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有种后宫叫德妃 > 518无条件地包容您(三更到

518无条件地包容您(三更到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面对突如其来的质问,嬷嬷没有露出惊讶的神情,虽然她没有完全猜到岚琪今天会这样问,可从她答应帮皇帝撒谎欺骗德妃娘娘起,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天,只是这一天,来得太急也太激烈了。

    “我对胤禛说,撒谎是最得不偿失的事,到后头会滚雪球似的越来越大,要么就曝露在阳光下化了,要么就把滚雪球的人压死。”岚琪苦涩地一笑,“做大人的教导孩子时,什么道理都说得头头是道,可自己往往做不到,怪不得孩子们渐渐长大后就不服管教,因为他们眼中看到的世界,和父母口中描述的完全不同。”

    “娘娘……”

    “从一开始我就觉得这个说法很奇怪,所有的事都那么突兀地存在着,好像为了什么而特地做什么事,每件事都连不起来。”岚琪没有听嬷嬷说话,而是自顾自继续道,“平贵人为什么那么紧张她的孩子,为什么被大家族眷顾的她孕中会养成那个样子,皇上为什么到最后才突然说孩子不是他的,嬷嬷,一切都很奇怪,对不对?”

    嬷嬷轻叹:“可这些事和娘娘不相干。”

    “一句不相干,就可以推得一干二净。”岚琪苦笑,阖目良久,似乎要让自己冷静下来,再睁开眼睛时却道,“我猜想,所有的事就只为了一个缘故,皇上他不希望赫舍里家的人,再生下皇嗣。”

    嬷嬷颔首道:“是,事情本来是这么简单的。”

    岚琪摇头:“可却绕了那么大一个圈子。嬷嬷您知道吗,平贵人袭击我和章答应的事,我几乎都不记得了,大概是太害怕,很自然地就想要忘记,可是一直还在我耳边回响的,是她哭着说,孩子是皇上的,孩子是皇帝的龙种。不知为何,我信她。”

    “娘娘安心静养,让太医多开一些凝神的方子,您很快就会忘记这一切。”嬷嬷无奈地说,“事已至此,娘娘不要为了不相干的人伤了您,甚至伤了您和皇上的情分。”

    岚琪却笑:“我不是怪皇上无情,那个孩子怎么看也是救不活的,皇上不让救,是他的态度,不是他冷血。”

    嬷嬷一愣,她好像想错了什么事。

    岚琪继续道:“嬷嬷,您曾跟我说,当一切都看透时,就只剩下绝望。现在切身体会,却明白,不能因为害怕绝望,就不去求知事情的真相,可也不能为了真相,一味地执着不放手,从前的我是前者,而现在的我就是后面那个样子。长此以往,到头来压倒我的不会是残酷的现实或是看不清的迷茫,而是我自己被自己所累,自己被自己压垮。”

    嬷嬷道:“娘娘能想明白,就什么都不怕了。”

    岚琪却笑:“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想明白。”她伸手拉住嬷嬷道,“这件事不与人说一说,我怕自己要憋死了,可是我不想对皇上说,您帮我对皇上保密可好,就让皇上以为我,真的信了您的话。反正平贵人已经死了,那些事情真相与否,也不重要了,他花了那么多的心思,连绿帽子都不惜扣在自己脑袋上,我再和他纠结,我想一想都觉得好累。平贵人已经死了,还有什么可纠结?”

    嬷嬷怔怔地看着她,不自禁地念了声佛:“娘娘能这样想,实在太好了,奴婢多害怕您要去向皇上问个明白,这事儿真没什么可明白的,只要皇上不是对您无情,只要皇上不是算计您,那不就好了?若非要把‘唇亡齿寒’的道理搬出来,那皇上就真什么事都不能做了,照那样的说法,皇上对付大臣对付外邦那些心思,难道也有一日要用在谁身上?所以说这样想,没有底,与其非要探一探无底洞有多深,何不绕开些,安安逸逸脚踏实地地过日子。说到底,他是天子,从来只有他与人计较的份儿。”

    岚琪淡淡一笑,眼中的神情出卖了自己,她到底还是会在乎这些现实背后的感情,会在乎她和玄烨之间的情分,口中缓缓道:“就是偶尔会觉得,他所谓的为我着想,有些太沉重。”

    嬷嬷却正色道:“皇上就是觉得,这些年您接手宫里的事后,看到的事越来越多,接触的人也越来越多,不知不觉就变得比从前较真,一些观念也比从前更现实。就如小阿哥的事,皇上若不事先预备好这套说辞,你不自觉地就会去探究背后的原因,皇上给了您权利给了您人手,您的确利用得很好,可用得顺手了,许多事得来容易了,您就忘记他们原本是属于皇上的,而不是您的。”

    岚琪心头突突直跳,嗓子也略略有些干涩,有些惶恐地看着嬷嬷:“这是……皇上说的?”

    嬷嬷颔首:“太皇太后一早就对您说过,宫里是藏不住秘密的,皇上但凡想要知道什么,他总有法子知道,那些人以为可以瞒得住,实在太天真。而皇上对那些不在乎的人尚且能如此观察细致,何况在他心尖上的您呢?”

    “可我?”

    “娘娘您很明白,您做的任何事皇上都晓得,可正因为您总抱着一副坦荡荡的心态,就觉得自己不用畏惧旁人的目光,您觉得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对得起别人就好了。”嬷嬷无奈地笑着,“可事实上,您有没有想过,也许皇上并不希望您如此,也许别人也不愿您干预,您的坦荡荡,不过是自己问心无愧,您对别人做的事,也不过是满足了自己的私欲。”

    岚琪颔首道:“这样的道理,我想到过,可我以为,我做的都是对的。”

    嬷嬷笑道:“现下讨论对错,已经没有意义,奴婢希望娘娘明白的是,一直以来,不论对错,皇上都无条件地包容着您的一切。”

    岚琪无言以对,嬷嬷将她的手捧在掌心,温和慈祥地说:“这不是您的错,突然把宫里的事都交给您,让您看尽宫里的丑恶阴暗,您已经做得很好了。皇上对奴婢说,总要给您一些时间,让您脱胎换骨地再成长一回,虽然您不是十八岁大姑娘了,可皇上和太皇太后把您保护得太好,过去十几年里的您,真是被宠坏了。幸好现在一切还来得及,不是说好了,您要和皇上相伴一辈子吗?一辈子可长着呢,咱们不着急,慢慢来。”

    岚琪眼圈泛红,微微沁出泪,靠向嬷嬷,伏在她肩头哽咽:“幸有您还在,嬷嬷,我想太皇太后。”

    嬷嬷搂着她笑道:“奴婢会好好再多活几年,看着咱们娘娘真正能独当一面,哪怕让您和皇上有一处说说心里话的地方也好。”

    岚琪的情绪渐渐平稳,和嬷嬷细细说昨天的事,环春从外头进来,一脸紧张地说:“内侍卫来人,请娘娘交出平贵人的尸首。”

    原来小赫舍里的尸身被岚琪派人扣住了,她对外宣称一切等皇上回来做主,但皇帝的贵人被刺死已涉及律法,刑部和宗人府都有过问的权力。

    环春补充道:“他们说,是太子的意思。”

    “太子?”嬷嬷和岚琪异口同声。

    “环春你去告诉他们,不是德妃娘娘扣留了尸首,是太后的意思,皇上回銮在即,太后希望一切等皇上回来做主。”嬷嬷吩咐环春,一面起身向岚琪请辞,“娘娘好生歇一歇,奴婢这就去趟宁寿宫,将此事与太后说明白,想必太后也愿意等皇上回来做主。”

    岚琪感激道:“我先下不便出门,劳烦嬷嬷了。”

    如此,苏麻喇嬷嬷迅速至宁寿宫与太后说明缘故,太后出面安抚太子,暂时不要挪动平贵人的尸首,等皇帝回来不迟。不论太子是被人指使,还是自己想要过问这件事,他也不能轻易越过太后,只能作罢,与众人一同等皇帝回京。

    圣驾日夜兼程,比出发去多伦诺尔时走得快多了,一切都证明着宫里出了要紧的事,但皇帝就是秘而不宣,一直没正式说宫里出了什么事。而从宫里来的人也很快把消息送到了圣驾面前,玄烨在路上就知道,岚琪扣下了平贵人的尸身,要等他回去做主,且她一再坚称是和平贵人、章答应在御花园遇到了刺客,但与此矛盾的是,侍卫根本没搜到任何刺客出没的踪迹。

    三天后,圣驾终于回到京城,皇帝一进乾清门就弃辇步行往永和宫去,彼时太子就等在乾清门下,还没来得及与父亲说上一句话,皇帝就风一般地离开了。还是三阿哥几人上前与太子行礼说话,才稍稍解了尴尬。

    太子则对四阿哥说:“德妃娘娘遇刺受了伤,正在永和宫养伤,四弟你赶紧回去看看德妃娘娘才是。”

    胤禛一路上都和三阿哥议论到底宫里出了什么事,没想到竟是把自己额娘卷进来的事,转身就要跑去永和宫,被三阿哥抓住道:“傻子,皇阿玛去了,你跟去做什么?”

    永和宫里,绿珠玉葵早早就等在宫门前,老远瞧见有人来了,才看清皇上的身形,就急着跑进寝殿说:“主子,皇上回来了。”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有种后宫叫德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琐并收藏有种后宫叫德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