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有种后宫叫德妃 > 288情根深种(还有更新

288情根深种(还有更新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不想辜负你们任何一个,结果还是每一个都辜负了。”容若憔悴的脸上,是道不尽的哀愁,“宛儿,我到底还是负了你。”

    沈宛摇摇头,将她心爱之人紧紧抱住,眼泪合着嘴边努力扬起的笑容说:“这一切,是我应得的。”

    三月的夜,依旧寒凉,纳兰府一番折腾后,所有人都精疲力竭,明珠夫人醒转时,儿子早就不知去向,看着身边委屈无奈的儿媳妇,明珠夫人身上几十年的傲气都要被挫败光,拉着儿媳妇的手说:“千万不要重蹈覆辙,不要让我的孙子和我的儿子也有一天父子反目,我这辈子最大的骄傲是他们,最大的失败,也是他们啊。”

    儿媳妇则眼含热泪,凄苦地说:“额娘,我总觉得容若他,不会回来了。”

    少夫人的忧虑很快就成了真,年初以来难得的一家和睦被打破,自那一晚后,容若一直住在私宅里,皇帝对他一如既往,该做的差事一件不少,父子俩在朝堂见了面不过是礼貌而已,不多说半句话。明珠父子不和睦的事由来已久,朝臣同僚们早见怪不怪了。

    而后宫之中,觉禅贵人被下令禁足在咸福宫反省思过,但并不问她私通之罪,那个“自裁”的侍卫终究被说是癔症疯魔,本以为是很麻烦的死无对证,只因一句话的不同,结果就完全不一样,岚琪本担心觉禅贵人会因此百口莫辩,说到底一切还是看上头什么态度。

    至于平贵人,在那之后十来天里,去了乾清宫两回,第二回时终于不再是白纸一张,但皇帝并没有如皇贵妃所言晋升她的位份,不过是看做奖赏一般,赐给她一个小院落独自居住,受幸后的第二天,就风风光光地搬走了。

    在那之前,佟嫔都称病躲在寝殿里不见小赫舍里,直到她要走的那天也不相见,倒是小赫舍里大摇大摆地跑来门前行礼,隔着门对佟嫔说:“来日妹妹也坐上一宫主位,一定记得来谢谢姐姐今日的提携,咱们的好日子还在后头呢。”

    佟嫔躲在屋子里一言不发,玉芝尴尬地出来说自家主子睡着了,平贵人冷笑说:“怎么总睡呢,应该起来走走,这一直睡着病怎么能好?你跟娘娘说,我那儿过几天收拾好了,就要请她去喝喝茶。”

    玉芝垂着脑袋恭送平贵人离去,跟随她的人熙熙攘攘终于都走开后,玉芝连忙唤了几个宫女太监,让她们把东配殿里里外外打扫一遍,看看平贵人有没有什么东西落下了,赶紧给她送过去,别再让她有机会找个借口回来。

    等玉芝再回寝殿,佟嫔立在窗口看外头的光景,听见玉芝说人走了,她点点头道:“走了好,我这里总算又清净了。”

    玉芝抿了抿唇,犹豫再三还是说出口:“主子别怪奴婢多嘴没规矩,可是您真该硬气一些了,宫里头的娘娘主子们和平贵人就算不好相处,也没见您这样怕她的呀。”

    佟嫔撅着嘴道:“我几时怕她了。”可这话说得毫无底气,一时红了眼圈,委屈地说,“我就是这个样了,我也想争口气,可是我没能耐呀。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

    好在平贵人搬走终归是高兴事,往后再不用抬头不见低头见,佟嫔的心情一会儿就好了,更亲自往咸福宫来,要告诉觉禅贵人这个喜讯,也一直想为了这件事跟她道歉,毕竟事情的源头,还是在她身上。

    觉禅氏虽然被禁足,但并没说不能有人来探望,在温贵妃那儿略坐了坐,佟嫔就来觉禅氏的配殿,她果然安逸自若心境平和,依旧还是之前的模样。

    觉禅氏见佟嫔这样欢喜,提醒她:“平贵人那样的人,娘娘让着她就是了,她喜欢斗喜欢争,几次三番您不搭理,她也就厌倦了。”

    佟嫔连连称是,叹一声道:“后宫的日子本就不易,我这回也算是体会到了宫闱倾轧的凶残,我只是池子里的一条小鱼,尚且饱受煎熬,何况那些从风口浪尖上跌落的人呢?不免又把本就没几分的争荣夸耀之心尽皆灰了,还是低调隐忍,才是身心安宁的归宿。所以我喜欢你,你就是这样清清静静的人,跟你在一起,我心里松快得很。”

    觉禅氏却道:“承蒙娘娘厚爱,但臣妾身份尴尬,皇贵妃娘娘对臣妾诸多不容,您多少要姑息姐妹情分,要紧的时候,还是皇贵妃娘娘能帮您,您总要敬着自己的姐姐。”

    佟嫔点点头,可似乎更无奈了,不知叹息着什么,只嘀咕了一句:“现在挺好,我也不奢望更好了。”一会儿心情又好些,说道,“算着日子,端午节会热闹些,到时候我求姐姐解了你的禁足,往后我那儿清净了,你就常能来坐坐。”她压低了声音说,“贵妃娘娘要生孩子呢,在这儿总不大方便。”

    觉禅氏只是笑笑,未正面答应她,不知怎么又提起当日的事,佟嫔唏嘘道:“听说是皇上身边的纳兰容若亲自去审那侍卫,结果他走开没多久,那个侍卫就自尽了。那边就说是近来因为晋升受挫而精神不大好,本是早就要打发掉的人,没想到他竟闹出这样的事。总之嘴巴是他们的,爱怎么说怎么说,你看平贵人得意的,哪怕没把你怎么样,至少她得到皇上青睐了呀。”

    佟嫔这番话说的,只见眼前人怔住了,她哪知道觉禅氏为了什么发呆,还劝她说:“你别难过了,就平贵人那样作妖的,下回指不定就去坑别人,大家很快就会把这件事忘记。”

    可是她越劝说,觉禅贵人的神情越糟糕,一串串泪珠子从面颊滑落,把佟嫔吓得不轻,连连安抚她:“我不再提,咱们都不说了。你别难过,日子一长,谁都不会记得了。”

    可是日子再长,那情根还是深深埋在心里,哪怕挥剑斩尽了枝叶,稍稍一些雨露阳光,顽强的根茎又再次生长,那要穿破心府的痛,让她止不住落下泪,心中一声声地问:纳兰容若,你何苦呢?

    转眼已是四月,这一年皇帝在景山设立官学,让那些闲散的内务府三旗子弟能有点事可以做,宫内阿哥们的读书更是一刻都不放松。四阿哥自入了书房,小小年纪每日起早贪黑,将皇贵妃心疼得不行,可知道读书是顶顶要紧的事,每日尽心照顾之余,不敢做半点耽误儿子念书的事。

    四阿哥天资聪颖,虽然入学早些,学得却十分刻苦用功,三阿哥虽然性格软弱,读书上也有几分天赋,两个弟弟很得师傅赞赏,大阿哥和太子未免有一日被弟弟们超越,也越发刻苦用功,但大阿哥终究少些天赋,胜在骑射武功日益精进,皇帝知道人有短长,也不再过分强求他。

    那一日众妃聚在一起说如何过端午节,因五月初三是赫舍里皇后的忌辰,从前碍着这一天,极少热热闹闹过端午,但过去那么多年,早不如当初那般重视,再者今年宫里又冒出个小赫舍里顶着已故亲姐姐的荫蔽装腔作势,皇贵妃意在祭奠要有,节日也要过。

    对于女人们而言,自然是热闹地过节来的更重要,皇贵妃既然是这个意思,纷纷奉承着出主意如何热闹地办一次,后来似乎还说起,邀请王公大臣的女眷们入宫游园。

    到底如何过节,岚琪没怎么过问,只听荣妃姐姐跟她抱怨,说皇贵妃大手大脚,要全照她说的去办,得花不少银子,岚琪笑她一定有办法从别处挪银子来,荣妃便笑骂她:“你能耐,来日你管家时,看你怎么把一个铜板掰成两半花。”

    这天带着胤祚从慈宁宫出来,答应儿子今天去等四阿哥下学,母子俩晃晃悠悠往书房来,一路上胤祚都在问额娘端午节是不是有大龙船可以乘,岚琪说一会儿见了皇贵妃娘娘让他自己问,不多时便等到书房下学,大阿哥一阵风似的跑出来,匆匆忙忙给德妃娘娘行了礼,就跑开了。

    太子自然不跟他们在一处,之后是胤祉和胤禛出来,胤祉给德妃行了礼,晓得他们要和四阿哥同行,自己带着几个小太监就走了,胤祚跑上前拉着四哥的手欢喜道:“四哥,我们端午节一道坐大龙船好吗?”

    胤禛却一本正经说:“今天不能跟你玩,我要好好背书。”

    岚琪已经看出孩子不大对劲,跟着他出来的伴读小太监走路一瘸一拐的,便笑着问:“小和子,你今天没穿一样的鞋出门么,怎么路也走不好?”

    跟着四阿哥的小太监十三四岁年纪,宫里人都叫他小和子,伺候四阿哥书房里的事,也算半个伴读,阿哥们做错了事,都是他们代为受罚,瞧他今天这光景,屁股上一定挨板子了。

    胤禛很窘迫,回头看着他:“你回去歇着吧,往后一定不再叫你挨打,等我问额娘要一锭银子赏你。”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有种后宫叫德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琐并收藏有种后宫叫德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