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有种后宫叫德妃 > 825 儿子的仇,我们来报(三更到

825 儿子的仇,我们来报(三更到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只要你明白,朕就安心。”玄烨说着与她往暖阁走,梁总管跑来看光景,想问要不要他们伺候什么,见德妃娘娘递过眼色,便识趣地带人退下了。

    到暖阁歇着,玄烨说起方才的事,等他说完,面前已摆了茶,岚琪道:“刚刚进来时,知道您上了心火,让梁总管备下莲心茶放在这里,正好温温的能喝。”她说罢自己先饮了一口,似乎是茶水放在这里,但方才无人,便有些不放心。

    这样小的举动,让玄烨有些心疼,喝过茶说:“若是茶水里有毒,你先喝一口,难道要弃朕而去?”

    岚琪却笑:“真有那样的事,那就是臣妾的命。”

    玄烨握了握她的手,不再言语。这话说多就伤心了,谁也不愿面对那样残忍的现实,而乾清宫里每一口茶水都是仔细着的,自从有高答应那样混进来的人后,梁公公就把皇帝身边防得滴水不漏,连一只苍蝇都别想飞进乾清宫,而闹成这样,也不啻是种悲哀。

    “十四这事儿做的莫名其妙。”两人继续方才的事,玄烨道,“胤禛也必然不是正巧经过,他可能是盯上舜安颜了,但胤禵是想做什么呢?他口口声声说,是想证明八福晋的清白,不愿人家冤枉了老八,可他做出来的事,却分明是冲着他们去的。你说他是帮胤禛,还是帮胤禩?朕糊涂了。”

    岚琪也看不透这件事,但她了解自己的儿子,对玄烨道:“胤禵从小有主意,您看他要搬去阿哥所的事儿,就是自己想出来的,如今更是比小时候明白事理。不是臣妾偏心儿子帮他说话,您别看他冲动鲁莽,其实他心里什么都明白,这孩子做事图磊落干净,他眼里揉不得沙子。

    玄烨一笑:“朕一直把他当小孩子看,那日赐给他佩剑时,突然发现他就要长成大树了。”

    岚琪心里晃了晃,她似乎能明白玄烨在想什么,一大一小都是自己的儿子,他们宠十四,大部分是寄托了对胤祚的感情,怀着感激上苍恩赐的心,呵护宠爱着他。总觉得他是小弟弟是小孩子,可童年光景不过区区十来年,还没来得及留恋,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玄烨选了胤禛传承江山,岚琪知道,可她也看得见,他们的小儿子越来越优秀,身上更多几分乃父之风,这样一来大概换做谁,都会犹豫。

    好在岚琪心里一直想得明白,江山传承不是个人意志,胤禛若不才,皇帝必须要另选贤能,所以无论如何都不能告诉胤禛皇帝中意他,指不定哪一天,他就被弟弟比下去了。

    岚琪晃神那会儿,玄烨却摆正了自己的心,说道:“朕想得太多了,还早着呢,他们自有他们的造化,无论如何,下一次,朕一定不能再后悔。”

    “皇上心里有主意,便是了。”岚琪含笑,又言,“但儿子们不听话,不好教化,臣妾总有责任,还好没把您气出什么而来,若不然……”

    玄烨心胸宽广,岂能为了这点事气出病来,要气也绝不是在胤禛和十四的身上,可岚琪这么说,他便不客气了,捏了人家的手道:“既然做娘的有错,朕该怎么罚你好呢?”

    岚琪眼含秋波,竟伸手在玄烨脑袋上轻轻一点,嗔怪:“方才把儿子们唬得一愣一愣的气势呢,方才教导儿子戒急用忍的魄力呢,转过身就这么不正经,莫说儿子们不好,明明做老子的私下里,也荒唐得很。”

    玄烨却捧起她的手,在手背唆了一口,说:“我自己的媳妇,怎么就荒唐了?”又兴冲冲道,“让他们闹去吧,只要朕心里明白,就错不到哪儿去。给他们一些时间来想明白,明年我们下江南去,趁着还年轻,好好玩一玩。”

    岚琪道:“小宸儿明年春里就要临盆。”

    玄烨连连点头:“朕知道,等她生了,咱们再出发。”

    岚琪想到玄烨的无奈,想到这些儿子们给他心里添的各种堵,忙就答应:“臣妾随您去,可说好了,不许又带什么新人回来,要是有多出来的,通通打发去做苦役。”

    玄烨笑她:“如今越发有气势了。”

    岚琪扬脸道:“还不是叫人家惯的?”

    这边是你侬我侬,岁月沉淀下的体贴温情,他们能花前月下看良辰美景,也经得起风雨摧残不离不弃。

    可散出去的年轻人们,却不见得人人都那么好运,八福晋被送回家,就崩溃了,胤禩也没缓过神,他把自己关在书房里,任凭张格格来请他去看看福晋,就是动也不动。

    而四贝勒府里,毓溪和下人们只知道是十四阿哥和人打架了,被四贝勒撞见,他们一起进宫去了。直到后来零星传出一些,听说八福晋也牵扯在里头,但乱七八糟的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倒是有人听得风言风语传到毓溪耳朵里,说八福晋被怀疑,和弘晖阿哥的死有关系,这一下毓溪便懵了。

    琳格格如今日夜跟着福晋,与其说她是贝勒爷的新人,不如说是福晋身边的新丫鬟,在福晋身边鞍前马后伺候得很周到,被宋格格说起来,就是狐狸精会拍马屁,知道自己若不把家主母哄好了,其他什么都别想。

    但琳格格心思简单,在府里找不到自己的位置,觉得在福晋身边伺候着挺好,反正贝勒爷一直都不理她,她觉得自己做个丫头,也没什么委屈,宋格格又爱欺负她,躲在福晋身边,也能少些麻烦。

    可今日福晋懵了半天,她说什么话都不理睬,她略略知道弘晖阿哥的事,皇室里的瓜葛却还不怎么清楚,去问青莲嬷嬷,嬷嬷只说别打扰福晋,琳格格心想,大概只有贝勒爷能让福晋高兴起来。

    可胤禛从宫里回来后,径直去了书房,似乎是见正院没什么事,就没过来。这边等了半天不见贝勒爷有动静,琳格格见福晋依旧沉浸在悲伤里,便壮了胆子往书房来,恰好小和子离开去给主子取墨,门前没人阻拦,她悄声走进门,但见满地都是大幅宣纸,每张纸上只写一个字,依稀看到“戒”、“急”等等字眼,也不晓得写字的人到底想写什么。

    “你怎么来了?”胤禛抬头见钮祜禄氏闯进来,一肚子的火气冲口而出,怒斥,“府里的规矩学了吗,没有我的允许,福晋之外谁也不能随便进书房,谁让你进来的?”

    琳格格吓得浑身紧绷,抿着唇不敢答话,可贝勒爷竟摔了手里的大抓笔,怒道:“滚出去,往后别再让我看到你进书房,听见没有?”

    可这句话后,胤禛看到自己写了满地的字,皇阿玛的话犹在耳畔,要他戒急用忍,要他修身养性,他一面写着这些字,一面却对一个女人发火,真真可笑极了。

    琳格格已经被吓得泪眼汪汪,哆嗦着朝后退,没看后面的路,一直退到了门槛前,再往后跨一步,一脚绊在门槛上,身子往后仰,惊叫一声,整个人竟真的滚出去了。

    却把胤禛吓着了,赶紧跑出来把人从地上抱起,才发现钮祜禄氏浑身都在发抖,正好小和子取了墨赶回来,可见主子抱着新格格的光景,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胤禛却招手让他过去,冷漠地道:“把人送回去。”但终归不忍心,问了句,“摔着哪里没有?”

    琳格格身上多处伤痛,但贝勒爷这么问,她只连连摇头,脑袋低得快埋进胸里了,嗫嚅着:“贝勒爷,福晋今天一直都不开心,像是听了几句闲话后就懵住了,您要是得空,还请去看看福晋。”

    “知道了。”胤禛应着,已经松开了钮祜禄氏的身子,想想刚才自己的话有些过分,可也不愿意轻易道歉,既然她提起毓溪,就索性往外走,说要去看福晋。

    贝勒爷扬长而去,琳格格才忍不住捂住了胳膊,小和子在旁问:“格格您怎么了?”

    琳格格撩起衣袖来看,手肘上果然秃了一块皮,鲜红的挂在那儿,她忍不住落下几滴委屈的眼泪,可见小和子要去张扬找大夫,忙拦住说:“没事的,和公公你别说出去,这个伤口过几天就能长好了,是我自己走路不小心,别叫福晋为我担心了。”

    小和子啧啧道:“您若是不想说,就谁也不能说,不然宋格格听见了,反而没好话招呼您。”

    琳格格抹去泪水憨然一笑,满不在乎地说:“福晋说了,叫我别理她就好。”

    这一边,胤禛疾步赶回正院里,果然见毓溪蜷缩在窗下发呆,他上前来把毓溪抱入怀里,夫妻间默契地互相依偎着,胤禛这会儿已能明白她是为了什么事发懵,轻声道:“我该一回来就瞧瞧你,可我刚才脾气实在不好,想自己冷静一下,你别怪我。”

    毓溪眼神定定地,哽咽着问:“是八阿哥他们做的吗?为什么我到今天才听见那些闲话,胤禛,你把我身边的耳朵口舌都封起来了是吗?”

    “是我让他们不要多嘴的,我不想你为了传言不断地刺激情绪,难道外头每天换一种说法,你就每天悲伤一次?”胤禛温和地抚摸着毓溪的背脊,安慰她,“不论是谁,我是想着有一天能真相大白时,直接带你去面对凶手,我们儿子的仇,自然我们自己来报。”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有种后宫叫德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琐并收藏有种后宫叫德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