?”穆钊的目光里隐匿着一丝复杂的期许。

    方惋窘了,她身无长物,除了说谢谢还能做什么?对方可是穆钊啊,他要啥是得不到的,她方惋能有什么东西是穆钊看得上眼的吗?

    方惋习惯性地揉揉自己的小鼻子,讪讪地说:“那个……其实吧,我刚才说谢谢也是挺真诚的,希望你可以感受到我的心意。还有就是,我现在是上班时间,得赶快回店里。”

    穆钊脸上没有表现出惊讶,只是淡淡地说:“你是指的我们酒店对面那间‘麦大郎’蛋糕店吗?你不用急着赶回去,我会亲自打电话给你们老板,就说你今天中午在这里吃饭。”

    “吃饭?”方惋一怔,随即连忙摆手:“不不不……我可没那么多钱请你在五星级酒店吃饭,你要是非得让我请客表示谢意,我可以买个蛋糕送给你……不超过一百块的那种蛋糕。”

    这下轮到穆钊呆住了,向来波澜不惊的他,终于是被方惋给逗得破了功。

    “哈哈哈哈……方小姐,你真是可爱啊!”穆钊爽朗的笑声从他起伏的胸膛里震出来,站在一旁的助理都不禁那张面瘫脸也不禁露出讶异的神色。老板居然会笑得这么大声,这是他不曾见过的。

    方惋有点尴尬,白嫩如瓷的脸蛋上泛起点点潮红,心想啊,笑什么笑,没钱请你在高档酒店吃饭,这很可笑吗?真是的!

    穆钊就像是能洞悉方惋的想法,讳莫如深的目光看着她:“请不起在五星级酒店用餐,那并不可笑,只是,怎么方小姐认为我邀请你吃饭,还会让你买单吗?我穆钊是那么没风度的人?”

    “呃?”方惋这才反应过来,敢情他是打算请她。

    “吃饭就不必了,我真要赶回店里,我才上班不久,不希望给老板留下不好的印象。”方惋说完就往电梯走去,穆钊也没有再做挽留,只是冷不防冒出一句:“既然你不留下来吃饭,那就改天换你请我吃,就算吃便宜的大排档也行。”

    电梯的门已经在慢慢合上,方惋看见穆钊就站在外边笑容和蔼地看着她,不知怎的,她忽然想起一种动物——狐狸。

    大排档?穆钊去吃大排档?想想也不可能吧,他就那么缺一顿饭么?方惋浑然没把这事儿放在心上,只以为穆钊不过是玩笑话说说罢了。

    电梯在往下降落,方惋后知后觉地想起,穆钊是怎么知道她在蛋糕店上班的?难道是她先前送蛋糕来,穆钊看见她了?也不对啊,刚才电梯明明是从上边下来的……

    穆钊已经走进了餐厅,跟在他身边的助理小心翼翼地低声说:“董事长,方惋也太不识抬举了,要不要我打电话去知会一声让蛋糕店开除她?”

    穆钊闻言,蓦地停下了脚步,嘴角的笑意瞬间变成骇人的森冷:“没有我的允许,谁都不准动她。”

    短短十来个字,竟让他的助理惶恐地低下了头,不敢再多说半个字,甚至不敢有丝毫不服气的神情。穆钊,看似貌不惊人,不是高大帅气的俊男,只是一个四十岁身材单薄面容白净浑身充满了文艺范儿的男人,但他身边追随多年的人都知道,这个男人有着不可思议的力量,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阿嚏——!”方惋一跨出电梯就连续打几个喷嚏,耳根发热,不由得暗暗嘀咕,也不知道是谁在惦记她呢!

    ==============================

    方惋已经有段时间没有去侦探社了,她是故意的,控制着自己不去那个地方,免得忍不住又去接生意来做。但是,今天她接到了风瑾的电话,说她亲手养那两棵盆栽就快要死了,问她是打算扔掉还是拿回家去。

    方惋这才意识到自己跟侦探社之间的距离变得那么遥远了,而她脑子里从没忘记过侦探社里的每一件东西。即使是放在电脑前小小的盆栽,一提起,她立刻就能浮现出那画面……

    按捺不住蠢蠢欲动的心,方惋终于还是开车前来。总不能真的不管吧,这里还有些东西需要她收拾一下。或许,她其实早就想来,只是今天才找到一个合适的借口。

    小巧的居室里,依旧是井井有条,窗明几净,所有的东西都摆放得整整齐齐。方惋知道,这都是风瑾的功劳。是他经常来打扫,整理,不然这里只怕会变得脏兮兮的了。

    望着这熟悉的一切,方惋心中有股隐约的酸涩,特别是在看到那些器材和她的小盆栽,就好像是多年未见的老朋友重逢了,温馨的瞬间却也会产生感概。

    手指慢慢抚摸着沙发,桌子,电脑,再到她的红外相机,窃听器,袖珍摄像头……这些都是她曾经的好伙伴,是她工作所必须要具备的硬件。她犹记得,所有的器材都是她靠着自己所接的生意赚来的酬劳买的。她没有省这种钱,因为她明白,工作也是需要武器的。好比歌手上台,话筒就是武器,好比画家作画,画笔就是武器,而私家侦探就是要有些高科技产品当助手,如果连这也舍不得花钱,那么她就失去了跟同行竞争的能力。

    买的时候是怎样的心情,方惋到现在都还记得……有兴奋,也有掏钱时的肉痛,当她第一次将这些东西派上用场的时候,她又是怎样的欣喜……

    在许多人眼里,私家侦探就等于是专门窥探别人**的人,是很惹人厌的,而方惋跟其他的私家侦探不同,她在十年前就跟自己的发小立下过宏愿——长大后要靠着自己的力量去维护正义,当一名隐形的现代豪侠。

    秉承着这个志愿,方惋在接案子时是诸多挑剔的,除了她申明的不接凶杀案,不接涉及灵异的案子,其他还有些细小的忌讳,使得方惋所接的案子很有限。如果她认为委托人所要求的是一件坏事,是做了之后让她良心不安的事,她就不会接受这类生意。原则和道德,还有她正直,制约了她的思想和行为,所以她才会像现在这样还需要去外边打工赚钱。如果她不挑剔生意,她早就成小富婆了……

    方惋将所有的器材都放进了保险柜,包括她的黑色紧身衣,黑色软皮鞋……这全都是她的宝贝啊!

    恋恋不舍地望着保险柜里的东西,方惋咬紧了牙关,渐渐地关上保险柜,将自己与心爱的宝贝们隔绝了。这一刻,她感到割肉般的疼,却只能任由这感觉在身体里肆虐……也许,正义公理从来就不是普通人能维护的,她太天真了。看看杜伊航的事情就知道,至今他仍逍遥法外。

    该放下了,一个人撑起侦探社真的好累……方惋心中幽幽一声叹息,硬生生逼着自己离开保险柜,别再去想里边那些东西,就这么封锁起来吧,也封锁掉她那一颗天真的心。

    方惋坐到桌子面前收拾,看见她养的小盆栽其实也没有风瑾说的那么夸张,还没死呢,只是不知为什么,看着就是没有以前那么葱绿,也许是因为她这个当主人的疏于照顾。

    电脑的另一边,是两个小小的相框,其中一个美丽的女人,是方惋过世的母亲。另一个相框里阳光帅气的大男孩是方惋青梅竹马的发小。

    方惋的目光在触及到那大男孩的照片时,心里陡然一窒……此刻,她倏地发现,原来她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想起他了。为什么会这样?在这过去的十年里,她时常都会想起他,这是她从小学开始就立下志愿长大以后要嫁的男人啊……她怎么最近都没想起他?

    这个念头刚起,方惋脑海里一下子钻出来一个男人的身影……刚毅俊朗的面容,英挺立体的五官,高大的身材,穿着一身警服精神抖擞地样子。是了,她最近的思绪差不多都被文焱这块硬石头给占据了,所以才没有想起她的发小!

    愧疚的感觉油然而生,那青涩又温暖的少年,他的照片就在眼前,她无法对着他的照片撒谎,她不得不承认一个她不想面对的问题……文焱在她心里的比重越来越多了……

    方惋出神地看着相框,手指轻轻抚上去,怅然若失地自言自语:“你会生气吗?我心里有住进了一个男人,他就是我的老公……怎么办,我也不想这样的,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就闯进来了,等我发现他已经在我心里,我……我赶不走……”

    这么一个玲珑剔透的小女人对着空气说话,那神态,几分无奈,几分茫然,还有几分挣扎矛盾,如此复杂的情绪混合在一起,都写在她那双清澈透亮的眼眸里。她的发小,在她心里住了十几年,而文焱是何时住进她心里的,她不知道……是那一次警方的媒体通告会之前,她去找他,结果给他当掩护而被他吻了吗?是新婚夜那晚跟他的一番缠绵吗?是那一次在酒会上他挺身而出保护她吗?亦或是当她和他半夜去杜伊航家门口盖麻袋的时候?是在知道他为了揭穿杜伊航的假面具而策划了那段视频……

    这么一想,方惋才觉得,与文焱之间已经发生了不少的事情,都是让她难以忘怀的,她说不清楚到底是从哪个瞬间开始的,从最初对他看不顺眼,到现在对他的丝丝情动,为他吃醋,为他冲动……这之间的过程充满了奇妙的化学反应。

    “你会介意我喜欢上他吗?”方惋对着照片喃喃低语,其实她自己也清楚,这话是没有答案的。照片里的男孩不会回来了。这是她直到结婚之后才肯面对的一个事实。

    别看方惋平时个性爽朗,但在感情方面她只是个新手,她对于文焱的感情,被她收藏起来,只有独自一个的时候她才会讲。她不明白为什么对自己的发小就不会这样忐忑。或许是因为方惋很明确地知道她的发小有多么在乎她,说过长大后要娶她的,彼此都知道对方的心意了,没什么可猜来猜去的。但是文焱不同,她把握不了那个男人的心思,所以她不能坦然地说出来……

    方惋就对着自己母亲和她发小的照片,这么碎碎念了老半晌,说着自己的烦恼和喜悦以及矛盾。虽然照片上的人已经不在了,可方惋总是想象着逝去的人能在天上看见她。对着照片说说话,她的心情就会好一些。

    出于一种习惯,每次坐在这里,方惋都会翻看座机电话里的来电记录……这次不是很多,只有十来条,但其中有八条都是来自同一个手机号码。方惋不由得一愕,愣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这号码是她认识的人……是曾经为她提供过消息的一个小混混,叫吴瑞。这人打电话来做什么?打那么多次,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看看最近一次的,居然是……半小时之前?方惋很努力地在回想关于这小混混的一些讯息……毕竟是曾经为她提供过消息的人,如果真是有什么急事找她,而她又置之不理的话,会不会太不厚道?方惋记得那人是在夜总会里看场子的,在那种地方,随时都有可能惹祸上身……

    方惋正在琢磨着,忽地,座机电话响了,这突兀的声音惊了她一跳。

    又是这个号码,那小混混儿打的。还真是孜孜不倦啊!

    方惋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起来,对方显然是很意外地惊喜,兴奋得语无伦次了。

    “哎哟我的姑奶奶,你可算是现身了……我等着你救命啊!”

    “嗯?救命?”方惋一听这话就感觉头疼。

    “我爸前几天住院动手术,我的钱全花光了……如果我再凑不到钱交医药费,我爸爸就会被医院赶出来了,他才动完手术四天,不能出院啊……大姐……我的祖宗,行行好,借我一万块行吗,我保证以后一定还给你!”吴瑞的声音明显的哽咽,焦急,听着让人心酸。

    但这是关系到钱的事,同情归同情,况且方惋知道吴瑞只是个看场子的小混混,两人谈不上交情,以前只是因为她要完成生意而跟这个人有交易。她花钱从他那里买到有价值的情报而已。

    方惋无不惋惜地说:“吴瑞,实话告诉你吧,你打这么多电话都没找到我,是因为我已经不干私家侦探了,现在我只是一个普通的打工妹,我真的没有钱借给你。”

    吴瑞当然不会相信方惋的话,在电话里一个劲地哭求,声泪俱下,说方惋只要肯帮他,他一定不会赖账,一定会还钱,一定会记得方惋的恩情,做牛做马都愿意……最后还说出他母亲的名字,让方惋打电话去医院查查看他所说是不是属实。

    且不论他这番话是真是假,方惋是不会想要这个人欠她这么大个人情的,什么做牛做马,她不需要。但是,方惋做不到太心硬,听他哭得这么惨,想起刚动完手术几天的老人就要被赶出医院,她也是有几分于心不忍。

    方惋让吴瑞等一会儿再打过来,她果真是向那间医院里认识的医生打听了,吴瑞没有撒谎,确实有一位姓吴的六十岁男子在前几天动过手术,并且是吴瑞签的字。

    吴瑞再打来的时候,方惋的语气软了些:“吴瑞,真的不好意思,我手头也拮据,最近一分钱收入都没有,刚在外边打工也还没领到工资……你说的一万块,我拿不出来,我只能借给你一千块,如果你觉得太少,那我也没办法了……”

    吴瑞也能感觉到这是方惋的最后表态了,如果他不要,就连一千块都没了。

    半小时后。

    方惋和吴瑞约在时代广场见面。。

    吴瑞戴着鸭舌帽,尖嘴猴腮,长相有点猥琐,不过在看到方惋时却没有露出那种色迷迷的目光,因为他知道,这女人不是好惹的。

    吴锐点头哈腰地接过方惋手里的一千块钱,虽说他心里是很不甘的,但嘴上还是表示感谢。

    “姑奶奶,您真是菩萨心肠,我会每天为您祈福,让菩萨保佑您长命百岁……您能不能再多借我两千块啊?我……”吴瑞忍不住得寸进尺了,也不想想,人家跟你非亲非故,你能借到一千块就算不错了,还贪婪地想要更多!

    方惋冷眼睥睨着吴瑞:“小子,别太贪心,你在道上也混了好些年了,自己再去想想别的办法,这一千块我给你,说是借,可你自己摸着良心问问,你真的会还我?”

    吴瑞一脸讨好地笑,含糊应着,既然方惋挑明了,他也没必要不承认,确实,他这借钱就没打算还,说是借,不如说是拿。

    方惋没有再逗留的意思,她还没吃晚饭呢。

    吴瑞见方惋要走,急忙又追上前几步,厚着脸皮说:“再给我一百块行吗?一千块交住院费了我连买盒饭的钱都没了……”

    方惋闻言,停下脚步,猛地一个转身,黑白分明的眸子里折射出凌厉的光线,下一秒,只见她把手一伸……

    “喂喂喂,你干什么!别乱摸啊!”吴瑞怪叫着按住方惋的手,但是已经迟了。

    方惋从吴瑞口袋里摸出几张五十元的钞票,攥在手里朝他晃一晃,冷笑道:“还敢说你没钱吃盒饭?吴瑞,你要知道,刚才那一千块已经算是我看在你曾卖消息给我的份上才会给你的,不要再不知足!”

    方惋能不窝火么,她自己身上的现金都只有不到两百块了,吴瑞还说让她再给一百……

    吴瑞见方惋动真火了,也就讪讪地笑笑,将自己的几张五十块的钞票抓在手里,小声嘀咕了一句:“这婆娘也太彪悍了,大庭广众的,手伸到我裤袋里,幸好只是摸到钱,要是摸到我的那个,那我……”

    方惋听清楚了他说的话,咬牙切齿地说:“吴瑞……”

    吴瑞下意识地望着她。

    方惋忽然笑了,笑得有些狠意,指指自己的嘴巴,慢慢地说:“看我口型——歌屋嗯……滚!”最后一声,突然加大了音量,吓得吴瑞一颤,赶紧地转身就溜。

    “回来!”方惋又出声叫住他了。

    吴瑞哭丧着脸回头:“我说你到底是要我滚还是要我不滚啊?我刚才说错了还不行吗?你千万别把钱收回去,这可是救命的……”

    方惋走上来几步,黑葡萄似的眼睛里闪烁着异彩,清冷地说:“你现在还是在仁和大街的夜总会看场?”

    “对啊,还是以前那一家,怎么了?”吴瑞见方惋不是说要把钱收回去,他整个人都松了口气。

    方惋心头一喜,表面上却是不动声色地说:“好像是叫什么兰……”

    “芝兰庭。”

    “对,就是芝兰庭。那你记不记得有一个穿红色裙子长得很妖媚的女人?”方惋试探着问。虽然她也知道,这么说起来太过笼统,但还是抱着一线希望。

    吴瑞那张干瘦的脸皱得更紧了:“穿红裙子的长得很妖媚的女人遍地都是,您想找人也多提供一点信息啊……”

    “咳咳……呃……”方惋脑子里使劲在想那天晚上看见的红裙女人还有什么特征吗?但是,当时方惋只不过是匆匆一瞥,哪能看得仔细呢。

    “吴瑞,你想想,你们那儿有没有一个穿红裙子的女人,自从上个星期二的晚上之后就没有出现过,有这样的吗?”方惋这是在赌,她不知道文焱那晚去找的女人,莎莎,是坐台小姐,方惋只是听文焱说他是去查案,其余的事她没有获悉。她是抱着试试看的心理才问吴瑞的。

    “上周二晚上?”吴瑞想了想,忽然猛地一拍脑门儿:“有了!还真有一个女人是从那晚之后没有再来上班的,因为她平时是爱穿红色和紫色的裙子,而且长得吧,跟狐狸精似的漂亮,风骚得很……被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想起来,好多天没见她了。”

    “OK,吴瑞,把你知道的关于这个女人的一切,全都告诉我。”方惋按捺住心头的激动,语气平缓地说。她很清楚,像吴瑞这样的人,只认钱。如果她表现出很紧张,他就会索要更多的信息费。

    果然,吴瑞马上来了精神,手一摊,那意思是让方惋再给他一点钱。

    这男人还真是够狡诈的,她给了他一千块,他就当是做个顺水人情也该回报一个消息吧。

    方惋的拳头捏得咯咯作响,冷笑一声:“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可以把那一千块收回来。”

    吴瑞不甘心地扁扁嘴,却也不敢再提钱了。他曾跟方惋交过手,结果是,他打不过这个女人……

    “我知道的不多,只知道她叫莎莎,不是本地人,她以前有个男朋友叫李长发,外号癞子,在另外一个地方看场子的。有天晚上莎莎跟癞子在我们芝兰庭吵架,闹分手……嘿嘿,我估计莎莎兴许是钓上哪个高富帅了,我看见她跟一个长得高大英俊看起来很有钱的男人一起出去,那晚……就你说的上周二嘛,之后她再也没有来上班,说不定被人包养了……可惜我没钱,不然我也想包……”吴瑞的眼神有几分猥琐了,看来这小子也是因为垂涎莎莎的姿色而留意人家的,不然他哪能记得清楚人家是什么时候没来场子上班。

    善被出有。高富帅?方惋瞬间想到了一种可能……吴瑞口中的“高富帅”不会恰好就是那晚去夜总会查案的文焱吧?时间地点人物,对上了一大半,方惋心里燃起了希望的曙光……文焱不是说他失去了那条线索吗,如果能为他找回那条线索,是不是就能弥补她那晚因冲动而造成的后果?(白天继续更新!)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邪性警司,强抱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禾千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禾千千并收藏邪性警司,强抱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