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有种后宫叫德妃 > 336你要为胤禛着想(还有更新

336你要为胤禛着想(还有更新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太皇太后听皇贵妃这般说,她并不感到欣慰,反而提醒:“在我面前说说便是了,在人家面前,你要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你要有自己威严和尊贵,别让人动不动就看透你的心思。我知道你必然对乌拉那拉家要有一番交代,该怎么说话,自己掂量掂量,别失了皇家的体面,天下好姑娘多得是,并非他们家的闺女不娶。”

    “臣妾谨记。”皇贵妃极少能表现出这般五体投地的服气,岚琪在一旁看着,知她是为了四阿哥。如太皇太后所言,皇贵妃一直以来对四阿哥是用尽了心血,她自身的毛病和缺点是难改了,可她没允许四阿哥也沾染这些,每每想到这些,岚琪都不后悔当初那个决定,也许皇贵妃永远不会知道四阿哥会去承乾宫是她的心愿,也许这样才更好。

    两人一并从寝殿退出,恰好见毓溪和温宪手牵手跟着苏麻喇嬷嬷从小厨房过来,毓溪到底比温宪年长,像个大姐姐似的领着妹妹,小公主手里正抓着糕点吃,她时不时便伸手去擦掉蹭在温宪脸上的点心屑。

    温宪见到她们,忙跑过来把手里的糕点举得高高的:“阿玛赐了好多好吃的,皇贵妃娘娘一起吃。”

    皇贵妃笑着与她说了几句话,见毓溪乖巧地立在后头,心中仍是十分喜欢,又想起太皇太后找她来是一起用膳的,此刻离去孩子们兴许会奇怪,岚琪见她神情犹豫,便道:“娘娘且与孩子们说会儿话,臣妾去准备晚膳,太皇太后过会儿也要用了。”

    皇贵妃没说话,岚琪径自走开,瞧她在慈宁宫熟门熟路的模样,瞧慈宁宫的宫女太监对德妃言听计从的架势,她举目四顾这宫殿里的一切,心中五味杂陈。

    她并没有忘记自己曾经的恶,曾几何时她对乌雅岚琪说过的话至今还记在心里,每每想起来背脊上便是一阵阴冷,她不敢正视从前的自己,可从前的自己怎么也挥不掉抹不去,甚至每次看到德妃,都会想,她还记不记得那些话?

    晚膳娘儿几个一起享用,膳后岚琪要一直伺候太皇太后安寝,皇贵妃不必做这些事,便带着毓溪和温宪先回承乾宫,等岚琪回来时,正好在宫道上遇见皇贵妃一行,她刚刚送温宪回宁寿宫,此刻见到岚琪,却冷声道:“你这一天天地在慈宁宫里待着,不惦记小公主吗?刚刚从你门前路过,都听见孩子的哭声。”

    岚琪心里有分寸,从容地应:“乳母们都训练有素,比起臣妾更能带好孩子,臣妾很放心。”

    皇贵妃眉头一挑,摇着手里的团扇慢悠悠走上来:“说到底,慈宁宫里离不开你,是不是?”

    “臣妾不敢。”岚琪应着,心里则犯嘀咕,皇贵妃这又是怎么了?

    两人走近,岚琪微微垂首,感觉到皇贵妃在看着自己,夏日里打灯笼易招蚊虫,路上都是由小太监掌着灯笼远远引路,借着月色和灯笼的指引前行,这会儿皇贵妃看她,也只能凭朦胧月色,岚琪垂首依稀能看清皇贵妃裙摆的绣花,想必皇贵妃此刻,同样能看清她的面容和神情。

    皇贵妃立定了,手里团扇一阵阵摇,口中慢慢道:“太皇太后的身体如何?宫里近来常有传闻,说太皇太后身子骨不大好了,你天天在身边,你该最清楚。”

    “如娘娘所见,太皇太后很好。”岚琪应答,“太皇太后年事已高,自然不能比年轻人,或有头疼脑热腰背酸痛,也是该在年纪上的事,宫里的人太大惊小怪。”

    “从前我对你说的话,你可还记得?”皇贵妃突然没头没脑地冒出这句,岚琪不禁抬起脸看她,皇贵妃说过的话可多了,她怎么知道是哪一句?

    皇贵妃微微皱眉,干咳了一声说:“从前年少气盛目光短浅,甚至有些心胸狭窄,我说过的话自己想来都很惭愧,可你一向被人夸赞宽容大度,我希望你别记在心里。”

    岚琪听见这话,蓦然一惊,忍不住抬眼望望天上月色,今儿月亮也该是东边起来的吧,皇贵妃能对人说出反省觉悟的话,实在太不寻常了。

    “你要好好照顾太皇太后,太皇太后在,才能眷顾你更眷顾我们四阿哥,你终归是四阿哥的生母,你要为他着想,转眼六阿哥没了快一年,你还不知这辈子能不能再有儿子,胤禛就是你将来唯一的依靠,所以从现在起,你做的每件事,都要以他为重才是。”皇贵妃这番话,显然有备而来,说得不疾不徐,比起从前咋呼急躁的架势,更多了几番说服力。

    “娘娘的话臣妾记下了。”岚琪明白不论心里怎么看待皇贵妃此番举动,嘴上一定要答应,不然这月下攀谈,可就没完没了了。

    “记下不只是嘴上说说,你要用心去做。”皇贵妃微微一笑,似乎满意岚琪的反应,摇着扇子望漫天繁星,幽幽一叹,“明天必然又是艳阳高照,这大热天几时能过去?”

    等两边散了,岚琪一路思量皇贵妃今晚这番话到底为了什么,沐浴更衣后来看望熟睡的小女儿,她的小闺女没有两个姐姐出生时那么漂亮,可是憨憨的面容十分讨人喜欢,看着孩子总能忘记烦恼,等她往自己屋子里走时,抬眼瞧见胤祚从前住的地方,心内才一阵抽搐,竟然已经过去了一年,可她怎么觉得胤祚昨天还在自己怀里撒娇?

    环春见主子脸色不好,知道必然又触景伤情,便想些别的话来分开她的注意,说起刚才皇贵妃的事,岚琪才转过心思来,亦与她道:“你说娘娘她怎么了,好端端地跑来对我说这番话,难道今天太皇太后的话让她醒悟了什么?”

    一面听环春说奇怪,岚琪一面反复想皇贵妃的话,忽然一个激灵,对比她说要自己好好照顾太皇太后,让老人家长命百岁,猛地想起了从前那个不可一世的小佟妃曾对自己说过,说太皇太后不知道哪天就要驾鹤西去,到时候看还有谁能给她撑腰,到时候看她乌雅岚琪还凭什么在这宫里得意骄傲。那番话说白了,曾经佟妃一心盼着太皇太后早点死。

    此刻提起来,环春亦是唏嘘:“这一年一年的,皇贵妃娘娘简直变了一个人。”

    “是啊,翻翻旧账,她可没少折磨我,现在宫里都不见得有人敢这样折腾人,她让我光着脚站在寒地里,端嫔姐姐也多少因为那次的事失去了孩子,至今依旧恨她。”岚琪苦笑着,坐到镜子前看自己的容颜,虽然依旧年轻,终究比不得十年前小姑娘时的模样,岁月会留下印迹,也必然会带走些什么,不禁感慨,“皇贵妃若能真正抛弃曾经的一切,实在是四阿哥的福气,她的话并没有什么错,我要为胤禛好好着想,胤祚没有了,而我本来就亏欠胤禛,更该好好为他用心。”

    “娘娘莫说什么亏欠四阿哥的话,奴婢觉得四阿哥面对您和皇贵妃,很从容坦然,知道该怎么面对生母和养母。”环春安抚她道,“您和皇贵妃娘娘都是当事人,未必看得明白,奴婢们从旁看着,四阿哥真是很贴心的孩子。”

    “是吗?”岚琪终于露出几分笑容,渐渐开始能把对胤祚的悲伤转化为对胤禛未来的憧憬,可还是有些不甘心地说,“真想再给他一个弟弟,一母同胞的兄弟总归不一样,将来他们成了皇上的左右臂膀,要面对更多的事。”

    这一晚,岚琪睡得还算踏实,只是半夜里似乎听见外头有人说话的动静,因在慈宁宫支应了一整天过于疲惫,翻个身又迷迷糊糊睡过去,翌日清晨梳妆打扮时提起来,绿珠应道:“是景阳宫来的人,说章答应不大舒服,荣妃娘娘说环春姐姐胭的酸梅好,打发人来要一些,娘娘真费心,大半夜了还照顾着章答应。”

    岚琪便说去慈宁宫的时辰还早,要去景阳宫看看章答应,来时正好见太医到了,便与荣妃说说话一起等待诊治的结果,她一会儿去慈宁宫,也好有话禀告。

    等岚琪到慈宁宫说了章答应的事,六宫里也都知道了她不舒服的消息,这边已经被禁足一个春天,甚至夏天也没指望能出门的平贵人,也同样能从消息灵通的宫女口中知道,一面恶狠狠地诅咒章佳氏生不下这个儿子,一面又恨道:“必然是故意闹一闹,好让宫里的人继续看我的笑话,只要她章答应不安生,我就抬不起头是不是?”

    转身又看看镜子里自己额头上淡淡的伤痕,幽怨地说着:“还不如当初一脚往她肚子上踢,反正谁也不知道她怀孕,他们还杀了我不成?”

    这自然是气话,若平贵人真把章答应的孩子踢没了,管她知道与否,都是要命的大罪过,岂容她此刻依旧锦衣玉食的活着,更不知满足地咒骂他人。

    她一边骂骂咧咧,有宫女从门外进来,双手奉上一只精巧的鎏金匣子,禀告道:“长春宫送来的东西,说是去疤痕用的药膏,惠妃娘娘请平贵人试试看,别在额头上留疤痕了。”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有种后宫叫德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琐并收藏有种后宫叫德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