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有种后宫叫德妃 > 699欣赏字画挺好的(三更到

699欣赏字画挺好的(三更到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怀里的人迷茫彷徨,与午后那个说着玩笑话的乌雅岚琪截然不同,玄烨伸手抹去她的眼泪,“要怎么做,才能让你不难过?”

    岚琪泪中带笑,纤纤玉手抚过他的面庞,沿着结实的脖子一路滑下来,她的愿望那么渺小,又有那样奢侈,“像今天这样,常来陪陪我,不要信我口是心非的话,我只是觉得说那样的话,我会看起来大度从容。”

    玄烨无奈地笑着,爱不释手地亲吻她的面颊,把她放在软软的褥子上,俯身用自己的身体将她包容,口中慢悠悠说着哄人的话,不经意地就解开了一粒又一粒扣子,屋内抑郁的气氛渐渐散去,待他满眼春色时,竟是笑:“咱们藏着的那个小常在,如今跑出来了?”

    岚琪嗓音干涩地应:“那你,好好疼她……”

    夜色深深,静谧的紫禁城里,只能听得侍卫巡逻时铠甲刀剑撞击的声响,皇城门下,八阿哥交代了关防,坐上自家马车离开皇宫。如今他们兄弟轮流当值,今晚忙到这一刻才得以离宫,可回家的路上不闭目养神,却是呆呆地想着心事。

    今日傍晚时分,他带人巡视到太和殿附近,看到皇阿玛带着德妃进了太和殿,他远远地看了几眼,两人并肩站在夕阳之下,满身金光十分耀眼,那一瞬好些事莫名其妙地钻进他脑袋里,甚至想,若能带着妻子站在那一处,会见到什么样的光景?

    不知不觉就到了家里,八福晋一如既往等在门内,胤禩嗔怪她不该等,才养好些的身子不要再伤害了,更何况他当值时会来得很晚。夫妻俩并肩走入家宅深处,八福晋突然拉着丈夫的手,立定后指着远处院落道:“那里我今天叫人打开了,打扫收拾一下,换新的家具添置摆设,这两天就能拾掇好。”

    胤禩不解,但他聪明,心中虽猜得几分,还是问:“家里有亲戚要来住?”

    八福晋娇然一笑,眼神怔怔地望着那院落,摇头道:“不是亲戚,是姐妹。”扭过头来看着丈夫,眼中情意深深,“胤禩,皇祖母给你选了个妾室,是未来大福晋的堂妹,许了格格的身份,大概不久就要进门的。胤禩,将来我会和姐妹们和睦相处,我盼着她们给你生儿育女。胤禩,你放心,我会好好对她们。”

    一声声胤禩,催得他心酸,一时说不出话来,妻子却拉着他的手继续往正院走,她一路说着:“这下你不能拒绝了,这是早晚的事,你的兄弟都有妾室,咱们府里不能成为异类惹人瞩目,胤禩你放心,我不会吃醋,我今天都想明白了。”

    八阿哥停下了脚步,反手拉住了妻子道:“你不用这样大度的,真的不用。”

    那一日后,为大阿哥选继室有了眉目,先是一些传言在宫内外游走,过了五天果然下圣旨,选总兵官张浩尚之女张佳氏为大皇子新福晋,册封直郡王王妃,另有家中堂妹被指给了八贝勒做格格,将于大福晋入门之日嫁入八贝勒府。因原配大福晋过世未满一年,新福晋入门的仪式一切从简,对新娘来说虽然受委屈,可皇命难违,父母长辈又巴不得女儿嫁入皇室,由不得女儿家说个不字。

    八贝勒府张格格入门那天,府里有年资的嬷嬷让她从侧门进府,八福晋是等见了人才晓得这件事,当着张格格的面将那几个嬷嬷训斥了几句,更对张氏直言:“莫要以为我故意为难你,还在这里做好人,总之一两件事也说不清楚,咱们往后相处,日久见人心。”

    张佳氏年纪比大阿哥新福晋还要小两岁,堪堪十三之龄,家中落魄长年看族人脸色,生得怯懦文弱,她根本没敢在乎从正门走还是从侧门进,此刻福晋说什么,都只会应着是。而八福晋看她这模样,又获悉年纪那样小,心里就明白根本不可能一两年里就给贝勒府开枝散叶,也不晓得皇帝和太后到底怎么想的,胤禩见了新人,大概也会这样疑惑。

    虽是纳妾,也是桩喜事,等八阿哥从大阿哥府贺喜归来后,别院里也照规矩摆酒行礼,张格格好歹是皇帝赐的,总要做出体面给外头人看,胤禩与妻子早有了默契,回来后不需要八福晋催促,就径直往别院去。

    夫妻俩等第二天才正经说上话,张格格没有落红显然丈夫没有碰她,胤禩很无奈地说:“过段日子吧,一说话就发抖,怪可怜的。”

    如此,夏日之前,几位皇子和温宪公主的大事都妥当,这一年就剩下十月给太后办寿宴,从旧年七月至今,红白事不断,都盼着十月之前宫内不再有横生枝节的事,盼着太后的六十大寿能一切顺利。

    宫里的事,自然是荣妃和德妃协助佟贵妃办理,只是这些年太子妃日渐成熟,佟贵妃曾听皇帝与她说过,希望能教导太子妃一些料理宫闱的本事,可佟贵妃自己什么都不会,太子妃看着都比她能干些,根本教不了什么。但若假手荣妃、德妃,又未免不方便,这事儿一直搁置着,直到这次商议太后寿宴的事时,佟贵妃终于提出来说,要不要寻一两件差事,教给太子妃。

    姐妹几个有商有量,待荣妃与岚琪一起从储秀宫退出来,荣妃道:“贵妃娘娘不提起太子妃,这阵子我都不记得有这号人了,毓庆宫如今实在是低调得很,朝廷上大阿哥已经好几回独自带人马去治理河工,功劳显著,那次皇上去视察永定河还大大赞赏了一番,从前太子好歹还能与大阿哥齐头并进,如今好像被甩得远远得了。”

    岚琪且笑:“姐姐还说不记得毓庆宫了,明明知道得这么清楚。”

    “是胤祉,你晓得如今他的出息,旁人看着像是富贵闲人,他倒是悠哉悠哉,罢了,我也懒得求他上进。”荣妃笑呵呵地说,“是前几日他来给我请安,说得了几幅字画要送去毓庆宫,太子如今耽于赏玩字画古玩,他如今常与那些老学究往来,容易得那些东西。”

    这边厢,毓庆宫内刚刚迎了圣驾,皇帝今日心血来潮过来毓庆宫看看,领着几个皇孙与他们说话,小孩子总是招人喜欢的,太子妃大方得体,玄烨当面夸赞她贤惠,一家子其乐融融。

    待皇帝与太子到书房说话,太子妃将孩子们交付给两位侧福晋,自己亲自烹茶,亲自端来,才走到书房门口,却听皇帝在说:“你这里的字画每一幅都价值连城,你自己置办的?”

    太子说:“皇阿玛恕罪,好些都是各级官员孝敬的,皇阿玛说价值连城,儿臣却不懂,以为几幅字画不值钱,就都收下了。”

    皇帝的笑声仿佛意味深长,说道:“也是,你们身在宫里,又怎么懂所谓价值所谓钱财,他们孝敬你也是应该的。”

    太子忙道:“皇阿玛若觉得不妥,儿臣悉数退还给他们,往后也再不敢要了。”

    皇帝应:“不必,你喜欢就好,欣赏字画能凝神静气,是好事。朕改日得了好的,也送来给你。”

    太子妃长舒一口气,奉茶进门,侍立在一旁与皇帝说话。比起太子在父亲面前的“木讷”,太子妃反而言笑从容,渐渐的皇帝几乎没再对胤礽说什么,直到离开之前,都是与太子妃说笑,胤礽则跟在边上若有若无。

    夫妻俩在毓庆宫门前恭送圣驾,虽然乾清宫距离这里十分近,可这些年几乎不见圣驾驾临,今日不知吹得那阵风,可皇帝一走,太子妃就不高兴了。

    胤礽送走父亲,撂下妻儿就跑回书房,等太子妃追来时,看到他正忙着把几幅藏起来的字画重新挂起来,疼惜不已地说:“这才是真正值钱的,幸好皇阿玛没有久留,我匆匆卷起来的,真怕压坏了。”

    太子妃无力地站在门前,看着丈夫兴致盎然地摆弄这些东西,心里仿佛被一点一点掏空,忍不住就开口:“如今你眼里,我和孩子们也比不得这些纸片了是不是?”

    胤礽茫然地看着她,嗤笑:“怎么好好的,又说这种话?咱们如今不是挺好的。”

    “挺好的?”太子妃实在受不了了,指着那些东西道,“胤礽你想想,皇阿玛上回与你说话是什么时候,说的是什么话?你只知道京城乃至全国又有哪个画派兴起,可我问你,现在治理河工用的什么策略方案,你知道吗?”

    胤礽冷漠地望她一眼,小心翼翼侍弄好自己的字画,正在妻子要发作的时候,他跑到柜子一角拿出一方下子,里头厚厚一摞折子,他信手拿出一些来扔在了地上,冷笑:“这是我的方略,你要不要看?你猜皇阿玛他有没有仔细看过,你跟你说过很多遍了,我不论提出什么都会被否决,我不论多费心去做也没有一个好字。我现在的日子悠闲又平静,我知足了。”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有种后宫叫德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琐并收藏有种后宫叫德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