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有种后宫叫德妃 > 666惠妃复出(二更到

666惠妃复出(二更到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玄烨上下打量儿子,见他衣履整洁双目有神,站在那里笔直地挺着脊梁,周身皆是年轻人该有的蓬勃朝气,心中略喜,但未露在脸上,只是道:“朕才听闻消息,弘昐殁了。”

    胤禛垂首道:“儿臣也得到消息了,是额娘派人送来的,儿臣正想向您禀告,还请皇阿玛暂不要让皇祖母知道,让皇祖母尽兴游历山水才好。”

    玄烨点头:“就这么定了。”顿一顿,又问,“心里难受吧,朕本以为你会要求留在京城陪伴妻儿,没想到你还是同行了。”

    “额娘说,孩子和我们没有缘分,既然注定是熬日子的,让我不要太牵挂。他太小也不懂人事,就让他安安静静去。”胤禛说话间,难忍鼻尖发酸,“但到底是骨肉,儿臣很心痛。”

    “这是人之常情,你便是要留下陪伴他们母子,朕也不会怪你。”玄烨淡然,示意儿子坐下,胤禛不敢,他轻轻一叹,没有再勉强,之后父子俩说的话再不与这悲伤的事相关,玄烨专注河工治理十数年,闲谈间将个中门道讲给儿子听,胤禛向来慧心善悟,听得认真更能举一反三地与父亲说上几句,让玄烨十分欣慰。

    京城之中,四贝勒府里简单地给夭折的孩子办了身后事,李侧福晋悲凉落寞地坐在榻上,早已哭得眼泪干涸,可看似呆滞的她实则在想,没料到那么不巧,胤禛竟没能亲眼看到孩子没了,她处心积虑想要博得丈夫的怜悯同情,到头来他却根本不在家。

    侍女巧珠进来,匆匆道:“福晋过来了。”

    李氏忙躺下了下去阖目假寐,但听得脚步声,福晋在问:“睡下了?”

    巧珠佯装应着:“侧福晋早晨又哭了一场,累了才睡的,福晋请等一下,奴婢去请侧福晋起来。”说着便过来推了推自家小姐。

    毓溪见李氏醒来神情憔悴,不免道:“没拦得住,不该让她叫醒你,你接着睡吧,我们有话几时都能说。”

    李氏却坐起来,挽着凌乱的发丝,垂首道:“福晋有事,就吩咐妾身吧。”

    巧珠搬来凳子请福晋坐,毓溪便不再客气,坐定了正经道:“这会儿功夫来跟你说那些话,有些无情了,可我觉得拖着也不是事儿,现在你痛惜弘昐,也没有别的事能让你更难过了。”

    李氏不解,但听福晋道:“你心里会惦记念佟吗?论人情,是该把念佟抱来让你照顾,好歹宽慰丧子之痛,你若是这样想我也觉得无可厚非。所以我先一步请示了德妃娘娘,但娘娘的意思,说念佟毕竟是长女,还是养在正房里好,我左思右想还是决定早些来告诉你,免得你心里惦记着,又误会我不体谅你。”

    “福晋已经很照顾妾身了。”李氏眸中含泪,楚楚可怜,哽咽着,“妾身未想过要抱回念佟,念佟自幼跟着您,突然回到妾身身边,孩子未必乐意。”

    “倒也不必这么说,念佟知道你才是她亲额娘。”毓溪温和地说,“这些日子只管悲伤吧,过阵子兴许就好了,左右贝勒不在家里,你不必太拘束,想哭想笑尽着心来,宣泄透了也就好了,我不会怪你不懂事。你且安心养身体,缺什么让巧珠去正院里找我。”

    李侧福晋欠身谢恩,福晋没打算久坐与她说话,就是特地来说念佟的事,这会儿已经起身要走,她慌忙要离了榻相送,被阻拦下来,巧珠搀扶着她颤颤巍巍靠在榻边,眼瞧着福晋匆匆而来,匆匆而去。

    巧珠安顿好了小姐,跑去外头张望几眼光景,不久回来轻声道:“小姐,福晋走远了。”

    李氏长舒一口气,方才还楚楚可怜的模样顿时不见了,只是咬牙道:“她根本就是怕我要回念佟,特地求了德妃娘娘一句话,还反过来做好人装大度。”

    巧珠劝说:“小姐别想了,您好好养着身体,还怕不能生吗?倒是福晋她自己,怕是生不出,也不敢生了。”

    李氏又恨:“说什么叫我尽情哭尽情笑,我真这样不知好歹地闹,贝勒爷知道了该怎么想我,宫里德妃娘娘知道了又该怎么想我,总之她做好人,我就是陪衬。”

    巧珠示意她小声些,安抚着:“好歹咱们知道福晋的心思,不至于您真的上当,往后的日子,小姐更加小心些就是。”

    李氏伸手覆在了自己的肚子上,冷笑:“我要养好身子,她乌拉那拉氏有什么了不起,生了个阿哥就当宝了,我且看这孩子能不能长大成人。”

    巧珠唬了一跳,慌忙劝:“小姐,您轻点儿声……”

    这边厢,毓溪回到正院里,念佟正带着弘晖在院子里玩耍,瞧见额娘来了,纷纷围上来撒娇,说要进宫看祖母,稚嫩欢喜的脸上,丝毫不见失去了兄弟的伤心。他们还太小不懂什么是死亡,弘昐总是养在屋子里极少相见,没有感情也是有的。

    毓溪哄孩子们自己去玩,答应过几天带他们进宫,之后却避开孩子,将乳母等一干人叫到跟前,再三说明不要吓唬孩子让他们明白失去了兄弟的痛苦,以后慢慢说明白,早晚能理解。吩咐完这些话,青莲一人留在跟前,但问福晋:“侧福晋果然又在您面前装可怜了吗?”

    毓溪目色清冷,颔首道:“装得十分可怜,是她一贯的伎俩,没想到额娘隔着宫墙,还能把她看透了,我与她同在屋檐下,竟还觉得她真可怜。”

    青莲唏嘘:“侧福晋何必呢,当别人都是傻子么?”

    毓溪不以为意,却是道:“我会好好看着她,只要她别给胤禛添堵,我就不会和她过不去,大家相安无事才好。”

    时光飞逝,圣驾离宫已有大半个月,那一日佟妃诸人突然被招至圣驾前,皇帝吩咐她们侍奉太后乘船缓慢前行,而皇帝将暂时与大部队分开,减少扈从只乘一舟,前往黄河以南高家堰、归仁堤等处堤防巡视。

    随扈妃嫔中,以佟妃、惠妃、宜妃为尊,而惠妃最沉稳老道,自然许多事都嘱托与她,更留下五阿哥、七阿哥保驾护航,皇帝将只带大阿哥、三阿哥和四阿哥前往高家堰等地。这边所有的事,关防护卫自然有侍卫大臣周全,但照顾太后和其他女眷,还有年幼的皇子,就托付给惠妃了。

    惠妃早年协理六宫,是八面玲珑能干的人,一度落寞后至今不被复用,东巡时被皇帝召至大帐说了些暖心的话,今日又被委以重任,惠妃竟有些飘乎乎了。

    诸人离开时,佟妃客气地说:“一切仰仗惠姐姐,我出了门就找不着北了,莫说管别人了,自己都不能周全。”

    宜妃则在边上哼笑:“真真蜀中无大将,荣姐姐在就好了。”

    佟妃不免尴尬,一时接不上嘴,身边和贵人轻轻拉了拉她,说:“娘娘,我们回吧。”

    宜妃见佟妃离开,也要跟着走,却被惠妃喊住,皮笑肉不笑地说:“我正是多年不管事,手生得很,万岁爷约了我们五日后在清口汇合,这五天里会发生什么我可不知道。你顶好稳稳坐着船,别掉下水里去,水流湍急眨眼就冲不见了,九阿哥还等着你回去给他办婚事呢。”

    “你这是什么话?”宜妃眼珠子瞪得铜铃一般,可惠妃却撂下她走了,这边是皇帝御船,宜妃也不好撒泼,悻悻跟在后头,气得脸色铁青。

    船与船之间用踏板接驳,佟妃小心翼翼带着和贵人与宫女回来,觉禅贵人早早等在甲板上,给佟妃搭把手搀扶她,一面就瞧见御船那边,从另一头下去了周身傲气的惠妃和满面怒气的宜妃。

    她尚未开口问什么事,就听佟妃嘱咐众人:“之后几天你们都小心些,没事别离了我们的船,太后那里不缺人伺候,我们船上的用度缺什么现下就去补来,一切等五日后到清口再说。”

    说话间,却见舜安颜带人乘小舟靠近了佟妃娘娘的船,在舟上屈膝道:“微臣奉旨登船保护娘娘安全。”

    佟妃见是自家侄儿,更是安心,忙让舜安颜上了船,她们自家人不必太避嫌,但和贵人年轻,还是自觉地回了自己的船舱去。

    没多久,皇帝已换了轻便的船只,带着几位皇子和亲兵侍卫以及地方河工大臣往高家堰去,众人在各自的船只上目送圣驾,佟妃捂着心门口说:“皇上怎么就不多带一些人,我这心悬着很不安。”

    舜安颜在一旁道:“娘娘放心,皇上此去河道浅窄,万年水流平缓,所以不宜乘大船不宜带太多的人,皇上会绕道至清口与我们汇合,相比之下,我们之后的路反而湍急一些,风浪大时,还请娘娘在舱内小心,不要颠簸了。”

    佟妃欣慰道:“我的小侄儿也这样能干了,咱们家真是代代出人才,到底是嫡子嫡孙,生来贵重。有你在我的船上,姑姑安心了。”

    舜安颜笑道:“臣还年轻,要多多历练。”

    佟妃笑:“娶了公主做了额驸,皇上更加看重你,你要好好为皇上办差,皇上可是把心肝宝贝嫁给了你,要好好对待公主。说起来也真怪,这一路皇上怎么安排你跟着大阿哥呢,跟着四阿哥多好,还能时常与我见见,若非今日见你,我还当这一路都看不到你了。”

    姑侄俩说着话,佟妃就要回船舱,觉禅氏随行了几步,听见佟妃提起大阿哥,想到方才惠妃的神情,冷然一笑,计上心头。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有种后宫叫德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琐并收藏有种后宫叫德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