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有种后宫叫德妃 > 354做了就别矫情(还有更新

354做了就别矫情(还有更新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所谓藏红花,入药实则只是藏红花深红的花蕊,制成药后如一条条小虫子似的,这次德妃给了觉禅氏一大包,她之后自己偷偷又分成了几份,现下拆了两包洒在温贵妃的被褥上,趁着殿内无人月黑风高,悄悄就跑去了十阿哥的屋子。

    温贵妃是真带着人去抓野猫了,可她闹出那么大的动静,野猫早就被吓跑了,抓是什么也没抓到,但很快就再听不见狰狞的“啼哭”。

    十阿哥的屋子里,觉禅氏拍哄他入睡,只听得外头又一阵喧嚣,该是温贵妃带人回来了,但听她似乎在斥骂:“你们回来做什么,再去给我守着给我抓,一定是野猫,这里哪儿有什么野猫?”

    觉禅氏怀抱十阿哥,静静等待之后的动静,外头悉悉索索的似乎散了,怀里的孩子稍稍蠕动嘴唇似在梦呓,突然一声尖叫从正殿传来,十阿哥脸上一抽搐,被警醒的孩子呆了一瞬后,就扯开嗓子拼命地哭。

    “十阿哥乖,十阿哥不哭……”觉禅氏抱着孩子满屋子来回地晃悠,心思却全在正殿那边,但那里不知为何没再有别的动静,若非有十阿哥被吓哭,觉禅氏几乎要怀疑自己是否臆想出的尖叫。

    贵妃的寝殿里,冬云手足无措地站在床榻前,她家主子正缩在后面发呆,刚刚应声跑进来的人都被冬云打发了,她的双手不住地颤抖,转身问贵妃:“娘娘……怎么办?难道、难道是福晋肚子里的孩子来索命?”

    “闭嘴!”贵妃厉声骂她,但突然又捂住嘴,她不能骂人不能让外人听见,立刻指着冬云说,“弄干净,放到炭炉里烧掉,什么事也没有,我们什么都没看到。”

    冬云却突然奔溃了似的蹲在地上抱头哭:“奴婢害怕,娘娘,奴婢好几天都睡不着,是奴婢亲手放的藏红花,是奴婢杀了福晋的孩子。”

    温贵妃偏执的脸上满满是不服气,跑过来抱住她,似哭非哭似笑非笑,掰开冬云的手捧着她的脸说:“不会有人知道的,要是查得出来,早就查来了,家里就剩下我在宫里,我们还有十阿哥,他们不会为了一个没见天日的孩子来追究我。何况什么也查不出来不是吗?法喀素会替我守口如瓶,不然他们也脱不了干系,冬云,如果有罪孽,那也是我的,和你没关系。”

    “娘娘,为什么呢?”冬云用力地摇头,想要努力忘掉这一切却又挥之不去,“咱们以前不是好好的,为什么不能过从前的日子。”

    温贵妃怔怔地看着她,仿佛被这句话问住了,目光呆滞眼神涣散,好半天才说:“凭什么?凭什么我要憋屈地活着,凭什么所有的事都不能照着我的心意来?乌雅氏到底要把我怎么样,就连我的嫂子,都要是她的妹妹,她们什么东西,凭什么生我们钮祜禄家的孩子?凭什么?凭什么……”

    冬云心头一震,眼前的人几乎与癔症无异,她扶起贵妃的肩膀用力摇晃,揉着她的脸唤她:“娘娘醒醒,您醒醒啊。”

    温贵妃果然似缓过一口气似的,浑身一个激灵清醒过来,粗重地喘息后,又指着床上的东西说:“把它们收拾干净,没事的冬云,有我在,谁也不能把你怎么样。”

    此刻又有哭声传来,但不再是狰狞的婴儿啼哭,温贵妃听得出来这是她的儿子在哭泣,踉踉跄跄爬起来,往十阿哥的屋子来,但见觉禅氏抱着十阿哥在哄,她疯了似的从觉禅氏怀里抱过儿子,可是十阿哥害怕亲娘,在贵妃怀里反而更奋力地挣扎,双手朝向觉禅氏要她,贵妃恼怒至极,对着觉禅氏斥骂:“滚出去,你有什么资格抢我的儿子?”

    对于贵妃的无礼,觉禅氏早就习以为常,在她眼里贵妃就是个病人,那样想的话,她什么都能不在乎,此刻贵妃既然叫她走,她顺从地就离开了。

    走过正殿时,瞧见有宫女往里头搬炭炉,但很快又被打发出来,冬云慌慌张张地关上了殿门不知在里面忙什么,德妃要她仔细观察贵妃的反应,显然这一切不正常,除了冬云几个近身的外,宫里只怕没有第二个人比她更了解贵妃,毫无疑问这些藏红花刺激到了她,但是没亲眼看到亲耳听见贵妃“承认”,她不能轻易武断。

    隔天,咸福宫里抓野猫的闹剧在宫里传得沸沸扬扬,岚琪晨起梳妆时,环春就把这些都告诉了她,她冷静地听着,说起不知觉禅贵人有没有用藏红花,环春说今天贵人要去承乾宫送四阿哥的吉服:“奴婢已经与青莲说好,若贵人留下什么话,她会转告给奴婢。”

    岚琪点头不语,静静拿起眉笔轻扫纤眉,但手还是停在了半空,蹙眉道:“一腔热血走到这一步,心里竟不曾踏实过,该是我头一回在这宫里耍心机耍手腕,可这一次连带荣姐姐和皇贵妃都牵扯进来,觉禅贵人更是无辜,你说万一有什么,只怕太皇太后和皇上,都会对我失望,我谈何保护觉禅贵人。”

    环春却道:“事已至此,娘娘何不一心一意把事情做得漂亮,与其担心皇上和太皇太后责怪您,不如把贵妃的恶行挖出来,太皇太后总是偏向您的,皇上在事实面前,也不能不讲道理啊。咱们又不是害人,只不过想给二小姐讨个公道,这一次不清不楚,就还会有下一次,便是钮祜禄家那些人的嘴脸,也该叫人看得清才成。”

    岚琪深深叹息,定下心神道:“是了,既然是我自己下定决心,此刻又矫情什么,一步步走下去吧,虽也非走得正道,可只要把真相挖出来,面对太皇太后和皇上,我至少有话可说,我不求别的,只求钮祜禄家的人,别再把魔爪伸向岚瑛。”

    如此,岚琪穿戴齐整后,便照旧往慈宁宫去,只是环春今日没有跟着,在永和宫里静等觉禅贵人到承乾宫送四阿哥的衣裳,好预备之后悄悄去找青莲,问问觉禅贵人是否留下什么话。

    而这日下午,倒是皇贵妃打发人来,让永和宫的人去拿东西,说是得了什么玩物要给十三阿哥和小公主,环春自然领命过来,本只是想问问青莲,却是皇贵妃亲口对她说:“那些藏红花,觉禅贵人已经让贵妃瞧见了,据说是吓得不轻,看样子她心里有鬼,回去告诉你家娘娘,她可以算计起来,以什么名头处置贵妃。”

    环春谨慎地答应下,但又听皇贵妃问她:“听说咸福宫那里抓了好几天的野猫也不见踪影,你们怎么办到的?可把我们佟嫔也吓得不轻,早些了结这件事吧,我妹妹也要被你们吓死了。”

    “其实野猫并不在咸福宫,娘娘只是派人在近处的殿阁洒食,甚至佟嫔娘娘储秀宫的墙底下也有,那些野猫是每天有人捉了往那里放了觅食的,夜里那么近,野猫叫声那么响亮,贵妃娘娘若是心里有鬼,当然会害怕。”环春笑道,“娘娘本就不担心被发现是野猫,只要能吓着贵妃娘娘,就足够了。吓着佟嫔娘娘的事,奴婢会回禀主子知道,来日好好安抚佟嫔娘娘才是。”

    皇贵妃皱眉道:“你家娘娘看着连蚂蚁都舍不得踩死的温厚主儿,没想到也有这些心思,紫禁城可真是个好地方,谁进来都能学得一身本事。”

    这些戏谑的话,事后环春也如数转达给了岚琪听,岚琪只是一笑了之,倒是叮嘱环春记着,将来她要去安抚佟嫔,环春笑道:“住在那一块地方的人何止佟嫔娘娘,佟嫔娘娘性子弱害怕是有的,但是宜妃娘娘、僖嫔娘娘她们,倒是没见什么动静,本来有野猫野狗叫,再正常不过了,发发牢骚便是了,贵妃娘娘闹出那么大的动静,显然心里有鬼。”

    岚琪很冷静,“贵妃本就神神叨叨,未必真的心里有鬼,没事她也能闹腾,谁知真真假假,一定要等觉禅贵人肯定了才好,咱们先不要武断,更不能得意忘形。”

    环春答应,又转达皇贵妃的话问:“主子预备让皇贵妃娘娘以什么由头压制贵妃?”

    岚琪早有主意:“大阿哥的婚期近了,说她言行无状疯疯癫癫就好,先禁了咸福宫的门,再不许任何人往来,更不能传递什么东西,必须断了她往家里伸手的路,连阿灵阿都不行,其他的事之后再说,皇上不肯追究她们,咱们就不能在正道上为岚瑛讨个公道。”

    照岚琪的计划,只要等觉禅贵人确定温贵妃心中有鬼,她就要逼得贵妃“癔症发作”,由皇贵妃下旨断绝温贵妃与家族的一切往来,说白了就是把咸福宫变成冷宫,她知道这一步太狠,可事实上到这一刻岚琪仍抱有希望,她希望温贵妃是清白的,可一切早就离她的期望越来越远。

    康熙二十六年正月十四,元宵前的一晚,宫里张灯结彩预备过节,咸福宫里也不例外,温贵妃今天精神不错,晚膳时唤觉禅贵人一起来用,倒是精神地与她说起明日元宵宴穿什么衣服出席,觉禅氏与她一问一答,正说得好好的,那魔咒一般的婴儿啼哭声又响起。

    眼下还只是晚膳的时辰,还没到半夜就来了,温贵妃惊恐万状、面色苍白,旋即疯了似的撂下筷子就往外头冲,嘴里叫嚣着:“去!都去给我抓野猫,给我抓来通通乱棍打死……”

    殿阁里的人都慌慌张张跟着贵妃走了,觉禅氏被一个人撂下,她惊觉地跟出来看,果然见温贵妃疯了似的往外跑,她立刻转身回到自己的住处,从私密处翻出藏匿的藏红花,揣了一小包就转回膳厅,揭开温贵妃面前一盅还未用的人参乌鸡汤,拆开纸包小心翼翼地把细红的藏红花倒进去。

    “你在做什么?”

    藏红花还未被鸡汤浸润,温贵妃的声音突然冷幽幽传来,觉禅氏浑身一紧,手里的汤盅盖子滑落,在清脆声里摔得粉碎。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有种后宫叫德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琐并收藏有种后宫叫德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