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有种后宫叫德妃 > 798谁才是大清的储君(还有更新

798谁才是大清的储君(还有更新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一处几位女眷,原是在等前头路上除薄冰,闲着嘴边聊几句,说起方才太后抱着十四阿哥的孩子,便念叨皇室里的生儿育女。九福晋一向看不起太子妃,平素说话就不客气,此刻哪里知道太子妃就在不远处,一时口无遮拦,却惹下祸端。

    太子妃冲过来这架势,没有一巴掌直接招呼到九福晋脸上,已经是很隐忍很客气,但她问这句话,九福晋该怎么回答?总觉得不管开口说什么,太子妃下一刻就会扇她的嘴,吓得九福晋朝后退了几步,若非身边侍女搀扶,差点就要仰面跌下去了。

    毓溪匆匆跟了上来,见太子妃的手握成了拳头,仿佛能听见关节咯咯作响,太子妃的身子正在颤抖,随时都可能冲上去对九福晋动手,毓溪突然伸手搀扶住了她,笑道:“娘娘走得好快,这里路上都滑,咱们慢些走。这腊月里奴才们也偷懒了,早该清了积雪化开薄冰,一定是贪玩忘了。”

    众人见四福晋也过来,仿佛觉得多一个人,眼前的僵局可以缓解,请安的请安,悄悄离开的赶紧离开,胆子大一些的,过来拉着九福晋朝太子妃和四福晋行礼后,连拖带拽地把九福晋拉开了。

    毓溪长长舒口气,搀扶太子妃的胳膊也松了,垂首站在她身边,抱歉地说:“方才臣妾有失礼之处,还请太子妃娘娘包涵。九福晋口无遮拦与她的堂姐一样,您若真与她计较,只怕回头宜妃娘娘还要闹一场,她这样子早晚落得和三福晋一样结果。”

    “我当然知道了。”不料太子妃竟真的翻了脸,冷冷地对毓溪说,“我久在宫里,还要你来教我这些道理吗?”

    毓溪心慌,忙屈膝道:“臣妾不敢。”

    太子妃居高临下,眼中满是恨意。宫里人谁不知道四福晋从小就在宫里吃得开,谁不知道她是孝懿皇后亲自选的儿媳妇,自己的确久在宫闱,也久不过这个从小就进出宫廷的人。而四福晋方才那句“只怕宜妃娘娘还要闹一场”,才是真正激怒了太子妃的原因。

    在她看来,哪怕是九福晋那样的人,好歹还有个宜妃为她撑腰,可自己呢,在这个宫里除了丈夫,再没有可以依靠的人。眼前这个四福晋背后更是有着永和宫那样坚实的靠山,为什么天底下的好事,都在他们那里,太子难道就输在,是没有娘的孩子吗?

    “你何必假惺惺装好人呢?”太子妃有些失去了理智,她嫉妒眼前这个事事顺心,仿佛被老天爷眷顾的女人。四福晋有足以让她骄傲的娘家,可太子妃的父亲早早就抛下了家人;四福晋为四阿哥生下嫡长子,太子妃却生了个女儿后多年不再见动静;四福晋在宫里有德妃支持如鱼得水,太子妃却每一步路都要靠自己……

    四福晋有的一切她都没有,明明,她瓜尔佳氏才是未来的皇后。

    “你最好弄明白自己的身份,看清楚谁才是大清的储君。”太子妃冲口而出的这句话,说完自己也有些慌张了,散失的理智渐渐回到身体里,她意识到自己做了不该做的事,尴尬彷徨之下,唯有把四福晋撂在路边,带着宫女太监匆匆而去。

    宫女们来搀扶自家福晋,毓溪晃晃悠悠站起来,也是一头雾水觉得莫名其妙,不明白太子妃怎么突然冲她发作,可是再想一想自己与她境遇的差别,也算能体谅太子妃对自己的敌意,默默按下这份心思,姑且去将娘家的人迎入永和宫请安,再等父母双双离宫,毓溪将他们送别后折回婆婆跟前时,将要途径毓庆宫外,她忍不住对身边人说:“咱们绕道走吧。”

    而永和宫里,儿媳妇一家子离去,岚琪便从环春口中听说了方才的事,刚刚亲家们坐着说话的功夫,跟着四福晋的宫女们把太子妃的事告诉了环春,此刻完完整整再告诉岚琪,环春自己说:“奴婢心里很不踏实,方才听说时,忍不住就想起万寿节咱们弘昀小阿哥落水的事。”

    岚琪心头一颤,问:“怎么想到那上头了?”

    环春道:“不是现在才想,那次出事后就总不踏实,难道……娘娘就没多想过?只是咱们没提起来吧。”

    岚琪神情紧绷,起身往内殿走,玩累了的弘晖已经在她的榻上睡着了,孩子睡得很安稳,岚琪给孙儿再好好盖上被子,想到弘昀自从那次落水,就总是小毛小病不断,过节也不能进宫来让她看看,她心里怎么会不在乎,而环春说的话,她又怎么会不多想。念佟亲口告诉她,是八福晋把太子妃推下水的,她们为了什么要这么做,难道真的是太子妃把弘昀推下去,她为什么要对一个孩子下手?

    此时,毓溪从外头回来,刚刚脱下氅衣洗了手,从宫女手里接过暖炉抱着慢步走进来,却见额娘呆呆地坐在儿子身边,毓溪心头发慌,忙跑过来生怕儿子出了什么事,可弘晖安安稳稳地睡着,额娘也因为自己的动静,回过神来了。

    “小家伙怪辛苦的,在家里念书比不得宫里书房,不要逼得太紧了。”岚琪掩饰自己的不安,找话来对儿媳妇道,“现在还小呢,就是比兄弟们少背几篇文章,过几年长大了也捡的起来,不怕输人。现在是长身体的时候,把身子养结实了才好。”

    毓溪忙道:“儿臣知道,就是胤禛也不大管的,他太忙了。”

    岚琪微微有些恼,责备自己的儿子总不用顾忌什么,不禁怨怼:“都是一样的,管生不管养,孩子若有不足之处,就全是慈母多败儿。”

    毓溪见额娘动气,不敢乱插嘴,可额娘还是问她:“方才在路上,太子妃怎么你了?”

    “是儿臣不好。”毓溪屈膝在地,自责,“儿媳妇不该插嘴,远远站着就是了,当时也不知怎么想的,就觉得没必要闹起来,结果却被太子妃一顿抢白。”她向岚琪保证,“额娘放心,往后宫里的闲事,儿臣再也不敢多嘴。”

    “你起来说话。”岚琪示意孩子起身,自己也离了床榻,毓溪上前来搀扶她,婆媳俩往外头走,岚琪挽着毓溪的手道,“宫里是非多,对错的界限很模糊,非要处处小心才好。往后没有重大的节日,或是我传召你,就不要带孩子进宫了。一则耽误他的功课,宫里阿哥们可不随便歇着的,二则宫里人太多,总有留心不过来的时候,孩子们那么小,我也怕自己的孙儿被人欺负。”

    这是毓溪最乐意听的话,忙答应婆婆,说往后没事不会再带着孩子们进宫。

    而这件事,因那条路的附近人来人往,太子妃和九福晋的冲突,以及之后与四福晋的尴尬,很快就三言两语被人在宫内传开。彼时八福晋正在延禧宫跟着良嫔学针线,听香荷转述听来的这些事,她眼神直直地看着香荷,脑袋里思绪纷纷,突然听见婆婆喊她,良嫔问发呆的儿媳妇:“你想什么?”

    八福晋忙转过神情,从容地笑:“没想什么,儿臣在算针脚。”

    良嫔皱眉看儿媳妇,当年那个坐在门外角落下的小孩子一直让她记忆犹新,儿媳妇的内心远比旁人看到的要阴暗,她一直担心儿媳妇会坏了八阿哥的事,或者说,坏了她自己的事。

    此刻八福晋又道:“过了腊八,儿臣要到小年才能进宫给额娘请安,家里的事情也多,如今来贝勒府请安的官员越来越多,腊月里女眷也会登门,儿臣要替胤禩周全着。”

    良嫔只淡淡地说:“再忙也要小心身体。”可心里却想,这孩子不进宫才好。

    是日夜里,玄烨兴冲冲来永和宫讨一碗腊八粥喝,多年来只有永和宫的腊八粥他吃着最喜欢。

    而在岚琪眼中,皇帝不比夏日里满身忧愁,那一件一件的事过去后,玄烨总算重新抖擞精神,加上十三十四开枝散叶,他之前将孙儿孙女一手一个抱在怀里时,还乐呵呵与她说:“这都是你给朕带来的福气。”

    皇帝那么高兴,岚琪就不忍心拿烦心事给他添堵,但今日太子妃恶劣的态度让她心生不安,弘昀病怏怏的也让她心疼,当玄烨问她为何看起来心事重重时,岚琪就忍不住了。

    太子妃今日对九福晋、四福晋的事,玄烨只零星听得几句话,本觉得她们年轻,有些口角不算什么了不起的大事,但此刻岚琪却对他说:“臣妾不该瞒着您那么久,但那会儿是不想节外生枝,后来有一阵的确是忘记了,今天太子妃对毓溪那样说话,皇上不要怪臣妾偏心自家的孩子,若没有弘昀的事,臣妾也不会胡思乱想。”

    岚琪是屈膝在塌下禀告的,玄烨一面把她搀扶起来,一面想着那些话,很不可思议地问:“老八家的,把太子妃推下水?”

    “念佟若是胡说,就不会小心翼翼只告诉臣妾,念佟是大孩子了,谁把谁推下去她还是分得清的。”岚琪皱眉道,“皇上,您说为什么非要多出这件事,八福晋和太子妃想掩藏什么?”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有种后宫叫德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琐并收藏有种后宫叫德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