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有种后宫叫德妃 > 242她会好好活下去(二更到

242她会好好活下去(二更到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没想什么,听见皇上开始说朝政了,臣妾就想是不是该回避。”岚琪随口敷衍,至于真正在想的事,不提也罢。

    玄烨不知为何心情很好,便促狭地对太皇太后说:“皇祖母可否知道,孙儿回京前岚琪在永和宫里摔了一跤的事?”

    太皇太后大惊,忙问怎么回事,知道肯定没摔坏,可责备岚琪瞒着她,又是一顿数落,岚琪今天就是跑来挨骂似的,等两人一起离开慈宁宫时,她理也不理皇帝就要走,玄烨拉住她,她才气呼呼地说:“皇上就那么喜欢看臣妾挨训,您说您没事儿吓唬太皇太后做什么?”

    玄烨嗔道:“你这是在教训皇帝?胆大包天。”

    “臣妾不敢。”岚琪低垂着脑袋,看见自己高高隆起的肚子,嗫嚅着,“今天真是后悔极了,再也不要有下回了。”

    “皇额娘替你照顾孩子,你好好养身体,连着两年怀孕,朕真是担心你的身子。”玄烨半命令的口吻说,“朕要你健健康康的,孩子总有人抚养,孩子总是你的。”

    说话时,前头梁公公过来,躬身禀告:“万岁爷,纳兰容若大人已在乾清宫等候。”

    岚琪听见不敢再纠缠皇帝,让玄烨先去办正经事,可玄烨反问她:“你觉得纳兰这件事,该怎么办?”

    岚琪一愣,当即的反应是不该干涉朝政,玄烨笑说这是纳兰的家事与朝廷无关,她才跟着玄烨一路往前走,思考后回答:“三纲五常之中,常有不近乎人情的事,可毕竟是少数,天下若无纲无常,岂不是要乱了套?臣妾一直听传言,说纳兰大人与这位女子住在外宅,明珠夫人每每上门都遭冷遇,不管她是什么名分,丈夫的母亲来访,不说上座款待,竟还冷脸无视,怎么都说不过去。臣妾不知这个女人究竟怎么想的,闹到今日这步田地,她自己也有很多的错。小公子终究是纳兰家的血脉,臣妾也是做母亲的,盼的是儿子锦绣光明的前程,可是小公子跟着她无名无分,能有什么前途?臣妾这样说,或许是太清高太自以为是了,但为人妻者,让丈夫跟着自己一起不幸,她到底为了什么要跟着纳兰大人呢?”

    玄烨淡淡而笑:“所以呢?你觉得朕要不要出手干预?”

    岚琪心里一震,想起皇帝方才对太皇太后说的话,她不敢胡乱揣摩皇帝的用意,可她有不想刻意地迎合讨好玄烨,说中了固然没什么,若没中皇帝的心意,玄烨不悦她自己也不甘心,何苦来的?

    遂本着自己的心意说:“事情已经到这一步了,明珠夫人要定了这个孙子,而少夫人才失去一个孩子,怎么看都不该再让人把这个孩子带走。虽然那个女子一定会悲伤,可如果她一开始就好好尊重纳兰大人的家世,根本不会变成现在这样。臣妾希望皇上别管了,清官难断家务事,是去是留,凭他们自己的本事吧。”

    “好,朕听你的。”玄烨轻描淡写地就定下了,吩咐环春她们好好送德妃回宫,自己径直往乾清宫来,一件能让妃嫔几句话就定下的事,真真是对皇帝而言毫无分量,如今闹得他们家鸡犬不宁,玄烨的目的就达到了,之后再怎么样与他不相干。

    纳兰容若来,是告病好几日后初见,玄烨如常与他说些朝政要务,半字不提他家里的事,末了则吩咐他:“八月经筵大典,大学士以下皆侍班,你自然也要参加,过了八月另有一桩外差派给你。替朕到黑龙江跑一趟,朕要在那里驻军对阵沙俄罗刹,你去考察当地的一切,如今那里的地貌气候、风土人情以及农耕经济,朕都要知道。十月回京向朕复命,十一月朕要犒赏平台将士,你也参加吧。”

    容若领命,以他的才干,这些事都不难办,当初去江南赈灾,那么一个烂摊子他都收拾回来了,去一趟黑龙江有什么难,皇帝对他的器重远胜于同龄的其他人,可他也明白,皇帝屡屡插手他的私事,都是为了以此牵制他父亲在朝中如日中天的权势。父亲常骂是他不忠不孝的孽子,可明明这一切,都是他自己造成的,作为儿子不仅没有给他添麻烦,更一直在为他赎罪。

    玄烨见他淡定从容,反而为此高兴,也觉得男儿当如是,便索性提起台湾的事,平台大捷是天大的喜事,可随之而来的分歧,却让玄烨举棋不定,此刻问容若道:“眼下朝廷和闽浙地方的不少官员主张放弃台湾,只守澎湖,你怎么看?”

    容若想了想说:“臣与施将军见过几次,施将军认为台湾是江浙闽粤四省之左护,是为国防重地,且台湾土壤肥沃物产丰富,农耕经济大有前途。当年郑成功就是从荷兰人手中收复台湾,彼时荷兰人窃窥边场,逼近门庭,才种下前明之祸,倘若如今我大清再次放弃,恐怕重蹈覆辙,遗患后世。臣以为施将军所言极是,他是最了解那里的人,朝廷许多官员并不懂,不过是随波逐流的附和,至于闽浙地区那些主张放弃的官员,兴许是他们开始贪图安逸了。”

    玄烨点头,这些话他听施琅说过,心中很以为意,没想到容若与施琅也有些许往来,可见施琅为了能说服自己,没少在朝廷里走动,心里渐渐有了主意,放下几件大事,忽然就笑道:“经世治国,你是朕的臂膀股肱,朕从来不怀疑你的才干。”

    “臣惶恐。”容若俯身,心中惴惴,果然皇帝便问他,“家里的事,却为何屡屡闹出笑话,你可知道这一堆折子里头,有人也参了你两本?”

    容若面色严肃,不曾言语,玄烨起身离开了桌案,如兄似友地走近他身边,轻声道:“男儿当志在四方,英雄美人,朕不反对你的儿女情长,可千万不要让这些成为自己人生的绊脚石。”

    “皇上恕罪。”容若单膝及地,玄烨却虚扶一把要他起身,淡然说,“去黑龙江时,带上沈宛吧,带她去看看辽阔的土地,让她知道这个世界有多大,她习惯了江南方寸闺阁,难怪心胸不宽广。至于孩子的事,你们自己看着办,有本事就让你额娘送还,没有本事,也别做不孝之子。”

    “臣遵旨。”容若再次屈膝,待欲退下,突然又被皇帝叫住,转身来时,见皇帝背对着自己,慢声道,“觉禅贵人和你从前的那一段段,朕也是在得了她之后才晓得的,没想到在朕这里,也会有君臣争一女子的笑话。”

    纳兰容若大骇,惊恐地伏地说:“皇上,断没有此事,臣与觉禅贵……”

    “为人臣为人子,为人夫为人父,你且安心做好这些你该做的事。”玄烨淡淡道,“朕许诺你,朕不会追究过去的事加罪于她,更不会让人亏待她,她会好好在宫里活下去,何况她还给朕生了八阿哥。自然,朕再也不想听见任何关于你们的传言,朕不想八阿哥的生母,背负什么不贞不洁的污名,往后不论何时何处,管好你的眼睛和嘴,不该看得不该说的,心里要明白。”

    容若脸色苍白,紧张得不能言语,皇帝却霍然转身扬长而去,只听得外头说摆驾承乾宫,不多时梁公公客气地进来说:“纳兰大人,您该走了。”他才慢慢缓过神,恍惚间,仿佛都不记得皇帝刚才对自己说了什么。

    深宫中,有小太监跑回咸福宫,冬云听罢叹了一声进来禀告,说皇帝去承乾宫了,炕上身怀六甲的温贵妃蓦然失望,神情凄楚地说:“果然那么多人怀孕,他就想不起我来了,皇贵妃的小公主没了,她要伤心到几时,皇上这一天天地哄,也不嫌烦吗?”

    觉禅氏端坐一旁,静静地看着她,温贵妃发了一会子脾气,没想到前头却有人来了,皇帝虽然去了承乾宫,却派手下的人来问问温贵妃怎么样,她是顶顶在乎皇帝是否在乎她的人,光只是这样一句问候,就足够她欢喜一阵子。

    心情一好,温贵妃话就多起来,絮絮叨叨说近来的事,免不了支开冬云几人,说起明珠府的笑话,可不料觉禅氏却毫不在意地说:“娘娘,往后明珠府的事,您不必费心为臣妾打听,臣妾已经不在乎了。”

    温贵妃很意外,眼珠子一转,激灵之下紧张地问:“难道你也对皇上动情了?”

    觉禅氏暗觉不好,忙解释道:“臣妾的心您最明白了,不想知道明珠府的事,并不是移情,而是担心长此以往难免落人把柄,臣妾命贱不足为道,娘娘何苦被臣妾牵连?还请娘娘不要误会,臣妾还是从前那样的。”

    温贵妃唏嘘道:“这样才好,若是连你也动了情,你的样貌你的智慧,我可怎么办?”

    觉禅氏一阵心寒,笑不由衷,这是她的命。

    此刻承乾宫内,安养许久的皇贵妃身体已见康复,皇帝来看她自然是最高兴的事,本以为只是说说闲话的歇息,不想皇帝却有正经事问她:“宗室贵戚王公大臣各家里,在胤禛这些年龄的女孩子,你知道多少?”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有种后宫叫德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琐并收藏有种后宫叫德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