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有种后宫叫德妃 > 507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四更到

507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四更到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你们下去吧。”王常在看几个宫女杵在一旁,便想让她们离开,可她们都是僖嫔安排的人,大多不听她的话,王氏逆来顺受惯了,今天却不知为何生出怒意,硬气地瞪着她们,“我让你们出去。”

    几个人面面相觑,老实人发急了也不好惹,便给袁答应搬了凳子后便退下,袁氏浅浅坐在凳子上,垂首说:“到底是西六宫的殿阁,姐姐的屋子比从前宽敞好些。”

    王常在则道:“屋子越大越冷,你坐着不觉得冷吗?”

    “一路走过来,身上热乎乎的。”

    “也是,不过你怎么来了?”王常在望着袁氏,虽然她已生育孩子,可是年纪轻看着还是很稚嫩,自己倒是近来照镜子时,觉得一下子变老了似的,大概是眼底看不到希望,绝望的人看起来,都很糟糕。

    袁答应说她一直想来看看,但是碍着僖嫔厉害不敢登启祥宫的门,今天难得都聚在宁寿宫,而王常在正好没去,她就趁空来了。

    王常在冷笑:“你傻不傻,以为这样来了别人就不知道?”

    袁答应道:“不怕旁人知道,就是听说姐姐过得不好,想来看看。”

    “其实你是想来看看,我是不是真的过得不好,现在你满意了?”王常在冷漠地说这句话,咳嗽了几声,目光幽幽转向窗户,可窗户严严实实地关着,透不进一丝新鲜空气,也透不进半点阳光。

    “没有的事,姐姐为什么要、要这样想。”袁答应说得毫无底气,一时着急害怕,泪珠子滚下来,哽咽道,“宫里的日子,怎么会这么苦?”

    “咱们俩,到底是谁先有了异心?”王常在目色冷凝,又咳嗽了几声问袁氏,“现在都不好过了,你满意了?”

    袁答应也急了,涨红着脸问:“皇上一向喜欢姐姐多些,原就不大喜欢我,我们在一起你还好好的,你离了后才落到这步田地,说起来,到底是皇上要把姐姐放到这里来,还是你自己要撇下我?”

    王常在冷眼望着她:“你以为呢?”

    袁答应无语,彼此静默,良久王常在才无力地说:“你给我用决明子的事,难道也是我自找的吗?”

    “我没有……”

    “我从未做过对不起你的事,皇上喜欢谁,不是我能左右的,可你却记恨我。”王常在笑得十分凄凉,眼泪缓缓落下,“我也恨你,我尝试着让德妃娘娘发觉这件事,没想到一次就成功了,我满心以为她会帮我,会帮我查是谁害我,可她只是无声无息地换了我喝的决明子,没有再做别的事。”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袁答应用力摇着头,始终不愿承认自己做过的事。

    “随你,现在纠结这些,没意思了。”王常在呼吸间又带出几声咳嗽,恹恹地说,“你可要悠着些,别做出惹恼皇上的事,若不然即便他不喜欢你,也能让你好好体会一下这宫里的日子怎么才叫辛苦,没了他的庇护,你我注定一无所有,想要好好活下去,就别多事。”

    “姐姐,我不明白。”袁答应满目迷茫,起身直接坐到了王常在的榻边,抓了她冰凉的手说,“姐姐你教我,怎么做才不会让皇上厌恶,我害怕……”

    王常在看着她怯弱的模样,真真假假已经分不清了,她恨袁答应曾经那么对她,可她也知道袁答应的命运和自己没什么两样,自己落到如今的下场,是她不自量力触怒皇帝,一切都是咎由自取,相反袁答应那些些伎俩,对她来说根本不值一提,只有皇帝对她的惩罚,心狠且不落痕迹。

    她虚弱地问道:“年关将至,你可给家中捎信了?”

    袁答应摇头,王常在叹息道:“那就永远别有书信往来了,你若想踏踏实实在宫里活下去,即便不被喜欢也不被人欺负的话,就忘记自己从哪儿来的,忘记家里的一切,从今往后,你只是皇上的答应,其他什么也不是了。”

    “为什么?”袁答应不懂。

    “再问为什么,你会和我一样下场,你还要问吗?”王常在目光犀利,与平日在人前的柔静温和截然不同,不论是她天性如此隐藏得好,还是被僖嫔折磨得变了本性,如今的王氏,真真脱胎换骨了。

    袁答应苦求不得果,最后只能战战兢兢离去,她走时那个罚跪的宫女被拖了过来,已经跪得双腿站不起来,伏在地上嘤嘤哭泣,吓得袁答应不敢靠近,可那宫女哭道:“答应,救救奴婢吧。”结果被启祥宫里的人扇了两巴掌拖走了。

    袁答应几乎是跑着出的启祥宫,像是从地狱里逃出来一样,一口气走了好远的路,才停下脚步捂着嘴哭:“为什么会这样的?”

    宫女劝她不要在路上哭,会被人诟病指责,可是袁答应双腿无力走也走不动了,扶着宫墙抽泣着,终于前方有人过来,宫女着急地说:“这下糟了。”

    前头一乘软轿缓缓而来,瞧见这边有人,有太监跑来问是谁,打听清楚再跑回去禀告,便见暖轿在近处落定,衣着华丽的惠妃从轿子上下来,扶着宫女的手走来,口中道:“大过节的,袁答应在这儿哭什么?”

    启祥宫里,几个宫女收拾了桌椅茶具,一面嘴里啰嗦说人手不够,劝王常在别再往屋子里带客人,她们忙不过来。个个刁钻刻薄,不把王常在当主子看待,王氏却根本不在乎,拥着被子随便她们说这些话,药给了就吃两口,饭菜茶水若没人伺候,她也懒得管。

    那日皇帝把书信撂在她面前时,她以为自己死路一条了,可是皇帝却没有让她死,而是把她送来这里,过上什么叫生不如死的日子。

    是她自己糊涂,是她自不量力,为何不好好享受皇帝对自己的几分喜欢,安安生生在宫里锦衣玉食一辈子,偏偏要帮家里传递消息,她到这一刻也不明白,自己当初究竟是怎么想的。

    皇帝说不会杀她,因为他惜才,曹寅和李煦是他的股肱之臣,他不能为了一个女人放弃人才,但他们利用王常在偷窥皇帝心思,就是死罪,皇帝若办了王氏,等同是揭露他们的罪过。而王氏天生丽质又具书卷气息,皇帝本是有几分喜欢,如此一来更加震怒,自然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王常在和袁答应都明白,她们是曹大人和李大人献给皇帝的礼物,说白了就是与皇家攀几分亲戚,能以此获得皇帝更多的信任和利益,她们是棋子,棋子只能任人摆布,下棋之人,怎会容许棋子背叛自己。

    那日宁寿宫宴席散后,岚琪领着叽叽喳喳的孩子们离开,小家伙们都缠着要额娘抱,她只有两只手哪儿忙得过来,觉禅贵人便主动来牵了十四阿哥,随岚琪一道回永和宫。但到了门前她没再进去,跟来仅仅是为了提醒德妃娘娘:“臣妾听说,袁答应半途退席,是去了趟启祥宫。”

    岚琪立时警觉:“惠妃后来也提前离席了。”

    觉禅贵人会心一笑:“娘娘明白就好。”说罢便带了香荷离开,岚琪皱眉思量须臾,转身进门,将环春叫到身边说:“你去好好打听一下,王常在在启祥宫日子过得怎么样。”

    岚琪没有去帮别的女人讨皇帝欢心的好意,也不会心甘情愿推皇帝去眷顾谁,当日为了宜妃的事,玄烨事后没少找她算账,她也不想再发生同样的事。

    可冷静下来想,皇帝看似抬高了王氏的待遇,看似给予了恩宠,实则却任凭她在启祥宫里被僖嫔折磨,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皇帝算是抛弃她了。可王氏是圣驾特地从江南带回来的人,一个微不足道的女人,暗中维系着皇帝与大臣微妙的关系,所以岚琪不明白,王氏到底怎么惹怒了皇帝,能让玄烨连最要紧的事都不顾及。

    更可恶的是,就在王常在和袁答应几乎绝望时,惠妃果然就趁人之危伺机而发,王氏和袁氏虽然在宫内没有依靠,可她们背后是江南,皇帝不能让江南汉人寒心,就注定不会真把那两人怎么样,可她们一旦被惠妃利用,就算成不了大事,闹心的小事也足够难缠。

    等环春再去细细打听,将王常在窘迫的境遇告诉主子,岚琪直听得心内发紧,她不明白玄烨是真的不知道,还是故意的。环春便怯怯说了梁公公那日撂下的话,谨慎地对主子说:“照梁公公的意思来看,该是皇上故意把王常在送去让僖嫔娘娘折腾的,僖嫔娘娘的脾气宫里谁不知道,当初咱们不也说来着,皇上若是真喜欢,干嘛把王常在往启祥宫里塞。”

    岚琪想到彼时自己有几分幸灾乐祸的心态,不禁自责愧疚,此刻沉甸甸地说:“再怎么样,也不能把人往死里折磨,回头真出了什么事,皇上就该心烦了。梁总管为什么不早说,这上头的事,总要有个人劝他才好。”

    环春着急道:“皇上显然是气大才会这么做,主子您要去说吗?万一惹怒皇上,本来和您不相干呀。”

    岚琪心里咚咚直响,她记得呢,玄烨警告过她,别自以为是去做别人的救世主。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有种后宫叫德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琐并收藏有种后宫叫德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