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有种后宫叫德妃 > 299谁也没得到他(二更到

299谁也没得到他(二更到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皇帝接到京城时疫的消息时,本是立刻就要回京,他的妻儿祖母都在京城,怎能抛下他们不顾,可太皇太后下令不许他回去,随扈的大臣也竭力劝阻皇帝避一避时疫,他犹豫了两天,当得到四阿哥患病的消息,再也按捺不住。

    日夜兼程赶回紫禁城,他怕四阿哥逃不过这劫,四阿哥若没了,岚琪恐怕真的会活不下去,胤祚去后,他始终相信岚琪能挺过最痛苦的日子,她的确没有让他失望,可要是连胤禛都没了……玄烨无法想象。

    “皇阿玛,儿臣好了。”胤禛的脸色还不大好,可笑容却十分精神,玄烨走近伸手要摸她的额头,岚琪突然挡开说,“皇上洗手了吗?”

    玄烨无奈地一笑,索性不碰儿子,负手立在一旁看他们,岚琪发髻松散,颈间散碎的发丝因为出汗贴在了白皙的肌肤上,本该是有些狼狈的模样,却因此情此景生出母性的光芒,看着她娴熟温柔地给胤禛喂药换衣裳,几乎叫人记不得那半个月里,曾经活死人一般呆滞的模样。

    “皇上怎么还不去换衣裳洗手,您回乾清宫去吧,太皇太后一定生气极了。”岚琪催促皇帝,一面对胤禛说,“四阿哥快劝皇阿玛回去。”

    胤禛连连点头:“阿玛快请回乾清宫,儿臣真的好了。”

    屋外头,有人听见这话匆匆离去,青莲和几个宫女一左一右架着皇贵妃,她脚下虚浮走不了几步路,几乎都是靠她们搀扶,可她辛苦走到儿子屋前,却看到里头一家三口的天伦温馨,她心里很不甘,可她不能冲进去让胤禛难堪,老天没把孩子的性命夺走,她要更加珍惜才行。

    皇贵妃回到寝殿,虚弱地躺回卧榻,只是走了这么几步路,就觉得天旋地转,因她没有发烧的症状,虽然是病倒了,可能判定不是时疫,太医说是老毛病了,要皇贵妃必须静养。

    这近一个月的时间里,每天都为了孩子忧虑,从胤祚没了的伤心,到担心胤禛被抢走的担忧,再到孩子得了时疫的恐惧,天气那么热,硬生生把好好的身体熬虚脱了。

    “那些个庸医,怎么治不好我呢?”皇贵妃很不甘心,她眼下连路都走不好,再如何嫉妒乌雅岚琪在儿子身边,也没力气去和她争。

    正嘀咕,却听见玄烨的声音说:“你吃碗药都要发脾气嫌苦,你能静下心几天,什么都好了。”

    皇贵妃睁眼见皇帝走进来,一时呆住,方才听见德妃和胤禛让他赶紧回乾清宫,她才急匆匆躲开回来,没想到玄烨还特地跑来看她。

    “总有人奇怪朕怎么不让你管六宫的事,你说你这身子骨,做得了什么?”玄烨坐到榻边,温和地看着皇贵妃,“孩子好了,你也赶紧好起来,别总让朕操心。”

    皇贵妃微微撅着嘴,伸手似乎想要玄烨抱抱她,皇帝苦笑了一下,张开怀抱笑道:“你想什么朕都知道,放心,不会有人把胤禛从你身边带走。”

    皇贵妃很惊讶,她不敢提这事儿,怕皇帝生气说她心胸狭窄,可玄烨不仅主动说,更给了她安心的许诺,惊喜之余忍不住再三确认:“真的,皇上说话算数?”

    “朕金口玉言,还骗你?”玄烨微笑,让她躺下好好休息,又认真地说,“为了这一场时疫,京城上下都乱,宫里也不太平,你赶紧好起来,皇贵妃娘娘健健康康,六宫有主心骨才不怕乱了。朕要回乾清宫,时疫过去之前不会来后宫,朕可把后宫的事都交给你了。”

    皇贵妃懒洋洋地笑着:“皇上这是挖苦人呢,臣妾这样子,怎么管?”

    玄烨亦笑:“那就快些好起来。”

    帝妃间说罢这些话,玄烨立刻离开了承乾宫,连慈宁宫也不敢去,众人守着皇帝两三天后,确定皇帝身体没有不适,才松口气。而京城的时疫也渐渐平息,太医院研究出有效的药方,染病而亡的人越来越少,等朝廷真正宣布时疫过去,已是六月下旬。

    这日太医院的人照旧来各宫洒药粉,温贵妃立在屋檐下看,很是不耐烦,问几时才能不做这些事,来的人说太皇太后下旨要入冬下雪后才能安心,温贵妃也不好为难他们,说话间见觉禅氏从配殿出来,时疫中,温贵妃因怀孕被勒令在寝殿哪儿都不能走,两人虽同在咸福宫,六月初一至今没打过照面。

    “你瘦了好些啊。”看着觉禅氏过来行礼,温贵妃上下打量她,摆手示意冬云等人退下,凑近些说,“听说他也是死于时疫,真是天妒英才。”

    觉禅氏面色沉寂,点了点头没说话。

    温贵妃则又细细地看她,轻声问:“你还好吗?我担心你活不下去,还怕哪天她们就发现你在屋子里自裁了,天天提心吊胆,那天刚想来看看你,太皇太后突然传旨不让我出门,幸好咱们命大,没染上时疫。宫里送出去的两个答应,只回来了一个,真可怜。”

    觉禅氏道:“是可怜,也是命。”

    “命?”温贵妃皱眉。

    觉禅氏点头:“也是他的命。至于臣妾,到底相识一场,臣妾怎会不难过,但早早就断了情,还不至于像娘娘所忧虑的那样激烈,但是娘娘能担心臣妾,臣妾很感激。”

    温贵妃苦笑:“可你那天就病倒了不是吗?人都没了,你对我说句实话又如何?”

    觉禅氏心底一潭死水,摇了摇头:“臣妾从来没对您说过谎话,至于那天,臣妾只是中暑了。”

    “是吗?”温贵妃知道自己的心智敌不过眼前的人,自己再问也没有结果,纳兰容若的生死她管不着,只要觉禅氏能一直忠于自己就行了。

    “我还听说,他养在私宅的那个女人就要离开京城了。想想也是,大宅里容不下她,她在京城无亲无故,的确是哪儿来回哪去的好。”温贵妃叹息,“这个女人也不容易。”

    觉禅氏静静的听着,面上波澜不惊,心底想起当日在木兰围场沈宛对她说的话,可到头来,自己也好沈宛也罢,又或者府里的妻妾,谁也没有得到容若,可是容若终于自由了,如他信中所说的,他终于得以自由。

    宫外,因时疫所致,繁华的京城比往昔冷清许多,大多数人还是小心翼翼在家躲避病灾,大街小巷间依旧能感受到时疫最严重时的凄凉恐慌,安静的道上,利落的马蹄声由远及近,曹寅独自一人骑马而来,在容若的私宅前驻足。

    进了院子,原先在这里当差的丫头老妈子少了很多,只零星见到几个人在收拾东西,沈宛一身素服从里头出来,福了福身子道:“曹大人。”

    曹寅点头,与她一起进了屋子,坐下推了茶,直接说道:“容若与我亲如手足,我自然要替他照顾你,你若觉得这里不妥,我可在京城另为你择一处宅子,总比你独自一人回江南强些。”

    “多谢曹大人,妾身去意已决,若非时疫,现在已身在江南。”沈宛静静的回答,颔首间,脸上一道伤痕若隐若现,那一日明珠夫人的巴掌力道不小,不只是破了一层皮,伤口很深,这道疤能不能褪尚不可知。现下略用脂粉补一补,还能掩饰,可若褪不去,用脂粉可以一辈子不叫别人看见,但洗尽铅华时,自己看得清清楚楚,将是她这一段人生,磨不去的烙印。

    “你若担心府里人为难你,大可不必。”曹寅继续挽留沈宛,“容若是时疫而亡,和你不相干,他们不会迁怒于你,你在京城,还能有机会见见孩子,若是去江南,恐怕一辈子也见不到了。”

    沈宛苦笑:“在京城相见不相认,才是真正的折磨,不如回江南此生再不相见,妾身还能幻想孩子心里有我这个生母。曹大人和容若莫逆之交,您有照顾妾身的好意,妾身也有不想给您添麻烦的心意,后日妾身就启程离京,大人请放心,此去必然安好,那里才是妾身的归命之所。”

    “既然如此,我派人送你回乡,你不能再卖艺为生,总要有些生计。我让人给你置办几亩田地,你收些佃租,日子不至于太辛苦。”曹寅叹了叹,似乎有些迟疑,但开始开口道,“烟花之地,沈姑娘可再不能回去了。”

    沈宛凄然一笑:“虽无名无分,可沈宛此生是纳兰容若的女人,怎能不洁身自好为他守贞?曹大人多虑了。”

    曹寅略略有些尴尬,只能笑道:“我会让人照应你,安心回去吧。”

    沈宛却走到曹寅身前,忽而屈膝,曹寅紧张道:“你做什么?”

    “曹大人,离京前起身想去容若的坟上拜别,纳兰家墓守卫森严,我进不去。我一辈子也不会再回京,就这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沈宛拜求道,“曹大人今日若不来,妾身也不敢相求,可您来了,就想请您帮这个忙。”

    曹寅无奈,但并不为难,答应她:“这个容易,明日一早我来接你。”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有种后宫叫德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琐并收藏有种后宫叫德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