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有种后宫叫德妃 > 284你还是没变(还有更新

284你还是没变(还有更新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面对佟嫔的哭诉,岚琪心底略略有些毛躁,非她小气多疑,是觉得佟嫔好好放着自家亲姐姐不去求,为何偏偏跑来求她,这么些年在这宫里,看尽太多人情冷暖,由不得她再像从前那样冲动鲁莽,她有帮人之心,可也要看帮什么人帮什么事。

    再等听完佟嫔的话,岚琪心中更是奇怪,没想到觉禅氏那般“无情”的人,竟然会为了佟嫔出头,要说她帮着温贵妃做这样那样的事,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她为求生存可以理解,可她为什么要帮佟嫔?

    心里太多的疑问,让岚琪觉得自己很无情,此时此刻她应该好好安抚佟嫔,为她想法子想办法才对,可她却在思考这些不合时宜的事,也许是心里太明白,私通的罪名会让觉禅氏万劫不复,不管是谁凑上去,都会惹一身骚。

    “觉禅贵人说,只是想弄出个借口,让平贵人在储秀宫住不下去,我们没想坏她的好事,更不会害她,就是想让她搬去别的地方,谁晓得把温贵妃拉进来之后,后面的事都不是觉禅贵人和臣妾能控制了,可是平贵人却把这些都怪在我们身上,也不晓得怎么弄得觉禅贵人这样的罪名,觉禅贵人那么温柔安静的人,连和别人多一句话都不说的人,怎么会呢?”

    佟嫔哭哭啼啼,岚琪看着她这样,也明白了为什么她不敢去求皇贵妃,照皇贵妃的脾气,哪里能听她说这些解释的话,不过是一个贵人,找个借口打发了就是。秽乱宫闱是不用姑息的,早些时候太皇太后就叮嘱过她,遇到这样的事,绝不能心软。

    佟嫔又哭求:“娘娘,您去救救觉禅贵人吧。”

    岚琪则冷静地说:“我们什么事都不知道,连她怎么落入陷阱的也不明白,单凭平贵人一句话,也不能指正是她设的圈套。妹妹你先冷静一些,我让环春去打听情况,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才能帮你。”

    而环春早早就派人去打听了,等消息传回来,说是觉禅贵人在御花园和一个侍卫说话,被尾随而至的人抓住,尾随的侍卫是接到检举说有侍卫和妃嫔私通,他们的确是特地来抓人的,但为何会抓到觉禅贵人,旁人也不明白,但最要命的是,那个侍卫竟然已经承认了。

    “觉禅贵人现在在承乾宫,贵人她不承认私通,更说不认识那个侍卫。”环春皱着眉头将打听来的话告诉主子,“偏偏那个侍卫承认了,一副不怕死的架势,真叫人奇怪。”

    岚琪颔首,思量着道:“遇见这样的事,不论有或没有,人都会本能地为自己开脱,这么容易就认罪,实在说不通。”

    佟嫔抽噎着,恨恨地说:“指不定是平贵人弄来的死士呢?”

    “死士?”岚琪心里一抽,所谓死士,就是舍弃性命为主子做事的人,对他们来说没有正邪,只有主子,若如佟嫔所说,恐怕要那个侍卫说出真相,就等同逼他自尽,到时候死无对证,觉禅氏更加百口莫辩。

    不多久外头又有消息来,说是温贵妃到承乾宫了,可这句话才说了片刻,门前小太监匆匆忙忙跑来禀告:“主子,皇贵妃娘娘派人找您去承乾宫。”

    岚琪并不管六宫的事,让她去要么是旁听,要么一起商量个对策,直到进承乾宫门之前,她都是这样想的,可她怎么会想到,自己好好在永和宫睡个午觉,也会被卷入这件麻烦事里。

    原是温贵妃跑来说是她让觉禅氏去御花园折花枝,又说平素觉禅贵人跟着她,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莫说跟侍卫私通,连不认识的宫女太监都不会多说一句话,力保自己宫里的人是清清白白之身,不论贵妃出于义气还是私心,能站出来保她屋子里的人,都让荣妃等人刮目相看。

    可问题却又来了,觉禅氏身边的香荷说的和贵妃完全相反,毫不知情的香荷被提溜来,没问几句她就哭着说:“是德妃娘娘派人来约贵人去御花园赏花,我家贵人才出门的。”

    如此一来,要么温贵妃说谎,要么香荷说谎,而再问觉禅氏,她却说是自己想去御花园走走,没人找她去。温贵妃尚可,香荷激动地问她:“您为什么不说呢,是德妃娘娘派人来找您的呀,奴婢没撒谎啊。”

    岚琪进门时,就正好听见香荷这样哭,不等她弄清状况,香荷就哭着问她是不是她请觉禅贵人去御花园,再等岚琪听完这些事,皇贵妃已经很不耐烦,纤长的眉毛都快打结了,怒气冲冲指着她们说:“你们能不能商量好了,再来保人?”

    众人一听皇贵妃这句话,显然这件事还有转圜的余地,只要底下的人能理清头绪能有个服人的说法,皇贵妃这边不是不好商量的。可眼下荣妃、惠妃绝对置身事外,温贵妃一心想帮,却被香荷弄的乌龙,而德妃完全不相干的人,则莫名其妙被卷进来。

    更让人无法理解的是,觉禅氏除了坚决否认自己私通,对于温贵妃和香荷的话,也一样否认,明明任何一边都是她的救命稻草,她却一边都不伸手去抓。

    温贵妃也被弄得很尴尬,她以为自己站出来说话,可以帮觉禅氏解围,她知道觉禅氏和纳兰容若的事,今天既然抓的不是纳兰容若,她就绝对不可能和别人私通,若要说那个侍卫是纳兰容若的人帮他私下传递什么,只有傻子才会正大光明地大白天跑去御花园等着人来抓。

    大家都是聪明人,静下心来想想就都会觉得这事蹊跷古怪,可再如何蹊跷古怪,事情终归是发生了,而那边已经认罪等死,等同是定下了一半。

    “荣姐姐,宫里似乎已谣言四起,不论事情结果如何,您一定有法子让那些嘴碎的人闭嘴吧。”岚琪终于开口,却是对荣妃说这些话。

    在这儿尴尬半天的荣妃倒是精神一振,忙点头,转身对皇贵妃说:“臣妾且去看看哪些人嘴碎,宫里头清净一阵子了,又有人不安分了。”

    惠妃也不愿留下搀和这件事,知道和容若没关系她就安心了,赶紧附和着和荣妃一起离开,要压住宫里的流言蜚语,她们有的是手段,比起处理眼门前这毫无头绪的事简单多了。

    二人一走,皇贵妃更加没耐心,对温贵妃和岚琪道:“妃嫔私通,是皇上的奇耻大辱,你我都明白怎样处理才最好,机会我给你们了,别到后头来,又说我容不得人,你们俩在这里好好想想,想明白了再来请我说话。”

    说完这些,皇贵妃竟撂下一屋子人走开,温贵妃和岚琪都没阻拦,而跟着岚琪来的佟嫔,则是再三犹豫后,也跟着姐姐进去了。岚琪猜想她会向皇贵妃坦白,即便不敢说,至少会为觉禅氏说好话,而她这边和温贵妃大眼瞪小眼,算起来,她们真是很久没这样近距离地相见。

    “咱们这儿没结果,慎刑司可要来接手了,那里就没那么好脾气,等着你一句我一句的没个明白话。”温贵妃冷冷地开口,眼神直直地看着岚琪,许久不相见,德妃身上毫无变化还是从前的模样,可温贵妃却没来由地,反而觉得很陌生。

    “是。”岚琪仅仅简单地应了一声。

    温贵妃微微蹙眉,继续冷声问:“香荷不会撒谎,是不是你派人去找她?”

    “娘娘,没有任何人来找臣妾,是臣妾自己要去御花园的,那个侍卫突然纠缠上来,臣妾从没见过他。”觉禅氏却打断了两人刚要开始的对话,她似乎并不怕死,但她也绝不会承认莫须有的罪名。

    “主子,是德妃娘娘呀,你忘记了?”香荷哭着说,真是护主心切,又对德妃道,“娘娘,您让奴婢去永和宫指给您看是哪一个人,奴婢记得那小太监的脸。娘娘,您为我家主子说句话啊。”

    “你别傻了。”觉禅氏拉住香荷,苦笑道,“傻丫头,怎么会有那样一个人,你去永和宫找不出来,就是你撒谎,难道你要去慎刑司挨鞭子吗?这件事明摆着,有人故意害我,不要再把德妃娘娘牵扯进来了。”

    “贵妃娘娘,可否让臣妾单独和觉禅贵人说说话?”岚琪不管她们主仆说什么,自己这般问温贵妃,贵妃先是愣了愣,岚琪见她没拒绝,便让青莲和冬云请贵妃娘娘去别处坐坐,又把香荷也带下去,殿内终于静下来,岚琪在一旁坐定,对地上的觉禅氏道,“起来吧,地上怪冷的。”

    觉禅氏摇了摇头,带着几分歉意说:“好端端的,把您牵扯进来,都是臣妾的过错。”

    岚琪问:“香荷没撒谎是不是,有人顶着我的名头去找你了?”

    觉禅氏终于点了点头:“臣妾当时也没多想,觉得您没事绝不会来找臣妾,没头没脑地就去了。到了那边您不在,臣妾想大概要等一等,日头挺晒的,香荷就跑回去给臣妾拿伞,没多久那个侍卫就跑来了,若是香荷没走,大概也不会出事。”

    岚琪微微摇头:“他们既然算计好了今天,香荷自己不走,他们也会另想法子支开她。你们只是说说话,就按上私通的罪名,本来就十分牵强,可就是因为这样的事太敏感,不管它合不合情理,事情出了就是罪过。即便之后能保住你的性命认定你没错,也不过是静悄悄的息事宁人,不会大张旗鼓地还你清白,从此以后你在宫里,总难免被人因此指指点点。”

    觉禅氏不屑地笑:“名声对臣妾来说不重要,事已至此,不论生死,臣妾就不想再把别人牵扯进来,没想到温贵妃娘娘会跑来为臣妾证清白,臣妾以为她会撇清关系的。”

    “你们在一起那么久,私心也好情分也好,人心都是肉长的。”岚琪心里也对温贵妃略有改观,又继续问,“佟嫔已经把事情告诉我了,你那么聪明不会想不到里头的缘故,为什么不对皇贵妃娘娘说?”

    觉禅氏眼神宁和地看着她:“贵妃娘娘姑且不论,这宫里真正对臣妾友好过的,只有您和佟嫔娘娘,臣妾一辈子孤孤单单没什么姐妹朋友,难得有您二位真心相待过,臣妾死不足惜。”

    “我对你好?”岚琪觉得不可思议。

    觉禅氏笑着点头:“您说过的话臣妾都记着,每一句都是希望臣妾能好好活下去,以前不明白,现在全懂了。”

    岚琪静静地听着,没有开口。

    “一直以来,贵妃娘娘只是利用臣妾,但今日她能来,臣妾很感激。”觉禅氏冷静而清醒,突如其来的遭遇并没有让她乱了方寸,对于她这条仿佛死过了几次的命而言,她更在乎的,是活着时心里最后在乎的这点人和事。

    “若是佟嫔置身事外,我不会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而即便知道了,也会为你可惜为她寒心,可佟嫔到底还是说出来,她求我来救你,老实讲我不知道怎么救你,咱们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你的清白,查下去,平贵人背后什么势力,你我心里都清楚。”岚琪认真地说着,“我愿意帮你,但我只能凭这张嘴去说服太皇太后,或者是皇上,他们若不依,我就爱莫能助,这一点我希望你能明白。”

    “臣妾不奢求这件事能有转圜,当初贸然答应帮佟嫔娘娘,冷静下来就后悔了,不是怕因此生出事端牵连自己,是觉得平贵人指不定哪天会想明白到底怎么回事,往后更加会害了佟嫔娘娘,果然应了今天,一切怪只怪臣妾太冲动。”觉禅氏无奈地笑着,“这和帮贵妃娘娘做些什么,完全不同,臣妾太自以为是了。”

    岚琪看着她,心内五味杂陈,她看着觉禅氏一步步到今天,好容易人家想明白想通了,当初她和纳兰容若旧情不断都没出什么事,却是等到今天真得了个私通的罪名,她叹息:“你说了那么多,八阿哥呢?生母名声不好,八阿哥也会受连累。”

    觉禅氏冷冷一笑:“八阿哥不是惠妃娘娘的儿子么,和臣妾不相干。”

    岚琪却是因此笑起来:“你还是没变啊。”

    说这话时,皇贵妃自己跑出来了,见到只有岚琪和觉禅氏在说话,没好气地问了声:“温贵妃也走了?”

    岚琪不等回答,见跟她出来的佟嫔哭得眼鼻通红,肯定是被她姐姐骂惨了,再看皇贵妃的架势,心里揣摩着,觉禅氏应该还有得救。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有种后宫叫德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琐并收藏有种后宫叫德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