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有种后宫叫德妃 > 509南美人何其多(还有更新

509南美人何其多(还有更新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利用?”岚琪细想玄烨的话,果然僖嫔变本加厉欺负王常在,就是自己去园子里那些日子,或许在她们看来,皇帝关键时刻想不到那些新欢,也就意味着她们对皇帝而言并不重要。僖嫔尝试着欺负了王氏,皇帝毫无反应,她自然就有恃无恐,王常在便成了任人宰割的羔羊。

    玄烨继续道:“她和曹寅往来信笺,说的全是不可告诉外人的宫闱秘闻,以及朕的事。她胆大包天到大大方方地和家中来往书信,刚开始朕没在意,体谅她思乡情切,有天无意中发现曹寅递上来的折子言辞过于殷勤,觉得他根本不像是远在江南的人,好像还时时刻刻留在禁宫之中。朕排查了身边的侍卫太监,没有发现与他相关之人,想起王氏常与家中往来书信,只拦截了一回,就发现她暗下做着那些事,虽然不是要密谋对朕图谋不轨,可她帮着曹寅和李煦窥探朕的私隐,也是死罪。”

    岚琪听得半张着嘴,简直不可思议,怎么也想不到,王氏看起来挺聪明的人,竟然会做这种蠢事,犹记得她和袁答应来向自己示好时说,家人要她们多亲近德妃娘娘,说往后在宫里,德妃娘娘是能依靠的人。想到这些,不由自主松了口气,幸好她不曾与王氏、袁氏亲近,不然是不是连永和宫里什么光景,也会被王常在传到江南去?

    “她们的背后是江南,是汉人,朕办了她们,会落得不信任汉人的话柄,可是朕怒气难舒,又不想对她说什么话,为了让她知道这宫里的日子若不好过是怎么个光景,就把她塞去了启祥宫,朕知道……”玄烨顿了顿,带了几分自嘲的意味说,“朕这样做,实在不是大丈夫所为。”

    岚琪心里咯噔了一下,心里隐隐有一个声音在对自己说着她不愿听的话,可她纠结了半晌,还是怯然开口问:“皇上其实喜欢王常在,对吗?”

    玄烨看她,眼底满是温柔,还带着些许愧疚之色,伸手示意岚琪入怀,可眼前的人却跪坐着动也不动,垂下眼帘说:“就知道,话说到这里臣妾就不能情愿了,她是死是活,到底和臣妾什么相干。”

    玄烨主动凑上前将她搂入怀中,可还未开口,岚琪就说:“皇上别说好听的话哄人,臣妾就想难过一会儿。”

    “这叫什么话?”玄烨无奈地笑,揉揉她的胳膊说,“朕不好,瞧见年轻漂亮的,总是……”

    岚琪挣扎了一下要躲开,难受地说:“不要说这样的话,我当真承受不起,咱们说别的好吗?”突然就委屈极了,楚楚可怜地问玄烨,“皇上,臣妾是不是真的老了?”

    玄烨微微含笑,在她眼角落下香吻,温柔地说:“你是怕这里生出皱纹吗?朕多亲亲你,就不会有了。别不高兴,你知道朕的心意,也知道朕的坏毛病。”

    岚琪却笑出声,又哭又笑的脸煞是可爱,被玄烨箍在怀里问她笑什么,人家说:“臣妾想到儿子了,皇上别看四阿哥念书时一本正经,私底下是个小滑头呢,那张嘴可甜了,怪不得孝懿皇后被他哄得团团转。现在偶尔与臣妾说起毓溪的事,已经一副大男人的架势,臣妾总是想,您随便几句话,臣妾就飘乎乎忘记自己是谁了,儿媳妇将来也被哄得晕头转向,咱们婆媳真是怪可怜的。”

    玄烨朗声笑道:“到底是朕的儿子。”

    甜言蜜语,安抚彼此的话之外,正经的事不能不管,岚琪再如何不情愿,也要端着自己身为德妃的尊贵和责任,两人心情都见好后,岚琪主动说:“这件事让臣妾出面吧,其中的利害关系让臣妾去和王常在说明,她是个聪明人,往后的路要怎么走,她会明白的。可臣妾也把话撂下了,王氏若再有异心再做出什么背叛皇上的事,皇上不要怪臣妾心狠,这样的人,不能容于后宫。”

    玄烨欣慰地说:“朕知道,这件事总归要你来收场,所以才一直梗在心里。”

    岚琪垂目道:“那皇上往后少喜欢她一些。”

    玄烨唔了一声,故意道:“反正过两年选秀又有新人来,多选一些漂亮年轻的,朕也就把她放下了。”

    一语逗得眼前人变了脸色,明知道玄烨故意作弄她,岚琪还是不好受,转身抓了鼓鼓囊囊的钱袋子藏在怀里,垂首嘀咕着:“还是银子最好。”

    玄烨笑悠悠看着她:“朕亏欠你的弥补不了,可你想要的这些,多少都给得,只要你开口。”

    “那臣妾还想要一只天蓝釉的瓶子。”岚琪果然毫不客气地开口,玄烨无奈,只有答应她,连问也不问,她攒那么多瓶子做什么。

    那日皇帝前脚离开永和宫,荣妃赶着就过来,问岚琪有没有说王常在的事,忧心忡忡地说:“她这几日米水不进,僖嫔倒是不折腾她了,可她瞧着也不想活。”

    岚琪叹气:“我明日走一趟启祥宫,把该说的话说了,她真要寻死我也拦不住,可荣姐姐,她不能死,她死了皇上就难办了。”

    话是矛盾的,心情也是纠结的,可她不得不去为玄烨收拾这烂摊子,他们俩好像生来就是互相弥补对方,玄烨摆不平的事她来,她弄得一团糟的事,玄烨来收场,偶尔想想,好像也挺公平。

    隔天依旧大雪,岚琪的暖轿行至启祥宫时,轿顶上一盖了厚厚一层雪,僖嫔拥着大氅带着两个后院里的答应等在门前,几人脸上冻得通红,岚琪笑道:“那么冷的天,等在外头做什么,若是这样客气,往后我也不来了。”

    众人恭敬地行礼,簇拥德妃娘娘进门,但走进院内,岚琪却毫不客气地说:“僖嫔屋子里的茶不着急喝,听说王常在身上不好,我想去看看她。”

    僖嫔面上尴尬,为自己辩解说:“她这几日不进米水,臣妾说得嘴皮子都磨破了,也没用。”

    “你自然辛苦,她年纪小心气高,不好管教。”岚琪微微一笑,提起大氅转身往东配殿走,宫内殿阁布局大多无异,她虽然头一回踏足启祥宫,也不至于走错了方向,环春绿珠几人拥簇着,渐渐就把启祥宫里的人都抛下了。

    等德妃娘娘进了王常在的配殿,绿珠出门笑盈盈对想要跟进门的僖嫔等人说:“娘娘要和王常在说些话,请僖嫔娘娘在正殿等候,娘娘一会儿再来与您喝茶闲话。”

    她们被拦在门外,绿珠几人的气势完全盖过启祥宫的人,果然得宠妃嫔的奴才都像半个主子似的,僖嫔几人毫无底气,待退向正殿,随居的一个答应说:“荣妃德妃相继来照顾这个王氏,娘娘,咱们是不是做得太过了,万一皇上又喜欢起她,她可就要……”

    “闭嘴。”僖嫔怒斥,脸上涨得通红,“一个汉人女子,还能怎么样?”

    东配殿内,岚琪解下大氅,捧了手炉暖身,在王氏的屋子里转悠了几步,王常在则被宫女们搀扶着离了榻,虚弱无力的人颤颤巍巍跟过来行礼,岚琪见她那般憔悴,心中不忍,可一想到她做的那些荒唐事,又为玄烨不值,她转身在暖炕上坐了,王氏又被宫女们搀扶着跪在了面前。

    岚琪一向不愿有人对她过于卑躬屈膝,就是内务府的人去永和宫办差,也大多是站着的。她觉得时常看别人跪着,就会生出狂妄自大的心,她的尊贵,并不需要靠别人的膝盖来维持,像今天这样居高临下看着王氏跪在地上的事,在永和宫极少有。

    “你在这儿,可好好反省了?”屏退了闲杂的宫女,屋里留环春香月,门前有绿珠和玉葵守着,岚琪开门见山地说,“你给家里私递消息,本没有恶意是不是?”

    王氏惊异地看着岚琪,声如蚊吟地问:“娘娘知道了?皇上……告诉娘娘了?”

    岚琪傲然俯视她:“现在是我在问你话,回答我。”

    王氏突然泪如雨下,软软地瘫在地上,哭哭啼啼说她做的那些事是无心的,说她真不知道会是这么大的罪过。

    可岚琪不为所动,冷然道:“你若不愿说实话,我也不能帮你,你非要坚持你最后那点尊严,那就等着在这宫里香消玉殒,你心里是不是觉得,皇上不会杀你,甚至不敢杀你?”

    王氏呆呆地望着座上之人,岚琪目光如刃,直直地逼着她说:“江南美人何其多,你算什么?”

    “娘娘?”

    “你是无心的?”岚琪再次逼问。

    “不、不是……”王氏倏然崩溃,伏在地上哭道,“臣妾有罪,可是娘娘求您相信臣妾,臣妾没有坏心,没有恶意,臣妾只是……”

    “现在解释还有什么用?”岚琪示意环春把王氏拉起来,拖来一张椅子把软绵绵的人放上去,王氏撑着扶手,泣不成声地说,“娘娘救救臣妾,臣妾在启祥宫就快活不下去,僖嫔娘娘恨不得掐死臣妾。”

    岚琪看了眼环春,环春屈膝掀起了王常在的裙摆,又将裤管卷起,但见王氏白皙纤长的腿上,膝盖两处紫红发黑甚是吓人,果然传闻她被僖嫔罚跪的事不假。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有种后宫叫德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琐并收藏有种后宫叫德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