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有种后宫叫德妃 > 594密贵人

594密贵人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玄烨朝内殿望了一眼,回眸再看岚琪,无意识地问:“早就死了?”

    岚琪点头,将挺直的身子跪坐下来,依旧仰望面前的男人,口中缓缓道:“可王常在不能死,皇上,臣妾不能让她死。”言罢深深伏地,再道一声,“求皇上成全。”

    玄烨仿佛这一刻才醒过神,恢复进门时的慑人气息,恼怒地瞪着岚琪,冷冷问她,“你要朕成全什么?”

    岚琪平静地继续开口,玄烨脸上的神情让人看着心痛,等她话音落,更是沉重得阴云密布。他僵硬地抬起头看着她,才突然想起她跪了好一阵子,抬手示意她起来,但紧跟着问了句:“朕成全了谁?”

    岚琪半起的身子稍稍一滞,随后不自然地站直,玄烨已离座,一步步逼到她面前,字字要钻入她心里似地问:“你说,朕到底成全了谁?”

    岚琪慌张地往后退了一步,玄烨追近,再问:“只是一瞬间,你就能想到那么多,只是半天功夫,你已经能周全所有的事。那你说,现在朕到底要成全谁?”

    她闭眼沉沉吸一口气,睁开双眼直直地望着皇帝:“求皇上成全臣妾,这件事既然让臣妾撞见了,太子将来对臣妾必然有所忌惮,臣妾不愿与太子之间有芥蒂,以至于……以至于将来,毁了他们兄弟的情意。”

    玄烨摇头:“不是。”

    岚琪更慌张,不由自主又要往后退,却被玄烨拽紧胳膊拉在面前,那一刻,男人脸上满是做父亲的无奈,甚至绝望,双眼通红浸了血似的,口中一字字敲打岚琪的心:“朕到底,养了个什么儿子?”

    “皇上。”

    “你在成全朕是不是,你明白朕会不知怎么办才好。乌雅岚琪,你好大的胆子,谁允许你看透朕的心,谁允许你看到朕最无能的一面?你就不怕朕恨你别有用心,恨你心机深重。”

    岚琪猛然扑入他怀里,抱住他的身体,声声道:“皇上别想那么多,没有那些事,臣妾只是想成全自己,皇上不要想那么多。”

    “你是不愿胤礽以为自己杀了人,不想他一辈子背负杀人的包袱,你是不想朕无奈,不想让朕陷入不知如何面对他作孽的窘境。”玄烨乱跳的心终于平静下来,很长很长地舒了口气,轻轻抚过岚琪的背脊,眼中含泪道,“明明是朕教子无能,为什么你还要背负在自己身上。”

    “不论臣妾是否背负这些,臣妾所说的话也是事实。的确,这其中皇上和太子之间的关系更重要,让太子能放下包袱更重要,可太子和臣妾若因此生了芥蒂,也是臣妾很在乎的事。”岚琪望着玄烨,郑重地说,“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太子犯了错,臣妾不该也没有资格包庇纵容,可他是储君,是皇上二十年的心血,您可以背过人教训儿子,但不要让天下人嗤笑他更嗤笑您。皇上,家丑不可外扬,这一次您饶过太子,就当成全臣妾吧。”

    玄烨痛心疾首,大清的储君,他的心血,怎么就真一步步变成了这样,他堂堂太子竟然扮成太监去和宫女私会,更为了一个宫女,硬生生掐死了自己的妃嫔,他图什么?

    胤礽说自己是失手伤人,虽然他还不知道自己杀了人,可他要多大的仇恨,才能失手掐死一个人,他到底是恨王氏,还是恨自己。

    “皇上,这件事就过去吧。”岚琪恳求道:“对外头不要再提起这件事,不论如何,王常在要活下去,臣妾会让她好好活下去。”

    玄烨沉下心,将她拥紧以依靠无奈的自己,到底答应下:“朕听你的……”

    那一晚夜幕降临时,皇帝与德妃才离开了启祥宫,因是太后宁寿宫里的太监宫女伤了人,为安抚王常在,隔天就请皇帝晋封王常在为贵人,更赐封号为“密”,以示安慰。又说如今启祥宫内养着两位阿哥,为了王常在养伤又增添了人手且每日有太医出入,启祥宫就显得捉襟见肘,挪不开地方,便将后院住的答应迁往延禧宫安置,往后启祥宫里只住僖嫔和密贵人。

    而密贵人似乎伤得不轻,养病的日子一直持续到九月底,那一段日子里皇帝隔三差五就会到启祥宫看望她,在东配殿坐过后,还会来正殿与僖嫔说说话,僖嫔恐惧的心渐渐消除,专心抚养十五阿哥和十六阿哥,静静地等待皇帝和德妃娘娘与她说的那天到来。

    转眼十月,秋风萧索,那一日京畿扬了沙尘,漫天黄沙蔽日,紫禁城内也不能幸免,各宫各院闭沙不出,却是在这节骨眼儿上,偏居一隅的王官女子要临盆分娩。不知因何动了胎气,比太医提前了半个月临盆,待得狰狞的风声停歇,伴着宫内一片忙碌清扫沙尘的动静,王官女子产女而亡的消息传遍六宫。说小王氏产下一个女婴后,就撒手人寰。

    官女子身份低微,死后宫内不过是各处通传了一声,小公主很自然被送去阿哥所托苏麻喇嬷嬷照顾,除了规矩上对于王官女子家人的抚恤和殡葬外,再没有任何额外的抚恤体贴。宫里传言是密贵人从中作梗,活着的时候虐待堂妹,如今人家死了,也不给风光办个身后事。

    直到三日后,岚琪来到启祥宫,僖嫔早早就等候在门内,她眼中有惶恐,岚琪冲她淡淡一笑,便与她一道进了东配殿。

    寝殿新换的床榻之上,躺着的不再是没有气息的死人,而是刚刚恢复气色的产妇,她茫然地看着德妃和僖嫔,怯声问:“娘娘,臣妾在哪里?”

    岚琪坐到她身旁,温柔含笑道:“这里是启祥宫东配殿,从今往后,你就是密贵人。”

    小王氏不懂,看了眼僖嫔,再看德妃,不安地问:“不是,娘娘,密、密贵人她去哪儿了。”

    岚琪笑:“你就是密贵人,密贵人就在这儿。”

    僖嫔在一旁,虽然声音有些颤抖,但很高兴地说:“王妹妹,往后姐姐会照顾你的。”

    原来当日岚琪在宁寿宫谎称王常在没死,之后回到启祥宫,将一切理顺后便下定了主意,无论如何都要说服玄烨,让王常在继续“活下去”。而能代替她活下去,自然从这紫禁城消失的,便是身怀六甲的王官女子,她可以在分娩过程中自然地死亡,小王氏一向低调不与人往来,一个低微的官女子的生死,也真真不会有人在乎。

    “从今往后,你安居在启祥宫,不要在人前抛头露面,也不会有人来打扰你。十五阿哥和十六阿哥都还小,不会记得生母的模样,他们就是你生的儿子,自然也是僖嫔娘娘抚养的孩子。”岚琪平静地说着,“你的女儿,会在阿哥所由苏麻喇嬷嬷照顾,虽然可以找到合适的理由把小公主接来启祥宫,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你放心,孩子不会受到任何亏待。”

    “王妹妹,你愿意不愿意?”僖嫔在一旁紧张不已,声音颤颤,“启祥宫里的人,为了之前失职让王常在受伤,已经换掉了很多,这一个多月来,不知不觉又换了许多人,都是没见过她模样的新人,便是见了你,也只会当你就是她。你放心,这件事我不会告诉任何人,这是咱们之间的秘密。我早就受够了你堂姐的折磨,你若愿意和我好好相处,我一定会把你当亲妹子。还有,两个小阿哥很可爱,你一定会喜欢他们,往后他们都是你的儿子。”

    小王氏是聪明人,听过德妃娘娘的话,再听过僖嫔娘娘的话,她已经明白发生了什么,也明白了自己现在到底是谁。

    “你的家人,皇上会一直派人暗中照拂,他们不用仰仗你伯父,也会活得很好。唯一的伤痛,就是年轻的女儿去世了。”岚琪面色平淡,仿若说着很寻常的事,似冷酷无情,更是镇定从容,“但你在深宫,原本此生与家人就再无相见之日,他们虽悲伤,可你自己就看开些吧。”

    “是。”小王氏终于应了声,可垂下脸很快就抽噎起来。

    岚琪将心一沉,对小王氏,更对僖嫔冷声道:“这件事,关系着皇上和太子,你们两个不愿意也要愿意,而我既然卷入其中,你们但凡有背叛皇上的心意,我定不容。希望你们放开这一切,安安心心在启祥宫过日子,紫禁城里求一份安稳,谈何容易,皇上既然给你们安稳,就好好享受。至于密贵人的封号,皇上是给你的,那会儿你堂姐已经死了,这份尊贵不属于她。之所以是密贵人,就是要你们一辈子守着这个秘密,直到终老。”

    密贵人擦去眼泪,坚定地看着岚琪说:“臣妾明白了,从今往后,再没有王官女子。娘娘放心,臣妾会在启祥宫好好过日子,和僖嫔娘娘一道把阿哥们抚养成人。”

    “我信你们,你们也要信自己。”岚琪最后撂下这句话,被僖嫔送出了启祥宫,在门前岚琪与她道,“往后少在宫里走动,有得必有失,上天把两个孩子赐给你,从前那些有的没的都放下吧。密贵人将来若是胆敢对你不敬,我也不会容她。”

    僖嫔含泪欠身:“臣妾活了这把年纪,再看不透,也实在白活了。”

    岚琪便不与她再多语,安心地离开了。而这件事从在她脑袋里冒出来开始,她就没觉得会有什么不妥,甚至已经觉得,密贵人就是密贵人,王官女子真的已经死了。

    因天气难得清透,她带人步行回永和宫,路上与环春说着话,远远看到陈常在从前头过去,环春见主子在意,就派小太监上前去查看,小太监跑回来禀告说:“娘娘,奴才瞧见,陈常在往王官女子的院落去了。”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有种后宫叫德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琐并收藏有种后宫叫德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