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195章 卷四:这算不算精神出轨?(加更!)

第195章 卷四:这算不算精神出轨?(加更!)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整洁的办公室里,静谧的空间,落地窗外斜斜地洒进来一片微暖的阳光,让人有种昏昏欲睡的感觉。冬日的午后若是能小憩一会儿也是难得的享受,只是这坐在椅子上的男人却没有心情,他低垂的眼帘里,是一片凝重与深沉,还有几分不能自已的心疼……

    苏振轩能想象到赵鹏宇自杀之后,文家会是怎样的一番震动,而方惋应该也会受到波及的。她会遭到文萱的仇视吗?她会伤心难过吗?

    尽管苏振轩的一片真心是无望寄托了,但他还是会忍不住为方惋而担心,心疼,就好像是一种自然的反应。想要打电话给她,可是他又想到她已经结婚了,心底的隐痛加剧,犹豫好半晌还是没能拨出那个熟悉的号码……她有文焱在身边,他会保护她,会安慰她。从那天在温泉峡谷的时候可以看出文焱其实是很紧张方惋的,或许在那之前两夫妻有些矛盾,但最终是冰释前嫌了,相信文焱会加倍地呵护方惋吧。那么,别人的安慰岂不是成了多余的?

    苏振轩并非是一个会死缠烂打的人,他有自己的骄傲和底线,只要一想到方惋结婚了,他的关心就会缩回去,压在心里成为难以释怀的疼痛。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从阴影中走出来,但明显不是现在。

    默默思念一个人的感觉,酸酸的,苦苦的,有点涩,复杂的滋味只有自己体会,咀嚼。世间男女最遗憾的事情莫过于“有缘无份”。。

    苏振轩已经和同事一起反复多次地检验证物,最终的结论依旧是——赵鹏宇死于自杀。苏振轩也是一个对破案推理具有浓厚兴趣的人,他知道警方有证人证实赵鹏宇在临死之前大声吼出来的几句话是什么,由此他也认为赵鹏宇的死是有蹊跷的,可到底蹊跷在什么地方?寻找物证中的线索,为警方提供最有力的办案证据,这是法证部的主要职责,但毕竟查案还是需要警方的人去做。

    苏振轩纵然心中有疑虑,可根据目前的证物显示出来的结果他也只能如实向警队报告。每个了解这案子的人都清楚赵鹏宇绝不是单纯的畏罪自杀,很可能是受到某种巨大的威胁而被迫自杀的。但这只是推测,没有证据支持,找不到可疑的人,不知道是谁要威胁一个即将上法庭的赵鹏宇。不得不说,假如这推测是成立的,那么,问题就跟着来了……赵鹏宇从警局一直到看守所,他只接触过警务人员,也就是说,他所接触过的警务人员里某个人有问题,这个神秘的人物让赵鹏宇接受到了来自外界的讯息,被逼自杀。渗透……这是一种恐怖的渗透。在极为严密的看守之下,竟然有人向赵鹏宇传递威胁,这个人是谁?

    情暖光子。只是想想就会让人感到心寒,是警局还是看守所出了问题?找不到充分的证据,对外界只能宣城赵鹏宇是自杀的,包括对文萱。

    赵鹏宇的葬礼很简单,他的父母自知颜面无存,只得一切从简,连一些亲戚都没通知。

    文萱在赵家的地位一落千丈,赵鹏宇的父亲因为这次的事件,连带着文萱都被他们怨恨了。一见面就是骂,把她当仇人一样的对待。只因为她的哥哥亲手抓了赵鹏宇,亲自送赵鹏宇去看守所,而赵鹏宇却在进看守所的当晚就自杀。赵家人连文家都上门去吵架,何况是对文萱呢。

    文萱变得沉默寡言了,每次吵架都是她一个人被骂得狗血淋头,她现在已经不和赵鹏宇的父母吵了,但心中的积怨却是越来越深。

    葬礼上,文家的人都被赶走了,赵家两老不让他们参加葬礼。

    葬礼结束,墓园里安静得让人窒息,这灰蒙蒙的天气,让人的心情越发沉重,站在这新立的墓碑面前,一个身材臃肿的女人穿着一身黑衣,头上有朵白花,戴着墨镜伫立良久,其他人都走了她还没离开。她怀里的小宝宝睡着了。孩子这么小,才半岁而已,不会知道父亲已经永远地离开她了……

    望着墓碑上那个熟悉的面容,文萱心如刀绞,她原本以为即使没有家里的帮助,她都会想尽一切办法让赵鹏宇免于死刑,她是最好了要倾尽全部家当的准备,想着只要赵鹏宇能判个缓刑就不会死了,之后再从无期到有期,到慢慢减刑……只是,人算不如天算,文萱机关算尽,能算到赵鹏宇会自杀么?

    文萱看着怀里的小奶娃熟睡的样子,再看看墓碑上的遗照,文萱心中堆积太多太多的怨恨……她没有了丈夫,她的孩子没有了父亲,酿成这苦果的是谁?在她的认知里,她认为有很多人……章卉,赵鹏宇,还有文家的人,有邱家的人,她该恨谁?她的仇恨要以谁为目标才能支撑着她继续活下去?她只觉得自己是孤立的,无依无靠。但实际上只要她能回头,家人会接受她的,只是,她不但没回头,还越走越远……

    “文家,邱家……从今以后,我跟你们不会再有任何关系!”文萱对着墓碑发誓,眸光中尽是一片死寂和阴冷。她认为生在这样的家庭却不能得到特殊的庇佑,那一定是家人根本就不重视她。如果家人对她的爱多一点,她就不至于落到如今这样的田地。这种扭曲的思维让文萱的人格都沦丧了。

    所谓龙生九子,各有不同。文治平的一儿一女,文焱是文家的骄傲,但文萱却走上了截然反向的路。

    =====================================

    方惋最近被文焱严令禁止她再接侦探社的生意,他知道方惋在做事的时候是很拼命的,如果再让她继续接生意,她肚子里的宝宝还能保得住么?为了母子俩的安全和健康,文焱几乎每天都会重复不断地提醒方惋不能手痒,必须得忍住。

    一个热衷于私家侦探这工作的人忽然间被迫停止,那种滋味太难受了,方惋感觉自己都快闲得发霉了,被文焱当成重宝一样看护起来,他出去上班还不忘几通电话打来……方惋不知道别的男人在自己老婆怀孕时是不是都这么紧张,但她现在是真的体会到了孕妇是多么的不自由。

    方惋今天要回侦探社清理自己的东西,她和文焱约好了时间他会来接她的。其实方惋觉得自己开车没问题啊,但文焱不这么想,非得说要她等着他下班来接。方惋还在电话里笑骂文焱现在变得有点神经质了。

    方惋不会知道文焱心中的顾虑,他如今是警察,并且正在调查的是关于HZ犯罪集团的案子,鉴于HZ集团神秘与残酷,文焱时刻都不敢松懈,他每每想起前三任刑警队长都是因查HZ而发生的意外,他就会感到浑身不自在。他不怕自己牺牲,怕的是有人会利用方惋的存在来打击他。每个人都有弱点,而文焱的弱点就是方惋。假如有心人伤害到方惋,就等于是掐住了文焱的咽喉。他对方惋的重视是出于爱,也是出于对她安全的顾虑。他总有个莫名的感觉,或许他和方惋的隐婚早就被HZ的人知道了……

    谨慎并不代表他胆小。文焱小心翼翼地保护着方惋,不让她知道他的这些烦恼,每天回到家里,他给予她的都是温暖和微笑。他喜欢看她安心地躺在他怀里打盹儿的样子,为了这个家的安宁,他会不遗余力。

    ===============================

    侦探社。

    方惋刚一开门就听到身后传来声响,下意识地回头……怎么又是他?

    庄擎翼修长的身影倚靠在他家门口,斜睨着方惋,轻佻的桃花眼瞄着她,吹了个口哨……

    “几天不见,我还以为你侦探社生意不好倒闭了呢。”庄擎翼那张性感的双唇总是爱说些够毒的话。

    方惋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我说你这人怎么阴魂不散啊?我几天都没来了,一来就看到你。翼帮老大,你可真闲!”

    庄擎翼耸耸肩,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完美无缺的俊脸上露出嗤笑:“你真笨,以为现在的黑帮大哥都要成天在外边打打杀杀吗?那种体力活,我一般不会干,我只需要用这里就够了……”修长的手指指着他自己的脑袋,意思这货还是个脑力劳动者啊!

    方惋每次见到这个人都没好心情,每次都忍不住叹息……可惜了这张足够令世人神魂颠倒的脸,毫无瑕疵,美得惊人,但内在却是个腹黑的货。

    “呵呵……真看不出来,你还是个有文化的流氓。”方惋说完就不再搭理他,径自走进侦探社去了。

    就在门即将关上那一刻,一只男人的手伸了过来……

    “等等。”庄擎翼嘴上这么说,但是他人却以极快的速度闪了进来。

    方惋脸色一变,冲着他嚷嚷道:“你进来做什么,出去!”

    方惋警惕地看着庄擎翼,她的手早就伸进包包里,只要庄擎翼有异动,她就会立刻摸出她的匕首自卫。

    庄擎翼似笑非笑地看着方惋,深邃灿亮的眸子里浮现几分赞许:“不错嘛,很机警,只不过……我真的怀疑你的脑袋是什么东西构造的,像我这样顶级的帅哥进来你家,你应该高兴才对,怎么反而像防贼一样地防着我?我有那么可怕吗?”

    方惋其实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对庄擎翼有种特别的戒备,好像他时刻都有着危险的气息。

    方惋美眸一瞪,毫不示弱地看着他:“庄擎翼,你住在对面,这事儿我管不着,但是,你现在所站的地方是我的地盘,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能进来!”

    “你的地盘?”庄擎翼像是听到了最好笑的笑话,粉红的双唇微微一勾,邪气的笑容里透着嘲讽:“方惋,你好像不知道,你的房东已经把这房子卖给我了,也就是说,今后你的侦探社要向我付租金了,你说,这是谁的地盘?”男人得意洋洋的神情,眉宇间流泻出的狂浪显露无遗。

    “什么?这房子易主了?”方惋惊诧了,然后用一种看怪物似的眼神望着庄擎翼:“我说……你是哪里不对劲吗?搬来对面住,又买下这房子,你是看中什么前景还是说你这翼帮老大真是闲得蛋疼?”

    “都不是。我只是想成为你的房东,想看你会是什么反应。”庄擎翼痞笑两声,很不客气地在椅子上坐下来,垂下眼帘,眸中掠过复杂的神色,竟是含着一丝失望。她居然真的一点都体会不到他的用意……

    方惋感觉自己真是遇到非人类了,庄擎翼这是钱多了烧得慌吧,只为了看她什么反应就买下了这房子,还有比这更让人憋闷的理由么?

    “OK,就算你是房东,但我是租客,我付了钱的,现在我要工作,请你离开我的侦探社!”方惋纤细的手指指着门的方向,不假辞色。

    庄擎翼的目光微微一寒,盯着方惋举起的那只手……无名指上的戒指。那光亮竟是刺得他的心隐隐发疼……

    庄擎翼站起身来,但却没有立刻离开,而是走到了桌子面前,瞄着电脑旁边的两个相框……当看清相框里的照片时,庄擎翼揣在裤袋里的手不由得攥紧,幽深的瞳仁猛地一缩,一道凌厉的精光稍纵即逝,随即他脸上又恢复了习惯的痞笑:“你手上的戒指很漂亮,你应该是结婚了吧,可是这相框……那个少年怎么跟我长得这么像呢?难道是你老公的照片?或者说,你背着你老公,在自己工作的地方放着其他男人的照片,这算不算是一种精神上的出轨?嗯?”男人意味不明的邪笑着,在方惋惊愕的神情中,他将相框拿在手里……

    “你干什么?那是我的东西,你放下!”方惋怒视着他,这个男人也太没礼貌了,闯进来还随意摆弄她的东西,尤其是他说的那些话,让人心里很不舒服。

    “放下?好啊,这可是你说的……”庄擎翼脸上的笑意忽然间变得阴沉,他确实放手了,只不过是高高举起然后重重地摔在地上……(晚上还有更新。)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邪性警司,强抱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禾千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禾千千并收藏邪性警司,强抱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