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有种后宫叫德妃 > 278越看越生气(还有更新

278越看越生气(还有更新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谁也没想到,温贵妃这样偷偷摸摸折腾了一个多月,竟能有幸怀上身孕,玄烨听说后只是一脸沉郁闷声不响,太皇太后叹了叹,便吩咐岚琪:“带胤祚去玩儿吧。”

    岚琪默默答应,转身往外头走,将出门时听见太皇太后说:“皇帝宠幸自己的妃嫔,是再寻常不过的事,有了身孕更是老天赐福,只是温贵妃那些勾当要不得,传了出去,皇家颜面何在?”

    她没再敢听下去,出门来找胤祚,答应带他去找四哥,胤祚却问母亲:“皇阿玛好了吗?是不是也要吃很苦的药?”

    岚琪蹲下来擦擦他额头的汗,小声说:“皇阿玛只是累了。”

    六阿哥和额娘大手牵小手慢慢走出慈宁宫,他娇滴滴地说着:“额娘,胤祚也好想上书房。额娘,我会好好念书,和四哥一样厉害。”

    儿子稚气的声音说着充满志气的话,让岚琪心境宁和了许多,刚刚过去的时间里,她都无法想象自己如何憎恨起了温贵妃,她这算是哪门子的爱情,她知不知道会害了玄烨的身体,更丢了她自己的性命?

    若非有这身孕,太皇太后一定不会放过她,可太皇太后说得也不错,皇帝宠幸妃嫔,是再寻常不过的事,玄烨从来就不只有她乌雅岚琪一个人,她早早就对玄烨说过不晓得彼此的感情能延续多久。曾经惠妃荣妃当着自己的面也说若干年后如何如何,也许她们的今天就是自己的明天,将来会怎样,谁知道呢?

    “胤祚,额娘抱抱你。”无助消极的时候,孩子是心中最大的依靠,岚琪想起她的小女儿,对胤祚说,“皇祖母在太祖母这儿说事呢,额娘带你去看小妹妹好么?”

    胤祚却嘟囔:“我不喜欢小妹妹。”

    做母亲的很为难,笑着问:“怎么不喜欢妹妹了?”

    “因为四哥喜欢妹妹多,四哥现在可喜欢妹妹了。”胤祚伏在额娘肩头撒娇,“额娘是不是也更喜欢妹妹了?”

    岚琪无奈地笑着,手臂也越来越酸,笑着说儿子越来越结实了,之后走了几步终究放下他,而他们这样一折腾,半天也没走多远,却瞧见后头慈宁宫的有人进出的动静,跑来的人匆匆行礼后又不知跑去何处,而皇帝的暖轿也准备起来,不多久就看到玄烨从门里出来。

    玄烨以为岚琪已经走了,这会儿瞧见他们母子不远不近地在这里,一时愣住,两边似乎都有些局促,岚琪定了定神,拉着儿子站到一旁,想等御驾先行。可玄烨见她如此,索性径直走过来,胤祚不懂事,欢喜地问皇阿玛是不是领他去书房,玄烨却无视儿子,直直地问岚琪:“你生气了?”

    随行的环春赶紧来把六阿哥抱开,小家伙问环春做什么,环春笑着哄他:“阿玛和额娘说悄悄话呢,咱们不能听,环春带六阿哥去等四阿哥下学可好?”

    这边德妃随皇帝去了乾清宫,咸福宫里方才匆匆从德妃面前跑过的人,则带来太皇太后的懿旨,说温贵妃娘娘怀了皇嗣万分金贵,这些日子不要出门多走动在家安胎,又说钦天监测算贵妃娘娘怀孕的日子有些犯冲,其他宫里的娘娘们也不知什么生辰八字会不会相克,所以这几个月里,也不必来走动,着觉禅贵人好生照顾着。

    温贵妃和觉禅氏都只有听着的份儿,而来的太监要紧说完这些话,就又另外一本正经地说:“太后再有懿旨,说方才的事切不可传出咸福宫外,若听得一二风声,娘娘没了颜面是其一,再有咸福宫里上上下下的奴才,都不能活了。”

    这太监说的一本正经面无表情,却惊得在场的人目瞪口呆,他交代清楚扬长而去,更顺带就让咸福宫的门紧紧关上不要随便有人总动,回去的只他一人,跟来的两个大力太监,便自此守在这里不走了。

    贵妃始终没对觉禅氏解释到底是怎么回事,她方才晕过去后,太后只在屋子里和她一人说话。觉禅氏猜想搜出来的那些东西是药物,但太后说皇帝房shi过度之类的话时她还不在跟前,所以猜不出究竟是用来做什么的东西。

    这会儿冬云去警告上上下下的宫女太监,他们只知道太后带人来搜查,搜出了什么弄不清楚,可现在主子虽然好运气地再次怀孕,但咸福宫怎么突然变成了一副冷宫的架势,在宫里生存的人多少会看眼色,便都觉得主子若没这胎孩子,现在还不定是什么光景。

    这些,觉禅氏也察觉到了。

    “真是过意不去,害你和我一起坐冷宫了。”温贵妃凄冷地笑着,一手覆在小腹上,面上是说不出的情绪,“我天天饿肚子收紧的腰腹,这就又要宽起来了,我这命怎么这样不好?”

    觉禅氏一怔,她还从没听说过宫里的女人不想怀皇嗣的,但想温贵妃那么在乎皇帝来看他,这下子又要一年半载不得亲近,也难怪她不愿意。

    “我以为那些药,只会助益床笫温存,我怎么知道会伤身子?”温贵妃渐渐将自己蜷缩起来,眼神怔怔地嘀咕着,“我也吃了呢,我怎么没事呢,皇上他怎么会头晕站不稳?那又不是什么毒药,何况他也没天天在我这里,他从前天天腻歪在永和宫里,怎么也没见不好?”

    眼下才入正月不久,温贵妃还未曾侍寝过,腊月里虽然数她日子最多,也并非太皇太后所说的夜夜*,她不奇怪太皇太后直接把矛头指向自己一抓一个准,毕竟谁陪得多肯定就是谁有问题,可皇帝并非天天来并非天天吃,凭什么把平日在别处的也算在她的头上?

    觉禅氏听她时不时咕哝几句,已经猜出个大概,温贵妃也意识到她的存在,猛然问:“你心里一定笑话我,恨我了吧,这下子我把你的前程也毁了。”

    觉禅氏忙道:“臣妾没什么,本来就除了咸福宫没有其他地方可去,臣妾在这里照顾您就好。”

    温贵妃却没来由地发脾气,怪她不懂得讨皇帝欢心,如果她能让皇帝喜欢并为此常常来咸福宫,温贵妃也不用费尽心思地邀宠想要留住他的心,到如今不止心留不住,连身体也没留住。

    觉禅氏不想多问,可温贵妃却把什么都对她说,当听到说是对皇帝用了催情之物,直吓得她目瞪口呆。当年惠妃对皇帝做了一样的事,才会让皇帝意乱情迷地和她这个陌生宫女翻云覆雨,毁了她的人生。

    贵妃一直强调皇帝没有天天来,她没有天天给皇帝服药。还是觉禅氏有几分见识,告诉她这东西说是催情,实则就是壮yang之物,床笫间能助益*之事,其后药效也会停留在身体里。服药的日子里皇帝的身体始终亢奋着,更何况隔几日就会再来服用一次,而对正在盛年的皇帝来说,他很容易觉得自己是正常的状况,等要察觉不对劲,差不多就是现在这外强中干的时候。

    “皇上正在盛年,娘娘再佐以这些药物,无疑是烈火烹油,而今发现得早还算好,若真真时日一长,恐怕会伤了龙体的根本。”觉禅氏心里寒颤颤地,连连对贵妃说,“您怎么会想到这样做呢?娘娘,若非您有了身孕,只怕太皇太后她……”

    温贵妃瞪着她,脸上露出狰狞的恐惧,眼神呆滞微微蠕动着嘴唇,“会怎么样,杀了我吗?”

    觉禅氏点了点头,没说出口。

    这会儿冬云进来,满面忧愁地说慈宁宫来的两个大力太监不知为何又撤走了,似乎是不会再回来,大概太皇太后也怕做得太难看,怕让宫里的人猜忌。

    温贵妃顺口问:“皇上现在怎么样了,找太医瞧了吗?”

    咸福宫毕竟在宫外有庞大的家族做靠山,钮祜禄家在紫禁城里眼线不少,她们在宫里怎么也不至于被真正与世隔绝,总有法子能知道外头的事。冬云说德妃娘娘跟了皇帝去乾清宫,太皇太后又以皇帝伤风为由让皇帝静养,并命德妃侍疾,这些话显然刺激了温贵妃。

    冬云明知道会让主子生气动怒,可心里太过幽怨,似乎故意要说给她,毕竟冬云当初劝了又劝,可她家主子就是一意孤行,才落到如今的地步。

    “你看你看,把我撂倒了,乌雅氏立刻就凑上去了。”温贵妃不反省自身的错,反而一股脑将怨恨发泄在岚琪的身上,甚至恨恨地说,“皇上的身体何至于那么不济,一定是她嫉妒我得了皇上喜欢,才挑唆的。”

    觉禅氏是最聪明的人,再不开口说什么安抚规劝的话,她同样明白温贵妃不傻,过几天她自己就能想明白到底错在哪里,也许从一开始她就知道是错的,但为了想要得到的一切,不惜闭着眼睛咬牙走上这条路,哪怕是不归路。

    乾清宫里,皇贵妃得知皇帝抱恙,风风火火地就冲过来,可却被挡驾拦在外头,岚琪出来迎接,一见面就被骂,皇贵妃忧心玄烨的身体,责怪岚琪连这种事都要大包大揽,毫不客气地说她:“你就不会反过来劝劝太皇太后劝劝皇上,你就不怕这样子遭人恨?皇上不是你一个人的,平时多偏心你也就罢了,连生病也要霸占着吗?”

    岚琪默默听着,皇贵妃的脾气就这样,急的一阵上来,之后就好了。眼下比着温贵妃那般恶劣的行径,岚琪瞧谁都觉得顺眼,反正怎么都比温贵妃强,皇贵妃又直来直去,更是不用花费心思去对付,被她骂几句抱怨几句,很快就过去了。

    等岚琪再回到玄烨跟前,正熬好了药要请皇帝服用,试药的太监一遍遍查验过,岚琪才端到皇帝面前。玄烨瞧她神情淡漠冷静,想到刚才听见几句皇贵妃训斥人的话,她伸手递过药碗来,他不接碗,却握住了她的手腕,轻声道:“是朕不好,你不要生气好不好?”

    面前的大男人,像做错事的孩子,做出一副无辜可怜的模样,可岚琪心疼不起来,越看他就越让人生气。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有种后宫叫德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琐并收藏有种后宫叫德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