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有种后宫叫德妃 > 647水灵灵的和贵人(三更到

647水灵灵的和贵人(三更到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那边宫女认得香荷,说她是觉禅贵人身边的,陈常在便绕过树丛来,果然见贵人在此,忙躬身施礼,道:“臣妾不知贵人前来,多有失礼。”

    觉禅氏见她面色苍白憔悴,宫内的传言自己早有所耳闻,如今亲眼看见果然不假,分明便是害了相思病的模样,且笑:“何来失礼,倒是我搅了你的清静,妹妹若是不嫌弃,我们一道坐坐可好?”

    陈常在颔首答应,侍立在一侧请贵人先行,转到方才她孤坐的地方,正好可见园中湖景,微风习习波光粼粼,伴着阵阵桂花香气,很是安逸的地方。觉禅氏细细看身边的人,见她眼眉沉静安宁,若说有相思病,倒也温和。

    边上香荷见主子的神情,猜想她们或许有话说,便拉了陈常在的宫女一道去打桂花要酿蜜,陈常在不禁叮嘱:“你们找一根长杆去打,别使劲儿摇树干,伤了根本明年可就不开花了。”

    觉禅贵人笑道:“妹妹心善,连花花草草都舍不得伤害。”

    说起来,觉禅氏从不和没有利用之处的人往来,宫里的人复杂,她冷艳看她们,从中找出可以利用的人就好,德妃如是,敏常在如是,凡事能让她一步步走到最后的人,她才会往来,今天不知怎么,就坐下来和陈常在说起了话,如果一定要给自己找一个缘故,大概她从江南来,而江南一直是容若和自己神往之处。

    此刻陈常在听觉禅贵人夸自己心善,不禁笑:“贵人觉得心善,旁人大概只觉得臣妾矫揉造作,她们都说我们汉家女子最矫情。”

    觉禅氏一怔,直白地问:“怎么与我说起来,你一点都不介意?”

    陈常在点头:“您的事,臣妾听说过,您和她们不一样。”

    “是吗?”

    陈常在眼中微微闪烁光芒,但言:“贵人姐姐,臣妾能问您一句话吗?”

    觉禅氏心里略掂量,面上笑:“有什么要紧事?”

    说话的人眸中有痴情,朱唇微动:“贵人艳绝四方,至今仍是宫里传说的美人,臣妾也觉得如此。当年皇上对您很眷顾,可是您生下八阿哥后,就沉寂了。这么多年来,您心里难过吗?皇上他那样无情。”

    觉禅氏不免一叹,皇帝对她无情,是她的造化,也因此她对皇帝的恨并不深,心里又怎么会难过?但眼前的人显然是个痴儿,她动情了,竟然爱上年纪几乎可以做她父亲的皇帝。十几岁,果然是把爱情看得最重的年华,任何事任何人都及不上心中的情意重要,偏偏她爱皇帝,可皇帝辜负了。

    陈常在见贵人不言语,惨惨一笑,继续道:“宫里这样境遇的人,实在太多了,景阳宫的万常在,钟粹宫的两位贵人,就连您也是,而臣妾好歹还陪伴了皇上好一阵子,可是皇上他怎么说抛下我,就真的再也不管了?我听说从前大家都讨厌启祥宫的密贵人,为什么皇上对她还那样在乎,是不是我没有密贵人漂亮,没有她温柔,是我不够好吗?”

    觉禅氏心里颤了颤,尴尬地问:“妹妹这些话,难道见一个人问一个?”心中就想,怪不得宫里有传闻,说陈氏害了相思病,这还是深居钟粹宫不出的人,若是在外头晃悠,真要问得人尽皆知?

    “只是和臣妾一样境遇的人,臣妾才会问。”陈常在还清醒着,并没有痴傻,欠身告罪,“臣妾叨扰您了。”

    刚才一瞬,觉禅氏还觉得陈常在有些许不正常,倒是这会儿冷静的模样,让她觉得可怜了。这种事往往痴缠哭闹讨不得半点同情,冷静的坚强,才会让人心疼。不禁问:“戴贵人她们,都怎么回答你。”

    陈常在苦笑:“姐姐们都说不知道,她们没想那么多。”

    “那你自己呢?”

    “我总在想,皇上还会不会喜欢我,我想去争一争。”陈常在说着却晃晃脑袋,叹息,“可我又想,皇上就是因为我瞒了身孕的事厌恶我,我只是想讨他欢心都如此结果,若再敢争宠,真不知道会怎么样。”

    觉禅氏笑:“妹妹心里既然都明白,又何苦执着,放下吧。”

    陈常在期许地望着她问:“贵人姐姐,也放下了?”

    两人静默须臾,觉禅氏终于开口道:“我也曾经深深爱着,可是望不见碰不着,连一句话也说不上。但即便如此,心里明白自己深爱着,就足够了。大概我们这辈子,就只能这样默默地自己爱着心里那个人。至于你,大概只能说,谁叫你今生晚来了十几年,下辈子早些到良人身边去,也许就圆满了。”

    显然,觉禅氏说的是她对纳兰容若的情,陈常在却误会了,更仿佛遇见知己,一席话听得泪眼婆娑。她就是想,为什么自己对皇帝的情意不被端嫔戴贵人她们承认,甚至歪曲她的用意,她只是爱上了那个男人而已。于是不肯罢休的,哪怕被人嘲笑,也想多问一个人到底她做错什么了,这一刻,自己的情意被肯定,她突然就释怀了。

    对于觉禅氏,当年温贵妃一席话,叫她沉浸在爱情被肯定的错觉中迷失了方向,那时候她将温贵妃视为知己,等醒悟过来时,已经沦为她的棋子。如今几乎一样的事发生在眼前,她成了“温贵妃”,不同的是,她没打算利用陈常在什么,而陈氏对皇帝的爱情,本就不必偷偷摸摸。

    “你若过得不好,别人才会看不起,你好好守着自己的尊贵,那样才不糟蹋自己的情意。”而这一瞬,觉禅氏不经意又说起昔日德妃娘娘的话,她心中猛然颤动,这么多年,自己果然还是被德妃影响了。

    “贵人姐姐,谢谢您。”陈常在的面颊被眼泪浸润,可是唇角却勾起笑意,神情也比方才见时轻松了许多,她起身福了福,“您的话臣妾很受用,往后该怎么样就怎么样,我进宫是求太平的,没有皇上的情意,我家中父母兄弟,还盼着我好呢。”

    觉禅氏颔首不语,见她似乎想要回去,索性道:“我还想坐一会儿,妹妹是不是坐久身上发凉了,你先回吧。”

    陈常在则笑:“这些日子来,送到宫里的家书还没拆看,这会儿特别想去看看父亲母亲对臣妾说了什么。”

    “去吧。”

    她淡淡一言,面前年轻漂亮的人转身而去,觉禅氏望着她的背影发怔,回忆事前事后陈常在截然不同的模样,心里问自己,她是不是做了件好事?是不是做了件,当年德妃娘娘拯救自己一般,拯救了别人的好事?

    而此刻,圣驾早已远离京畿。因伺候着太后同行,皇帝这一次走得很慢,不着急赶路也不着急回銮,唯求太后旅途舒坦不出意外。每一晚或在省县衙门停留,或在前后荒芜的官道上扎营,今日便是早早有人在这里扎下营寨,皇帝太后一行到达时,舒适的大帐已经准备好。

    众人簇拥太后入大帐歇下,之后皇帝与荣妃几人退出来,恰见后头的队伍已陆续跟上来,随扈的妃嫔正聚集在一起,要来向太后请安。岚琪因温宪晕车,她们走得很慢,没能跟上皇帝和太后的车马,这会儿才刚刚到。

    玄烨刚想对她说话,却见小宸儿从后头窜上来,这丫头倒是精神得很,只管钻入人群里拉出一位宫嫔,欢喜地笑着:“和贵人,额娘要我今晚住在佟娘娘帐子里,你也在那儿吧,我们一起玩。”

    玄烨原是看着女儿的,不自觉地就把目光落在了和贵人身上,她神采飞扬的笑容十分吸引人,但她好像已经忘记了这边圣驾的存在,只顾着与公主说话。

    当然皇帝的目光没有停留太久,吩咐众人不必打扰太后,让散了去休息,说着就往岚琪走来,要与她去看看温宪,那孩子出门不久就开始晕车,这一路走得实在可怜,做父亲的心疼极了。

    岚琪与他同往,不久后皇帝回去他的大帐,岚琪要照顾女儿不可能相陪,而她和玄烨商量,是不是把温宪送回去,因为温宪固执地要去看端静公主,死活不肯回去,这事儿还没个决定。

    日落黄昏时,荣妃端着汤药过来,说太医又想了一个方子治疗温宪的呕吐,若还是没用,只能把她送回去了,之后还有很久的路要走,不能不把身体当回事。

    岚琪则说:“若是决定把温宪送回去,我就陪她一起回去,后头的路要劳烦姐姐多多照顾皇上和太后,我实在不放心她一个人回程。”

    荣妃能理解,却是笑道:“这次随扈的人那么多,那些人又不安分了,瞧你这边照顾温宪脱不开身,一个个都蠢蠢欲动,惦记着皇上身边不能没人伺候。”

    岚琪不在乎:“也是人之常情,大家本来都一样。”

    荣妃却拉着她轻声说:“你瞧见没有,皇上今天仔细看佟妃屋子里那个和贵人了,我也好久没仔细看她,真是越来越水灵,估摸着这一趟走下来,宫里该换换风景了。”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有种后宫叫德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琐并收藏有种后宫叫德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