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有种后宫叫德妃 > 844 胤禛受责(还有更新

844 胤禛受责(还有更新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完颜氏年纪轻,又不是在毓溪从小所受的那般教养中成长,脸上根本藏不住事,侧福晋舒舒觉罗氏更是温柔胆小,在一旁半句话也不敢说,岚琪见她们这模样,想问缘故又怕吓着了,给环春使了眼色后,安抚了几句,就打发儿媳妇们早些回宫。

    环春送二位福晋出来,挽着十四福晋说了好一会子的话,果然对着环春她们放得开些,零星透露了一些,环春再回来告诉主子,岚琪叹道:“他们兄弟本没什么事,错就错在不往来不言语,遇见事就你猜我我猜你,怎么能不生分。”

    “十四阿哥年纪小,未必听劝,四阿哥好说话,您劝劝四阿哥呢?”环春道。

    岚琪却没听见这句话,她已经想到很远很远的事,若她的儿子将来真的要继承皇位,他日兄弟之间,一人为君一人为臣,若不能和睦信任,就如今这模样,将来可怎么办才好?

    待环春再重复那些话,岚琪才缓过神,想了想苦笑:“这事儿,还是和十四才说得通呢。”

    两件事风风雨雨闹了半天,胤禩各处奔波回来后,并不如平日那般往张格格屋子里去,难得的来了八福晋跟前,八福晋本十分惊喜讶异,可胤禩却开口问她:“曹寅从江南送来的茶,是你送进宫给额娘的吧?”

    “是我,怎么了?”八福晋尚不知宫女死因,但知道婆婆屋子里死了人,这会儿听见提起茶叶,多想一想,便明白或许就是那东西出了问题。想到丈夫此刻来问自己的目的,再看他的语气神情,心凉了半截,别过脸冷笑,“我便是杀人杀上瘾了,也不会动你额娘,你瞎想什么呢?”

    昔日相亲相爱无话不说的夫妻,如今形同陌路,胤禩知道自己有错,可他回不去了,他实在没有办法再像从前那样对待妻子,之前醒过神来想,是不是他并没有真正“爱”过妻子,他没有爱过什么女人,也许对他来说,妻子曾经的存在,不过是让他满足了所谓的依靠。

    “你怎么不去问曹寅呢?”八福晋坐回炕沿上,随手摆弄手里的绣品,冷声道,“你怎么不问问,是不是曹寅送来的茶,本身就有问题。”

    胤禩一向好性子,此刻虽恼,也不想轻易发作,耐心地说:“明白,我并不是这个意思,只想问问你,送茶去的路上,可有没有别的什么事。”

    八福晋看他一眼,见丈夫至少还有耐心面对自己的挑衅,心里又软了,不管胤禩是否爱她,她至今还爱着自己的丈夫,便仔细想了想,皱眉道:“若是我没记错,得了曹寅的茶后,我送了一些到大阿哥府里的,可我最近记性不好,记不起来到底是同路送去的,还是分开送去的,茶叶上的事,就这点了。”

    胤禩面色暗沉,闷声坐到了一旁。八福晋见他这模样,不免心疼,撂下手里的东西倒来一碗茶,劝道:“慢慢查吧,咱们经历的风浪还少吗?”

    “他们是容不得额娘如今得皇阿玛喜欢,老四他们都是子凭母贵,如今又多了一个我。”胤禩冷笑,接过妻子手里的茶,却不屑地说,“可他们不想想,额娘是什么心思的人,算得到她头上吗?”

    八福晋不言语,只是好久没这么近地看着丈夫,他们也好久没心平气和地说说话,胤禩见妻子这般神情,想到近来彼此的关系,难得今天这个机会,便也放下芥蒂,温和地说:“近来委屈你了,是我不好。”

    一语说得八福晋眼圈通红,泪珠子打转,她吸了吸鼻子笑道:“说什么话呢,咱们要好好的。往后我不再掺和外头的事,你安心去忙你的,我管着家里就好。咱们之前错了,不能继续错下去不是?胤禩,我不能没有你……”

    今天出了这种事,突然听到妻子一番肺腑,胤禩觉得些许温暖,也许他依旧不懂到底什么是爱情,可身边稍稍有温暖有依靠,他就会不由自主地靠上去,妻子也好,张格格也好,走进家门,他渴望身边的女人,给予她母亲一般的温暖呵护。

    夫妻间的尴尬,总算找到了出口得以缓和,八福晋如今精神渐渐缓过来,又经历了和丈夫感情的挫折,痛定思痛明白自己想要什么,一时半会儿是不会再犯那些毛病,只想牢牢地把丈夫拴在自己身边。

    可那天晚上,胤禩难得睡在她屋子里,八福晋想要久违地和丈夫在一起时,不解风情的胤禩无意中翻过身留下的背影,却在她心里留下了些许伤害,但是八福晋忍了,她总想着无论如何要把丈夫留在身边。

    隔天,胤禩一清早就离了家,应付朝务外,他还要查一查茶叶的事。妻子说她不记得,随行的下人总该记得一些,出门前问清楚了,知道宫里和大阿哥府上两次是分开送的,他散了朝后就径直来延禧宫,要问额娘拿茶叶看一看。

    良妃虽然顺着他,可看到胤禩将茶叶盒翻来覆去看时,还是动了心机道:“你皇阿玛下令各部来查这件事,你自己跑来查,是不是僭越了?”

    胤禩一愣,良妃则笑:“你是孝心,额娘知道。可你别违背了皇上的心意,他若是放手给你,早该说明白,额娘就怕你好心误了他的事,适得其反。”

    “额娘不说,我还真没想到。”胤禩顿时闷住,他想当然地以为,这事儿该落在他肩上,但细想想,父亲并没有委任任何一个皇子,他们贸然干涉,的确僭越了皇权。

    “额娘反正没事儿,你不必太着急,且看各部交出什么答案,过会儿他们又要来取证了,把这些东西放下吧。”良妃温柔地望着儿子,大概连她自己也想象不出,人前人后可以有如此极端的两副面具。

    胤禩却十分感激母亲的提醒,保证不敢再高调地彻查这件事,与良妃言及这种茶叶大阿哥府里也有,便说可能是他们偷偷换了延禧宫里的,但是提到永和宫,满腹狐疑地说:“德妃娘娘病了几个月,听说太医也换了好几批,那些人如何下药,而您这边的茶叶,才送来不久。”

    良妃唏嘘:“我这茶叶里的毒,是立刻毙命,而德妃那里的换了药,是慢慢折磨死。要不就是两拨人干的,要不就是特地用了不同的手法,事发后查起来麻烦,可见是那些人的心机。”

    胤禩连连点头,恨道:“若是老大那边,他如今倒是聪明了。”

    良妃淡然一笑,眼中盛满了希望,对儿子道:“既然长春宫对你不再信任,孩子,你就好好去争取自己想要的未来。”

    胤禩心潮澎湃地望着母亲,想想昨日妻子与自己和解,夫妻间终于解除了尴尬,今日额娘又这样体贴自己,一时觉得云开雾散,那一阵背运算是过去了。

    母亲如今在父皇面前吃得开,他更该好好把握机会,毕竟弘晖不是他杀的,皇阿玛就算知道真相,也应该会看在家国天下的份儿上宽恕他,只要他能做个好皇帝,为什么不能继承江山,没有人比皇阿玛更看重江山的传承,放眼兄弟之中,有几个能必过他。

    郁闷许久的八阿哥,竟是豁然开朗,露出久违的笑容对母亲道:“额娘,我听您的。”

    更让胤禩唏嘘的是,母亲提醒他的这些,不出两天就得到了验证。四阿哥因为担心德妃被害,像他一样贸然私下查案,结果触怒龙颜,皇帝竟在御门听政时当庭责备四阿哥,这是何其丢脸的事,这几年久不见皇子被皇帝当众训斥,没想到一贯因生母受宠而境遇极佳的四阿哥,竟然冒出头了。

    而胤禛被那样当众一顿饬责,面子里子都挂不住,虽不敢当众向皇帝顶嘴,可这口气是怎么也咽不下,被勒令闭门思过,就真把自己关在书房里,连毓溪和胤祥都不见,每日只有小和子端茶送水,吃住都在书房里了。

    毓溪着急,不知怎么才好,想到园子里向额娘求助,偏偏皇帝带着良妃几人搬来住了,胤禛眼下被罚思过,她就不便出入,再三犹豫后,只好拉下脸面派人到公主府,求小姑子进园子,帮她问一问。

    温宸这日抱着儿子进园子,恰好遇见胤禵出来,姐弟俩见了,胤禵停下脚步抱抱小外甥,小宸儿便问他:“你从哪儿来的,皇阿玛那儿还是额娘那儿?”

    “阿玛额娘在一道说话,我请了安就退下了。”胤禵逗着怀里的外甥,心不在焉地说,“姐姐你也不必去了吧,皇阿玛和额娘说话呢,你去做什么。”

    小宸儿扬脸道:“我可有要紧事,四哥那儿这样子,不管可不成,四嫂都急坏了。”

    胤禵瞥了姐姐一眼,轻哼道:“阿玛额娘好好的,四哥能有什么事,姐姐多嘴不怕皇阿玛怪你多管闲事?四哥这一闹,我们都跟着没脸,额娘也跟着丢脸。”

    小宸儿不免生气,夺回自己的儿子说:“你如今可大不一样了,还是不是亲兄弟了?”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有种后宫叫德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琐并收藏有种后宫叫德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