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有种后宫叫德妃 > 490把那个女人赶出去(还有更新

490把那个女人赶出去(还有更新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荣妃从屋内出来,知道是岚琪来了不免奇怪,眼中满是疑惑,岚琪则上前笑道:“我还是想来恭喜一下,万岁爷不在家,遇见这样的好事,咱们该尽心替他照顾平贵人才对。”

    这样的话荣妃当然不信,但跟着岚琪进去,原本怒气冲冲要来警告小赫舍里别再打佟嫔的主意的她,这会儿却满面堆笑说好听的话,平贵人也没敢对这二位甩脸子,讪讪听着便是了。

    只等离了这一处,走得很远了,荣妃才拉了岚琪问:“怎么了,你怎么又想跑来看看她?”

    岚琪才将佟嫔那番话说了,此刻方又变回愠怒之色,厌恶道:“原是要来警告她,那种人最欺软怕硬,不必对她客气,可不知怎么一进院落瞧见她平日奢华的生活习性,我突然觉得她非要去讹上佟嫔一定有她的缘故,若是我贸然责备她,指不定激怒她之后更变本加厉。”

    荣妃啧啧:“没想到她心思这么深。”

    岚琪颔首道:“她兴许是怕有人会伤害她肚子里的孩子,姐姐说她是怕你我,还是怕惠妃、宜妃?她这是要赖上皇上外祖家,一道来帮她保这个孩子吗?”

    荣妃奇道:“索大人随驾离京,二位佟大人也不在京城,连明珠大人都跟着走了,她找谁也出不上力,何苦来的。”

    “怀胎的日子长,可打仗用不了那么久,我相信皇上很快就能凯旋归来,或许索大人也一早就告诉她了。”岚琪说着,渐渐冷静下来,叹道,“或许是我多想了,反正咱们没有害她的心,该照顾的照顾,不该管的别掺和,真有人要对她下手,我们也总有顾不过来的时候,她想讹上佟嫔的念头和法子是不错,可她也不想想,佟嫔妹妹什么来历,轮得上让她欺负吗?”

    荣妃冷笑:“如今宫里有了三位皇后的亲妹妹,之前那一位什么光景,还不够她们警醒吗?”

    岚琪心头一紧,她好像想起了什么。

    之后荣妃去宁寿宫向太后复命,又晓谕六宫说平贵人安胎不宜打扰,妃以下的宫嫔不要随便前往探视,她和岚琪觉得把平贵人与众人隔离开,能省去不少麻烦,太后也默许了。

    而岚琪独自回到永和宫,布贵人正替她看着几个孩子,见了她就笑:“我才听说那件事,你是不是又该吃醋了,可惜你家主子不在家,等他回来你再翻了醋坛子,这会子别来酸我们。”

    姐妹俩私下里从无地位的差别,十几年来早已似亲姐妹一般,让乳母把孩子们领去后,岚琪便依偎着布贵人说:“有时候羡慕姐姐,不用为了这些乱七八糟的事烦心。”

    布贵人笑道:“这个容易,你像我一样心如止水,别对皇上有任何期望,自然有太平日子过,可你能吗?”她又指了指外头,“孩子们的前程呢,你放得下吗?那么大的永和宫你单个儿住着,你就得扛起这么大的责任,天下还有不劳而获的好事?”

    岚琪软软地撒娇一闹,依偎着布姐姐喘口气后,才缓缓将平贵人和佟嫔那些事说来,布贵人啧啧:“这个平贵人,唯恐天下不乱。”

    岚琪却道:“她这样的反应,叫我想起一件事,从前温贵妃拉着我去慈宁宫哭诉她被人下了避孕的药,那个时候她就老对我说,怀疑是皇上给她下的药,她后来生了十阿哥又生了公主,自然那避孕的药是不再吃了,可姐姐你也知道吧,皇上旧年就开始给平贵人送补药,大大方方地送,谁知道那药是什么?”

    布贵人唬了一跳,轻声说:“你怎么好怀疑皇上?”

    岚琪摇头:“我不是怀疑,是就这么想了,温贵妃从前能察觉,平贵人未必不能发现,不然她好端端地这么闹做什么?照她的性子,早两个月发现有身孕,就该宣扬显摆出来,她倒是耐得住性子,眼睁睁看章答应因为有孕而处处受到优待,自己甘愿默默承受,和她一直以来的做派实在太不一样。”

    布贵人唏嘘:“你说这些话,是心寒皇上对自己的女人耍手段?”

    岚琪心里矛盾,只摇头:“我不晓得。”

    布贵人则道:“我和戴妹妹、万妹妹她们,都不过是一夜恩宠,皇上对端嫔娘娘还有些感情呢,对我们几个真正只是雨露之恩。可纵然如此,我们也能为他生育子嗣,得到优待,至于你和荣妃娘娘,还有宜妃、章答应她们则更不要说了,你看,皇上若是那样心狠手辣的人,宫里哪儿来那么多的孩子?”

    可岚琪眼底隐隐有寒意:“温贵妃是闹到太皇太后跟前,才有了十阿哥和早夭的公主,若是她不闹呢?结果又会怎么样?她的药到底是不是皇上下的,而平贵人这么谨慎地对待这次身孕,完全不是她平日张扬嚣张的作风,我心里忍不住就觉得奇怪。”

    布贵人笑道:“那又如何,你能改变什么?若真是皇上不让她们生,那也是她们的命,你不想想她们背后是什么家族,皇上可不缺她们来生一男半女,我就不觉得奇怪,人家是帝王嘛。”

    岚琪则紧张地说:“我在想,那王常在到底是怎么回事?”

    布贵人不解:“怎么扯到她身上去了?”

    岚琪慢慢说起王常在误服决明子的事,说她已经让环春把她日常饮的茶替换了,将来慢慢养回气血,早晚会有机会,布贵人啧啧不已,皱眉说岚琪:“你做什么多管闲事,回头闹出别的什么文章,惹得自己一身骚。若真是皇上的意思,怎么办?在他眼里,未必不是好心办坏事。”

    “但她说,那茶是袁答应给的。”岚琪忧心忡忡,“我现在心里很乱,竟是不明白,到底难过皇上狠心不让某几位孕育皇嗣,还是担心自己做错了什么,妨碍了他的用心,毕竟对我来说,别人生不生,真没那么重要。”

    “那就是后者喽。照我说,你去替别人可怜什么?皇上又不缺孩子,皇上也有没杀子,只是不生罢了,你现下不也为了保养身子避孕吗?”布贵人实在地说,“难道这也有罪过?”

    岚琪一愣,的确如此,她到底在难过什么?这样的悲剧又没发生在她自己的身上,纵然一切都是皇帝所为,那也是他不想她们为皇室诞育子嗣,跟自己一点关系也没有,她瞎起劲什么?

    “皇上也就拳头那么大的心,你以为他能装得下多少人?”布贵人满不在乎地说,揉揉岚琪的脸颊,“笑一笑才好,咱们可盼着万岁爷早日凯旋归来呢,这些子小事,摆在家国天下面前算什么?”

    岚琪方觉释怀,依偎着布贵人说:“还好我还有姐姐说说心里话。”但不免又惆怅,“难怪人家都说我无情狠心,同样都是宫女来的,我和姐姐能像亲生的一般相处,可我却容不得章答应。”

    布贵人并不知岚琪话中另有惆怅,也不知她和章答应的关系别有隐情,只是云淡风轻地说:“我和你还有章答应,本就是完全不同的三个人,对皇上而言更是不一样,那就怎么会有一样的结果?反正我不操心别的事,和你一辈子亲亲热热的就知足了,从你到我身边起,我就知道你是我的依靠,不管是从前主仆,还是现在你在高位,我是赖上你了,其他的事我都不管。”

    姐妹俩傻傻地笑着,岚琪心里暖暖的,好歹在她身边还有如此纯粹的姐妹情,一时想念起自己的小妹妹,好些日子不见她进宫了,这回阿灵阿没跟着去打仗,她不用在家主事,就打算跟太后请旨,把妹妹接进宫住两天。

    之后与太后一说,太后自然应允,可送回来的消息却说,福晋回娘家小半个月了,岚琪心里觉得奇怪,再让人去家里接,妹妹还没进宫,已经有消息传回来,说是因为阿灵阿收了府里一个丫头做侍妾,福晋与他闹翻了,这才回的娘家,前阵子宫里气氛那么紧张,谁也没敢往宫里传。

    岚瑛是两天后才勉勉强强进宫,也是因为姐姐三催四请,连家里阿玛额娘都顶不住了,才硬把她送进宫,转眼妹妹嫁人好些年了,竟是头一回见她不是花蝴蝶般飞进门,一直以为她过得好而不再对皇帝安排了这门婚事不悦的岚琪,心里头不禁又冒出了几分怨怼。

    但是另一方面,外头打听来的消息,包括家中阿玛额娘的话,都说阿灵阿从岚瑛负气回娘家起,就每天登门道歉,一心一意要把她接回去,头几天阿玛额娘还有些气愤,可他一天天地来,态度十分诚恳,连他们都觉得是女儿有些过了,毕竟高门贵族府里,哪一个不是三妻四妾的。

    可这事儿岚瑛容不得,阿灵阿从前收了房的那些她可以不计较,但从她进门后,就不允许阿灵阿再纳妾,这是说好了的事,可他却和那丫头纠缠上了,岚瑛眼里揉不得沙子。

    岚琪都觉得妹妹太强势,竟是羡慕着说:“姐姐若也能让皇上再不纳新人入宫就好了,可惜姐姐自己,也只是个妾而已,哪怕是妻,也做不到这样。这一回,就饶了他吧。”

    岚瑛却不松口,硬气地说:“饶了他可以,他先把那个女人赶出家门。休想一面求我回心转意,一面还搂着新欢,我可没那么大度。”

    小妇人说着话,不知是不是一股心火涌上来,只觉得头上一阵晕眩,往姐姐怀里一钻说:“叫我清静清静,额娘在家也天天念叨我,我想来投靠姐姐,可是不敢进宫。”

    岚琪伸手摸摸她的脸颊,唬得说:“怎么这么烫?发烧了吗?”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有种后宫叫德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琐并收藏有种后宫叫德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