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有种后宫叫德妃 > 697兄弟们都老了(还有更新

697兄弟们都老了(还有更新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岚琪且笑:“瞧着气色是好。”一面说着,便与良嫔撂下手里的活计,小宸儿和敦恪同八福晋说了几句话后,她就识趣地带着妹妹退下了。八福晋本没什么要避开她们的话对二位讲,但小孩子不在跟前,说话总少些顾忌。

    方才与良嫔给孩子们量尺寸时,就说到太后一早决定给大阿哥选总兵官张大人府里的千金,一并将他们家侄女选给了八阿哥做妾室,虽是一族出身,但那一房已经落魄,此番随着张大人家千金一道嫁入皇室,虽是做小,也已经算是造化。

    可这才是嘴上说的话,尚未有旨意下来,八福晋就进宫了,两人眼神对视时,便是在犹豫要不要告诉这孩子。现下坐着不过是说说闲话,而八福晋是身子好了进宫给良嫔贺晋封之喜,还带了礼物来,说是已经放在了延禧宫。

    岚琪想了想,到底不是她的儿媳妇,八贝勒府里的事她不要乱多嘴,而从良嫔眼神里看,似乎是决定要等一会儿回延禧宫后,先告诉八福晋。少时婆媳俩结伴而去,环春送到门前后折回来,手里收拾着针线料子,口中不经意道:“如今良嫔娘娘身份尊贵些,八福晋进宫更大方了,这地位高低真是大不同,良嫔娘娘也算熬出头了。”

    岚琪想到自己平步青云的境遇,不免感慨:“我这一辈子,实在是顺顺当当。”

    延禧宫里,婆媳俩进门后,八福晋发现良嫔还住在配殿里,并未搬入正殿,不免奇怪地问:“可是正殿尚未修缮妥当,额娘为什么不住进去?”

    良嫔望一眼那门窗紧闭的殿阁,淡淡道:“敏妃先于我是这一宫主位,她不曾住过那里,姐妹一场,我想把那里给她空着,也是个念想。除非将来紫禁城里实在挪不开地方,再说吧。”

    八福晋唯有道:“额娘与敏妃娘娘实在姐妹情深。”

    良嫔不言语,婆媳俩在屋子里坐下,八福晋便又说:“前阵子为了在长春宫搜出袁答应的事,我和胤禩都忽略了额娘这里,八阿哥身为养子,必然要哄得惠妃高兴才好,还请额娘不要放在心上。如今您贵为良嫔娘娘,我们更能时常来看您,皇阿玛重视您,惠妃也不好说什么了。”

    良嫔听着这些,只是点了点头,而后便问八福晋身体如何,听说她且需要时日静养时,便接着话道:“今日一早太后下了决定,给八阿哥挑选了一位妾室,大概大阿哥几时娶继室,那格格就几时一道去你们府里。大阿哥府里小皇孙嗷嗷待哺,继福晋入门不会太晚,你心里也有个准备吧。”

    八福晋却从容含笑,大大方方地说:“皇祖母选的人,必然是好的,八阿哥不愿轻易辜负我,府里或外头的人他怎么都不肯要,这下他不得不接纳,我倒是安心了。”

    良嫔眉头微蹙,没想到八福晋如此胸怀,更听儿媳妇继续道:“安亲王府总是上蹿下跳地要往贝勒府送人来伺候胤禩,我看不惯也接受不了,这下有了太后选的人,他们该闭嘴了。”

    “老福晋也是为了你们好。”良嫔道,“再不喜欢,顶好不要与她们撕破脸皮。”

    “额娘说的是,好在胤禩脾气好,总是劝我不要太计较,看在他的面子上,我才忍耐她们。额娘您是不知道,安亲王府里的人,个个儿都势利得很。”八福晋眼底露出厌恶神情,笑意凉薄,“外祖父还在时,她们嫌我是累赘,总吓唬我要把我送去军营配个马夫。外祖父故世后,家里不及从前风光了,就把我当人情使,可即便如今我成了皇子福晋,她们也没有真正尊敬我,心底里还是瞧不起我,想着法儿地要摆布我。”

    良嫔捧着手里的茶,印象里八福晋还是头一回对自己说这么多的话,果然人在情绪不稳定时会做出一些异于平常的事,面对要给八阿哥选妾室,看起来大方从容的她,心思到底还是动摇了。

    其实在良嫔眼里,并没有以婆婆自居,她从来没真正把八阿哥当自己的孩子看待,当然也不会有做婆婆的自觉,反是旁人嘴里这样说,她才学着如何面对儿媳妇这样的存在,也算做得有几分模样。

    这会儿婆媳俩说罢这些话,八福晋便说要去长春宫了,良嫔随口问她先来延禧宫会不会惹惠妃不高兴,儿媳妇淡定地说:“我会对惠妃娘娘讲,是想一直陪着她,免得两头跑,而她就算计较,也不会说出来。她是尊贵的娘娘,怎么能做出让人觉得她心胸狭隘的事?”

    良嫔不禁暗暗唏嘘,八福晋小小年纪,看事看人如此通透。

    而年轻的小妇人离了延禧宫后,走在往长春宫去的路上,午后明媚的阳光下,红墙金砖的世界里说不出的奢华景象,高高的宫墙围起一个又一个神秘未知的世界,从她幼年第一次踏入紫禁城起,就对这里有着异样的情绪。此刻心里想着八贝勒府也终于要有妾室了,却忽然停下脚步将四周宫墙看一遍,唇边微微一笑,这天底下妾室最多的,可不正是皇帝?

    宫道另一头,乾清宫的肩舆缓缓而过,皇帝不经意抬头看向这一处,底下太监眼尖儿猜想皇帝会好奇是什么人,赶来张望几眼后跑回去禀告,说是八阿哥福晋,像是往长春宫去。玄烨嗯了一声没在意,肩舆缓缓前行,停在永和宫门前,门口侍立的太监屈膝禀告道:“万岁爷,娘娘她刚躺下歇午觉。”

    玄烨只当没听见,进门就往岚琪这里来,帘子掀起便见急匆匆裹了衣裳的人正要迎出来,岚琪一手还在翻衣领,见他已经进门索性不管了,自顾回过身往屋子里走,嘴里念叨:“怎么又跑来了?”

    玄烨进门轻哼:“朕还来不得你这里了?”

    岚琪不耐烦地说:“这几年都是密嫔她们陪在身边的,如今人家正经停了牌子,怎么三天两头地来?反正臣妾是没得耳根清净,到如今还被人念叨成天就晓得勾引皇帝。”

    玄烨猴上来笑着说:“你赶紧勾引一个给朕瞧瞧。”

    岚琪瞪他一眼,可立时就笑了,拉着玄烨坐下说:“刚刚犯困想睡会儿,您若是没事的,咱们歪着歇会儿可好?”

    玄烨点头,便看岚琪为他宽衣脱靴子,靠在软和的大枕头上,搂着人家的腰肢便说:“堂堂皇帝大白天脱衣裳搂着美人睡觉,这是懒到什么模样了?”

    听得“美人”两个字,岚琪暗暗笑女人家的心思到老了也不会变,大概成了白发老婆婆听得这两个字,也会怦然心动。感慨着抬眸往窗外看了眼,金灿灿的阳光浮在窗棂上,她恍然记起温宪出嫁后一天,她在清晨醒来,误以为自己回到了与玄烨第一次的那个午后,彼时嘲笑自己不害臊,那是逝去的青春年华,永远也回不去了。可这才隔了多久,那个不敢想的梦想竟实现了。

    玄烨果然有些不老实,手里摸着岚琪的腰肢,身上的气息就热乎起来,伴了二十多年的人,还能不知道他的脾气,岚琪不禁道:“怎么了,这阵子一点都不知收敛,是不是吃的补药太猛了。”

    玄烨目光贪婪地望着她,眼底几乎带了几分恳求之意,可见岚琪冷着脸,不免又发笑,慵懒地说:“没有吃什么补药,照旧那些养生的方子,朕不闹你,咱们好好歇着。只是近来觉得,一猛子扎到了如今,是该放下包袱悠着点,不要那么拼了。”

    岚琪最了解他,不禁宽慰:“是不是为了恭亲王染病,皇上心里担忧了?”

    玄烨心底一暖,轻轻唔了声,身子慢慢滑下去,反而把脸埋在了岚琪的肩窝里,渐渐变成岚琪抱着他,但听玄烨说:“他还没好,今早福全又报了染疾,朕突然觉得,怎么健壮英武的兄弟们都老了,其实朕也老了吧。”

    岚琪轻轻抚摸他的背脊,却是笑:“哪儿老了呀,不知道是谁,夜夜生猛得很。”

    玄烨笑出声,往她身上轻轻一顶,嗔怪:“如今这样的话也随口就来,了不得了。”

    可就是这样俗不可耐的粗话,能让他们抛开帝王妃嫔的包袱,静默许久,玄烨问:“朕总在想,因为有你,朕不再觉得自己活着是为了守住皇位,可是也不得不承认,朕很在乎皇位。朕一面想轻松些不要太拼了把命搭上去,可是朕就怕一松懈,龙椅就坐不稳了。”

    岚琪心头一颤,她无法想象那高处不胜寒究竟是什么滋味,玄烨快做了四十年皇帝了,竟然还会为此担心。

    “你可不许生病,不要像福全常宁那样没用。”玄烨长长舒口气,忽然盘腿坐起来,伸展了一下筋骨,冲岚琪笑道,“朕不能太悲观了,心情不好身子更不能好,来看你,就是想高兴些。”

    不知为何,岚琪更心痛,可不由自主就靠近了他,天晓得嘴里怎么冒出一句:“让臣妾勾引皇上一回可好?”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有种后宫叫德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琐并收藏有种后宫叫德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