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有种后宫叫德妃 > 79二十四心里的世界(还有更新

79二十四心里的世界(还有更新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胤禩,你怎么了?”八福晋站在门前不敢靠近,或者说门内已无她可立足之处。将食盘放在门槛下,她随手拾起一团纸稍稍展开,里头只有零星几个字眼,看不出来他到底要写什么,却冷不丁听丈夫呵斥,“你别动。”

    八福晋一惊,成婚以来,丈夫连半句重话都没说过,突然这样一声呵斥,叫她不知所措,但胤禩很快就意识到是谁在门前,也意识到自己呵斥了谁,赶忙走出来说:“我没看清楚是你,很晚了,怎么还不睡?”

    八福晋愣愣的,胡乱指了门槛下的食物说:“你一整天没出过书房,我怕你饿着,今天皇阿玛回京,我们家谁也没露面,明天也要这样吗?”

    胤禩安抚她:“不要紧的,我与皇阿玛有约定。何况本来也不是所有阿哥都要露面,明日开始进宫请安也很正常。”她看到妻子还穿着出门的衣裳,不禁心疼,“你等了我一天?”

    八福晋颔首,想了想又道:“你继续忙,我不催你,我这就去睡了,胤禩你安安心心的。”

    同样是书房,四贝勒府里,毓溪气势汹汹地冲了进来,冷声道:“这位爷,您知道什么时辰了吗?”

    胤禛从一堆书籍中抬起脑袋看他,双眼布满了血丝,疲倦都写在了脸上,见毓溪一脸气恼,自己也皱了眉头道:“我在做正经事。”

    “一进门就扑进书房,半句话也不给个交代,儿子女儿都不敢来给阿玛请安,四贝勒,您比万岁爷还忙呢。”毓溪不由分说地上来夺过他的纸笔,把人从座上拉起来,羡慕着,“听说皇阿玛进门就奔永和宫,体贴咱们额娘思念之苦,我们四贝勒可好,眼里哪儿还有家人,这父与子差得也忒多了。”

    胤禛哭笑不得,嗔怪:“你说话越来越没分寸,叫孩子们和底下人听见如何是好?”

    毓溪瞪他:“额娘给我撑腰呢,额娘一贯叮嘱我,家事国事忙不完,你的身子骨要紧。你都累成这样了,这什么文章非要赶着今晚要写出来,你越累写得越慢,不如好好歇一晚,神清气爽一气呵成多畅快?胤禛你赶紧跟我走,别再等我发急了。”

    胤禛无奈被妻子拽着,苦笑道:“从前你可不是这样的,怎么两个月不见,浑身沾染了烟火气。”

    毓溪一回眸,笑容娇俏妩媚,二十三四岁,鲜花怒放的年华,配着比花还美的容颜,直叫人看得心神颠倒。婚后多年,毓溪早已摒弃初初的羞涩迷茫,如今是家中贤惠的福晋,是孩子们温柔的额娘,更是胤禛体贴的娇妻。见丈夫眼神暧昧,在他胳膊上重重掐一把,笑道:“看什么这样出神?烟火气?”

    胤禛嘿嘿一笑,将毓溪抱满怀,宠着她说:“顾着皇阿玛的事,轻慢你了。”

    毓溪心中甜暖,嗔怪:“必然是江南水一般的女子见多了,家里的就只剩烟火气,真是委屈我们贝勒爷了。”

    胤禛促狭地说:“是不是烟火气,要闻过才晓得。”

    两人小别胜新婚,娇言软语都是情趣,兄弟之中,皇帝那份福气,四阿哥是很好的继承了,自古成家立室的男儿,有贤惠娇妻辅助,方能家宅安宁顺风顺水。

    翌日一早,胤禛便神清气爽地到书房继续写他的文章,今晚就是寿宴,要赶得及完成才能贺寿。果然如妻子所言,休息好后条理清晰、文思泉涌,比起昨晚的辛苦煎熬,此刻事半功倍。毓溪送茶来,两人还玩笑今晚毓溪穿什么花样的衣裳出席寿宴,额娘说了不是正规的国宴,可以穿得喜庆些,不用拘泥规矩穿那刻板的礼服。

    说着话,但见小和子喜滋滋跑进来说:“主子,十三阿哥府里有喜了。”

    宫里头,因尚未恢复早朝,皇帝今日起得晚,用早膳时,门外传消息进来,说十三阿哥的侧福晋有喜了,早晨府里福晋与侧福晋一道和十三阿哥用早膳时,侧福晋突然不舒服,才发现快三个月的身孕,该是十三阿哥跟着南下前的好事儿。

    玄烨很乐呵,得意洋洋地笑:“到底是朕的儿子。”

    岚琪意味深长地看他,轻声道:“皇上,大早晨的您正经些可好。”

    玄烨点头:“朕正经得很,难道你想歪了?”

    气得岚琪不再理他,玄烨又不得不哄她,好日子里整座皇城整个皇室,都喜气洋洋。

    自然再如何喜庆,还是有不能避免的伤感,家宴时裕亲王、恭亲王的缺席,让皇帝五十寿诞的喜气里缺了些什么。对于皇帝来说,同龄兄弟生命要走到尽头,是唇亡齿寒的悲哀,只是他不轻易在人前表露,特别是看到自己的儿子济济一堂,兄友弟恭朝气蓬勃,就更怀念自家兄弟一起挨过的那动荡岁月,他们几人的感情,必然是比自己儿子们之间的感情,更加深厚更加有意义。

    玄烨眼底努力隐藏的伤感,到底没能逃过岚琪的眼睛,她又得到过太后的嘱咐,希望皇帝不要留下遗憾,这一晚伺候微醺的玄烨歇息时,岚琪便道:“明日天气好,皇上出宫走一趟,瞧瞧二位王爷去吧。恭亲王爱喝茶,您带了那么多好茶叶回来,不赏兄弟们一些?”

    皇帝慵懒地闭着眼睛,任凭岚琪摆布脱衣穿衣,像个大孩子似的依赖着她,好半天才说:“他们真的不好了吗?”

    岚琪郑重地说:“十四去瞧过了,不大好,皇上若有什么话想和兄弟们说的,别再拖着了,兄弟一场何必留下遗憾,下辈子还不定能不能相遇。”

    良久,玄烨终于唔了一声,答应了。

    隔天恢复乾清门听政,散了早朝,皇帝就要出门去探望两位兄弟,八阿哥眼巴巴地看着父亲出门去,揣在怀里捂得热热的折子,始终没机会呈上去。这是他对父亲的寿诞贺礼,父亲出门前对他说想要这份东西做礼物,可八阿哥临了却胆怯了,他不晓得这一本折子递上去,带给他的将来会是什么光景。那天没有等裕亲王说完话,他原本很想知道,父亲安排自己这份差事,到底图什么。

    发呆的空儿,突然被人叫住,是毓庆宫的奴才,殷勤地说:“八贝勒,太子请您到毓庆宫喝茶,从江南带回来的上等好茶,等您去品尝。”

    八阿哥心头一慌,但这里人多,他实在不能把情绪露在脸上,微微一笑答应了,而后看了看周遭没什么异样,便跟着那奴才往毓庆宫走。

    这边厢,胤禛正在等人带年羹尧过来见他,抬眼瞧见八阿哥跟着人往毓庆宫的方向走,一时也没多想什么。正巧底下人领着年羹尧过来,他的兄长年希尧也一道在边上,胤禛与年希尧见过一两次还算认得,想象年羹尧应当与他兄长差不多,可年希尧是正经文人书生的模样,弟弟却生得高大威猛,天生长了一副悍将身姿,叫胤禛很意外。

    “奴才年羹尧,给四贝勒请安。”孔武有力的男子伏地行礼,胤禛倒也受得,却是十四阿哥正好走过来,听得这个穿着官袍的男人自称奴才,边上人向他解释是什么人后,年轻的阿哥不经意地说,“汉臣少有肯自称奴才的,倒是个好奴才了。”

    胤禛瞪了弟弟一眼,转而与年羹尧说:“你在翰林当差,若有不妥之处,来与我说。你兄长是个好官,差事当得好,你要看着你哥哥的样子,别叫人误会你是仗着父亲和祖荫才做的京官,别给你们年家丢脸。”

    年羹尧连连称是,十四阿哥却已不耐烦,与胤禛道:“四哥我有话对您说,我们边上走。他既然做了京官,什么时候都能给您请安,您先听我说。”

    胤禛见弟弟这样急躁,虽然不满他在朝臣面前失了分寸,但还是听得弟弟的话,撂下年羹尧兄弟,便和十四往外走,等出了宫门在自家马车上,弟弟才说:“那日我去给伯父请安,八哥在里头,我听见几句话。”

    一路车轮滚滚,胤禛听罢弟弟那些话,心里自然会沉重,想想刚才八阿哥似乎往毓庆宫的方向走,不知道太子见了他会说什么,弟弟则焦躁地问:“八阿哥若参了太子,会怎么样,皇阿玛会震怒八哥没有兄弟情分么?”

    胤禛有些不明白,弟弟是对这件事糊涂才来问自己,还是担心八阿哥会有什么事,但他说八阿哥并不知道他们的对话被人听见,显然弟弟又是防着老八的,这一刻反而是他糊涂了,年轻冲动的弟弟,心里头到底装了多大的世界?

    “这件事,还有谁知道?”胤禛问。

    “没有别人了。”十四阿哥认真地回答,又眼睛一亮,问哥哥,“要不我们去找额娘商量?”

    胤禛连忙摇头:“找额娘做什么,别拿这种事烦她。”

    弟弟却道:“可这天底下,还有比额娘更了解阿玛心中想什么的人吗?”

    那一天,八阿哥一脸阴郁地从毓庆宫出来,出皇城时,却见九阿哥的车马等在外头,胤禟迎上来,开口就说:“我瞧见十四跟着四阿哥走了,八哥,不是我心里有芥蒂,他们到底是一个娘胎出来的。”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有种后宫叫德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琐并收藏有种后宫叫德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