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有种后宫叫德妃 > 262不该来的来(5000字,二更到

262不该来的来(5000字,二更到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额娘,我疼。”胤祚的撒娇将沉没打破,岚琪低头对儿子说,“四哥怎么教你的,又忘记了吗?”

    胤祚愣了愣,赶紧站到觉禅氏面前,礼貌地作揖说:“觉禅贵人吉祥。”

    觉禅氏温柔地笑着:“六阿哥真乖。”

    岚琪将儿子拉在身边,又细细打量眼前的人,如今真真是体面精神,明媚的双眼淡定安宁,从前总悬浮在眸子里的悲哀偏执也看不到了。到底在她身上发生了什么事,让她脱胎换骨变了一个人?可这样实在好,好好的一个人,就该好好地活着才是。

    “我要和六阿哥去等四阿哥下学,你这是要往哪里去,先走吧。”岚琪客气地说着,但这本是一句打开话匣子的话,小孩子却不懂,听说要走了,立刻对觉禅氏说,“觉禅贵人慢走。”

    觉禅氏笑靥如花,她当然懂该怎么回答德妃的话,从容说道:“臣妾替贵妃娘娘去了趟太医院,娘娘她病了但不肯宣太医,臣妾去问了问,请太医开几副药也好。”

    “娘娘病了?”岚琪心中唏嘘,一直想她会不会被气病了,果然如是,心病还须心药医,觉禅氏就算拿来灵芝仙丹也不见得奏效。

    “药已经得了,臣妾这就要回咸福宫,不敢耽误娘娘。”觉禅氏朝边上让开些,岚琪见她这样客气,毕竟她们关系不亲密,也没得再多问什么,让胤祚行礼道别后,便大大方方领着儿子走开。

    等遇见四阿哥下学,胤祚便黏着哥哥再不就缠母亲,宫女嬷嬷们伺候着两个小主子在前头晃悠,岚琪慢慢走在后面,环春在边上轻声说:“方才乍见觉禅贵人,奴婢都认不出来了,真是很不一样,您说贵妃娘娘那样折腾,贵人她怎么还能在咸福宫好好的?”

    岚琪且笑:“宫里锦衣玉食的好日子,但凡自尊自爱一些不会过得不好,她这样才是对的。”

    环春却想得多一些,略小气地说:“这样美丽的人在宫里走来走去,其他娘娘主子们一定要说她居心叵测,好好的可别再闹出什么笑话来。”

    彼时岚琪只觉得环春是多想的,但过几天就有风言风语传出来,因觉禅氏这几天时常在宫里走动,虽然她去的地方只有太医院,可别的女人还是容不得她,更听说有人在宫道上堵她欺负她。

    岚琪听说了直摇头,这日荣妃过来闲坐她还想请荣姐姐过问一下,荣妃却主动先说:“这两天教训了几个不安分的,亏我这样的脾气还要冷下脸来骂人,僖嫔敬嫔也忒过了,自己不如意还教唆些贵人常在去给觉禅贵人难堪。她们也不想想,人家是八阿哥的生母,是跟着贵妃娘娘住的,打狗还要看主人呢。长得不如人,脑袋也不好使。”

    听说已经摆平了,岚琪就不再多嘴,荣妃说起:“她们是怕觉禅氏再得到皇上喜欢吧,说起来她长得好看,被喜欢也没什么不对,不过我瞧她是心如止水的样子,不然当初在木兰围场怎么会大半夜从皇上的帐子里出来?那一走,恐怕就是一辈子了。”

    “她现在挺好的。”岚琪淡淡地应,又见环春从门前进来,说皇贵妃派人来请荣妃和德妃过去说话,两人算算近日宫内没什么要紧的事,等到了承乾宫,不多久宜妃惠妃也到了,宫里头尊贵的几个人都在,只有贵妃没来。

    果然有青莲来禀告说:“贵妃娘娘抱病,说不能来了,请娘娘恕罪。”

    “她都病了多久了?”皇贵妃嫌弃地嘀咕一声,而后看看在座的四人,清了嗓子说,“皇上才刚吩咐我,把南巡妃嫔随扈的名单定下来,这一次太子和大阿哥也都去,七阿哥腿脚不方便,八阿哥以下都太小就不必去了,五公主还是个奶娃娃当然也不能去,其他四个丫头都大了能带着,可孩子一多路上就要有人照应,你们看宫里头去哪几位好?”

    荣妃看了眼惠妃,见她眼珠子滴溜溜转着,立时抢先先开口说:“臣妾四人若都出行,宫里的事可就没人管了,臣妾还是不去了吧。”

    惠妃淡淡看她一眼,没开口说什么,但听皇贵妃道:“皇上说太皇太后和太后都在家,宫里乱不了,你们若愿意就都去凑凑热闹,一年到头在宫里闷着,也怪辛苦的,这是皇上的心意。”

    宜妃忙接嘴:“既然如此,姐妹们都去才好,这么多公主阿哥跟着,总要有人照顾,荣妃姐姐就别客气了。”

    荣妃笑看她,不言语,之后略作商量,皇贵妃就不耐烦地打发了众人,等四人在承乾宫门前散了,荣妃对岚琪说:“我看宜妃是去不了的,去不了的缘故,就为了她心里欢喜的那件事。”

    岚琪呆呆想了片刻,才想起一事,问道:“姐姐是说五阿哥?”

    “太后不去,五阿哥却要和兄弟们一起随扈,皇上或皇贵妃总不能下令不让宜妃接近五阿哥吧,这样一来不让她们母子相见最好的法子,就是其中一个别去喽?”荣妃冷然一笑,“且等等看吧,若是宜妃一定要去,我看太后是不会放五阿哥走的,这一去几个月,母子俩的情分可就培养起来了,毕竟五阿哥如今自己也知道,他自己是宜妃的儿子。”

    岚琪心中并不认同这样拆散母子的事,可这里头又有不得不拆散他们的缘故,每每为此矛盾她都会缄默不语,荣妃絮叨了几句后,也径直回景阳宫去了。

    为了妃嫔随扈的名单,冷了好久的南巡之事又在后宫热闹起来,敬嫔僖嫔几人都上赶着巴结,连几个贵人常在都挖空心思地想随驾,毕竟跟着皇帝出去走一遭,莫大的恩宠不说,她们深宫里的女人,一辈子能捞着几次出远门的机会。

    这日钮祜禄家的人进宫探望卧病在床的温贵妃,觉禅氏回避在自己的屋子里,倒是几位夫人很客气,特特来见过觉禅贵人,谢谢她这些日子对贵妃的照拂,觉禅氏以礼相待,不久等客人散了,本见贵妃不喊她就不想去跟前,可那么巧承乾宫的人来了,最后一次来问温贵妃,到底要不要跟皇帝出门。

    别的人想去还去不成,温贵妃这儿却是问了两三趟,她想去就去得,不想去也不勉强,可她一直都不搭理人,亏得皇贵妃那儿还有些耐心。

    觉禅氏无奈进了寝殿,病榻上的女人憔悴苍白,屋子里那样闷热,她身上却冷冰冰的,每天做的最多的事,就是仰望窗外的天空发呆,冬云私下对觉禅贵人说,当年钮祜禄皇后薨逝后很长一段日子,她家主子每天都是这个样子的。

    “娘娘,承乾宫的人说最后来问您一回,皇贵妃娘娘就要定下随扈南巡的名单了,您若是想去,现在还成,再晚些可就不能改了。”

    温贵妃缓缓转过眼神,瞧着光鲜亮丽的觉禅氏,眼中掠过不屑的寒意,冷然道:“不去了。”

    “是,臣妾这就去传话。”觉禅氏转身要走,背后一把冰冷的声音却飘过来,“你想去是不是?你是不是想,我现在这模样,耽误你了?”

    觉禅氏心里一咯噔,瞧见门前冬云冲她摆摆手,她有分寸的,做什么和一个病怏怏的人计较,只转身恭敬地回答:“臣妾一如既往,伺候好了娘娘便是,宫里其他人其他事都与臣妾不相干。”

    “难为你了,可我听着真假。”温贵妃的笑容阴森森有些骇人,但很快就懒懒地别过脸,又呆呆地望着窗外,都不愿再搭理人了。

    觉禅氏悄然退出,冬云再三感激地说:“贵人您大度,主子病着心情不能好,您千万别放在心里,咸福宫里还有您在,总算还不乱。”

    “都是你在辛苦的,你自己也要保重。”觉禅氏不以为意,径直去向承乾宫来的人传话,之后没事儿人似的回去了,可她身边的香荷却很不服气,忍不住说,“主子您做什么处处要受委屈,当年在翊坤宫你都没这样软弱,前几天被那些人堵在路口欺负,还不是为了给贵妃娘娘求医问药,现在贵妃娘娘却给您脸色看,奴婢心里真憋屈。”

    “一日三餐谁短了你什么菜蔬粮食没有?在翊坤宫你吃饱过吗?”觉禅氏毫不在意地拍拍她的脑袋说,“这儿挺好的,别瞎捉摸了。”

    香荷嘀咕:“您真是变了呢,从前一整年也不见您笑几回,如今倒是常常嘴边挂着笑容,刚才对奴婢说话也是微笑的,还有那天遇见德妃娘娘,您看着六阿哥的眼神可真慈祥,要是八阿哥还在身边就好了。”

    觉禅氏却喃喃自语:“这么多年了,每次见德妃娘娘,都觉得她还是从前那个模样,身上衣裳首饰越来越华贵,可看人的眼神就从来都没变过。”

    香荷纠缠说:“德妃娘娘那天那么客气,咱们几时登门去拜访吧,您看宫里和永和宫相好的几位娘娘主子,个个儿都风光有面子。”

    觉禅氏摇头:“我满足了。”

    那日后,皇贵妃向皇帝上奏了后宫随扈的名单,皇贵妃为首,惠宜德荣四妃、佟嫔、端嫔、布贵人、戴贵人,并几位新近得脸的常在答应,连景阳宫的万琉哈氏也在列,热热闹闹十数人。

    皇帝一律恩准,并在那之后不久再次宣布,圣驾将于九月出发南下,南巡的事再次提上日程,打前站的官员们也纷纷要离家南下,纳兰容若就是其一,可这一回走,他怎么也不肯携带妻妾家眷,皇帝也没有再勉强他。

    离京前几日,容若终于领着儿子回到私宅,沈宛简直不敢相信明珠夫人会松口,容若则跟她保证说:“额娘不会来跟你闹的,但若她偶尔来想看看孙子,你就让她看吧。你安心在这里住着,曹兄他们会有人照顾你,不会让人欺负你。多则两三个月,少则三四十天,我会尽早安排好沿途的一切,还要赶回京城和皇上一起出发,到时候我会请旨,带你一同前往。”

    沈宛已不奢求什么一同南下,明珠夫人能把儿子还给她,已是天大的惊喜,可她难免患得患失,一直问容若,会不会他走后明珠夫人又来把孩子抢回去,容若最了解她的母亲,笃定地告诉沈宛,若她额娘要反悔,就绝不会答应让孩子回来。

    几日后容若离京,沈宛忐忑不安地守着儿子过了几天,见明珠府果然没什么动静,她才真正是信了,又有曹寅府上的人时常来关照她,日子总算安稳。

    酷夏渐过,岚琪几乎每天都在慈宁宫照顾太皇太后,老人家今年不去避暑,倒也平平安安度过夏天,去年答应玄烨和岚琪她一定不生病不让孩子们担忧,还真是硬朗地度过一天又一天,眼瞅着将要入秋,一直对岚琪说:“你们这次下去虽见不到江南春色,可那鱼米富庶之乡,能亲眼见见五谷丰登的景象也好。”

    但是入秋后几场雨,太皇太后终究有些着凉,幸好只是略略鼻塞,太医院开了几副药便吃好了,不然太皇太后一病,恐怕南巡的事又要搁置。

    可其他人盼着太皇太后安康,不要让皇帝再次取消南巡,唯有一人是只想着自己的事。近些日子宜妃每天都提心吊胆,这天惠妃来看她,见她正大口大口地灌凉茶,劝她小心身子太寒,宜妃却忧心忡忡说:“皇上最近常来,每晚都那样,我又不敢不从。可算算日子就快出门了,我这要是有了好消息,别人不会恭喜,只会笑话我。”

    惠妃细想宫里春夏以来受宠的人,皇帝几乎就没怎么碰过德妃,心知皇帝是怕德妃有了身子不能跟出门,可转过身对宜妃和其他人却无所顾忌。连这上头的事都细细算计这样偏心,皇帝到底要在乎乌雅氏到什么程度,才能让他自己觉得满足?

    “皇上喜欢我自然是好事,可我一门心思想跟他出门呢。”宜妃摸着肚子满面愁容,“姐姐你别以为我在炫耀,我是真着急。”

    惠妃没把话说明,想着等她自己回过神大概也不用多久日子,且心里本是羡慕她还能有这样的机会,自己已是错过了最好的时光,若早几年皇帝也能对她好,未必不能再给大阿哥添个亲弟弟,可如今一切都是空想,八阿哥虽聪明伶俐,终究是别人肚子里出来的。

    转眼已至九月上旬,宜妃真是怕什么来什么,重阳节那日她在慈宁宫不舒服,太皇太后让太医来瞧,当众说宜妃娘娘有了身孕,她连隐瞒都不能隐瞒,这一下随扈的名单里立刻去掉了她的位置,其他人跟着出门逍遥自在的日子,她必须留在宫里安胎。

    正如她所料,宫里人上门道喜时,脸上都少不了幸灾乐祸的神情,毕竟不能随驾的人占大多数,如今又有一个不能去的,满足不少人阴暗狭隘的心情。

    就连荣妃私下里都对姐妹们说:“本来想她和五阿哥该怎么办,太后那儿一直没发话,还以为要等到最后做决定,这下好了,五阿哥能出去游山玩水了。”

    那之后的日子,妃嫔们都推脱侍寝,皇帝也无心入后宫,待至九月二十日,皇帝下旨凡经过地方,百姓须各安生业,照常宁处,毋得迁移远避,反滋扰累。再至二十四日,以皇帝出巡颁诏天下,诏内恩款十二条,圣驾将于二十八日启程。

    出发前一晚,永和宫里一切都已打点好,胤祚今晚硬要去跟四哥住一起,皇贵妃满口答应,岚琪也不好阻拦,皇帝在乾清宫不入后宫,她难得的一晚上清净,可想着明日出发,兴奋地怎么也睡不着,环春绿珠她们也兴奋,一时主仆几个就窝在炕上说话。

    闲话至半夜,才都有些疲倦,环春再三劝岚琪安寝歇息,可她才躺下不久,绿珠突然急急忙忙跑来,唬了岚琪还以为什么大事,却听绿珠说长春宫连夜召见太医,八阿哥病得不轻。

    “八阿哥病了?”环春听见便说,“那惠妃娘娘明儿还走吗?”

    正如环春所想,隔天众妃嫔随皇贵妃到慈宁宫请安道别时,太皇太后告诉众人八阿哥病了,惠妃不能随驾,这样一来宜妃惠妃都不去,照顾皇帝和阿哥公主的人手就少些,要随行的诸位一定更加用心。更叮嘱在外头要有天家风范,不可有拈酸吃醋的事,也要规劝皇帝保重身体,如此之类说了小半个时辰,才打发众人离去。

    出得慈宁宫时,皇贵妃却把女人们看了眼,冷笑一声:“爱吃醋闹腾的都没跟着去,太皇太后真是白费心说这些话了。”

    众人不敢多说什么,只等皇贵妃先上辇,荣妃几人散开时才互相说着:“宜妃和惠妃实在没福气,这下好了,她们又能继续做伴,真不晓得这会子两人心里怎么难受呢。”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有种后宫叫德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琐并收藏有种后宫叫德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