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有种后宫叫德妃 > 667有赚不赔(还有更新

667有赚不赔(还有更新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五日后,皇帝一行与太后顺利在清口汇合,五天里太后身边没有任何不寻常的事,惠妃亲侍在侧,事必躬亲外,又照顾其余妃嫔皇子的船只,一切安安稳稳十分妥当,连太后都在皇帝面前夸赞:“到底惠妃沉稳,之后你若要到各处去巡视,只管留下我们娘儿几个慢慢赶路,我们不耽误游山玩水,皇上也不耽误正经事。”

    玄烨欣然,温和言语间,表示出对惠妃十分放心,更叮嘱她之后一路对太后尽心,皇帝才能毫无牵挂地辗转各处巡视河堤。惠妃面上喜,心中更喜,东巡途中皇帝对她说,眼瞧着都奔五十去了,老天赏赐活了这样的年纪,难得这辈子作伴,过去的就过去了,往后便好好的吧。

    彼时惠妃想,无非是皇帝觉得哪儿不对劲了,把她叫去说几句好听的话,却没想到后来这些事,仿佛找回当年自己被信任着的感觉,又兴奋又忐忑,更加小心谨慎,不愿手底下出一点差错。

    又过几天,大部队驻跸高邮,皇帝带着诸皇子和于成龙自顾忙碌去,女眷们终于在陆路上休息,根本懒得走动,但闲了两日不免又烦闷,可太后有了年纪,乐得停下来清静两天养养神,一并连唱曲看戏的乐事也没有,果然跟着太后出巡,很没有意思。聚在一起家长里短地闲话,嘴里说来说去,便就有闲话了。

    到江南后,皇帝多次带着皇子大臣离开大部队,上回走了五天,这几日时不时也半天一天的不回来,女人们心眼多,不免想,皇帝是不是背过太后和她们这些人,到别处寻花问柳去了。

    这日都在宜妃屋子里歇着,问起僖嫔为何密贵人出了门依旧不见人,说她神出鬼没的很古怪,僖嫔早就被问习惯了,依旧把这事儿往皇帝身上推,搬出圣上来吓唬众人:“我问过她,说是万岁爷不让她和我们往来,不往来就不往来吧,有什么稀奇的。”

    说话间,有皇帝身边的人来问候几位娘娘,宜妃这会儿装得大度得体,但人一走,就横眉竖目地将自己的人找来,问下一站往何处去,听说是到扬州,不免轻哼:“三月烟花下扬州,皇上真是挑着日子来的,路边的花花草草,当然比宫里的新鲜了。”

    众人面面相觑,待从宜妃这里散了,退出来时,正见和贵人与觉禅贵人一道陪着佟妃娘娘散步,僖嫔敬嫔几人上前来请安,等佟妃走过,敬嫔拉着僖嫔道:“这和贵人也怪可怜的,皇上若是再觅得新人带回去,还能有她什么事儿?如今世家女子,难道真的比不上江南美色?那密贵人如今,还欺负你吗?”

    僖嫔现在的日子滋润太平,旁人的事与她不相干,且小王氏和死去的那个天壤之别,她对汉家女子的偏见也早就没了。小王氏温柔谦和又体贴人,若是其他江南美人同是如此,难怪皇帝乐得她们在身边照顾,倒是那些世家女子,骨子里生得骄傲气性,皇帝见了必然也烦。

    敬嫔则唏嘘:“你说德妃娘娘为什么不来,白白地让惠妃捡了便宜,这要是她真的复出了,咱们这两年没好好对待她,会不会被记恨?”

    僖嫔懒懒地说:“总不见得大过德妃去,咱们操心什么。”

    而此时深宫里,岚琪并不知自己隔了千里还被人念叨,但皇帝两三天就给她送来书信,出门才一个月,永和宫里书信已厚厚一摞。玄烨累时仅仅几句问候她好不好,精神好时,则洋洋洒洒几页纸来叙说他遇见了什么事,甚至不吝在信中继续埋怨岚琪不陪她南巡,这一个月彼此分明不在身边,却又仿佛时时刻刻都在一起。

    那日与荣妃在景阳宫闲坐,三阿哥问候母亲的书信送到宫中,荣妃让岚琪给她念了信,知道皇帝就要取道苏杭,荣妃啧啧:“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当年的事历历在目,如今物是人非,皇后都过世好些年了。不知道皇上故地重游,会想起我们哪一个来。”

    岚琪静静地听着,荣妃又道:“从前嘴里老念叨要长岁数长岁数,实则心里是仗着自己年轻的,现在想来真是荒唐,有时间做那种无聊的事,应该更好好珍惜青春才是。”

    “姐姐感慨感慨就罢了,没得真伤心,世上哪一个人不会老,能老去才是福气,多少人英年早逝,多少孩子连青春都没见过?”岚琪神情宁和,笑着,“我们是有福的。”

    荣妃心情略好些,但又道:“听说这一路,是惠妃主事,像模像样的又见了从前的光景,你说她回来后,会不会东山再起?”

    岚琪不以为意:“宫里的事,谁做都一样,皇上没有后顾之忧就齐全了。但至于她,我看未必,不过是跟出去的人里头,就她做事还能让皇上放心,毕竟佟妃和宜妃,都是富贵命,总不能指望她们。”

    荣妃却因佟妃想起和贵人来,啧啧不已:“漂漂亮亮的人,性子也好,皇上怎么就不喜欢,这下去了江南,更没有她什么事了。”

    对此,岚琪不言语,她的有所为有所不为都在心里,到底如何看待这一切,她自己明白就好。荣妃却喋喋不休,将宫内妃嫔数了一遍,感慨如今人丁兴旺,想当年她和端嫔战战兢兢陪在皇帝身边时,六宫空荡荡的,只有太妃太嫔们的哀怨。

    此时又有人进来传话,说三福晋身子不爽,请娘娘派太医到郡王府去,荣妃不耐烦地打发了人,与岚琪抱怨:“怀个孩子,就当自己是天王老子,天天派人来差使我这个差使我那个,她若有你家毓溪十分之一的好,我也心满意足了。”

    岚琪心中却想,人无完人,她家毓溪偏偏身体不好不能多生养,果然每个人的福气和运气,都不同。那之后从景阳宫回去,便惦记儿子家里的事,毕竟他不在家,自己该多多关心,幸好毓溪持家有道,四贝勒府里便是才失了个孩子也相安无事,总算叫人放心。

    本以为直到皇帝回来的日子,都能清清静静地度过,不想三月下旬时,岚瑛急匆匆进宫,竟是一进门就掉眼泪,拉着姐姐说:“我不要和阿灵阿一道了,姐姐快让他休了我。”

    岚琪当是阿灵阿在外头寻花问柳惹怒了妹妹生气,想劝几句息事宁人,不料岚瑛却说,是皇帝到了江南,在那里肃贪,隔着千里震动了京师百官。原来江南虽富庶,但要仰仗朝廷庇护,岂能不多与京畿大臣往来疏通,文武百官之中鲜有干干净净的,他们家更是从中捞了不少油水,现下阿灵阿正天天在家烧书信,更四处筹款不知要补什么空缺,岚瑛哭着说:“他就差打我的主意,盯上那些嫁妆了。”

    “到底缺了什么银子,要那么多?他做什么了?”岚琪听得心惊胆战,皇帝早年肃贪,虽然到最后不了了之,却也把朝廷大臣们唬得够呛,如今隔着千里震撼京师,显然也是有意为之,阿灵阿他们最最洞悉皇帝的意图,若非险峻不可避,不见得会如此紧张。

    岚瑛恨恨:“他们家的人头俸禄,怎么撑得起那么大的家宅,我早就知道他们不干净,明着暗着劝过几次,他总是敷衍我,背地里必定仗着皇亲国戚的身份到处捞油水,我真是管不住他,也不想和他过了。”

    岚琪唯有劝说:“夫妻本该同舟共济,他有错,你也该与他一同担当,难道那些金银带来的安逸日子,你没有过着?”

    “姐姐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若是阿灵阿真犯了事,我就要跟他一道下大牢去了。”岚瑛可怜兮兮地看着姐姐,岚琪算是明白了,妹妹哪儿是来跟自己闹要和阿灵阿分的,她是来搬救兵,想从自己这里帮一帮阿灵阿,可是她不懂这些事,唯一明白的是,皇帝对贪污恨之入骨,皇亲国戚中不少人为之付出性命,如今八福晋的阿玛,当年也是栽在那上头。

    “姐姐……我们该怎么办?”岚瑛也不藏着掖着了,低头扯弄着衣摆,抽抽搭搭道,“一大家子人,孩子也小,我跟着他怎么都行,孩子们怎么办?”

    提起孩子,岚琪便心软了,将环春唤来,去翻出她的体己来,塞给妹妹道:“拿去补亏空吧,我这里也不多,都是备着给孩子们的,但如今太后那儿承担下温宪的婚事,底下几个还小这两年用不上,你先拿去。”

    岚瑛却怯怯看着姐姐,惶恐不安地问:“银子总有法儿补,我不是来跟您要钱的,我怕万一阿灵阿犯了事,就算补了银子也没用的话,姐姐,我该怎么办?”

    岚琪也不敷衍,正色道:“若出了事,姐姐必然保你和孩子的周全,我大抵还是有这些能耐的。可是瑛儿,你们家里犯事的那些男人们要怎么办,姐姐恐怕爱莫能助,我会尽力,可实在不晓得能为你做到哪一步,你不要怨我。”

    但是这一阵肃贪的风,并没有持续太久,相反半个多月后从江南传来的消息,皇帝还在当地赦免了许多人的罪,结果京城里好一阵动荡,官员们各种想法儿补缺口,到后来却没什么大事。谁也不知道皇帝到底要做什么,可他远在江南,却收回不少国库欠银,这一遭劳民伤财的南巡,有赚不赔。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有种后宫叫德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琐并收藏有种后宫叫德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