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有种后宫叫德妃 > 451最伤人的话(四更到

451最伤人的话(四更到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易答应胆子小,来禀告后就回自己屋里去了,觉禅贵人和香荷掌着灯笼出来,果然见门前阶梯下坐着一个孩子,她将脸埋在膝盖里,大晚上黑洞洞的一个身影在那儿,若合着仲夏鬼话来想象,也不怪易答应害怕。

    “你是哪儿的孩子?”觉禅贵人走过来问,那孩子听见动静缓缓抬起头,瞧着七八岁的模样,很纤瘦,有尖尖的瓜子脸,昏暗的灯光下五官也很明显,是个漂亮的小姑娘。

    “我累了,就想坐一会儿。”小姑娘没起身行礼,更似自言自语地说,“我找不着路,她们也没来找我,大概是想把我丢了才好,这样舅妈她们就省心了。”

    香荷在觉禅贵人耳边轻声说:“主子,这孩子怪怪的。”

    觉禅贵人瞪了她一眼,猜想她就该是宁寿宫找的孩子,便温和地说:“我带你回宁寿宫,很晚了你的家人大概已经离宫,太后娘娘很慈祥,大概会留你在宫里住一晚。”

    女孩子抬头望着觉禅氏,须臾后点了点头,利落地站起来,毫不犹豫地拉了觉禅氏的手说:“那我们走吧。”

    宫里见惯了礼貌的孩子,即便很顽皮,人前的礼貌总不会少,极少见这样的,才七八岁的年纪,眼底清冷得吓人,若说她骄傲,却又似隐藏光芒带着几分收敛的气息,但觉禅氏后来想想,不过是个孩子,一定是她自己想多了。

    大手牵小手往宁寿宫来,觉禅氏觉得身边的女孩子是她见过最特别的,和宫里的金枝玉叶不同也罢了,宗室贵族里的孩子,也极少像她这样,一路默默不语,眸中的骄傲实则在掩饰她的紧张害怕。

    一行人到宁寿宫门前,前头却过来两乘肩舆,肩舆上坐着两个孩子,他们似乎看到这边觉禅贵人在,肩舆匆匆就停了下来,便见八阿哥一个人跑过来,脸上带着笑容说:“觉禅贵人吉祥。”

    觉禅氏微微一笑,淡淡地说:“八阿哥不必向我行礼。”

    后头十阿哥紧赶慢赶地跟上来,在灯光下瞧见觉禅贵人身旁的小姑娘,恍然大悟地哦了一声,指着她对哥哥说:“八哥,这就是大嫂找的女孩子,我记得了,她是安王府的人。”

    宫外的女孩子,见到阿哥们本该行礼,可她却直直地站在那里不动,因到了宁寿宫,已经松开了觉禅贵人的手,此刻门里有老嬷嬷和宫女出来,一面有人照顾十阿哥,一面有人围着她说:“小姐总算回来了,您去哪儿了,老福晋担心极了,这会儿她们已经离宫……”

    絮絮叨叨的话中,两个孩子被带了进去,觉禅贵人和八阿哥似乎被遗忘了,母子俩对立无语,半晌觉禅氏觉得自己该走了,才转身,听见孩子说:“入秋天就凉了,您保重身体。”

    一旁的香荷脸上满是不舍和惋惜,可她家主子却径直走了,也不惦记打灯笼,很快就消失在了黑夜里。

    “八阿哥,十阿哥送到了,咱们回吧,宫里还不定怎么样了呢。”跟随胤禩来的太监跑上来劝小主子回去,他也不敢在人前露出太多奇怪的情绪,冲香荷笑了笑转身就往肩舆那边走,落座后正要起轿,见有人打着灯笼匆匆忙忙跑来,到宁寿宫门前便吆喝:“快禀告太后,大福晋生了,母女平安。”

    听得“母女平安”,八阿哥脸上一沉,他知道长春宫里又要好一阵子的阴郁,闷闷地坐了肩舆便要回去,但抬头瞧见香荷打着灯笼站在那里冲他笑,没来由的心里一暖,孩子也回以笑容,但肩舆很快就调头走了。

    见八阿哥离开,香荷才沉下心,打着灯笼来追赶觉禅贵人,跑得气喘吁吁地说:“主子,他们说大福晋终于生了,又生了个女儿。”

    觉禅氏哦了一声什么也没说,之后一整晚都没什么动静,香荷不敢多嘴,只能由着她去。

    这一晚,即便夜深了,大福晋顺利分娩的消息还是传遍了六宫,可连生两个女儿,纵然九死一生,也没什么人惦记恭喜她或疼惜她辛苦,只有幸灾乐祸的酸言冷语朝年轻的福晋来,她在长春宫醒来时第一个念头,就是要回家。

    可是婆婆很快板着脸出现在眼前,冷冷地告诉她:“太后下旨,留你在宫里坐月子,早产太伤身了,让宫里的太医好好调理。”

    大福晋低垂着眼帘不看婆婆,惠妃则冷笑:“不必见了我就跟老鼠见了猫似的,我不会吃了你更不会伤你,我还指望你给胤禔生个大胖小子。你放心,我不会留你太久,留在宫里怎么和胤禔过日子,等你养好身体,立刻就送你回去。”

    年轻的小妇人紧紧咬着唇,半晌见婆婆要走时,突然说:“府里还有侍妾,额娘或者给胤禔指个侧福晋呢?儿臣怕是要叫您失望,这辈子生不出儿子。”

    惠妃回眸,那好似出自幽冥地府的冰冷目光,叫大福晋看得心生恐惧,只听她说:“嫡出的才最金贵,你又不是不能生,太医说你身子很好,我放心得很。”

    此时燕竹匆匆进门,惠妃见她有话要说,便离了儿媳妇的屋子,站在外头屋檐底下,听燕竹说道:“娘娘,听说承乾宫又召集太医了,皇贵妃怕就在这两天。”

    惠妃心里突突直跳,捧着心门口良久不语,等缓过神在屋子里坐下,喃喃自语说:“她一走,四阿哥就要不如从前了,对我来说是好事。”

    燕竹亦在一旁附和,又说道:“昨天大福晋本是领着安王府的小姐要来给您请安的,您看太后娘娘和王府老福晋的意思,是不是想把这位小姐指给咱们大阿哥?”

    惠妃微微蹙眉,宗室里那么多孩子,她哪儿记得住谁是谁,便问哪个孩子什么年龄,听说是阿玛犯了事的孤女,哼笑道:“什么乱七八糟的出身,父母双亡那么硬的命,也配得大阿哥?”但说着突然想起来,她宫里还有一个孩子呢。

    燕竹也意识到了,笑着说:“和八阿哥年纪倒是相仿的,那小姐自家出身落魄些,到底是安王府的外孙女,太后若真有那个意思,您也不好拒绝。”

    惠妃揉着额头,细思量道:“给大阿哥万万不成,八阿哥还能商量,可现在想也太早了,他才多大?她们瞎着急。”但转念一想,太后佛爷一般的人,宫里宫外的事都不掺和不主张,突然有这么个念头,保不定是皇帝的主意在背后推波助澜,一时心里又没了底。

    安亲王府向来是亲太子一派,继福晋是赫舍里家的人,现在拿外孙女打她长春宫的主意,不论是大阿哥还是八阿哥,都别扭得很。惠妃心里不踏实,派燕竹往宫外送消息,必要找明珠商议才好,即便明珠府如今比不得从前如日中天,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她还能靠一靠。之后便是应付各宫的贺喜,毕竟嘲讽揶揄都是私底下的事,女人们面上的功夫,从不马虎。

    承乾宫中,一清早召集太医,现下已经散了,宫里人一惊一乍已经习惯,皇贵妃平稳后就都能歇口气。此刻岚琪正在偏殿进几口清粥,看到有宫女抱着几件硕大的东西往内殿里去,她赶紧漱了口跟过来,便见里头铺张开,那长长的包袱里是一架古琴,她们三五下摆好了琴架,轻轻将琴安置其上,朝榻上皇贵妃说:“娘娘,琴找出来了。”

    岚琪的记忆恍然回到多年前,这些年她竟不知不觉淡忘了,从前承乾宫的琴声那么动听,她从钟粹宫听到永和宫。昔日心痒也想学琴,陪着太皇太后在园子里避暑时,太皇太后找来师傅教她,学成之际在太皇太后和太后跟前献过艺,她转身就把琴沉了,说再也不弹琴,因为弹琴,是宫里彼时的佟贵妃才能做的事。

    曾经她羡慕皇贵妃会弹琴,这些年羡慕觉禅贵人会打扮,可她从来不愿在皇帝面前重复这些事,**而自信地守护自己的爱情,只让玄烨喜欢最原原本本的乌雅岚琪。

    对于皇贵妃而言,弹琴曾是她最厌恶的事,那是她特意学来哄皇帝高兴,即便当时当刻能哄得皇帝高兴,心里还是会怨怼,怨怼皇帝喜欢的是琴声,而不是她。玄烨甚至亲口对她说过,承乾宫里若是没了琴声,外头的人就该担心了,她要好好维护承乾宫的恩宠和体面,不能让外祖家担忧。

    那大概,是她听过最伤人的话,比温贵妃陷害她毒害皇嗣时玄烨气急撂下的重话还伤人,她的表哥,仿佛从来就没真正喜欢过她这个表妹。

    好在她之后多年的真心付出有回报,不论是男女之情还是表兄妹的亲情,算上四阿哥,算上她这些年的地位和恩宠,皇帝终究没有空负她。缠绵病榻之后,玄烨不仅没有半分嫌弃,更一点一滴呵护着她即将消失的生命,好像不愿她在人世间留下任何遗憾。

    “会弹琴吗?”皇贵妃看到岚琪站在门前,虚弱地笑着说,“我突然想听琴。”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有种后宫叫德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琐并收藏有种后宫叫德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