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有种后宫叫德妃 > 196觉禅氏的心计

196觉禅氏的心计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做什么对姐姐装傻?”岚琪很不在乎,拉着布贵人在一旁坐下,自信而淡定地说,“她能把我怎么样呢,我若有什么闪失,皇上会轻易罢休?即便真害了我什么,查出来皇上一定不会放过她,她何必自掘坟墓?只要皇上在,没人能伤得了我,即便伤了,也有他会做主。可我若与她们针锋相对,也耍手腕对付她们,皇上就该厌弃了。她们怎么看我我无所谓,我在乎皇上怎么看我,吃亏是福,不就是这个道理?”

    布贵人见她从容,也安心了,只是笑:“那也不能总吃亏啊。”

    岚琪得意地说:“姐姐见我几时吃亏了,不正是什么好处都归我,才惹得别人着急?宫里头难听的话我也知道,其实她们真是多虑,我也不能一辈子年轻,十几二十年后,谁知道又是什么光景,在瀛台太皇太后和太后轮番给我说道理,还是她们看得透。”

    “可照你这样说,将来皇上若移情,或对你像如今对荣嫔端嫔那样,还会不会护着你?”布贵人想到这一句,说出来难免凄凉,“有一日你不再得宠,她们欺负你,谁给你做主?又或者你不得宠,她们也懒得来欺负你了。”

    “姐姐这话还真有道理,我看着眼前的好,自信皇上把我捧在心尖上,有他在无所畏惧,可有一日失宠遭嫌弃,现在说的这些,就都成了笑话了。”许是孕中,情绪易受影响,岚琪面上稍有黯然之色,歪着靠在一旁,一手抵着脑袋,慢慢将这近七年的岁月回忆。

    布贵人坐在她边上,暗暗有些后悔不该说这样的话,明明现在是最好的时候,何苦去想将来。

    但岚琪静静想着,想起玄烨和她的点点滴滴,想起玄烨对她说过的话,想起那一方锦盒里的八字皇命,顿时释怀,复又灿烂地笑起来,对布贵人说:“早先就和皇上嘀咕过这几句,皇上说我瞎想,更对我说,别想着未来几十年的事,曾经不也没想过现在?要紧的是把眼前的日子好好过下去。反正从前也没有现在的一切,大不了二十年后重新归于平淡,咱们姐妹俩只管好好的,锦衣玉食的日子过着就是了。”

    布贵人莞尔:“你就是性子好心胸广,你这样想我就安心了。”

    此时端静又领着胤祚跑回来,六阿哥软软地伏在娘怀里,听着端静姐姐叽叽喳喳说话,姐姐是说该胤禛的生辰了,她要送一件东西给弟弟,胤祚似懂非懂地听着,时不时含糊其辞地应上几个字,端静欢喜地揉搓弟弟说:“胤祚最乖了,哪里像胤祉呀,一天到晚和我们斗嘴。”

    可偏偏胤祚被姐姐这样揉搓很不舒服,也不懂姐姐说什么,憋着嘴竟开始哭,反把端静吓着了,惹得岚琪和布贵人很开心,说说笑笑一阵后,端嫔打发人来问端静公主和布贵人是不是回去用完膳,娘儿俩这才走了。

    之后胤祚也被乳母带走,屋子里才安静下来,岚琪舒口气,环春拿来氅衣给她裹上,开窗换气,又添置新的炭盆,岚琪瞧见炭盆里都是红箩炭,嗔笑着:“还说替我省钱攒银子,你们烧炭盆怎么用红箩炭,不该省着冬日手炉里用吗?快换了去,黑炭一样也暖和,这可都是白花花的银子。回头用得不够了,自己拿体己买不成?”

    玉葵正好带小太监捧了一筐红箩炭进来,听见主子这样说,啧啧道:“娘娘真是小气得很,这点都要计较,您这几日伤风咳嗽,最怕烟味大了,哪里能用黑炭呢?这些是奴婢们平日里攒下来的,堆得都无处放了,新的又要来,太皇太后、太后和皇上另外赏赐的也不断地搬来,再下去,咱们不说拿体己的银子去买,该开铺子卖了,宫里哪位娘娘不够用,来咱们这儿算便宜些。”

    这些话听得那搬炭的小太监都笑起来,岚琪嚷嚷要环春拧她耳朵,气呼呼道:“永和宫里到底哪个是主子,瞧见你们浪费,我还说不得了?”

    环春却帮着玉葵道:“要紧的是您的身子,苏麻喇嬷嬷都来吩咐过,说您怀着身孕要紧,不必太拘泥规矩,一切东西都要用好的,烧几筐炭您都舍不得,说出去该叫人笑话了。”

    岚琪却还是心疼,瞧着炭猩红地烧起来,还嘀嘀咕咕着:“多浪费啊,真拿去卖了也挺好的,今年过年的红包银子就有了。”

    结果被环春、玉葵几人一顿笑话,说红包来,环春提醒主子:“四阿哥就要生辰了,您是不是要送些东西过去?奴婢听青莲说,好些贵人常在们都来打听贵妃娘娘或者四阿哥喜欢什么了,而且说是要大封六宫了,都上赶着巴结贵妃娘娘呢。”

    “巴结贵妃?”岚琪觉得有趣,宫里的人都惧怕贵妃脾气不好,从前躲还来不及,想巴结也无处用劲,怎么如今都一个个主动送上门了?

    环春笑道:“都说贵妃娘娘要做皇后娘娘了,大家能不巴结吗?”

    “还有这样的传说?”岚琪浅浅一笑,她心里知道不可能,可也不便说出口。

    不过环春也非随口胡说,这样的传言宫里游走好些时候了,大抵分了两派,一边觉得贵妃必然要做主坤宁宫,另一边则觉得皇帝毫无立后之心,可就连佟贵妃自己,也弄不明白到底会是什么前程,那日佟国维入宫时也没说的明白,兴许佟家的人最后还想向皇帝争取这个中宫之位。

    但如今这光景,瞧的是佟贵妃能不能封后,而不是谁与她争后位,比起从前昭妃佟妃锋芒相对时,少了许多热闹,至于惠嫔宜嫔几人,更是不敢想什么后位,这一次能保得稳稳当当得到四妃之位,已是她们最大的愿望。

    而说好了隔天在长春宫里见觉禅氏,宜嫔早早就来等,一直等到将近晌午就快没耐性时,门口才有动静,宝云来说觉禅常在到了,惠嫔看了一眼宜嫔,后者便笑悠悠对宝云说:“桃红在翊坤宫没过来,是在弄过年我要献给太皇太后的手绣万寿屏风,惠姐姐说你针线功夫也极好,这会儿我们姐妹几个说话不用你们伺候,你去翊坤宫里帮帮桃红吧。”

    宝云知道她们是想赶自己走,不走反而尴尬,顺从地答应下,反正这长春宫里太皇太后的眼线,又不止她一人。

    出门时正见觉禅常在进来,瘦得失去了光芒的女人,哪怕漂亮的首饰衣裳穿戴着,也没有往日的风采,宝云心想这样的女人还能帮什么忙?可她哪里能有惠嫔、宜嫔的心肠,自然是猜不透的。

    这长春宫,觉禅氏还是头一回来,一路走着目不斜视,根本不在乎多看一眼宫里的装饰,要说她在咸福宫住了那么久,也几乎没怎么去过寝殿以外的地方,还是从前在翊坤宫时被宜嫔郭贵人当宫女使唤,角角落落都走到了。

    进门见两位坐在上首,觉禅氏恭敬地行了礼,起身瞧见宜嫔身上玫红色的衣裳,心里一跳,宜嫔竟穿着当初自己给她做的衣服,那下摆用金线压的黑色滚边,还是拿郭贵人用来装诅咒自己的道符的袋子剪开裁成,心中暗暗好冷,依着她们的话坐到了一边。

    宜嫔乍见觉禅氏如今的模样,啧啧道:“你竟憔悴成这样了?我还等着见你进来时,眼前一亮呢,好妹妹,你何苦折腾掉自己的美貌?咸福宫里日子不好吗,要不要回翊坤宫来?”

    觉禅氏浅笑:“臣妾本就没几分姿色,若真如娘娘所言,只怕早活不下去了。”

    宜嫔被抢白,脸上很不好看,惠嫔在一旁劝道:“好歹是你曾经的主位,说话不能客气些?行了,咱们也不能多待,开门见山地说罢,想了一晚上你可想好了,如今要怎么做,才能引得圣上瞩目?”

    宜嫔也干咳一声:“妹妹你若帮得我,将来我必定不会亏待你。”

    觉禅氏根本无所谓,目光直直地看着前头,也不往她们脸上瞧,仿佛不是在与她们说话,自顾自地就说起来:“娘娘们希望引得皇上注意,臣妾想了一晚上,如今有两件事是您二位能做的。一者前些日子传到后宫来,说皇上为了贪官大怒,判了绞监候,是大刑,可见皇上对于贪污行贿之事的厌恶。六宫之中必然也有这样的事,历朝历代不乏行贿后宫买官卖官的事,娘娘们若能查出一两件,或是六宫用度上何处有不干净的,在皇上面前必然是功劳一件,惠嫔娘娘一向管着六宫事,做起来不难。”

    惠嫔颔首道:“查是容易,可这样的事投鼠忌器,需从长计议,还有一件是什么?”

    觉禅氏这才稍稍看了两人一眼,仿佛是想看看这两个女人有没有胆魄,冷然一笑道:“那就是太子了。”

    “太子?”宜嫔和惠嫔同时出声,更面面相觑,宜嫔绷着脸说,“你疯了,怎么能算计太子。”

    觉禅氏就知道她们没胆魄,但还是继续说:“并非要算计太子,更不可能害太子,而是知道皇上最在乎太子,若能在太子身上体现二位的贤德呢?”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有种后宫叫德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琐并收藏有种后宫叫德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