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210章 卷五:陷险境,谁来救她!(加更!)

第210章 卷五:陷险境,谁来救她!(加更!)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就是穆钊所谓的要让方惋看清楚自己在文焱心目中的位置吗?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他的目的何在,居心何在?这么做对他有什么好处?他财大势大,站在权力与财富的巅峰,没事闲着来跟晚辈们玩这种无聊的游戏做什么?

    是的,文焱此刻的感觉就是这样,穆钊将离婚这种事说得那么轻描淡写,冷漠如斯,面对警察,穆钊没有顾忌,毫不掩饰自己的心态,竟然说出那样的话,嚣张,霸道,残忍。他能让尹梦璇走投无路,这是事实,但经过他亲口说出来的感觉又不一样了,会有种嗜血的冷酷。这一刻,这个有着艺术家气质的商人,首次在文焱面前展现出了他内在的霸气,不可一世,仿佛在告诉人们,他就是可以这样左右一个人的生死,他就是可以操纵你的一生,他就是能将一个人的命玩弄在股掌之间。

    沉闷紧张的气氛让人喘不过气来,文焱放在身侧的手紧紧攥着,涔冷的俊脸上尽是一片摄人的冰寒,凛冽如刀的目光迎上穆钊的眼神。文焱冷硬的面孔下,实则内心是震惊于愤怒在交织。

    穆钊居然知道他和方惋结婚了?这一点,文焱很快想通……穆钊既然知道尹梦璇的初恋情人是他,当然会调查他的背景,好在他的资料全都是部队精心准备的,想要查到他真实的身份很难。这一点不是他最在意的。他最窝火的是穆钊竟然抛出这样的问题来让他回答。而偏偏穆钊所说的正是问题的关键所在。离婚不算什么,穆钊对待尹梦璇的态度才是重点。以他的势力,想要整尹梦璇,根本不用自己出面。如穆钊所说,除非是有人能有足够的能力把尹梦璇稳稳地护在羽翼之下,否则,她就会受到迫/害。如果文焱现在说他不想再保护尹梦璇,等于就是把她推向了死路,可他又怎能因此而置方惋于不顾呢?他的妻子是方惋,一旦他此刻说自己会保护尹梦璇一辈子,那将是多重的承诺啊,即使出发点不是情爱,也会让方惋受伤的。

    文焱没有立刻回答,这短暂的沉默让方惋感到窒息,本来在那书柜后边就只有几个小小的透气孔在上面,加上她现在整个人都处于紧绷的状态,越发觉得呼吸费劲,心底深处滋生出一股令人心寒的荒凉,慌乱……她只能一遍又一遍地告诉自己,不要对文焱失去信心。可是,她的大脑不受控制地就浮现出尹梦璇日记本上的那些内容——“焱,他是我的第一个男人,我永远都忘不了那一天,在我卧室里,他吻了我,他把我整个人都燃烧起来,我心甘情愿把自己交给他。”“我们都是第一次,我们都将完整的自己赋予了对方,我那时才知道,原来在自己心爱的人身下从女孩变成女人,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他要了我一整晚,他太勇猛了……”“直到快要天亮,他才搂着我睡着了……”

    还有好多香艳刺激的字句,全都在方惋脑子里涌现,尽管她知道那都是十年前的事了,可在这一秒,书柜之外的文焱还在沉默中,方惋心底悄悄爬上一丝阴影,越来越大……“不会的,文焱不会因为尹梦璇是他第一个女人就做出糊涂的事,他不会答应一直保护尹梦璇的,一定不会。”方惋心里默默念着,可她的脸色却是更苍白了,思绪在翻滚,难以平息。

    不得不说,穆钊为文焱制造出来的矛盾和难题,说明了他对文焱和方惋的心理透析十分到位。人性,男人对女人的眷顾,男人对女人的义气,女人的各种纠结,穆钊都一一算尽了。只是几句话就将文焱和藏在书柜背后的方惋,推入了一个可怕的深渊。如此心计,如此谋算,准确而狠辣。

    但是,所谓智者千虑必有一失。穆钊怎么都算不到文焱真实的身份是特种兵,他也算不到文焱心里爱的是谁。

    “呵呵……穆董,不知道女人在你心里到底算什么?老婆在你心里又算什么?恕我冒昧地问一句,你有真心爱过一个人吗?如果有,你就会明白,爱情是不可以用来交换的。尹梦璇是我的初恋情人,那是十年前的事,曾经的真挚确实存在过,我也承认自己在某些时候迷茫过,但现在我很清楚我要的是什么。尹梦璇现在是我的朋友,而方惋是我老婆。朋友我要顾,老婆我也不会丢。穆董你财大势大,很多事情都能轻易办到,虽然我只是个小小的警察,不过我也有自己的原则,我不喜欢被人牵着鼻子走,我喜欢将命运把握在自己手里。所以很抱歉,我不会回答你的问题,我会尽我所能去做我认为该做的事情。”文焱淡然的语气里透着一股天生的强势与倨傲,一边说一边往后退了几步。

    “穆董,其实以你高高在上的地位,可以做的事情很多,何苦跟普通人玩游戏呢?你的慈善基金会援助过无数人,他们几乎都是和你非亲非故的,你都能大发善心,难道就不能放过尹梦璇一马?她遭受家暴几年了,难道还不够惨吗?素不相识的人你都能帮助,现在却对一个弱女子苦苦相逼,实在是让人难以相信,像神灵一样的大慈善家,会有如此做派。我想,纸是包不住火的,这件事不尽快解决,只怕什么时候传了出去,对穆董的形象可就是天大的损失。我要说的都说完了。告辞。”文焱冷冷地丢下这几句话便转身离去。

    是的,穆钊刚才抛出的难题中含着威胁,文焱现在也是在威胁穆钊,假如穆钊要继续迫/害尹梦璇,那么穆钊的这些事将会被外界知道。这是威胁。可那又如何呢,以文焱的性格,怎可能灰溜溜的就走,他很明白名誉对于穆钊那样的人来说有多重要。他这是在用自己的方式与穆钊抗衡,在他的血液里,绝不会有懦弱一词。他没有直接说出选择那个女人的名字,即使心中有答案,可如果一说出来就等于是被穆钊牵制了,文焱从来不喜欢自己变为被动。

    文焱离开了穆钊的办公室,他知道再多说也无益,原本是想来试探试探穆钊,看看能不能为尹梦璇谋条后路,可现在看来,穆钊已经把尹梦璇的退路都封死了,除非是他自己改变主意愿意放过尹梦璇,否则,即使离婚了,尹梦璇也不会过得安生。所以文焱不得不抛出最后那番话来钳制穆钊,至于能不能起到作用,那就只能拭目以待了。

    文焱刚才所说的话,可说是戳到穆钊的要害,句句犀利。办公室里立刻变得寂静,穆钊望着门口,精冷的目光里浸透着骇人的冰寒……文焱和方惋,一个比一个胆子大。先前方惋是骂穆钊混蛋,而文焱却骂穆钊不是东西,现在更是甩下几句威胁的话决然离去。这两口子还真是惊人的相似,都是没有被穆钊强大的身份背景所威慑,都是能在穆钊面前敢说的人,他们倚仗的是什么?须知,就算是国家领导来了,穆钊的地位也不会矮下去的,而方惋和文焱却在某种程度上与穆钊平起平坐了,只因为这两口子不惧怕穆钊,没用敬畏的心理,只是将穆钊看成一个普通的商人,在他面前不受威压,镇定地保持着本心,让穆钊无可掌控。这才是让穆钊最为恼火的。

    书柜被穆钊打开了,方惋气喘吁吁地捂着胸口,脸色很差,但那双清冷的眸子里迸射出来的光线却依旧是凌厉。她和文焱一样,像弹簧,越压越是可能弹得更高。

    穆钊脸上快速闪过一抹疼惜之色,欲要伸手去扶方惋,却被她狠狠甩开手。方惋忿忿不平地瞪着穆钊,强压下心头的痛楚和酸涩:“穆钊,你是不是觉得这样很好玩?普通人在你眼里算什么?这么做,有意思吗?你要离婚就离婚,不离就拉倒,我们不会乖乖地像木偶一样被你牵着走!”

    听闻方惋的最后一句话,穆钊伸出去的那只手就这么停在半空,僵住,他的脸色变了变,眸光中几多复杂的意味,最终还是没有发火,看着近在咫尺的她,微红的眼眶,愤慨的神情,不屑的目光,铿锵有力的斥责,此情此景,似曾相识……曾经也有这么一个女人,也是这样毫不畏惧地冲着他吼,即使他的身份地位是万众人所仰望的,可是,在某一个女人面前,他却总是有种发自内心深处的自卑。是的,就是自卑。他不想承认,他以为再不会有那种感觉了,但今天的方惋,又让他体会了一次。

    该死的!他讨厌那种感觉!他是山,凭什么被一只蚂蚁藐视!

    确实,穆钊和方惋一比,就好像是一座高峰和一只不起眼的小蚂蚁。但即使蚂蚁也是有尊严的。穆钊对文焱说的那些话,其实就是在说给方惋听,他用这样的方式来让方惋看清楚她在文焱心目中的地位吗?方惋只会觉得这是对她的侮辱。是穆钊让事情更加棘手和复杂。

    穆钊牙关紧要,一双黑眸里似是要喷出火来,不……没人可以藐视他,多年前的秦桦不可以,现在,秦桦的女儿方惋,更不可以!

    游中置辈。怒,如同滔天的巨浪翻卷,顷刻间,穆钊身体里蛰伏的杀气就像是岩浆迸发!。

    “来人!”穆钊按下墙壁上的一个白色按钮,同时吼出这么两个字。

    方惋立刻反应过来不妙,猛地冲着门口跑去……

    方惋的动作够快,但是,穆钊的保镖更快。就在她刚冲出办公室的门,旁边立刻冒出两个彪形大汉,将方惋这一百斤的身子像老鹰捉小鸡一般拎起来。转瞬她就被扔回了穆钊的办公室。

    “穆钊,你放开我,你要干什!”方惋愤怒地大叫,无奈自己被两个壮汉钳住,哪里还能由得她挣脱。

    文焱离去,浑然不知方惋会在穆钊办公室书柜的背后,而方惋只因当时看不到书柜外的情形,只能用耳朵听,当她听到文焱离去时的关门声才反映过来却为时已晚了……

    穆钊定定地站在方惋跟前,嘴角噙着一丝冷得彻骨的笑意,一字一顿地说:“我本不想为难你,可你却非要激怒我,你可知道下场会是什么?”

    方惋其实还真不知道穆钊为何突然间像是狂性大发一样地,把保镖都叫来了,抓住她,意欲为何?

    方惋不知道,激怒穆钊的,不是她所说的话,而是她这张与她母亲相似的脸和那种不屑而倔强的眼神。仿佛在她眼前的穆钊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人,仿佛她是光明的化身在向一头恶魔咆哮。曾经方惋的母亲也像她这般用这样的眼神看着穆钊,甚至比方惋更加的强烈。即使穆钊多么了不起,在秦桦眼里也是不屑一顾的。穆钊触景生情,一时间难以抑制内心的狂暴因子,他就是要让方惋屈服,要让她看到他的无所不能,他想要在她眼里看到惊恐和害怕,一如当年对着秦桦……

    “方惋,你真的以为我不敢动你吗?你有什么可倚仗的?文焱已经走了,谁能护你?就算你现在无声无息地消失在这个世界,也不会有人知道。”穆钊机械式的口吻没有半点情绪,正是因为这样才显得更加可怕。

    如果说方惋一点都不慌张,那是骗人的。但她做事向来不会让自己无路可退,防人之心不可无。这句话一直都是她引以为戒的,这是当私家侦探养成的职业病。

    方惋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的情绪不要太过激动,清冷的眼神睥睨着穆钊,淡淡一笑:“你是问,谁能护我?我可以告诉你……我习惯了靠自己。”

    话音一落,只听得办公室的门被人很不礼貌地打开了,一道翩翩身影闪了进来……

    “惋妹子我来啦!”庄郁这故作暧昧的闷/骚声音响起,他身后还跟着一个人……居然是庄擎翼。

    这俩货像是事先商量好的一样,一人一边,将架住方惋的两个保镖给推开,下一秒,方惋左右两边已经不再是穆钊的保镖,而是庄郁和庄擎翼两人,宛如保护神一般站在她身边。方惋那颗砰砰乱跳的心终于安了下来。太好了,幸亏庄郁及时赶到。实际真是方惋在自救,就在她刚才冲向开办公室的门时,她揣在衣服口袋里的手就按下了手机的重播键,

    保镖面色一狠,正要伸手去怀里摸东西,却听穆钊一声呵斥:“你们退下去!”

    “是!”保镖立刻刹住了脚步,低头恭敬地退了下去。

    奇怪了,穆钊的反应真让人纳闷儿,难道他还怕翼帮的人?不应该啊……还有,他们怎么能闯进来的?

    “穆董,什么事发这么大火?像方惋这种女人,哪里值得穆董你大动肝火啊。”庄擎翼那张完美无瑕的俊脸上泛起一抹邪气的笑容,依旧是那副痞痞的样子,坏坏的让人又爱又恨。

    方惋一听这话就浑身不舒服,庄擎翼说什么呢?

    庄郁一个劲儿地朝方惋递眼色,示意她别乱说话。方惋现在也没心思所说什么,两脚正发软呢……刚才被穆钊的保镖架着胳膊,她也会慌的,只不过她比一般人更能忍罢了。

    穆钊身上那股骇人的杀气飞快褪去,恢复了常态,仿佛刚才只是方惋的幻觉一般。他现在还是那个风度优雅的商人。

    “庄擎翼,你与我约在今天有事要谈,但是你不觉得这么闯进来是很失礼的行为吗?你不尊重我创世集团,还指望跟我谈生意?”穆钊神色有几分冷冽,睥睨着庄擎翼。

    方惋惊愕地看着庄郁,再望望庄擎翼,原来如此……难怪庄擎翼会和庄郁一起闯进来,竟是因为庄擎翼恰好在之前与穆钊约好会面,秘书肯定也是知道的,所以会带着两人上来,然而,庄郁和庄擎翼就不等秘书通报,直接闯进来,连门都不敲。但是现在什么情况?看样子,庄擎翼居然为了她而得罪穆钊?搞得连生意都谈不成了?方惋有点懵,如果说庄郁这么做,她还不会感觉奇怪,可庄擎翼是为什么?两人一点交情都没有啊。

    庄擎翼似乎并没有被穆钊的话震住,灿亮的桃花眼里闪烁着动人的神采,漫不经心地说:“穆董,你就别跟我开玩笑了,创世集团可是众所周知的诚信,怎么会为了一个女人出尔反尔?这绝不是穆董的作风。谈生意是大事,女人的事嘛……都是些不值一提的小事,穆董不会放在心上的。”

    这话可是算把穆钊僵住了,一时间,办公室里陷入沉寂,方惋偷瞄着庄擎翼,见他悠闲自在的样子,分明也是不惧怕穆钊的。

    穆钊涔冷的面容渐渐绽放出他惯有的笑容,大手一挥……

    “说得对,女人嘛,还真是无所谓。”穆钊这话好洒脱,只是他看向方惋的目光里却是隐含着不为人知的痛惜。

    “今天的事,我就不予追究,方惋,你过来把这东西拿去。”穆钊说着就从抽屉里拿出一份文件。

    虽然不知为何穆钊会这么轻易放过自己,但方惋还是大着胆子走过来。因为庄郁和庄擎翼在这里,穆钊总不会公然把她怎样的。

    方惋接过文件一看,呆住了……这,这是一份离婚协议书,是穆钊让她拿回去让尹梦璇签的!(今天一万五千字传完!)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邪性警司,强抱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禾千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禾千千并收藏邪性警司,强抱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