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农门徐氏 > 第26章 画饼

第26章 画饼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记耳光来得毫无征兆,崔亲林兄弟都呆住了。

    捂着火辣辣的右脸,崔庆和不解地望向崔长河。到底只是个十几岁的孩子,面对着盛怒当中的父亲,他很是害怕。

    见崔庆和瑟缩着脖子,崔长河不免心疼了一下,这个小儿子,从小到大,他们夫妻俩几乎没怎么骂过他,更不要说动手打他了。

    崔庆林手里的农具“嘭”一声落地,面露惶恐地道:“爹......”

    前一次打三弟是因为没有好好读书,惹了夫子生气,那这一次又是为什么?一早上三弟都好好的啊!他实在想不明白。

    崔长河没有理睬大儿子,忍着心疼对小儿子道:“三郎,还不跟上?”

    他刚一转身,便见自己的妻子皱着眉头,露出了仿佛生气的表情。

    “他娘,咱们先进去。”崔长河干巴巴地说道。

    徐书怡视线越过他,落在了崔庆和的身上。说真的,她也没想到崔长河会冲上去打人。俗话说,打人不打脸,又是当着别人的面,孩子的自尊心一定被伤害到了。

    因想到这一点,徐书怡忍不住白了一眼崔长河,平时不是很宠孩子的吗?至于这么心急吗?就算要打,也不能朝着孩子的脸上去啊!

    东屋的门关上了,徐书怡朝崔长河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先别开口。

    接着,她露出了一个和蔼的笑容,对着崔庆和招了招手,开口道:“三郎,你坐下。”

    崔庆和看到她的笑容,恐惧的情绪减少了一些,略带点不安地道:“娘,爹他......”

    他不张嘴还好,一张嘴又把崔长河心头的怒火勾了起来。

    徐书怡轻轻拍了拍身边人的手,换上了一副郑重的表情道:“三郎,你爹今早去看望过曾夫子了。所以......你应该知道你爹为何要打你了吧。”

    崔庆和听罢,脸上闪过惊骇的神色,一时间愣住了。爹......居然去曾夫子那里打听了,怪不得,怪不得......

    过了一会,只听“扑通”一声,崔庆和跪了下来,磕了个头道:“孩儿不孝,欺瞒爹娘,请爹娘责罚。”

    看着认错的儿子,崔长河和缓了脸色,说道:“上次你娘责怪你去勾栏院,我还替你拦着。如今我却是知道了,分明是你不听夫子的教导,沉迷酒色,你......太让我们失望了!不止如此,你还学会了哄骗我们,爹这心里......”说到后来,语气已有些哽咽。

    “爹......”崔长河羞愧地又磕了个头。

    这孩子总算还可以救,徐书怡在心里点了点头。

    她朝崔长河说道:“孩子不会无故欺瞒我们,或许中间有什么难言之隐也说不准。”说完,盯着崔庆和道:“娘猜的可对?三郎,你若真有事情,尽管同爹娘讲。谎言只会寒了我和你爹的心。”

    崔庆和咬紧牙关,心中陷入天人交战之中。到底要不要说呢?说了之后,爹娘会不会生气?可是,就如娘说的,再怎么样也比说谎要好吧。

    “爹,娘,事情是这样的......”

    一五一十地说完,崔庆和这才惴惴不安地望了望双亲,但很快又低下头去。

    崔长河听得面显古怪,而徐书怡则是又好气来又好笑。

    这个傻儿子哦,真的是被一个伎子给迷住了!如果她没弄错的话,小蛮姑娘以及她的姐姐应该是私妓,那个冯嬷嬷则该是个老鸨之类的角色了。否则怎么解释大晚上招待男客的事情?

    正经人家的女孩子,根本不会和陌生男子同处一室喝酒。崔庆和的脑袋也不知是怎么长得,居然就相信了他同窗的那套说辞,呵呵。

    说起那个赵姓同窗,徐书怡不由蹙了蹙眉,此人......不是什么好货色。大晚上的,你去看望两位姑娘并且留宿,即便你们之间有亲戚关系也不大好吧?而且......而且你还拉上同窗是什么意思?你一个大男人,是想过过当媒婆的瘾还是什么?

    如此无视男女大防,无视礼教伦常,真的是个读书人吗?

    在徐书怡想来,如果有这样的一个人,那他要么是真正恣意洒脱之人,要么就是典型的纨绔子弟,而崔庆和口中的“赵兄”却是后者无疑了。

    古人曾经说过,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姓赵的同窗......不能再交往下去了。只是......该如何点醒崔庆和呢?

    “三郎,你是不是......是不是看上人家姑娘了?”徐书怡觉得这位小蛮姑娘是个关键人物。

    “啊?”崔庆和的脸一下红了,方寸大乱地说道:“我......我......”

    都这副表情了,徐书怡没再追问,笑着接话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娘不怪你爱慕人家姑娘,只不过事有轻重缓急,你如今最重要的事情便是明年的童子试。你既说小蛮姑娘温柔聪明,且又善解人意,若叫她知晓因为她的缘故而影响到了你的考试,这......。”

    “娘说的是。”一番话听得崔庆和连连点头,两眼放光地看着徐书怡道:“娘,孩儿以后想向小蛮姑娘提亲。”

    崔长河一听不干了,瞪着大眼道:“反了你了,亲事还能由你自己做主不成?”

    崔庆和脸上刚浮起的笑容又凝滞了。

    娶一个伎子回家,怎么可能?不过徐书怡才不会那么直接拒绝呢,她面色不改地说道:“你既有这样的心愿,就更该好好读书了。否则,姑娘家凭什么看上你呢?依娘的意思,等你考上了秀才,咱家再找个媒人,一切按着规矩来,这才是正经。”

    看着崔庆和上扬的嘴角,徐书怡眼珠子一转,说道:“三郎,你是读书人,有些道理应该比我和你爹都要懂。你倒是说说,孤男寡女,同处一室,这要是传了出去,你和人家姑娘的名声还要不要了?不是娘多嘴,你那同窗......实在是太欠考虑了,大晚上的去见年轻女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找人去幽会的呢。便是亲戚之间,被人知道了,难道就不会说闲话?”

    崔庆和只觉心头一击,对啊,之前怎么就没想到这一点呢?那条胡同虽说偏僻,但周围总归是住了人家的,左邻右舍难道会不看见赵泰?自己还叫赵泰多去看望看望小蛮姐妹呢,这脑子!

    “若我是小蛮姑娘的长辈,怎么也不会同意把孩子嫁给一个不守规矩的人的。”最后,徐书怡又加了一句耐人寻味的话。

    崔庆和浑身一震,说道:“爹,娘,是孩儿孟浪了。所幸孩儿的经义已学得不差了,待禀明夫子之后,孩儿愿意回家好好念书,争取明年一举通过考试。”

    这倒是个方法,徐书怡笑道:“你有这个心,爹娘就放心了。”至于那个小蛮姑娘,她过后再想想办法吧。

    崔长河看了眼妻子,小声道:“那三郎还要不要......”手上做了一个打的动作。

    “嗯,做错事情就该受罚。严是爱,松是害,为了孩子好,规矩一定得立下。”徐书怡的声音倒是没放低。

    自觉娶小蛮姑娘有望,崔庆和也不怕挨打了,说道:“孩儿有错,请爹娘责罚。”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农门徐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可可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可可宝并收藏农门徐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