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有种后宫叫德妃 > 467天上的风筝(还有更新

467天上的风筝(还有更新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炉上火锅咕嘟咕嘟煮汤的声响外,屋子里静如无人之境,玄烨被那一番话说得闷住,连岚琪之后的“臣妾失言”也不曾听见,等他回过神,人家已经在地上呆了好一阵,他伸手把岚琪拎起来,揉了她的膝盖说:“做什么动不动下跪,你明知道朕不喜欢这样。”

    岚琪低垂着脑袋,她有好多好多的话想说,可那些不能说出口,如她这一跪,就因为玄烨是皇帝,因为他是皇帝,所以那些话注定这辈子都不能说出口。

    “你不说了吗?朕还想听。”玄烨果然道。

    “臣妾不该说那些话,实在没有分寸了,皇上如今想听,可将来若是恼了,回想起来就是臣妾僭越,那样会让您更讨厌臣妾。”岚琪低垂眼帘不敢看玄烨,但严肃地说,“皇上您知道这里头的轻重,臣妾往后会更加小心,也请皇上不要为难我。”

    玄烨失望极了,可他的确知道里头的轻重,也因此除了今天忍无可忍说出口,一直以来和太子有什么矛盾,他都一个人闷在心里。

    “只有皇祖母,朕可以对她说任何事,连你都不成。”玄烨苦笑,“皇祖母总对我说,自古帝王称孤道寡,没有谁坐在龙椅上是不寂寞的,朕以前不觉得,心想有皇祖母有你,还有兄弟们孩子们。可现在才明白,原来身边有再多的人,心还是空荡荡的,哪怕是你也不能全心全意相待,这不是你的错,错就错在,朕是皇帝。”

    “这也不是皇上的错,就算您不是帝王,也不能任何事都随心所欲。”岚琪冷静地说,“任何人在这个世上,但凡有半点为他人考虑的心,就都会有所牵制,都会有无可奈何的事。天上的风筝想要飞得更高,却被线牢牢牵制束缚,风筝一定觉得是线阻碍了它高飞,可一旦剪断了线,等着它的就是落地,即便能自由自在飞一段,也不会改变坠落的结果。牵制并不是什么坏事,臣妾在太皇太后身边十几年,学的就是如何与皇上相处,不求一时贪欢,但求一辈子互相依靠。”

    “你说得真好,几时你已经变得这样聪明,朕眼里……”玄烨好生感慨,怔怔地望着岚琪,似自言自语着,“朕当初教你读书写字,并没有盼过今日,可你总是给我惊喜。”

    她的情绪安定下来,听得这句话,娇然一笑:“臣妾是不是很讨人喜欢?”

    玄烨捧起她的手在手背亲吻了两下,唇间触碰到昨日的伤口,又温柔地亲了一口:“朕冲你发脾气,还把你弄伤了,堂堂君王,竟只会欺负自己的女人。”

    岚琪笑悠悠道:“皇上放心,我不告诉人家。”

    玄烨一愣,立刻就笑了,轻拍她的额头嗔怪:“蹬鼻子上脸。”

    岚琪却正经说道:“太子的事,皇上再冷静冷静,会有法子的。”

    玄烨也稍稍沉了脸色,但似乎有些许胃口,指了几样菜让岚琪送来,她端着碗筷夹菜,又在火锅里热热地烫了几片羊肉,送回来时照旧先自己吃了几口,玄烨没再怪她,两人坐下安静地吃了几口饭菜,皇帝才突然说:“对太子,朕会再好好想明白,可是你答应朕,你可以不说任何话,但能不能听朕说说,朕不找你商量,只找你说说心里话。”

    岚琪点头答应,眼眉弯弯地笑道:“皇上记得来说心里话时,多带几个稀罕的好物件,那臣妾一定更殷勤,拿人家的手短,您听过吧。”

    玄烨笑骂:“这一两年都别惦记朕给你什么好东西了,贪得无厌。”

    岚琪根本没当真,再给玄烨盛了一碗汤,等他热乎乎地喝下去,才正经说:“臣妾也有事要找皇上商量,昨晚没闲下来说。”

    两人目光暧昧,但不至于放肆,玄烨点头让她讲,岚琪才慢慢把之前在宫里的事告诉皇帝,说起在袁答应屋子里翻出来的布娃娃,她面色凝肃道:“平贵人从前爱惹是生非,但近些日子总算很安分,她与王常在、袁答应井水不犯河水,实在没必要做这种事,加上袁答应的癔症莫名其妙得了又莫名其妙好了,太医也一直没正经来向臣妾禀告过,所以臣妾武断是她们自己闹出来的是非。但这上头的事,就不是臣妾能满足她们了,皇上您既然收了人家更打算要好好亲近,可就别喜欢一阵子又撂下不管了,难道撂下不管的,都让臣妾和荣姐姐来收拾?”

    皇帝忙不在乎地点点头:“难道还让朕收拾?”

    岚琪不悦:“臣妾是说正经的话。”

    “朕也是说正经的话。”玄烨说罢就冲她微笑,笑得岚琪心里毛躁嫌弃地避开了目光,他则追着目光去,人家恼了推开他要走,被玄烨捉了手道,“你看着她们现在新鲜,就对朕说这些话,事实上早在宫里那些人,现下不都是你在管了?”

    岚琪别过脸:“这话臣妾听了可不高兴,臣妾也是被您撂下的不成?只听新人笑的悲哀,皇上真好意思说出口。”

    “你心里明白的,还要朕多说?”玄烨道。

    “能明白一辈子吗?”岚琪望着他,抿了抿唇道,“您知道吗,做这些事,臣妾每天都在心里矛盾,经常会突然迷茫或者突然清醒,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做什么,唯一能说服自己每天对付她们的,就是地位和权力,把自己变得冷漠又无情,若不然什么事都做不成。”

    玄烨的目光很温和,一样又透出几分无奈,他微微笑道:“朕每天面对文武百官,也这样说服自己,你看,咱们又有一样的事了。”

    “就会哄人。”

    “是你才哄的,不要矫情了,你也就这会儿说几句发发牢骚,难道还不帮朕管她们了?”玄烨自信满满地,在岚琪脸上轻轻摸了一把,“快笑一笑,朕的心情都好了,怎么换你耷拉着脸?”

    那之后两人又略吃了几口菜,剩下几乎没动的,唤来梁公公让他派人各个院落去送一些,岚琪陪他在屋檐下站了会儿透透气,下午还有许多事等着皇帝处理,清溪书屋不比乾清宫宽敞,她不能久留。

    出门时梁公公一路将德妃娘娘送上暖轿,他脸上和岚琪来时的神情天差地别,此刻笑意满满心情甚好,岚琪则吩咐他:“我一会儿让王常在挪新的院落住,你要劝着皇上去瞧瞧,突然这么撂下了,宫里人就该欺负她了。”

    梁公公连声称是,岚琪心里则略感悲凉,她几时生得这样大方了,在人前可真算是好好端得一个“德”字了。

    待坐暖轿回瑞景轩,挑起帘子瞧着一路风光,回想这一顿午饭到底和玄烨说了什么话,竟觉脑袋里一片空白,什么都想不起来。她希望玄烨也能如此,千万不要因为她而对太子有什么改变,不然针对她和孩子们的人又多了一伙,且赫舍里一族,从来都心狠手辣。

    回到瑞景轩,荣妃和觉禅贵人都不在了,大概是觉得她去清溪书屋一时半会儿回不来,她也落得自在不用解释什么,换了衣裳后将畅春园管事的叫来,让他们另选出一个院落,将王常在搬过去住。蕊珠院死了人,至少这段日子再把她放在那里不合适,估摸着皇帝不肯去也有这里头的缘故。

    “到如今,我都要为他操心亲近这个亲近那个的事了。”忙完了琐事,终于偷得半日闲,岚琪冲环春抱怨道,“环春你们旁观的人,觉得别扭吗?”

    环春笑道:“别扭也得过日子,娘娘不是也做得好好的?”

    岚琪苦笑,叹环春看得透,她也就嘴上唠叨几句,心里和行动上,什么都为他考虑。忽然想起一件事,拉了环春轻声道:“你听说太子虐待太监宫女的事,可有什么具体的说法?”

    环春见主子这么问,猜想她在皇帝面前也听得什么了,便把自己知道的都一五一十告诉主子,说太子在毓庆宫就有虐待宫女太监的嫌疑,经常让他们捧着水盆端着茶跪白天,他看着是心无旁骛地念书写字,可一来二往的,明显就是捉弄下人取乐。到了畅春园,更是变本加厉,甚至有轻薄宫女的嫌疑,那些不堪屈辱的都被默默处理掉了,现在突然冒出一个吊死的一个服毒自尽的,这样明着逼死的就有两个,余下的还不知怎么个状况。

    “但话说回来,不愿屈服的有,也难免有愿意巴结讨好太子的,等侧福晋入宫后,往后这些宫女也能想法儿上位了,跟着太子哪怕做侍妾,总是风光过做宫女,有那么几个不安分的在,那些不愿屈服的,也会被她们排挤欺负。”环春很老道地说着,“奴婢觉得,这两个宫女寻死,未必真是被太子逼死的,宫女太监之间排挤欺负,也能要人命。”

    岚琪听得头头是道,唏嘘道:“我和皇上似乎都没想到这一点,在皇上看来大概也是太子的错,他固然有错,可错到要逼死人,未必是他愿意的。”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有种后宫叫德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琐并收藏有种后宫叫德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