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有种后宫叫德妃 > 100贵妃的杀气(二更到

100贵妃的杀气(二更到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玄烨却笑问祖母:“您就这样喜爱岚琪。”

    苏麻喇嬷嬷在边上附和说:“奴婢也稀奇,太皇太后未免后宫妃嫔拜高踩低的,对各位娘娘主子从来都一视同仁,倒是这些年跟着皇上,偏疼德贵人偏疼得亲孙女似的,真是亲孙女来了,也不见这么喜欢。”

    “怪不得她脾气越来越大,还不是仗着皇祖母撑腰。”玄烨嗔笑一句,眼中却是满满喜色,好些日子不见,一来钟粹宫人多不似从前方便,二来天那么热,折腾她来回一趟乾清宫也不好。心想着她是不会生气的,不过那日撂那些话叫小太监传回来,还真是在意起了她的吃醋,可又是这一吃醋,玄烨反而甜滋滋,晓得岚琪心里,没有只把自己当成帝王而已。

    太皇太后问:“你可知道她最近喜欢吃什么?”

    玄烨笑道:“最近苦夏了,从前夏天里也爱吃肉,近来她胃口很不好,每天吃得清淡。”

    老人家眯眼笑着:“恐怕我这里爱吃什么你都未必知道得这样清楚,听皇祖母的话,得空儿瞧瞧去,既然都这样惦记着了,做什么不去见她,不要自以为是的觉得你们能心灵相通,女人还是要哄一哄,除非在你心里,她和别的人没区别,那只当我白说这些话了。”

    玄烨见祖母总是轰自己走,晓得今日不去看看岚琪就要被念叨许久,起身笑着:“孙儿这就去瞧瞧,她若知道此刻您说这些,往后更加骄纵,您可不能说是孙儿宠的。”

    太皇太后不理睬他,让苏麻喇嬷嬷赶紧打发人走,皇帝心情甚好地出来,嬷嬷跟在身后道:“那拉常在有了身孕,主子虽高兴,却一直惦记着德贵人是不是该难受了,说人家辛苦怀着孩子,皇上却只顾着和……”嬷嬷笑悠悠缄口,“那些话主子说得,奴婢可不敢对您也一样说。”

    自然是说皇帝和其他妃嫔逍遥快活了,玄烨明白,也与嬷嬷说:“您在朕心里与皇祖母无异,嬷嬷往后也要对朕这样说才好,朕心里把您也当祖母一样敬重。”

    嬷嬷不敢当,哄着玄烨赶紧走了,嘱咐小太监们好生打伞不要让皇帝晒着,一行人打从慈宁宫门前往钟粹宫去,路上不断有人瞧见通报各处,众人想着今天是那拉常在大喜,可皇帝到头来还是惦记钟粹宫那一个,这段日子大家争奇斗艳地邀宠,还是不如人家挺着肚子养在屋子里不见人的,不免唏嘘感叹,亦不乏嫉妒生恶。

    玄烨慢悠悠来到钟粹宫外,早有人前来通报,端嫔和布贵人都候在门前了,与她们寒暄几句,便知岚琪在歇觉,近来越来越懒,吃了饭能睡到傍晚,还不耽误她夜里继续睡,每天只有上午清醒着,害喜倒是不见了,就是胃口不好,从来不苦夏的人,吃得越来越少。

    玄烨听着这些话,径自踱步到岚琪的寝殿,屋子里搁了许多冰,一进门就觉沁凉,榻上又支着一床碧水绿的纱帐,烈日炎炎的时候看见这光景,很是叫人惬意,走近了便看到岚琪歪在里头躺着,隆起的肚子上搭了一角薄毯子,安安逸逸睡得香甜,也不晓得梦见什么,眼眉弯弯看起来很高兴。

    掀起帐子,一股清香扑鼻,玄烨怔了怔,再看睡着的人,竟觉得比那日在慈宁宫瞧见瘦了些,肚子是越来越大,但脸颊却不那么圆润了,果然还是苦夏没胃口吃得少,竟然怀着孩子越来越瘦,玄烨又心疼又生气,可还是舍不得叫醒她。

    帐子里的香气很清甜,不知是什么味道,玄烨觉得新鲜又喜欢,在她床边坐下,稍稍有些动静,梦里的人呢喃几声,稍稍动了动身子,掀起纤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睁开了眼,瞧见皇帝坐在床边,小贵人幸福地一笑,玄烨正要与她讲话,可人家旋即又睡过去了,好像她睁开眼,还以为自己在梦里。

    这样想着,玄烨不禁笑,难道在梦里,她原就是梦见自己了?

    禁不住伸手去摸她的脸颊,手臂碰到了胸前春光,松垮垮的衣衫遮盖了春色盎然,脸颊越来越瘦的人,这一处倒不见小,指尖碰到肌肤,不知是否孕中,岚琪的肌肤比从前更柔嫩,微微出汗的黏腻勾着几分暧昧,可惜这样秀色可餐的小人儿在面前,她肚子里那个小家伙碍手碍脚,不得一亲芳泽。

    玄烨的手没有停留太久,生怕吵醒岚琪,不过摸了一下脸庞就松开,静静坐着看她睡得香甜,心里想着皇祖母让他来瞧瞧,来了人家却在睡,又要怎么哄?

    可一个能每天踏实睡这么久的人,怎么看也不像会心事重重,忍不住凑上来,在她香软的脸颊上亲了一下,梦里的人毫无反应,玄烨欢喜又无奈,替她将毯子盖盖好,放下纱帐退了出来。

    外头环春诸人侍立着,玄烨问了几声岚琪近日的饮食作息,叮嘱好好照顾,之后去端嫔那里坐了坐,和布贵人还有两个女儿说说话,问起纯禧德贵人肚子里是弟弟还是妹妹,纯禧毫不犹豫地说是弟弟,玄烨欣喜说:“若是弟弟,皇阿玛就赏你一件最想要的东西。”

    父女说笑片刻,玄烨也不能久留,可直等他要离去,东配殿里的小妇人还安然睡着,玄烨也多少有些担心,回到乾清宫后宣来太医问这样总睡着好不好,太医则说母子都平安,至于德贵人没胃口,天气凉快些就会好。如此他才放心,李总管在旁冷眼看着,暗叹皇帝似乎完全忘记那拉常在也有了身孕的事。

    这一个夏天,盯着吴三桂之余,皇帝也不清闲,督促南怀仁著成颁布《康熙永年历》,又制《御制诗集》赏赐大臣,开经筵进讲,忙忙碌碌直至入秋。

    而每每朝廷有什么大事,后宫都会知道,岚琪也不例外,但那天皇帝来过的事,她始终觉得环春联合端嫔、贵人一起哄她,可她也不说自己那天梦见了玄烨,说出来一定会被人笑话。

    入了秋,天气渐渐凉爽,人的心思也冷静下来,回想这大半年的光景,钮祜禄皇后没了,温婉宁静的温妃会博宠了,众答应常在东施效颦地在皇帝面前个出洋相,那拉常在算是脱颖而出,其他人都白忙一场。

    可还有一个人,静得好像在盛夏里被烈日晒得融化消失,等七夕乞巧承乾宫分派各宫赏赐,大家才记起来佟贵妃,回过神来算算,她竟是除却两宫请安,自春末至今足不出户,也不晓得在承乾宫里干什么。

    这样的反常连太皇太后也注意到,但不管是青莲报来的,还是另有眼线传来的话,佟贵妃都只是安安分分在宫内避暑,她本来也不和什么妃嫔亲近,奇就奇在眼看着三宫六院花枝招展地在皇帝跟前邀宠,她不该是这样能冷眼旁观的性子,连苏麻喇嬷嬷都说:“恐怕国舅爷那里,没少花心思。”

    佟国维的确没少花心思,钮祜禄皇后薨了不久,他就来提点女儿千万不要在皇帝面前争什么,之后温妃反常的举动显然有意针对承乾宫,佟国维又来提点女儿以静制动。佟贵妃之前因自己的脾气吃了不少亏,又连着失了两胎,太医虽然私下已经说了狠话,可她心里总还惦记着能自己生一个,这个夏天便好好安养着身子,反正那些低贱的答应常在如何做妖也难成气候,她根本没放在眼里。

    秋渐深,岚琪的肚子也越来越大,这日端嫔从荣嫔那里归来,说起置办中秋宴的事,问岚琪是否能赴宴,她闷在屋子里一整个夏天,而且好久没见过玄烨,早就十分想念,连忙就答应了。

    可内务府做的秋日吉服没赶上她肚子又大一圈,新作的衣裳没几天就上不了身,惠嫔那里听说,就把觉禅氏唤来帮着改一改,果然手巧的人做什么都像样,半天功夫,原先还绷在肚子上的衣裳就宽裕了,但岚琪对觉禅氏还心有顾忌,只当面谢了谢,没多说什么话。

    本以为不过是觉禅氏的举手之劳,可中秋宴上不知谁提起这件事,惠嫔笑盈盈将觉禅答应推出来,太后那里也连连夸赞,对皇帝和太皇太后说如今只穿她做的衣裳,玄烨不免多看了几眼这个只一夜恩宠过的答应,就是想不起来自己身边还有这么一个人。

    而中秋月圆之夜,往昔都该是皇帝与皇后同寝之日,而今宫内只有佟贵妃一人为尊,宴席上悉心打扮的贵妃实可谓艳压群芳,可她怎么也没想到,玄烨只是为了避免今夜若与佟贵妃或温妃同寝,引起大臣猜忌皇帝立新后意向,刻意翻了近日多宠的郭贵人的牌子,但在贵妃看来,就变成皇帝喜欢新宠,故意冷落她让她难堪。

    宴席散后,满心安养一整个夏天,盼着中秋这日能和皇帝同寝承恩雨露的佟贵妃,周身腾腾的怒意和杀气,直叫人不敢靠近。

    翊坤宫宜嫔姐妹近来多宠,宫人皆知,至少钟粹宫里三位不会觉得不自在,而且太皇太后今日喊了岚琪过去,她近近地见过玄烨,两人眉目传情,彼此的心意都明白。小贵人心满意足,和端嫔布贵人散步归来,夜风徐徐好不惬意,正要进钟粹宫的门,前头承乾宫突起吵闹声,大门轰隆隆开了,哭喊声听得人心惊肉跳,端嫔蹙眉说:“这又闹什么?”

    三人自行先回来,不多久端嫔的小太监打听了消息来说,竟是佟贵妃要对觉禅答应动家法,已经传了大力太监和板子,众人不解那觉禅氏大晚上跑去承乾宫干什么,布贵人想起来说,好像太后夸赞觉禅答应针线好那会儿,贵妃就玩笑说让她去给自己也做一身衣裳。

    听着这些话,岚琪心头掠过的,却是当日那拉常在说,这个觉禅氏几番有求死的心,顿时浑身不安,她会不会真的被贵妃打死?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有种后宫叫德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琐并收藏有种后宫叫德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