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有种后宫叫德妃 > 450安王府的外孙女(还有更新

450安王府的外孙女(还有更新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胤禩不知弟弟晓不晓得他母亲疯了,虽然宫里都只说贵妃娘娘是缠绵病榻,但他在长春宫听那些宫女漏出来,早就知道十阿哥的额娘温贵妃是疯了。据说太祖母过世前还受到过惊吓,但这是宫闱秘闻,不能宣之于口,他这个年纪已经懂。

    “皇祖母总说我额娘病了,不让我去吵他。”十阿哥撅着嘴嘟囔,“可是我有点想她,我好久好久没见过额娘了,她病得很严重吗,像皇贵妃娘娘一样吗?”

    八阿哥看看周遭的人,三四个跟着十阿哥的小太监瞧着也没多大,想必平日算是个玩伴,年纪小同样不懂事,才会跟了出来。而八阿哥自己也没多大,但这个年纪的孩子,特别容易自以为是,总觉得自己长大了,会做出一些看似聪明的糊涂事。

    这会儿八阿哥见弟弟可怜,难免生出几分当哥哥的骄傲,而且他自己也没有生母呵护,便问十阿哥:“你可以自己去咸福宫,是不是不敢去?要不要我领你一起。”

    这本就是十阿哥来的目的,他和其他兄长说话时有几分害怕,知道今天八哥一个人在书房,就特地跑来了,正好太后那儿会客,也没人在意他,在书房外等了有小半个时辰,果然没白费功夫。

    兄弟俩手牵手往咸福宫去,跟着八阿哥的太监劝说了几句没用,也只能跟在后头,心想咸福宫那边门禁森严,两个小主子去了也未必见得到温贵妃。

    实则咸福宫这边早就撤了门锁,自从太医向皇帝断定贵妃癔症无法医治后,皇帝除了多派人看管外,不再让人把门锁严实,且之前因为锁着门才被人算计,现在大大方方地开着,反而没人惦记那里。温贵妃自当日莫名其妙出现在慈宁宫后,至今一直很太平,没再出过什么事。

    八阿哥和十阿哥说说笑笑地过来,未想还没走到咸福宫,半路上却遇见大阿哥福晋,今天是太后请几位王府福晋来叙旧的,大福晋跟着几位伯母婶母也一道进宫,但是没去长春宫见婆婆,惠妃也没来多事,似乎在太后面前达成了什么默契,两边已很长一段日子互不干涉。

    “大皇嫂怎么在这里?”十阿哥知道大福晋今日进宫,八阿哥倒有些意外。

    兄弟俩站定了与大嫂互相见了礼,大福晋则尴尬地问:“十弟,你认得霂秋吗?”

    十阿哥呆呆地想了想,晃晃脑袋说:“记不得脸了,今天来了好多女孩子,霂秋是哪个?”

    大福晋皱眉头道:“是安亲王府的外孙女,刚才太后让我领着她去长春宫请安,她转眼就不见了。”

    原来是因安亲王老福晋的请求,太后让大福晋带着小外孙女去长春宫见惠妃,个中的缘故自然是她们之间明白,大福晋本不大愿意,太后便派了身边的嬷嬷跟着,这才半推半就地来。谁知路上她肚子突然不大舒服,就让轿子停了停,一众人围着让她喘口气的功夫,那孩子就不见了。

    大福晋口中这位霂秋小姐,因自幼失去双亲,而被外祖父接入王府抚养。她的额娘是安亲王侧福晋所生的庶女,虽是庶出,也是朝廷册封的郡主,奈何所嫁非人,额驸郭络罗明尚因嗜赌贪污被皇帝判刑丢了性命,郡主很快抑郁而终,留下一个孤女。

    如今的安亲王福晋,已是王府第三任继室,对侧福晋所生庶女的孩子没多大感情,只是老王爷没了,王府一下失去了依靠,对她们来说,积极在皇室中笼络人脉从而稳固王府地位,很重要。而其中一大门路,便是联姻,这个寄人篱下的小姑娘,一时成了香饽饽。

    除服后,福晋时常带着孩子出入宫廷和王府,孩子若能嫁入其他王府已是好事,但若能与宫内皇阿哥们结姻缘,更是上上好的事,小郭络罗氏像她的外祖母是个漂亮的小姑娘,在老福晋眼里,孩子这张脸蛋,足以为她谋得好前程。

    此刻只听大福晋叹气:“算了,我再找找吧,就这么点儿地方,她还能跑去哪里,宫里也容不得一个小姑娘胡乱跑,早晚有人把她送回去的。”

    八阿哥和十阿哥爱莫能助,他们总不见得去帮大福晋找人,正打算大嫂走开后好继续去咸福宫,谁料大福晋扶着嬷嬷的手才走几步,突然哎呦地叫起来,笨重的身子一点点往下坠,俩孩子呆呆地在一旁看着,只见嬷嬷宫女们手忙脚乱大呼小叫,听得几句,像是要生了。

    兄弟俩几乎不记得后来的事,醒过神来时,已经在长春宫八阿哥的屋子里坐着了。因大福晋就在附近破了羊水,被直接抬入了长春宫,宫里迅速找来太医稳婆,虽然之前计算日子大福晋该在八月生,可现在的确是早产迹象,时刻就要分娩。

    十阿哥坐不住,想要走,但是长春宫里乱哄哄的,宝云守着兄弟俩,劝他们先别动。胤禩则趴在窗前看着惠妃的屋子那边,嘴里念叨着:“大皇嫂能生个小侄儿才好。”

    宝云听得,不免苦笑,现在大福晋早产,母子能不能平安也不知道,生男生女哪儿有命来的重要。

    这边厢,惠妃坐立不安地等在屋外,眼下胎儿未入盆,胎位也不正,她担心儿媳妇生不下来,或者说,更担心好不容易是个男胎,却要活活闷死在肚子里,心里又恨又急,还不能对那些太医稳婆明说。因为在她看来必定是保住孩子要紧,只要能生下皇长孙,儿媳妇的性命不重要,有的是宗亲贵族家的小姐挑选,大阿哥府里不缺女主人。

    消息惊动六宫,都知道大阿哥福晋早产了,彼时岚琪正在承乾宫陪伴皇贵妃,皇贵妃心血来潮想吃蟹肉羹,眼下螃蟹还不肥美,宫里向来也不大食蟹,花费好大一番功夫弄来螃蟹拆蟹肉,才得了那么一盅,她正一口口喂皇贵妃用,两人说着话,很安逸。

    大福晋的事传来,照例派个宫女去问候便是,皇贵妃则冷笑:“惠妃那么着急要抱孙子,可怜的是那孩子。”说着叮嘱岚琪,“毓溪是我选的,你便是不喜欢,也看在胤禛的面子上,将来不要太为难她。至于生养,我自己一生无所建树,就别强求孩子了,胤禛也不会只有一个福晋,不愁没人给他生孩子。”

    岚琪手里端着橘红色满满蟹黄的汤羹,舀了一勺要再请皇贵妃用一口,自己笑着说:“小日子是他们过的,隔着宫墙咱们管那么多做什么。”

    皇贵妃啧啧:“你总是这样的性子,对谁都那么好,我真是看不明白,难道你心里就不会恨谁?难道谁要你做什么,你都能答应?”

    岚琪不愿多解释,只笑着说:“大抵臣妾就是生来的好人。”

    皇贵妃却略伤感,摇头不想再用蟹肉羹,眼底浮起几分哀愁,似自言自语,又似对岚琪说:“他喜欢你什么呢,便是好人的脸,也早晚要看厌倦,为什么那些女人花尽心思也哄不得他高兴,十几年了,他心里还都是你。”

    岚琪在旁未说话,洗了手拿来帕子给皇贵妃擦拭,却听皇贵妃说:“你可知道,皇上当年册封钮祜禄氏,跟她说了要好好照顾你,像是交换的条件,她那个皇后做得可真憋屈。”

    “臣妾不知,也不敢当。”岚琪开口,十几年的陈年往事,她已经记不得。

    皇贵妃幽幽笑:“除了我当年欺负你那些事,四阿哥的事之后,你有没有恨过我?皇上把四阿哥送来给我,大概就是想让我别再欺负你,但毕竟是抢了你的孩子,你真的就不恨?”

    岚琪的笑容恬静温和,慢慢说道:“臣妾要怨也怨皇上,是皇上的旨意,也是皇上对您的心意。臣妾早就对您说过,因为您待四阿哥好,臣妾一点也不恨。”

    皇贵妃凝神看着她,好像从没觉得乌雅氏漂亮过,这会儿看着她云淡风轻的笑容,却嫉妒这份属于她独有的美丽。有些事藏在心底不愿说,皇贵妃也不愿承认,只是她想不到,眼前的人可以坚持那么多年,丝毫不流露在脸上。

    皇贵妃不记得自己是几时想明白的了,只是近些日子越发感慨,她了解玄烨,知道玄烨对在意之人的用情之深,以他君临天下的气魄,他有的是法子不让自己再欺负乌雅氏,总觉得不至于要拿四阿哥来交换,四阿哥到底怎么来的承乾宫,似乎不是当年那个说法。

    自然她只是自己想一想,她也希望,这一切是皇帝对她情深,心疼她膝下无子。

    寝殿外头,从校场回来的四阿哥满头汗地站在门外,听见两位母亲的对话,脸上低沉的神情里有几分叫人暖心的感动,他抬手抹掉汗水,转身往自己屋子里去。

    七月的天渐渐暗得早了,长春宫里还没有消息传出,但所有人都在等待消息,不知这一次能不能得一个皇长孙。

    延禧宫里,觉禅贵人正在灯下握一卷书打瞌睡,香荷从门外进来,推醒了主子问她饿不饿,入秋后贵人胃口一直不好,她放下一碗蟹肉羹说:“德妃娘娘送来的,您尝尝吗?”

    觉禅贵人蹙眉摇头:“太寒了,又腥。”

    正说话时,易答应从后头过来,明明年长几岁的人,却孱弱地对觉禅贵人说:“臣妾的宫女说咱们门外头有一个小孩子坐着,天黑了,臣妾不敢去看,怪吓人的。”

    香荷却机灵道:“听说宁寿宫在找一个孩子呢,说是安亲王府里的小姐,难道是那位小姐?不会还没找着吧,这都什么时辰了。”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有种后宫叫德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琐并收藏有种后宫叫德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