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有种后宫叫德妃 > 704皇帝来找茬(还有更新

704皇帝来找茬(还有更新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岚琪心中想,这次她和荣妃给足了宜妃机会,虽然送到她们面前的少不了要删减些什么,可从宜妃手里过的,她能拿多少就让她拿多少。宜妃也不是蠢货,不敢太张扬,左不过是各处都有那么一点对不上的账,岚琪都想法儿轧平了。所以宜妃一直喜滋滋地心满意足,根本没因为自己的建议被驳回而怨怼过,对她来说只要能从中得到好处,太后的寿宴摆成什么模样根本不重要。

    太子妃这些话,要不真是底下宫女太监胡乱嚼舌根子,要不就是太子妃随口编的话,她想说的话应该在后头。

    脑袋里迅速翻转这些思量,岚琪嘴上已经道:“我和荣妃向来节俭,怕不能将太后的寿宴置办体面,宜妃眼界广知晓宫外现下时兴什么,有她在不至于让前来赴宴的皇亲贵族觉得我们小气。说好了这一回取长补短,也不是宜妃的主意都被驳回了的,大家都高高兴兴挺好的。”

    太子妃尴尬地笑着:“果然是臣妾多心了,总是遇见这样的事,顺着就那样想了。”

    岚琪听得话中有话,刚稍稍蹙眉,太子妃就继续道:“太子递上去的折子,皇阿玛总是诸多原因驳回,一次也没有见着好,太子心灰意冷几乎就没有干劲了。这回跟着皇阿玛一道去天津,回来后心情实在好极了,这几天我看他又在钻研什么,草拟的折子都写了一摞纸,真是担心若递上去又叫皇阿玛退回来,他必然是承受不住的。”

    “这样……”岚琪含笑,心里已经乱了,太子妃这是做什么打算,难道要她去向皇帝说道说道?说实在的,太子但凡有个母亲带着,生母也好养母也好,遇见这样的事,必然能通过母亲向皇帝问个明白,想想毓溪若是来求这种事,她早就和玄烨讲了。就连玄烨也说,有些话他不好直接对儿子说,怕彼此误会伤了情分,从她这边婉转一些传达,父子之间能更好的沟通。

    果然太子比起兄弟们,这一环上输得透透的。

    太子妃又道:“娘娘您可别像我一样多想呀,我只是心里想起来,话到嘴边不经意就说了。您知道的,太子他多骄傲,若是晓得我在您这儿念叨这种话,万一传给皇阿玛听见,他就该怨我了。”

    岚琪浅浅一笑:“我听听而已,写折子递折子是朝政上的事,咱们该避开些的。您在宫里若是没别处说心里话,常来坐坐,虽不能给你什么主意,听听走成的。”

    尴尬而敏感的事上,过分的客气,也是一种无声的抗议,但这法子只能对聪明人用,她们会察言观色知道对方在反感自己的事,即便一时不收手,也不会再咄咄逼人,可若是碰上糊涂的人,那就势必顺着杆子上,千万使不得。

    太子妃果然是能明白的人,看着德妃温柔的笑容,心下一沉,点点头道:“还是您这儿最舒心了。”

    两人不久后散了,太子妃漫无目的地走出永和宫,亲信的宫女搀扶着她,小声提醒:“娘娘,这条路可不往毓庆宫走。”

    太子妃恍然回过神,长长一叹后折回原路,宫女问她是不是碰了壁,太子妃无奈地说:“她再是个好人,也只是个不会害人的好人,不是那可以放下一切为所有人奉献的好人,她凭什么为太子说话呢,我明白。可我是真心实意求她,她会戒备地看待我,也不怪她,换做谁都不能信我的诚意。”

    宫女道:“只有咱们好好照顾太子了。”

    太子妃眼眶微微湿润,气息微弱:“但愿这一次,皇上别再伤了他。”

    至于永和宫里,岚琪虽然始终没向皇帝开这个口,可事情的发展却让人有些意外,她便默默地当做什么都不知道。

    且说此番太子跟着皇帝在外走了一遭,亲眼见到河工现状,加之从前累计的文案记载上的经验,作成治永定河方略递上去,竟是赢得龙心大悦。皇帝当即称大阿哥身体违和,暂不宜辛劳,将大阿哥的差事转给了太子,虽然这事儿一定让许多人不服气,可太子若能做得最好,自然能者居上。

    为了这件事,毓庆宫简直扬眉吐气,连底下宫女太监都感觉到里外气氛的不同,太子不再沉迷在那些纸片里,每日与大臣相见求教,毓庆宫好一阵子懒懒散散的光景不见了,大臣往来频繁,女眷们为避嫌不得不在自己的殿阁内待着,连孩子们玩耍的时间也少了许多。

    太子妃一个人发呆时,就会想是不是德妃对皇帝提过什么了,虽然无从知道答案,可若是德妃的功劳,她心里还是感激的。

    自然这件事与岚琪毫无关系,但不知怎么竟也为太子高兴,或许是真心想见到玄烨高兴,总之这是极复杂的情绪,她就由着自己喜怒了。但大阿哥的差事被假手他人,惠妃脸上必然难看,她尚隐忍不发,宜妃唯恐天下不乱,到处嚷嚷说惠妃心情不好不能当差,别再烦她寿宴的事,惹得惠妃不得不强打精神来应对,叫荣妃和岚琪也尴尬。

    这日大福晋带着孩子们进宫请安,年轻的新福晋带着四五岁的孩子,怎么看都像姐弟俩似的,这是大阿哥和原配唯一的儿子弘昱,小家伙在母亲的教导下生得乖巧个性,对于继母很尊敬但谈不上亲昵,倒是见了祖母才露出几分孩子的天真。

    惠妃搂在怀里爱不释手,一想到儿子膝下全是女儿就这一个独苗,望着新儿媳的身量,一些话徘徊在嘴边,可想起太后的训导,还是咽下了。

    避开了孩子后,惠妃温和地对儿媳妇说:“弘昱到底还小,你多带他几年就与你亲昵了,没了娘的孩子可怜,你拿真心对他,将来一定会比亲生的还孝顺。”可这句话竟戳了她自己的心窝,八阿哥虽非没了亲娘,但养在自己这儿,她从来就没真心对待过。

    大福晋的性子比原配要爽朗多,虽然从前也听闻惠妃婆媳相处不和睦,但彼此尝试着往来,能客客气气说话,就挺好了。不过今日小妇人却十分犹豫,坐在一旁眼神忽闪忽闪,惠妃问她有没有开始打点给太后的寿礼,她也没听见,还是宫女从旁提醒,她才愣过神。

    惠妃抬手示意闲杂人等下去,关了门问孩子:“家里有事?”

    大福晋见婆婆还算温和,心想总归是他们母子的事,说了也就说了,便把皇帝撤了大阿哥治河的差事,大阿哥在家生闷气喝醉酒打了侍妾的事讲给了婆婆听,再三道:“您可千万不能说是儿臣讲的,王爷那晚是醉了,第二天知道把人打了可后悔了,这几日都在那房里哄着人家,家里还是太平的。只是儿臣怕他哪天又不高兴喝醉酒,才想……求您几时劝劝他。”

    惠妃听的眉头紧蹙,这件事明珠一早就给她送来信函,要她在宫内千万稳住。现在朝廷的局势一日千变,谁都不知道皇帝今日明天会看重哪个皇子,前阵子把宫内关防全交给了八阿哥,但这几天又收回了,四阿哥五阿哥分别到九门晃了一圈,眼下却在刑部不知道干什么。

    诸位皇子看着每天奔波忙碌,却没有一个人安定下来正经做件事,很显然皇帝在考验他们,在这一切安定之前,谁风光谁就树大招风,大阿哥积累的功勋足够兄弟们追赶几年,现下一定不能再着急。

    此刻将明珠和儿媳妇的话都想了想,惠妃唯有一叹:“你告诫侍妾们要安分守己,别人胤禔生气,他真是喝醉的时候,你离得远些,万一发酒疯把你也给打了,我脸上就挂不住了。你要维持这家的体面,明白吗?”

    大福晋连连点头,将婆婆的话牢牢记住,而后因惠妃想留下弘昱玩几天,便独自离宫了。惠妃稍后就把弘昱带去宁寿宫哄太后高兴,时常带着孙子在宫里晃来晃去,渐渐就平息了一些流言蜚语。

    可岚琪好好地在永和宫里忙寿宴的事,前阵子送来的器皿一半掺了赝品,荣妃气得当着内务府的面砸得稀碎,之后就犯头疼不能起来,结果担子又落在她一人身上,她忙得不可开交时,玄烨却跑来找她的麻烦。

    中秋前她好容易喘口气歇半天,因十月太后的大寿,今年宫里不过中秋,正和环春说少一桩事,外头通报皇帝驾到,她倒是心头一喜打起精神来迎接,玄烨面无表情地进了门,梁公公紧跟着奉上一本折子和一摞文稿,岚琪还笑:“又来找我磨墨不成?”

    玄烨却睨她一眼道:“你自己念一念。”

    岚琪推开,摇头道:“皇上,咱们还是守规矩些好,这是国家大事。”

    玄烨恼怒地看着她,一手将文稿纸推过来,怒气冲冲说:“这是你儿子做的文章。”另一手按着奏折道,“这是我们太子爷递上来的方略。”

    岚琪被他这架势唬着了,颤颤伸手将儿子的文章拿过来,得亏她从前被玄烨逼着看过许多深奥的书,不至于完全看不懂儿子这一篇对于河工之治的见解,可不晓得他几时做的,字迹也不像,不禁道:“这不像是胤禛的字迹。”

    玄烨把太子的折子推给她,道:“这是誊本,你再看太子的折子,朕叫你管好他们的呢?朕真是白高兴了一场。”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有种后宫叫德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琐并收藏有种后宫叫德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