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有种后宫叫德妃 > 072皇帝也有孩子气

072皇帝也有孩子气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难看?”玄烨瞪圆了眼睛,他可是在许许多多东西里,挑了半个时辰才选出来这几件独一无二的,反是布常在那一支钗子,是李总管提了个醒,才顺口让他随便拿的,可现在他用看十几本折子的时间挑选的首饰,竟然被人家说难看,还弃之不用。

    “是……不太好看。”岚琪不敢直视皇帝的眼睛,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虽然难看是心里话,可也不能真说出口,今天太皇太后火气大,她自己也好不到哪儿去。

    玄烨松了手,闷闷坐到一旁,岚琪见他手里的书有一下没一下地敲打着炕沿,心也跟着一下一下地跳,总不能这样僵持着,好不容易才又进得乾清宫的门,不欢而散算什么意思,而且人家一片好心,本就是自己先辜负了。

    想着想着,赶紧起身走到玄烨面前,见皇帝不为所动,她悄然坐到了身边紧紧贴着,玄烨却负气又朝里头挪了挪,岚琪也更紧贴上去,玄烨唇边已有了笑意,可还是往里头挪,凶巴巴地骂她:“贴上来做什么,朕的东西你不是嫌弃得很吗?”

    岚琪死乞白赖地又贴上来,嘟囔着:“就嫌弃那些首饰,哪儿敢嫌弃别的,万岁爷臣妾可是放在心里的。”说着去捉了皇帝的手,抵在自己的心门口,“您摸摸,在不在里头?”

    玄烨笑出声,另一手里的书重重敲在她的头上,瞧见她吃痛皱眉头也不心疼,冷哼着:“哪儿学的这些糊弄人的话,你以为朕会喜欢听?”

    岚琪却是眼角飞扬,指一指玄烨没离开自己心门口的手,而她的手早就松开了:“可皇上一点儿没舍得放开呢。”

    玄烨一愣,恼得不行,顺势就把岚琪推到摁住,惊恐万状的小人儿被挠痒痒笑得气都喘不过来,眼泪汪汪地求饶认错,皇帝才放过她,却又伏在了身上凑到面前,低唇亲了一口:“那天的事,吓着你了?朕不那么做,佟妃又要咬着你不放了,你是不是也在心里误会朕了?”

    “嗯。”岚琪没有否认,双眸越发晶莹,怯然道,“臣妾怕皇上看到臣妾那个样子,再也不喜欢了,嬷嬷曾经说,让我一定不能把现在看到过的狰狞脸孔将来也露在自己的脸上,可是那天臣妾却那样对待那个宫女,心里总转不过来。”

    玄烨轻轻掐了她终于长出几两肉的脸颊,又爱怜不已地亲了两口,真真是想把这个人捧在手心含在嘴里,怎么也喜欢不够似的,抱起来给她把衣裳拉拉齐整,一边慢悠悠说:“朕怎么会厌恶,相反你若傻乎乎任凭她摆布你,朕才要失望,那些书也白给你看,你也白被皇祖母和嬷嬷夸赞长进了。”

    “真的?”

    玄烨笑意深浓,在她额头上一扣,“动不动就问真的假的,还有那些首饰,朕在你心里就这样不可信不可靠?”

    岚琪甜甜笑着:“是太珍贵可靠,才觉得不真实,心里才惶恐。”

    皇帝却笑而不语地望着她,深邃漂亮的眼睛里有着别样情绪,但似乎又压抑着,可唇边的笑越来越让岚琪看不明白,人家突然就凑过来,气息暖暖地说着:“衣裳的尺寸,可是见宽了?”说话的功夫,眼眉稍稍往她胸前溜了溜,再抬眸见岚琪会意脸涨得通红,可是大大满足了皇帝促狭的玩心,将她搂在怀里说:“朕的岚琪可是长大了。”

    空悬的心安安稳稳落到肚子里,乌雅岚琪觉得自己上辈子一定做过许多好事,这一生才会有这样的福气,不知没有遇见皇帝,她的人生会是什么样子,可她觉得不会再有谁让她这样爱着,大概也不会再有谁这样爱着她。

    腻歪了半天,玄烨终究怕自己会一时忍不住,哄她去弄茶来喝,又在门前吹了会儿风,冷静下来便回桌案前做正经事。本想叫她在身边待着,可岚琪却说今天太皇太后心情不好,她想回去陪着,夜里也好等皇帝过去用膳,玄烨不勉强,另找李总管寻了件有趣的东西,让她带回去哄皇祖母高兴。

    乌常在这边从乾清宫出来往慈宁宫去,不远处宜贵人和安贵人从园子里逛了出来,安贵人身旁的宫女先瞧见乌常在在那里,两人等看真切了,乌雅氏已经要走过去了。

    “这是往慈宁宫去呢。”安贵人冷哼着,“狐狸精就是狐狸精,狐媚不得皇上了,她就转去伺候太皇太后,听说了吗?昨天皇上派人送了赏赐给她,说她照顾太皇太后辛苦了,你看今天,不就又钻进乾清宫去了?妹妹啊,咱们这些本本分分的人,可这辈子别想跟她比了。我也就罢了,左不过就这个样子,可皇上也喜欢你,你甘心这样被她踩在头上?”

    宜贵人笑盈盈说:“心里头当然羡慕的,可还能怎么样?进宫前我就想得明白,咱们这么多姐妹,皇上忙得过来吗?不自己把日子过好了,挤兑别人可不成,姐姐说是不是?”又看一看日头,挽着桃红说,“时辰不早了昭妃娘娘怕要找。”

    安贵人讪讪,摆摆手说不如散了,二人各自回各自的住处,宜贵人这边回到翊坤宫,正巧钮祜禄氏的女眷们在,今日端午她们也进宫了,午宴后太皇太后就让亲贵女眷们各自散了去玩耍说话,她们在这里也是应该的,只是犹豫着要不要过去露个脸,正见冬云出来,恭恭敬敬地笑着:“宜贵人可回来了,您家妹妹等好久了,娘娘家的夫人们瞧见小姐要出宫,说既然住在一处的,何不来瞧瞧,可人带来了却找不见您,小姐等急了。”

    宜贵人欣喜不已,没想到昭妃还会有这样的好心,忙往西配殿来,果然见妹妹坐在里头等,刚刚午宴上离得老远瞧不真切,这会子到了跟前,可看得清清楚楚的,姐妹俩性子都爽朗,欢欢喜喜地说了会儿话,宜贵人便领她去谢恩,之后也跟着钮祜禄家的夫人们离宫了。

    宜贵人也要回自己的殿阁时,外头有宫女来禀告:“皇上今晚在慈宁宫用膳,李公公那里说今晚也不翻牌子。”

    “知道了。”昭妃应一声,但又想起什么,唤人回来问,“谁在慈宁宫伺候着?”

    “听说是乌常在。”

    那宫女回答后,殿内便静了,宜贵人尴尬地站在那儿,朝冬云示意她是不是能走了,冬云只摆摆手表示不知道。良久,昭妃才似缓过神,抬眸瞧见宜贵人在,便笑:“你和乌常在走得可近?”

    “不怎么亲近,之前去她们殿阁里玩过一次而已,荣贵人她们好像走得近。”宜贵人垂首应答,“娘娘问这些,做什么?”

    昭妃冷然笑:“只是想提点你,和谁交好对自己有好处,冬云说你下午和安贵人在园子里逛?她那样的人不高不低的,又爱嘴碎,你没人来往了要和她去相处吗?”

    宜贵人不敢驳斥,低着头继续听她说:“不要总惦记着玩耍,能有什么好处?既然太皇太后那里你插不进去,宁寿宫那儿呢?太后跟前就不要人伺候了?你总该给自己找点事做,终日无所事事的,皇上只怕看久了也心烦。”

    宜贵人腹诽着,再心烦也喜欢我多过你,你究竟哪儿来的底气指教我?

    “太后喜欢抄经文,往后没事就过去在边上伺候着,你也该静静心了。”昭妃很不耐烦地说着,不知道又把什么脾气撒在她的身上,教训了半天才放人走,冬云端了茶来劝,“宜贵人那性子,在宁寿宫怎么坐得住,只怕惹太后不高兴呢。”

    “我知道。”昭妃喝了茶叹气,抬手揉着太阳穴,“今天郭络罗氏那个小姑娘你瞧见了?再看看我那妹子,真是安静得过了,坐在边上半句话也不会说,怯怯弱弱看着心烦。我还以为她们现在这个年纪的女孩子个个儿都很厉害,还以为世道真的变了呢,皇上总说钮祜禄氏一族嚣张跋扈,可偏就是我们家出不来一个这样的女孩子,只怕往后进了宫,若没有我的荫庇,就等着叫人欺负吧。”

    冬云笑:“那也不能一样,小姐和您一样出身贵重,进了宫身份地位就不同,谁敢欺负她。”

    昭妃摇头叹着:“再贵重总有先后,佟妃那里压着呢。”

    “可到时候,您成了皇后,谁敢欺负您的妹妹?”冬云悄声说,“方才福晋不也说,国舅爷让她告诉您,就看明年了。”

    昭妃暗沉的脸上终于绽出些许光芒,眼中也渐渐凝聚傲然之气,“是啊,怎么也要等到明年,那中宫里的位置,舍我其谁。”

    然这一边宜贵人回到自己的殿阁,关了门好一阵发脾气,拉着桃红说:“她真是越来越过分了,在外头对谁都温柔大方,关了门就折磨我,怎么着我就那么好欺负?就这种人还一天到晚想做皇后,我是没见过赫舍里皇后,可看看她这副尊容,也知道当初皇上为什么没选她……哎哟……”

    “主子?”

    宜贵人正涨红着脸骂骂咧咧,可突然脸色揪紧,捂着肚子蹲下来,额头上瞬间就有细细密密的汗珠子冒出来,痛苦地抓着桃红的手说,“我肚子疼……好疼……”

    桃红惊慌不已,等低头瞧见宜贵人裙子上沁出鲜红的血迹,吓得魂都没了,立刻高声喊人,而宜贵人已经痛得晕过去和她一起跌在地上了。

    昭妃这里也听见动静,正恼火宜贵人吵闹,冬云匆匆过去看光景,回来时吓得脸色惨白说:“主子,宜贵人小产了。”

    “小产?”昭妃登时呆住,“她几时有的身孕,从没听说过。”

    不论如何,太医赶来医治时,确定宜贵人是小产了,两月余的身孕没了,翻翻侍寝的日子,的确是正正经经的皇嗣,可谁也没留神在意,再等发觉,孩子已经没了。

    翊坤宫里出这样的事,对昭妃来说不啻是沉重的打击,宜贵人毕竟随她居住,场面上就该是她照顾这个妹妹,结果却闹成这副光景,当她亲自来慈宁宫请罪时,佟妃故意就先一步等在了那里,立在边上看她跪在太皇太后面前,脸上藏不住的笑意要往外涌,可到底碍于慈宁宫威严,好好地忍耐了。

    太皇太后并没有责怪昭妃,到底是宜贵人自己不当心,昭妃管着六宫那么多事,哪里能面面俱到,只是她自责不已,把错都揽在自己身上,还是苏麻喇嬷嬷出面劝了会儿,昭妃才平复心情。

    “你们都回去吧,皇帝一会儿要过来用膳,他未必怪你们,可心里必然也不舒服。”之后太皇太后就下逐客令,至于佟妃特地跑来她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两宫本来就互相制衡,不太过分、不出格的事,她大可不必管。

    果然昭妃一走,佟妃也跟着走,特地赶到外头来,酸言冷语说:“这样的事,妹妹可亲身经历了,要说太皇太后讲错在宜贵人,话虽如此,可大家到底都会同情失了孩子的那个人,妹妹那会子可没少让人心疼。只是反观昭妃姐姐如今这样,别人不定有什么闲言碎语,要是说出不好听的话诬陷姐姐害了宜贵人和孩子,那可就糟了。”

    昭妃冷幽幽看她一眼:“这话头一句就从妹妹嘴里说出来,本宫若再听见别人说,也就只想得到你了,别人的嘴管不住,自己的可要管好了,小心祸从口出。”

    佟妃横眉冷目被噎得说不出话,满肚子难听的想招呼她,可到底碍着彼此尊贵有些话不能说,眼睁睁看着她扬长而去,一转身瞧见门里头乌雅氏端着茶从茶水房走过去,不禁恶从心生,问身边的静珠,“她今天又去乾清宫了?”

    静珠扶着她走离慈宁宫,轻声道:“去了小半个时辰的功夫,说是太皇太后打发乌常在问问皇上午宴怎么吃得少。”

    佟妃叹气:“真是弄不懂这老祖母,宫里其他贵人常在也有家中显贵的,咱们正正经经贵族人家的女孩儿不疼爱,偏喜欢这个出身低贱的小贱人,长得也越来越狐媚像,越看越让人生气。”

    慈宁宫里头,岚琪可听不见这些怨怼,而太皇太后历经三朝还有什么看不清,出身显贵是老天爷给的,可一辈子的路却要自己走,谁又会放着好端端走正道的人不喜欢,去喜欢那些爱往旁门左道里钻的呢?

    因今日先有裕亲王家里福晋格格闹得太皇太后生气,傍晚又出了宜贵人失子的事,本来高高兴兴做了新衣裳过节的,现在老人家满脸的抹不开,岚琪拿金银花莲心泡茶请她喝了定定心,却被埋怨说:“你也偷懒了,我就爱喝蜜枣茶,好好甜滋滋的东西不吃,这样寡淡苦涩的东西谁要喝?”

    之后折腾半天,老人家才缓过精神,知道委屈了跟前这孩子,人家明明什么都没做错,偏替那些人来受自己的气,拉着岚琪在身边坐着,心疼地说:“你可不能又装病不来我这里,再没一个安安分分的好孩子在跟前,我可真不能长寿了。”

    岚琪娇滴滴说:“臣妾也不安分呢,上回还叫您狠狠打了一顿,所以才变得安分了。”

    苏麻喇嬷嬷在边上笑:“糟了糟了,主子这份仇咱们常在可记着了,您还敢把人留在跟前呀?”

    太皇太后却很喜欢,终于又乐呵呵笑开:“她敢不听话,再打一顿也容易,可就是太听话,哪儿都挑不出不好。”

    之后外头摆着晚膳,岚琪这里把闲书上看来的故事继续讲给老人家听,太皇太后说如今眼神不好了看见字头晕,不然她也爱这些热闹的故事,一老一小说道半天,外头玄烨来时也不知道,他立在门前看岚琪坐在祖母膝下脚踏上绘声绘色地说着,脸上眉飞色舞的样子很是可爱,一时听见停了,才笑着进去说:“皇祖母,孙儿可饿坏了。”

    岚琪立刻要起来行礼,可蹲坐在脚踏上不知不觉双腿已麻木,一个踉跄就跌下去,被玄烨眼疾手快搀扶住,心疼又担心,瞪着说:“好好站着不会?”

    “你又凶她。”太皇太后瞧在眼里,把岚琪拉到身边,“往后再欺负她,就留在我身边不给你了。”

    岚琪得意地冲皇帝笑了笑,不管他气呼呼地瞪自己,只扶着太皇太后往膳厅来,路上便听老人家对皇帝说:“过几天去瞧瞧宜贵人,宫里接连出这样的事,皇上不能不关心。”

    “孙儿已经派李总管去探病,赏了些东西给她压惊,这样的事的确可惜,但没见过的孩子没缘分,皇祖母不要太伤心。”玄烨看着挺冷静的,他失去的孩子,看见的没看见的太多了,从最初每每伤心到如今渐渐淡了,也不怪他冷酷无情,好好心疼抚育活着的孩子们,把他们教养成人才是正经,何况上头还要孝敬着祖母和嫡母,不能本末倒置。

    用膳时玄烨说些朝廷上的事,太皇太后略提点几句,岚琪只跟着苏麻喇嬷嬷在边上伺候并未同桌坐,太皇太后知道她自己守着分寸,也不勉强,膳后皇帝陪祖母在院子里走走消食,笑说兄长福全家里的琐事,劝祖母:“也是皇兄太宠溺那些姬妾,皇祖母下回见了他也该说道说道。”

    岚琪跟在身后听着,回想今日午后那些女人跪在廊下的情景,此刻望过去仿佛还能在空地上瞧见她们凄怨愤懑的神情,女人多的地方总免不了麻烦,这紫禁城不过是比王府家宅大了许多,到哪儿都是一样的。

    也想起裕亲王福晋垂泪的模样,还要被太皇太后责备没有一家主母的尊贵,当家做主的难处,岂是常人能体会,如今昭妃娘娘辛辛苦苦管着六宫,还要防备佟妃挤兑,再想想自己终日陪着太皇太后说笑,又有皇帝心疼喜欢,每天都过得乐呵自在,虽然身在低位,却也明白了什么是高处不胜寒。

    正虔心想着这些事,突然听皇帝说:“她在皇祖母这里,一直都这么呆呆笨笨的吗?”

    岚琪恍然回神,便见太皇太后和玄烨已经走出十来步远,周遭宫女太监也跟过去了,就她还傻乎乎地站在这里看着下午那些人跪着的地方发呆,皇帝紧跟着又说,“朕不该再让她看那些书,本来就呆笨,往后更要变傻了。”

    岚琪赶紧跟上来搀扶太皇太后,老人家却乐呵呵把她的手塞入玄烨手中,笑着赶他们:“不要在我跟前眉来眼去了,出去走走吧,我这里也要歇下了,岚琪明天再过来,今天没讲完的故事接着给我讲。”

    岚琪周周正正行了礼,直等太皇太后入了寝殿,才被玄烨拉起来,牵着她的手往外头去,一边说着,“今晚还凉快,等过些日子闷热,也懒得走了,朕送你回钟粹宫。”

    可才到宫门外头,岚琪却挣脱了皇帝的手,脸上有胆怯之色,但还是勇敢地说:“皇上让臣妾自己回去吧,今天宜贵人出那样的事,臣妾不敢揣测您的心情,可知道若宜贵人晓得臣妾陪您夜里散步,一定会很难受的。将心比心,臣妾那天看着您和佟妃娘娘走进去,心里也难受,更何况她今天才没了孩子。。”

    玄烨微微蹙眉,边上李总管听见也不知说什么好,两边静静地僵持了一会儿,皇帝终于开口说:“你真是长大了。”

    可突然凑近,伸手就把岚琪头上皇祖母给她的红宝石钗子拔了下来,捏在手里,孩子气般说,“朕没收了,几时你愿意陪着朕散步,朕再还给你,要是没首饰戴了,那几件你嫌弃的就凑合着将就一下,你敢跟皇祖母告状,朕就把这支钗子扔到金水河里去。”

    “皇上……”岚琪心急那支钗子,可玄烨却气呼呼瞪了她一眼,转身就走,还不忘背着她挥手晃一晃那支钗子。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有种后宫叫德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琐并收藏有种后宫叫德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