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有种后宫叫德妃 > 587她像孝昭皇后(三更到

587她像孝昭皇后(三更到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彼时端嫔笑道:“布贵人是否与你说过,咱们把她当女儿一样看?年纪比纯禧端静还小,要不是皇上如今终于招幸她,陪在身边就跟闺女似的。”

    岚琪则与她说,等陈常在有幸怀上皇嗣,将来生得一男半女才真正是孩子,将来她一定想法儿让皇上把孩子留在钟粹宫,好让钟粹宫里的姐妹能有个孩子解闷,端嫔长吁短叹说:“你这样细心周到,我们几个能在钟粹宫舒舒坦坦过日子,全仰仗你费心。”

    而岚琪费心的事,又何止这些,自从太皇太后仙逝,她一点一滴接手这宫里的事,从起初茫然无措,到眼下精明能干,不知花了多少心血,光是学着看那些名目繁多的账目,便熬了多少个日夜,就连荣妃渐渐放手一些事,也是感知到岚琪的日益强大,自叹弗如下才心甘情愿退居二线。

    可纵然如此,永和宫的光芒依旧不刺眼,不论皇帝多宠爱德妃,不论她将六宫的事料理得如何滴水不漏,人们眼中所见的乌雅岚琪,永远那么低调温柔,只要不触碰宫规底线,只要不要做违背正道的事,谁都能从她哪儿得到一个笑脸。可大多数人会自卑会胆怯会不甘心,即便永和宫大门敞开着,也少有人敢真正亲近她。

    四月里,毓庆宫修缮完毕,昔日皇帝督促兴建的殿阁,里里外外装点一新,岚琪和佟妃、荣妃、惠妃、宜妃几位随同太后前来查看,将太子妃日后所居殿阁一一看过后,又至侧福晋和文福晋的殿阁内。

    二位侧室屋内的装点陈设果然简朴一些,不敢比着太子妃的尊贵,太后坐在侧福晋的屋子里,搂着皇孙与她们道:“太子妃年纪虽小,却是家中长女,她底下还有两个更年幼的妹妹,在家一向替双亲教养兄弟姐妹,旧年才失了父亲,半年来协助她额娘料理家中事务,并非是那闺阁深处不谙世事的娇小姐,你们不要当她年纪小就好欺负。”

    侧福晋和文福晋闻言,忙一道屈膝回话,誓言会忠心伺候太子妃,绝不会生出欺侮之事,太后很不客气,索性把话说全了,叮嘱她们:“你们俩之间争风吃醋的事,我隐隐有所听闻,往后有了太子妃,可要知道收敛,若不然她拿家法规矩治你们的罪,早几年陪着太子的脸面也就算完了。”

    这话唬得两位侧室十分紧张,宜妃在一旁笑道:“太子妃真是万般宠爱在一身,还没进门太后已经费心为她周全,臣妾瞧着两位侧福晋一向端庄稳重,太子妃既是出自名门世家,必然也端得尊贵,心胸宽广,您就别操心了。”

    侧福晋深深俯首道:“妾身谨遵太后教导,日后必然悉心服侍太子和太子妃,不敢有半分怠慢和僭越,若有不懂不足之处,还请太后多多垂训教导。”

    太后见侧福晋心悦诚服,也不再为难,温和叮嘱几句毓庆宫相关事宜,便不久留。与五人一道离开后,在门前就要她们散了,说宜妃几人在西六宫住着,不必一道往宁寿宫走,却将佟妃留下,让她到宁寿宫有话说。

    荣妃与岚琪在宁寿宫门前便辞过太后与佟妃,同行几步,荣妃问岚琪:“你猜太后找佟妃妹妹说什么话?”

    岚琪知道荣妃的心思,她该是怕佟妃会渐渐接手六宫事务,日后再擢升贵妃,自然是代掌凤印,届时宫里也许就不需要那么多人来管家务事,荣妃眼下仅有的些许权柄,恐怕也会被收回。这不只是荣妃现在担忧的事,早年起随着宫内是是非非,她就从没放下过。

    她且笑:“佟妃妹妹性子太柔弱,但咱们宫里总要有一个出身尊贵的来做主,放眼宫内如今无人能出其右,不论她是坐贵妃位还是皇贵妃位,宫里的事可不能少了咱们的,姐姐别想偷懒了,咱们可没有好命像宜妃那样清闲。”

    荣妃心里一定,乐得岚琪说这明白话,便欢欢喜喜与她散了,而此刻宁寿宫内,太后果然在询问佟妃有关协理六宫的事,佟妃如岚琪所料,婉言谢绝,她知道自己不是那块料,安安生生守着储秀宫,守着家族和姐姐的体面,就是她最大的心愿。

    那日佟妃离开宁寿宫后,转到岚琪屋子里坐了坐,姐妹俩将这些事说了,一直等傍晚阿哥们回来,连带把四阿哥也叫进来,好让佟妃瞧瞧与他说说话。

    胤禛向来敬重佟妃是养母的亲妹妹,早年与佟妃也十分亲近,佟妃问了好些他家里的事,提起待产的李侧福晋,佟妃心疼道:“这一胎可要小心些了,可我瞧着你和毓溪是多子多孙的命相,将来孩子若是多了,府里忙不过来,又不好叨扰你额娘,我在储秀宫很清闲,把娃娃送来我照顾也好。”

    这样的话大多是面上的客套亲近,胤禛乐得满口答应,待之后散了,谁也没把这事儿记在心上。

    时间一晃而过,五月太子大婚,迎娶太子妃的排场果然与纳妾不同,更是之前几位阿哥的婚礼无法匹及的豪华,宫里宫外前后忙活数月只为一场婚礼,可谁晓得太子婚礼不过三日,皇帝就带太子和诸皇子离开皇城巡视京畿附近乡镇,两三日才回来。

    太子妃才进门,还没等到九日回门,就和太子分开了,虽然朝务重要,可皇帝也太着急,为此太后不得不当众安抚太子妃。可太子妃却十分懂事,稳重地应答:“臣妾与太子长长久久,不争朝夕,但国家大事黎民苍生,一时一刻都不能耽搁。臣妾在家时便听说,皇阿玛日理万机昼夜不歇,太子既是储君,也必然以朝政为重,臣妾不敢牵绊太子。至于毓庆宫内一切,从今往后,臣妾会好好为太子料理,请皇祖母多多提点。”

    彼时宫内有脸面的妃嫔,和诸位阿哥福晋都在场,她们都阅人无数,太子妃的高贵稳重、大方从容,直叫人不敢相信她才是个十三岁的孩子。不知瓜尔佳氏家里如何调教出这么有气度的孩子,可惜她父亲旧年病故,不然朝堂必然有一股新势力要迅速崛起,而太子有如此贤内助,毓庆宫的不安,也该自此平息了。

    那日众人在宁寿宫散了后,岚琪根本没想到太子妃会先到永和宫来拜会,甚至向她行了大礼。岚琪也分不清该不该受礼,却拦不住太子妃跪拜,待二人都落座,她竟头一回面对小辈有些不知所措。但身份地位的不同,也的确影响着所有人的态度,与早年两位侧福晋不一样,而今的太子妃,不只是毓庆宫的女主人,更是未来的国母。

    太子妃说话简单利落,特地来永和宫拜会德妃,也是虚心求教,说将来愿意为德妃娘娘分担后宫事务,不敢说什么要做主的话,就想从点滴学起,好早些熟悉皇家的一切。

    岚琪彼时只是敷衍应付,回过头与布贵人私下议论时,不禁道:“以为她很稳重,可这份稳重里,还是有几分失分寸的。虽然她说的话都在理,看着无可挑剔,但再仔细想一想,多心多事的人,就能挑出不好听的话,我虽不要挑她的错,可我就是多心的人。”

    就连布贵人都点头道:“她着急当家做主,反过来,不就是那话?”

    姐妹俩心领意会,那些话不能说出口,但太子妃似乎没意识到,她若再继续处处以紫禁城未来女主人自居,就该有人说她盼着皇帝离世,好奉新君即位。

    布贵人更道:“我还没正经瞧过太子妃的模样,可是听你说她的言行举止还有那性子,你觉不觉得她像一个人?”

    岚琪一时不解,笑问像谁,布贵人笑道:“像孝昭皇后。”

    “姐姐的意思,我好像明白了。”岚琪脑中一个激灵,且笑,“到底是太子妃,是未来的皇后,大抵做皇后的人都要有这份气度。”心中则想起孝昭皇后与玄烨的情感悲剧,就不知道小小年纪的太子妃,能不能人前端得稳重大方,面对太子时,只做一个体贴的小娇妻,这其中的冷暖,唯有太子自己体会。

    三日后,皇帝携太子与诸位阿哥回銮,路上兄弟几人随太子一道骑马,三阿哥说家里摆了酒席请众兄弟去,五阿哥说三嫂太厉害,还是四哥家里好,三阿哥也不会生气,反而与他们一道说笑家里的母老虎。众人又请太子一道,太子欣然前往,说等送皇阿玛回宫后,就来凑个热闹。

    待圣驾回到皇城,太子侍奉父亲到乾清宫后,便回毓庆宫洗漱更衣,已对父亲提过要去三阿哥府里,父亲很高兴,还赏了几坛酒让他带去,太子回来吩咐下人准备些什么好让他带去,并问太子妃:“有没有什么东西,好送给三福晋的,叨扰他们家里一场酒吃,该谢谢她才好。”

    一旁侧福晋忙道:“前日太后赏臣妾一对富贵双喜流苏,臣妾平日也不爱用流苏,太子不如带去赠给三福晋。”

    太子才要点头,太子妃却在一旁责备侧福晋:“太后所赏之物,岂能随意转赠,你自己收着就好。”一面就冷下脸,让侧福晋和文福晋都退下。

    太子没计较,穿戴齐整要出门时,太子妃却道:“太子往后还是不要时常出入阿哥们府上才是,您是东宫储君,他们必然不能像其他手足那样对待您,臣妾以为他们邀请您不过是客气,你去了他们反而碍手碍脚,落得背后闲话。”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有种后宫叫德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琐并收藏有种后宫叫德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