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有种后宫叫德妃 > 372帝妃出游(5000字,三更到

372帝妃出游(5000字,三更到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皇帝要匆匆赶回紫禁城,没多的功夫解释,只道一声你等着朕来,便把岚琪交付给他信任的内侍卫,侍卫恭敬地请娘娘上车,马车随着圣驾一同离了畅春园,可没多久就在路上分开。

    岚琪身边只跟了环春一人,主仆俩不知道这是要去哪儿,等马车终于停下时,才听得外头有人说:“夫人,咱们到了。”

    夫人该是在宫外对她的称呼,岚琪虽然还年轻,毕竟不是十几岁小姑娘了,身上的气质也不同,私服出宫再不能像从前那样冒充个小丫头,身上穿得也非寻常人家能得的锦缎,举手投足贵气十足,这会儿下了车,门前迎接的人一看就亮眼。

    “夫人里头请,其他客人都不在了,最好的屋子已经给您打扫干净,床上的被子褥子都是最新的,桌上的茶杯器皿也是没人用过的,夫人您小心台阶。”看似店家的中年男人十分殷勤,可是她才要靠近岚琪,身旁穿了普通衣裳的侍卫就拦着道,“我家夫人自有人伺候,不需要你们费心。”

    岚琪笑笑不语,跟着进了门,偌大一间宽敞的客栈,堂下摆了十几张八仙桌,也不知平时宾客盈门是何等光景,此刻空荡荡的,说话都带着回响。

    客栈有三层高,据店家说二层三层都是客房,三层只有两间上等的屋子,岚琪一路上来,瞧见二楼的摆设布置也十分豪华精致,便笑道:“想来贵店是京城有名的客栈了?”

    店家脸上明明露出几分得意,又存心抱拳谦卑:“不敢当不敢当,都是老主顾抬爱,夫人倒是头一回见,听声儿不像外地来的,您是京城人吧?”

    结果侍卫又呵斥那店家:“问这样多做什么,我们夫人路上累了,这就要休息,赶紧开了房间,然后利索地下去,银子咱们是给了的,之前就说清楚了,不要你们在眼前晃。”

    岚琪不想给侍卫添麻烦,也不想失了自己的尊贵,未再理睬那店家,等进了宽阔的客房,真是豪气十足的客栈,一道门进去套了三间房,最里头的卧室足足有岚琪在瑞景轩住的两间屋子那么大,果然天家皇室虽豪华巍峨,可只要有银子,民间也是什么都能做到,昔日去江南,两大织造府的宅邸,就足够叫岚琪大开眼界。

    这会儿店家退了出去,侍卫才与德妃娘娘解释,那男人并不是老板,这家店是曹寅曹大人家的亲戚开得,曹大人也名分,所以做的都是官场上的生意,平日里不乏达官贵人往来,所以那人才胆子大眼价高,请德妃娘娘不要在意。

    岚琪当然不在意这些事,哪怕一路走上来整座客栈空荡荡的,她也知道真出什么事,十步之内指不定都能有个人窜出来保护她,既然是玄烨把她送来这里,皇帝一定早就安排妥帖。

    “皇上是预备夜里直接过来?”岚琪问着,心里头则没好意思对侍卫开口,只等夜里见了玄烨,要好好问他太皇太后知不知道他们跑出来玩。

    之后再没什么人来打扰主仆俩,屋子里空荡荡的,一应东西都齐全,但到底不过是间客房,逛两圈就不新鲜了,岚琪坐在窗下远眺两条街外热闹的景象,恹恹地说:“何必一早把我送过来,干坐着等一天,关在这里有什么意思,他就是想一出是一出。”

    环春坐在桌边切一盘水果,笑盈盈说:“可惜不能出去逛逛,不然外头挺热闹的,奴婢也好久没出宫了。”

    若早几年,岚琪一定会兴奋地接着环春说不如她们先去街上逛逛,反正十步之内必然有侍卫周全,不怕被人拐带,可如今她都是几个孩子的娘了,早没了那冲动鲁莽的性子,即便心里头想要出去看看,也不敢多这样的事,给侍卫们添麻烦不说,真出了什么事,玄烨还不把这间客栈给拆了。

    “没意思。”岚琪慵懒地坐到桌边来,瓜果虽然新鲜,可她如今什么好东西没吃过,自然不在乎,随便拿一片香瓜也不吃,起身在窗前晃来晃去,依旧埋怨着:“没意思没意思,我心里还惦记着太皇太后,万一老人家不知道我出来怎么办?”

    环春乐呵呵的,她觉得太皇太后应该知道,正好外头有人敲门,便擦了手出去听话,不多时笑意灿烂地进来说:“问娘娘休息好了没有,皇上吩咐侍卫们安排娘娘午前去城隍庙烧香,那里老百姓多,今天因不是初一十五倒也去得,只请娘娘不能各处逛逛,烧香拜佛后咱们立刻就回来。”

    “是皇上安排的?”岚琪这下放心了,赶紧扔了手里的香瓜,让环春给她洗手换衣裳,站在镜子前瞧见自己一身云锦,笑着说,“那里是老百姓常去的地方,穿成这样可不好。”

    环春出门时也没准备什么朴素的衣裳,谁能想到是微服私访,但不多久又有人来敲门,说他们忘记把衣裳给娘娘了。

    送进来两身布衣,主仆俩由头到脚都换下,发髻上的头饰全都换掉,岚琪只在盘发上插了一支银镶玉的簪子,镜子里的人改头换面,岚琪兴奋地笑着:“若是夜里皇上瞧见我这模样,要不认得了。”

    之后出门,店家在楼底下瞧见两人换了装扮,半张着嘴不知说什么好,奈何岚琪身边的侍卫们太霸道,根本容不得他们多嘴,外头马车早就备好了,一行人穿过大街小巷来城隍庙,岚琪和环春对这些都不陌生,她们进宫前都是普通人,也会上街也会烧香拜佛,都是十几岁进宫后,才开始觉得宫外成了另一个近在眼前却又遥不可及的世界。

    今日初十,比不得初一十五的热闹,老百姓虽然不少,尚不至于寸步难行,两人很顺利地进了城隍庙,环春帮着一道捐了香火敬了香后,岚琪再请三支香进入大殿,敬过城隍老爷,环春将三支香请上香案,岚琪跪在蒲团之上,双手合十虔诚祝祷,等环春奉香回身,已见方才还满面笑容的主子正默默落泪。

    她们没有在城隍庙逗留太久,车马很快又把主仆俩送回客栈,一路上都默默不说话,再次回到客栈,环春问要不要换衣裳时,岚琪才稍稍有些精神,笑着说:“刚才在城隍庙听身旁的妇人们在说,今晚有夜市,我想去逛逛,看能不能等到皇上回来。”

    环春见她心情好些,才问道:“娘娘方才怎么哭了,是不是又想念六阿哥?”

    岚琪颔首,眼角边还带着几分悲伤:“城隍老爷是掌管冥界事务的,我自然为胤祚求一份冥福,其实想想,也不过是安慰自己罢了。”

    “皇上让您去城隍庙,也是为了这个吗?”环春似乎明白了,安慰主子道,“看在皇上如此细心的份上,您也不要悲伤了,奴婢先头还很疑惑,京城大寺庙不少,怎么偏偏去城隍庙,那里人多人杂,本不是很方便。”

    “不管皇上怎么想的,我已经很知足。”她转身看向窗外,这里虽然高且视野开阔,却看不见紫禁城,无形中是对身心的放松,即便她已经住在畅春园好些日子,紫禁城的束缚,毕竟是十几年了。

    此刻紫禁城里,太子的讲学刚刚结束,众位已上书房的阿哥们在乾清宫里站成一排,皇帝坐于桌前翻看他们这些日子写的字,除了五阿哥之外都很有长进,但是皇祖母交代过要他别太苛求五阿哥,方才也不过是简单提点了一下。

    这会儿皇帝心情甚好地抬头,看到面前一排高高低低的孩子,最小的七阿哥站在五阿哥身边,他先天有残缺,宫里人养得再好,也终究显得瘦小,玄烨一个个看过去,在胤祺和胤祐之间,心里头突然缺了一块。

    若是胤祚还在,他现在会是什么模样,两年的书房学下来,应该不再那么调皮捣蛋,又或者性子难收,在书房也不肯老老实实,那样岚琪一定会对儿子发脾气,两年里指不定他还要为了孩子的事去哄她,可是那些幸福的负担,老天没来得及给他就收回了,是怕他肩上的担子已经够沉重,还是他这个阿玛做的不够格?

    他承认,虽然都是自己的孩子,不论是皇后所生的太子还是答应常在生的阿哥,玄烨珍惜每一个孩子,但人心生来就长偏了,他也不能免俗。过多喜爱其中几个孩子之余,他也尽力教养其他的孩子,将来他们都是朝廷的大臣、皇室的王爷贝勒,爱新觉罗的枝叶从紫禁城伸展出去,要靠他们一起支撑起强大的皇室,满人的江山传承,从他这一代才真正开始。

    此时李公公从外头进来,说八阿哥在等了,玄烨让儿子进门,但见胤禩乖巧恭敬走进来,向父亲行了大礼后,又见过诸位兄长。玄烨一直听说八阿哥性情温和,平日所见的确是个懂事聪明的孩子,今日再见他,觉得突然长大许多,但上书房是严肃庄重的事,此刻皇帝亦严肃地说:“下午与你的师傅见了礼,明日起就要上书房,书房里规矩大,你的皇兄们都做得很好,朕希望你也能和他们一样专心读书,咱们满人要吃透了汉人的学问,才能好好掌管这个天下。”

    八阿哥一一应诺,之后皇帝又问了几件事,再与诸阿哥一同进了午膳,午后八阿哥上书房的见礼结束,又一起看儿子们的骑射,直到日落黄昏才要预备离宫。

    后宫里头,人人都巴望着皇帝能到哪一出殿阁坐坐,可皇帝除了派人问候过皇贵妃外,一概的人都没见,连皇贵妃都期盼能见皇帝一眼,可只等来了李公公的问候,她自然不会在人前失礼,李公公走后才对青莲抱怨:“来去匆匆的,园子里到底什么勾着他?”

    青莲说:“太皇太后养身体,皇上怕是不放心。”

    皇贵妃冷笑:“宫里的传闻你听见没,据说永和宫出去的那个小答应,如今把皇上哄得很高兴,我瞧她再回来,怕是个常在贵人也不稀奇。”

    但偏偏并不是畅春园里有什么勾着皇帝,勾着他心的人此刻正隐匿在京城市井中,岚琪在客栈里百无聊赖地度过一天,她这个天天忙碌的人突然静下来,竟不觉得悠闲自在,反而莫名地生出空虚忧虑,总觉得不做些什么不安心,环春笑她劳碌命,人家得意地说:“可不是能者多劳?”

    好在有环春陪伴,等夕阳渐渐从西边隐去,终于听得外头的动静,这里套了三间房,听得不真切,岚琪径自跑到门前来,待熟悉的脚步声近了,猛地一开门玄烨就在外头。

    皇帝穿着寻常的褐色袍子,乍见岚琪开门,又是百姓家妇人的装扮,不免愣了一愣,但旋即两人都笑了,岚琪娇然道:“等了整整一天,都要闷死了,这样出来一回真没意思,这就要回去了吧?”

    玄烨却笑:“有意思的才开始,朕让他们寻一个由头今晚办了集市,咱们去逛逛。”

    岚琪记得今天在城隍庙几个妇人互相说夜里能不能出来逛逛,她也跟环春说要去凑热闹,没想到玄烨主动跟她说出门,就连这场夜市集会,也是皇帝让地方办的,一路车马过去时,岚琪小声问玄烨:“皇上这是要千金换得美人笑?”

    玄烨悠哉悠哉地望着她,心满意足地说:“前几日总见你不高兴,朕知道园子里再清净也有让你烦心的事,那里也不是真正自由自在的,哪怕一两天,朕也想带你出来逛逛。”

    皇帝虽然没有明说,岚琪猜想他是心虚章答应的事,近来皇帝对章答应诸多恩宠,园子里传得风言风语,他大概是怕自己不高兴。可换个立场,皇帝宠幸妃嫔本就是十分平常的事,没有章答应也会有李答应王答应,眼下皇帝能心里觉得愧疚而特地带她出来散心,岚琪终归是知足的。

    夜市很热闹,虽然不是头一次才见的新鲜事,可在宫里十几年,这一切早就只剩下印象了,当年南巡到后来也只记得旅途疲惫,很多事如今甚至都已经想不起来。此刻融身进寻常百姓的人堆里,岚琪对着玄烨踩踩地上的土说:“这下子,才有脚踏实地在人间的感觉,在宫……”惊觉失言,她忙捂着嘴,而后灿烂地笑,“在家里,总觉得天天在云端上。”

    玄烨欣然笑:“你的夫君在人世间的最顶端,你跟他一道在云端上待着,有什么可稀奇的?”

    一面说,一面将环春叫到跟前,从侍卫手里拿过钱袋子递给她,笑着道:“一会儿朕要买什么东西,你只管麻利地付银子,别让你家夫人碰钱袋子,她还要匀一半藏起来,另一半再两分才肯拿出来花。”

    岚琪气得腮帮子鼓鼓的,哼着扭身就往人堆里钻,被玄烨眼明手快捉了胳膊拎出来,虎着脸说:“混账,这里是你胡乱走的地方?老实地跟着我。”

    环春捂着嘴笑,又见皇帝毫不顾忌地和夫人手牵手,心里直觉得暖暖的,殷勤地跟在身后,她也好久没体会过花钱的痛快,跟着帝妃二人四处转,没多久身后随行的“小厮”们手里就拿满了大包小包。

    这会儿两人停在一家铺子前,铺子里卖的都是各色蜜饯零嘴,有的看着很粗糙有的却比宫里的还要精细,岚琪说想给老祖母挑一些回去,拉着玄烨要尝一尝,皇帝怎么会对这种东西感兴趣,不耐烦地在一旁等她。岚琪吃到一种没见过的果脯,撕了一点跑来找环春,刚塞进她嘴里问好吃不好吃,街上突然一阵喧嚣,不远处不知出了什么事,许许多多的人突然开始奔跑躁动。

    虽然帝妃二人的身边有许多明着暗着的侍卫,也抵挡不住老百姓汹涌而来的人流,不知前头出了什么事,所有人都往这边跑,店铺里很快挤满躲避的百姓,玄烨和岚琪环春瞬间被分开,而人流越来越多,叫喊声哭闹声,那一块躁动的源头,也渐渐有火光冲天。

    环春紧紧拉着主子的手怕再分开,可是躁动的人流不断地冲过来,等她们回过神,竟然已经被挤得远离了方才的铺子,而身边没有一张认识的面孔,只怕有侍卫在身边,也要认不出哪个是德妃娘娘了。

    等人流不再拥挤时,主仆俩已经不知身在何处,方才还灯火通明的街道,因为一场莫名其妙的躁动熄灭了许多灯火,老百姓们熟门熟路地各自往家赶,这两个十几年没上过街的人,除了原地站着,完全不知道该去向何处。

    “娘娘,怎么办,皇上回来找我们吗?”环春紧张不已,一只手仍旧紧紧抓着主子,生怕她掉了似的。

    “咱们还是别乱走了,乱走更找不到,我们刚才、刚才从哪儿被挤过来的?”岚琪四顾黑洞洞的道路,人群已经散的差不多了,只剩下满地狼藉和些许在忙着收拾东西的人,虽不至于荒凉无人烟,可她们该去问谁?

    环春急着问:“娘娘,那家客栈叫什么来着?您记得吗?”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有种后宫叫德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琐并收藏有种后宫叫德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