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有种后宫叫德妃 > 202温贵妃有喜(还有一更

202温贵妃有喜(还有一更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玄烨进门,见皇贵妃满面喜气迎出来,不及她行礼,便搀了手说:“这些年一直看你总还是小姑娘,今日这身朝服瞧着,才有大人的模样了。”

    “皇上莫取笑,臣妾把四阿哥都养这么大了,怎么还是小姑娘?”皇贵妃娇然,挽着皇帝进内殿,一面直呼表哥,玄烨也不在意。今日是她的好日子,不必太拘泥礼节,且不论是佟国维安抚的好,还是皇贵妃自己长成了心智,能不来与他纠缠后位和皇贵妃位的区别,他这个小表妹,确实越来越让人满意。

    自然是承乾宫今夜大喜,什么风光都让皇贵妃一人占尽,其余各宫虽亦有晋封之喜,则不敢奢望这份恩宠,但不奢望是面上做出的样子,心里头怎么想,外人无法知道。此刻咸福宫里热热闹闹贺喜的人也早早散了,温贵妃同样一身华丽的朝服,沉重的朝冠也未摘下,冷冷地听门前小太监来告诉她,皇帝已经去了承乾宫。

    冬云捧了收敛朝冠的匣子过来,轻声说:“主子是不是这会儿更衣,这一天怪累的了。”

    温贵妃看了眼空荡荡的匣子,她脑袋上的朝冠摘下来后,就要放进这里头,往后没有大事不会拿出来戴,朝冠是她尊贵的象征,可这份尊贵,却要被锁进盒子里束之高阁,如同她对皇帝的情意一样,被牢牢锁在了这咸福宫里。

    “听说德嫔的朝冠,是皇上亲自送过去的,她的朝冠上用的东珠,也是最好的。”温贵妃目色凄楚,双手摘下了自己的朝冠,一面小心地放进匣子里,顺手摸了一把上头的大东珠,“听说德嫔不喜欢皇上赏赐她首饰,说都是内务府随便选的没意思,皇上每次真要赏赐她,就会亲自去挑选,还要哄着她才肯戴,你说她怎么就那么矫情呢?皇上若给我什么东西,我哪一件不是当宝贝那样收着的?”

    冬云关上了匣子,轻声提醒:“娘娘,永和宫如今是德妃娘娘了。”

    温贵妃抬眸怔然,苦笑:“是啊,是德妃娘娘了,我怎么还一口一声德嫔。”

    此时门前有人过来,留了两个人等在门外头,一个宫女进来禀告,说觉禅贵人来请安了。

    这一次大封六宫,觉禅氏也得到了恩赏,皇帝晋封她为贵人,往后一应礼遇都是贵人规格,连随侍的宫女太监也增加了人数,此刻进来她虽已换了常衣,但服色首饰都比从前更华丽一些,且这些日子她似乎想通了什么,气色精神也比从前好了许多。

    温贵妃应允,便见觉禅氏进门后徐徐在面前拜倒,她笑道:“我还想皇上会不会太无情,这一次不给你晋封,若是那样,他忘记的就不是你,而是八阿哥。可美人就是美人,见过你再看看自己,再华丽的衣裳在我身上也浪费了。”

    觉禅氏不语,起身默默立在一旁,温贵妃则扶着冬云起来,她同样累了一天浑身疲倦,可突然站起来,直觉得后脊梁一股热流往上窜,紧跟着头上晕眩眼前发昏,不等冬云问她怎么了,身子轰然坠下,一屋子人都惊坏了。

    但温贵妃并未完全晕厥,双目半合似梦似醒,冬云唤她,她也恹恹能回应,众人七手八脚把她抱回去,赶紧就宣太医。觉禅氏和冬云给贵妃周身按摩,一声声唤她,等太医赶来时,温贵妃已几乎清醒了,只是身子发沉,一点力气也没有。

    众人都以为是大症候,紧张地等着太医说是什么病,可太医却笑呵呵地请了脉,对温贵妃道:“娘娘往后的日子,可要好好保养了。”

    温贵妃神情凄然,虚弱无力地问:“保养还是等死,我和我姐姐一样,得了绝症吗?”

    太医慌忙摆手说:“娘娘想错了,臣恭喜娘娘,您有身孕了。”这一句话说完,殿内旋即陷入无人般的寂静,只等冬云先醒过味儿来,扑在榻边含泪恭喜,“娘娘,您听见了吗?太医说您有身孕了。”

    温贵妃简直从地狱升入天堂,太医来之前恢复了意识,她满心以为自己要和姐姐一样得重病了,谁能想到是有了身孕,算算日子,该是十月里的事,而她也没怎么在意月信的延迟,说到底是对圣宠的心寒失望,才会对原本最在乎的事视若无睹。

    “太医你没看错,我真的有孩子了?”那之后,温贵妃一遍遍反复地问这句话,太医拗不过贵妃的怀疑,又请来太医,两位都确定温贵妃有了身孕,她才终于欢喜地哭泣起来。

    可是这样的眼泪,从欣喜,渐渐又变成了悲伤,贵妃有孕的消息散出去,皇帝那里却半句话也不送过来,去送话的小太监只说里头知道了,可估摸着是承乾宫的人挡了驾,消息并没送入寝殿里去,慈宁宫和宁寿宫都很快送话来让温贵妃好好保重,可这些她不在乎。

    觉禅氏不久后离了贵妃的寝殿,走过八阿哥的屋子时,正听见婴儿啼哭,觉禅氏不为所动地往前走,香荷却拉住主子说:“咱们进去看一眼吧,往后贵妃娘娘有了自己的孩子,就不会在乎八阿哥了。”

    “那又怎么样?”觉禅氏冷漠地反问香荷,轻轻挣脱了她的手,头也不回地往配殿去,而屋子里的孩子仿佛知道亲娘的无情远离,越发哭得凄惨大声。

    这样的哭声也传到温贵妃的耳朵里,她厌烦地捂着耳朵说:“别再让他哭了,就是每回皇上来他都哭,皇上才不喜欢来咸福宫。”

    冬云一面让宫女去叮嘱乳母用心照顾,一面安抚她:“娘娘不要情绪激动,太医说要静养,您别不开心,皇贵妃的脾气宫里人都知道,您想以往皇上在德妃娘娘屋子里时,有任何事皇上不都立刻就来了吗,可谁敢惹怒皇贵妃娘娘?”

    可温贵妃面上却露出凶戾的神情,瞪着冬云说:“难道你在说,我故意欺负乌雅氏?”

    冬云忙自责打嘴,但还是耐心地劝她:“太医说了一定要静养,娘娘宽宽心,明儿皇上就来看您了。”

    神情软下来的温贵妃却泪流满面,之后亦是情绪不稳,八阿哥嘹亮的哭声几乎要把她逼疯,折腾大半夜,终于孩子不哭,她也睡着了。

    配殿中,香荷正要进来吹灭蜡烛,却见主子一身寝衣坐在炕桌前,桌上一盏已经不怎么亮的油灯,她面前摊开着一本书,她似看非看,仿佛只是在出神。

    香荷走近放下一盏蜡烛,关心地问:“您小心着凉,如果要看书,奴婢再去点蜡烛,送一个炭盆进来可好?”

    觉禅氏才醒过神似的,怔了怔后,倾耳听外头的动静,苦笑:“都歇下了?”

    香荷也苦笑:“八阿哥可真能哭,以前温贵妃还会去哄一哄,往后大概看也不会看一眼了,奴婢还听见娘娘她骂人呢。”

    觉禅氏合起书吹灭了油灯,转身往床榻上走,很不在意地说:“她有了自己的孩子,当然不会对八阿哥尽心了。”

    香荷听她这样讲,不禁再次企图劝说:“主子您看,像端静公主说是养在端嫔娘娘膝下的,其实也是布贵人自己在照顾,您也和贵妃娘娘说说,咱们把八阿哥抱回来照顾吧。”

    “谁照顾不都一样,有什么区别?”觉禅氏依旧无情冷漠,自己盖好被子躺下,似乎也累了一天很疲倦,语气沉沉地说,“香荷啊,别再说八阿哥的事了,往后别再说了。”

    香荷不敢多嘴,给她放下帐子,捧着蜡烛又出去,出门前依稀听见主子在说话,她只听见几个字眼,而觉禅氏实则似梦似醒地说着:“那个女人生的孩子,他一定很钟爱。”

    如此,直到第二天,温贵妃有喜的消息才传遍六宫,皇帝散朝就去了咸福宫,总算让情绪不稳的温贵妃安定下来,一直留了午膳留了午后小憩片刻,才依依不舍地送走了圣驾,再之后各宫上门贺喜送礼,她应接不暇,心情也不坏。

    永和宫这边,岚琪昨天下床接了趟圣旨,身子就不大安稳,她时好时坏太医也不知道为什么,胜在德妃自己心情舒畅,好的时候便请姐妹们来说话解闷,不舒服的时候也不自怨自艾,乖乖地躺着休养,连环春都笑,说从前偶感风寒都很磨人难伺候的人,如今乖得叫人心疼。

    而温贵妃有喜的消息传来,岚琪淡淡地吩咐环春准备贺礼,之后就不再提起,只等荣妃和端嫔从咸福宫回来顺道来看看她,她才又听了几句。

    端嫔啧啧说:“皇贵妃娘娘是厉害,昨晚就有的事,硬是没传进承乾宫,听说温贵妃昨晚闹了半宿,八阿哥哭,她也跟着哭。”

    荣妃哼笑:“她抚养八阿哥本来就跟玩儿似的,现下更加要不尽心了,说起来也真怪,那个觉禅氏可真够狠心,自己就在咸福宫住着,可听说从来不去看一眼孩子,这宫里头,真是什么稀奇古怪的人都有。”

    岚琪默默,心知觉禅氏对于孩子的无情,而如今纳兰容若另有喜欢的女人,前阵子听说还有了身孕,怎么她还是念念不忘。自己曾毫不客气地指责他们的爱情太卑微,如今却觉得,不论卑微还是崇高,像觉禅氏这样一根筋几年如一日守着爱情的,的确太难得,这宫里稀奇古怪的人不少,像她这样心灵自由的女人却几乎没有。

    至于温贵妃的身孕,她心里早翻了一缸子的醋,就是知道温贵妃也对皇帝有深深爱意,才会觉得浑身不自在,她一想到玄烨也温柔地对待钮祜禄氏,就忍不住会生气,可生着气渐渐又觉得自己太傻太可笑,不久消气,又心情平和地欢喜起来。

    荣妃和端嫔坐了没多久,皇帝明日就封印,虽然这次只有短短数日,保不住要来看看岚琪,她们不能在这里碍手碍脚,心里虽然也难免酸溜溜的,可识大体的女人,才会让皇帝喜欢,这些年都是这么过来的。

    但之后几日,咸福宫一天三四回地请太医,温贵妃一会儿这里不舒服,一会儿那里又不自在,连永和宫德妃那么孱弱都不折腾,她这里明明好端端地,却折腾得太医院手忙脚乱。可毕竟怀着皇嗣,谁也不敢怠慢,就连玄烨明知她故意的,还是每天来看看,私下里则对皇祖母说,他不过浪费几个时辰,万一闹出别的事,大过年的没意思。

    过了年便是康熙二十一年,皇帝大婚亲政以来,不少妃嫔怀孕生子,温贵妃有喜本来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可总难免有人心里无法平静,皇贵妃自不必说,翊坤宫的宜妃更如是。

    惠妃一听说温贵妃有喜,就料到宜妃要登门跟她诉苦,等了两天,翊坤宫里忙完了恭喜晋升的事,面色凄楚的怨妇终于登门,惠妃不等她开口就先安慰:“她们都有了,就不能伺候皇上,往后一年半载都是你的日子,还怕怀不上?”

    宜妃冷笑:“皇上连翊坤宫的门都不进了,她们再怀十个孩子,我也使不上劲。”

    惠妃见宝云进来奉茶,一时不说话,再等宝云退出去了,才悄声对宜妃说:“让皇上进翊坤宫的门,姐姐能帮你,进门上了床怎么做,就是你自己的事儿了。”

    “姐姐说得这么直,也不害臊?”话虽如此,宜妃禁不住满面的失望和无奈,很轻声地说,“万岁爷就算来了,也不能回回都做那些事,这两年我数都数的过来。”

    惠妃眼含深意,附耳宜妃悉悉索索说了良久,宜妃面上越来越红,之后推开惠妃笑骂:“姐姐胡说什么?”

    “有什么可害臊的,大阿哥五阿哥怎么来的?”惠妃很不在乎,可说完这些,她一手轻轻拨弄护甲上的碎玉,笑着说,“我有件事,也想请妹妹帮忙。”

    宜妃心里巴不得惠妃能有什么求她的,好一来一往互不相欠,便笑:“姐姐还与我客气?”

    惠妃则道:“温贵妃对八阿哥素来不大尽心的,如今她有了身孕,就更不会在乎那孩子,我的长春宫实在太冷清,你好歹还有小恪靖嬉闹,我很想把八阿哥抱来呢。”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有种后宫叫德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琐并收藏有种后宫叫德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