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有种后宫叫德妃 > 683做皇帝的意义(三更到

683做皇帝的意义(三更到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此语一出,左右大臣皆变了脸色,这两类人极好区分,天底下能让皇帝投鼠忌器的有几个?而后者想要争个鱼死网破的,查清楚后,亦是朝廷皇室的耻辱。说到底,下毒杀人者,就是想要皇帝难堪,他们做得出来,就不怕皇帝追查。大福晋和敏常在,死得很不值。

    “怎么查你们自己看着办,朕要的是结果,三日内给朕一个交代。”皇帝眼中有杀气,低沉的话语千斤重,“到如今,还会有什么投鼠忌器的事?”

    大臣们气氛凝重地散去,乾清宫里白天还喜气洋洋,此刻愁云密布,皇帝孤坐在书房中,他在想,若是胤禔今日饮下毒酒当场毙命,会是什么结果?现在他还能这样静静地坐在这里吗?为什么变成了这个样子,他答应岚琪,昔日书房里的悲剧不会再发生,可却在他们女儿订婚宴上,闹出这样的人命。若是温宪饮了毒酒,若是岚琪饮了毒酒,若是自己饮了毒酒……

    做皇帝的意义,何在?他富有天下,到底要来做什么?

    梁总管送走各位大臣,得了延禧宫的消息,回来向皇帝禀告:“皇上,敏常在气息尚存,据说睁开眼有了意识,但是太医赶去看过仍旧说不好,莫说且不知中了什么毒,无处寻解毒之药,就是有了药,敏常在现在也送不下去了。”

    玄烨眼中掠过一丝悲悯,沉甸甸地问:“她还能活多久?”

    梁总管摇头:“奴才不知,太医也不知道,现在德妃娘娘又去延禧宫了,怕是今晚不会离开。”

    玄烨沉沉一叹,吩咐道:“你亲自去一趟,告诉她,自己也要保重。”

    梁公公应诺,转身要走时,门前徒弟送折子进来,与梁总管耳语几声,他便又将折子递到皇帝面前,轻声道:“万岁爷,詹事府詹事高大人的折子。”

    玄烨皱眉:“高士奇?”接过折子来看,眉头越来越紧,梁公公看得心中忐忑,只听啪一声响折子被盖在了桌上,皇帝盯着梁公公看,口中说:“朕的旨意,晋封敏常在为贵人。”

    梁总管不知皇帝缘何突然有这一出,若说皇帝是看了折子才有的念头,可高士奇大人在詹事府供职,专门料理太子及太子外戚的事,递上来的折子无非是说太子如何如何,太子外戚如何如何,怎么就牵扯上敏常在了?不,如今该改口叫敏贵人。

    可轮不到他问那么多的话,立刻匆匆赶去延禧宫,彼时德妃娘娘正安静地坐在一旁,十三阿哥伏在敏常在身旁,梁总管尴尬地宣布了皇帝的旨意,听得敏常在晋封了敏贵人,岚琪朝他看了眼,面无表情地说:“知道了,回去替贵人向皇上叩首谢恩。”

    梁总管躬身称是,又悄悄到娘娘身边,他是多圆滑通透的人,知道十三阿哥在跟前,不宜张扬皇帝的嘱咐,只轻轻告诉娘娘:“万岁爷请您自己保重。”

    岚琪了然,颔首道:“也请皇上保重。”

    梁公公本以为德妃娘娘会问他皇上怎么突然要晋封敏贵人,结果娘娘半个字也没提起来,等他再回到圣驾跟前,皇帝也没问娘娘有什么反应,不知是他们两处都无所谓不在乎,还是彼此默契心有灵犀,反正大福晋和敏贵人这事儿,不知几时是个头。

    那晚大半夜,大阿哥闯入宫闱,哭求皇帝把大福晋的尸身交还给他,虽然没能进乾清宫的门,也足够闹了一场,惠妃急匆匆赶来阻拦,据说还扇了大阿哥一巴掌,母子几乎决裂。而大福晋因已确定身亡,尸体交由刑部查验,不知几时才能交还到直郡王府,甚至还回去了恐怕也不能再看到完整的尸身。

    众人都没想到,样貌平平又不受婆婆宠爱,在皇室里也吃不开的大福晋,却得到大阿哥如此深爱,虽然一向传说大阿哥夫妻恩爱和睦,可旁人只看到大福晋在人前刻板孤僻的为人,都以为是传说,直到这次看着大阿哥抚尸痛哭,看着大阿哥夜闯禁宫,才算信了。可是信了又如何,好好的人已经没了。

    原本七月里,两位皇子一位公主先后订下婚事,整个皇宫乃至京城都弥漫着喜气,结果突然起来这一场变故,把什么都改变了。

    大阿哥一直情绪激动,而皇帝对于敏常在的态度也很让人奇怪,皇帝看起来似乎并不悲伤,可却接连下旨晋封敏常在,她为皇家生育三位公主阿哥,都一直因出身卑微而在常在的位置多年不动,却是遭此一劫,两日后尚存一丝气息的章佳氏,已身在嫔位了。

    晋封一个将死之人为嫔,人们很快意识到皇帝的用意,敏嫔娘娘一旦身亡,皇帝若予以追封,就是敏妃了。

    册封章佳氏为嫔的消息送到延禧宫时,岚琪正与妹妹岚瑛刚刚从永和宫过来,她陪了一天一夜身体十分虚弱,皇帝把小姨子召进来,劝她去休息。原本身份尊贵的岚琪不必对一个常在如此用心,但旁人知道她们的情意与常人不同,也不觉得奇怪。这会儿岚琪稍稍养回一些精神,走近延禧宫时,正听见梁公公宣读圣旨。

    岚瑛是唯一知道姐姐心思的人,不自禁就在姐姐耳畔说:“事到如今,您就别多想了,人都快走了。”

    岚琪晃了晃脑袋,问妹妹:“是我太无情,太冷酷?”

    “也不是这个意思,只是不想姐姐心里……”妹妹最懂她的心思,顿了顿后直白地说,“姐姐一定在矛盾,要不要让皇上来看最后一眼,您一定想,皇上不来看,是真的不想来看,还是太想来看了却故意克制,因为您天天在这里,他或许也怕流露出什么真性情,是不是?”

    岚琪所有的心思都被说中,但否定了妹妹的话说:“皇上对她的情意不是那样的,他若为了我而克制,那才是真正的冷酷,我与他之所以能长相厮守,就是从不做这样勉强的事。他对孝懿皇后的情意,对荣妃端嫔的情意,即便各有不同,也从不在我面前掩饰,他不是无情人,如是对杏儿有情,不会做得这么决绝。”

    岚瑛无话可说,姐姐既然信那就是最好的事,扶着姐姐要进去,梁公公上来行礼说了几句不痛不痒的话,等见娘娘往门里去,才转身要回去复命,可还没到门前,德妃娘娘突然喊住了他,梁公公麻利地再跑回来等候吩咐,德妃娘娘却站在屋檐下半天,只说了声:“别让皇上太辛苦。”

    岚瑛在旁看得无奈听得心酸,待进门,十三阿哥仍伏在床前,这孩子已经两天不吃不喝、不眠不休,累极了就这么趴着睡过去,几乎寸步不离。岚琪没有让任何人劝阻他,各宫因查毒都禁足不得出门,也不会有人来探望,十三阿哥就这么陪了两天两夜。

    “胤祥。”岚琪喊了他一声,孩子缓缓转过头,刚要应答,突然两眼一翻咚的一声倒下去,吓得宫女太监慌乱不已,七手八脚把十三阿哥抬走,岚琪心痛如绞,催环春道,“胤禛今天怎么还没进来?”

    环春不敢辩解,只说继续去催,不多久屋子里的人都散得差不多了,岚瑛才搀扶姐姐坐下,再次劝道:“皇上若不来一趟,往后您心里就要落下遗憾,难道您见一次十三阿哥就愧疚一次?姐姐你是明白人,她对皇上有情义,真的错了吗?”

    岚琪用力摇着头,不知到底想表达什么,岚瑛怕再多说只会把她逼急了,突然听得咳嗽的声响,床上的人竟然又苏醒了。本以为她咳嗽又要吐血,倒是没出什么错,岚瑛扶着姐姐到床塌边,睁开双眼的杏儿是有意识的,一看到岚琪就流泪,眼泪不断地从她眼角滑落,甚至因为哭泣身体有些抽搐,岚瑛担心她又会喷血,不敢让姐姐靠得太近。

    “对、对……对不……起……”气若游丝的人,却发出艰难的声响,屋子里很安静,可以听得到她是想说话,那几个含糊难辨的音节,如果一定要组成一句话,她似乎在说“对不起。”

    岚琪紧紧咬唇,含泪往后退开好几步,岚瑛也听得一阵心慌,不知怎么办才好,可外头突然一阵热闹,只见守在门前的宫女跑进来说:“娘娘,宜妃娘娘来了。”

    旋即就看到宜妃嘴里嚷嚷不休地进来,姐妹俩正要烦躁,竟看到她是在拉扯温恪公主,孩子扒拉着门不肯进来,哭着说她来了额娘就要死了,宜妃却说她:“你再不见见,她真的要死了。”

    结果小姑娘力气很大,竟还是挣脱了养母的手哭着跑开,宜妃反而重心不稳跌倒在地上,岚瑛赶紧上前去搀扶,问着:“娘娘您没事吧?”

    宜妃狼狈地站起来,尴尬地看了看岚琪,别过脸说:“你也看到了,是那孩子自己不肯来,可不要到头来说我刻薄,不让她们母女见最后一面。”

    岚琪沉声道:“你多虑了,她之前就跟我说不想见。”

    宜妃摇头:“真是不明白,那孩子明明平时巴不得我让她来延禧宫,这会儿发什么神经?”

    岚琪重新坐下,叹道:“就别强迫她了,眼下没有人比那几个孩子更痛苦。”

    宜妃干咳了几声,朝床上探头探脑,岚瑛识趣地退出门去。宜妃见状,便又大胆走上前几步,一步一步终于挪到床边,看到将死之人,突然眼圈一红,呆呆站了半天后说:“孩子我可给你带来了,是她不肯见你。”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有种后宫叫德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琐并收藏有种后宫叫德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