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有种后宫叫德妃 > 878 谁的悲哀(还有更新

878 谁的悲哀(还有更新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大阿哥被当庭革了郡王爵位,连贝勒都不再是,只留一个皇子身份,已经被送回宅邸幽禁,后续还不知会有怎样的惩罚。让人心惊肉跳的是,他除了被三阿哥指证下魇镇谋害太子之外,皇帝还对着文武百官说,太子在木兰围场被捕时,大阿哥曾激动地对他说,太子有弑君之心,皇帝若不忍心杀亲生子,他可以代为下手。

    提到这些话,荣妃捂着心口说:“阿弥陀佛,惠妃一世精明,怎么会教出这样的儿子。”

    至于三阿哥,皇帝只是责备了他为什么不及时告发大阿哥,罚了他半年俸禄,再没有别的话。岚琪派人再三打听后确定如此,便安抚荣妃:“看样子皇上不会再追究三阿哥的责任,姐姐不要忧心,毓庆宫的事已经那样了,咱们清点里头的东西,本没什么错。”

    荣妃一脸菜色,呆呆地念叨着:“那日宜妃说我们,事情没轮到咱们头上来,所以说话轻描淡写的,如今我真是自己打自己的脸,还让她扇了两巴掌。惠妃前些日子多风光,这一下,是跌到深坑里,这辈子算是完了。她小心谨慎守了一辈子,都这把年纪了,什么尊贵体面都没了。”

    岚琪劝:“如今人人自危,谁也不比谁强些,我们在宫里几十年了,何必自轻自贱,姐姐安心回去养着而身体,这一阵总会过去的。”

    好容易打发荣妃时,前头朝会早就散了。眨眼的功夫,大阿哥就判了罪,明明这几天还有风声传出来,说皇长子大有入主毓庆宫的架势,连突然开始清点毓庆宫的东西,也被人当做是苗头,结果却截然相反,东西还没清点完,却把大阿哥算计进去了。

    环春给岚琪侍奉茶水时说:“这下子乱的,倒也好,既然所有阿哥都惹怒了皇上,皇上倒可以重新来一遍,重新启用诸位阿哥,咱们四阿哥就不至于跟着受委屈了。”

    岚琪捧着茶碗说:“这次的事,由始至终与胤禛不相干,他被十四牵连也只是说说而已,皇上并没有恼怒他,他既然愿意安于在人后,没像老大老三那样冒出头,也是他长进了。”

    环春道:“奴婢瞧着,咱们四阿哥是惦记着十三阿哥呢,怕自己做错什么事,没人能暗中保护十三阿哥。”

    岚琪颔首:“胤祥的事,我早晚要问问皇上才好,你说她们一个个儿子出了事都来永和宫找我商量,却不看看十三还被关着,我正没辙呢。”

    环春笑:“病急乱投医,娘娘在她们眼里,就跟活菩萨似的。”

    说话时,门前来了乾清宫的太监,说皇帝夜里要过来休息,环春一面抓了把铜钱打发他,玩笑着问:“这会儿还没用午膳,万岁爷就惦记起晚膳了?”

    那小太监机灵得很,嘴甜地说:“万岁爷必然是怕娘娘事多繁忙,早些来知会娘娘,好让娘娘推脱些,能好生歇着点。”

    小太监离去,岚琪吩咐环春:“你拿黄历翻一翻,选出好日子,我要去慈宁宫祭扫,这阵子宫里那么多的事,我要去和太皇太后说说才好,求老人家保佑孙儿们家宅安宁。”

    这事儿吩咐下去,选了十月下旬的日子,岚琪知道环春心里惦记着,她自己就不记着了,午膳前正说做几样小菜送去乾清宫,紫玉从外头来说:“惠妃娘娘在乾清门外跪着向皇上请罪呢。”这本不稀奇,可后一句却道:“良妃娘娘去长春宫了。”

    此时长春宫门外,宫女们搀扶着虚弱的惠妃从乾清宫走回来,方才她去向皇帝请罪,结果皇帝根本不见她,连梁公公都不让相见,只派了个小太监出来,当众对惠妃道:“该对你说的话,当年早就说清楚了,你自己酿的恶果自己尝。”

    惠妃气得差点呕出一口血来,双脚虚浮无力,是被宫女架着回长春宫,可还没跨进门,里头的人急匆匆出来说:“娘娘,良妃娘娘等您,等好久了。”

    惠妃只觉得两眼发黑,干咳了两声,甩开了宫女的手,纵然脚下一步一打颤,还是自己走进去了。

    良妃正在她的殿阁内,长春宫的人不知她要做什么,里里外外地守着,见自家主子回来,忙告状说:“良妃娘娘非要进门,奴才拦不住。”

    惠妃扬手示意她们闭嘴,打发所有人下去,硬挺着腰杆走进来,良妃正在摆弄那些还没来得及收好的贺礼,是这些日子巴结她的人明着暗着送来的东西,都在等待大阿哥入主东宫,盼着将来惠妃能对他们有所照拂,如今东西还铺在外头,看在眼里便是笑话。

    良妃朝她笑:“大家都来给你贺喜,我想着我不能落于人后,可天天不得空,今天终于有空闲来了,娘娘倒不在家里。”

    惠妃满腔恨意,压制住想要上去掐死她的怒意,傲然道:“你这么精明的人,最懂人情世故,天底下最要不得的就是落井下石,兔死狗烹唇亡齿寒,我如今的下场,会不会是将来的悲剧也未可知。好妹妹,我劝你一句,想看我的笑话,死了这条心吧。”

    良妃笃悠悠在边上坐下,叹息道:“给不给看是你的权利,想不想看是我的自由,我苟活这么多年,就盼着这一天,想看看你从云端落下来,是怎么个落魄样。难得皇上有闲情逸致,不止陪我一道看戏,还陪我一道做戏,皇上都费了心,你怎么好辜负圣意,不让我看呢?”

    惠妃的身子忍不住颤抖,衣袖下双拳紧握,纤长的指甲扎进肉里,几乎要刺出血来,只听得咯噔一声,她一只手上的指甲被扼断了。指甲落在地上,带了些许嫣红,惠妃抬起手看,指尖果然在冒血。

    她拿帕子胡乱地把手包起来,却听良妃道:“手上滴血,伤口总会愈合,我的心滴了一辈子的血,连伤在哪儿都找不到。你可知道那一晚我被皇帝压在身下,失去了贞洁,失去了离宫的机会,失去了一辈子的人生,我的心流了多少血?”

    惠妃假装充耳不闻,转过身,而良妃却继续道:“他死后,我在想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后来我想,既然是你和明珠把我们送上不归路,我就不能让你们好过。惠妃娘娘,那天皇帝在御花园里,许诺你要立大阿哥为太子了是不是?”

    “难道,那也是你和皇上说好的?”惠妃总算有了些反应。

    “想让你高兴高兴。”良妃摸了摸边上还没来得及拆开的礼物,冷笑道,“就当是送过礼了。”

    让惠妃难以置信的是,皇帝到底凭什么对良妃这么好,他有千千万万的法子对付自己,何必和觉禅氏搅和在一起,何况觉禅氏心里背叛着他,一心一意只装着纳兰容若那个男人,皇帝到底哪里不正常,心甘情愿戴着这顶绿帽子?

    良妃起身来,稍稍走近惠妃,面上神情十分吓人,声声仿佛自地府而来,问她:“满心的希望,在一瞬间破灭,那滋味如何?皇上对你的许诺,纯粹是个玩笑,现在想想你那会儿的欣喜,是不是觉得可笑又可耻?”

    良妃突然伸手戳在惠妃的心门前,把她一下一下往后推,厉声道:“你儿子不会有希望了,他会被囚禁一辈子,你会继续在这里做妃嫔,锦衣玉食仆从如云,可你的亲骨肉,则每一天替你受过受罚,把所有该对你的惩罚,全部报应在他的身上。你会眼睁睁地看着你的儿子你的孙子受罪煎熬。这是你欠容若的,这是欠我的,好好看着你的儿子,怎么用下半辈子来偿还。”

    “疯子!”惠妃被逼到墙角,无路可退,激怒之下扬手要扇良妃巴掌,可良妃却往后推开躲过了这一下,她便疯了似的扑过来,可良妃朝边上一闪,惠妃整个人摔在地上,额头磕在了地面,抬起头时,鲜血顺着额角就流下来。

    良妃神情狰狞地看着她说:“你小心些才好,再替皇上给你带一句话,你若是寻死觅活,你的儿子孙子,都会给你陪葬。”

    惠妃咬牙切齿地骂道:“你到底许诺了他什么,他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良妃轻声笑,蹲下来看着惠妃道:“大概你若能把六阿哥还给德妃,皇上就能饶过你和大阿哥,可是你能吗?”

    撂下这句话,良妃转身要走,可身后惠妃突然凄厉地笑起来,一声大过一声,指着觉禅氏的背影骂道:“你多可悲啊,还特地来看我的笑话?我能怎么样,大不了罪有应得,我敢做我就敢当,可是你呢?自诩和容若两情相悦,自诩是个痴情种,下场又如何?你还不如沈宛那个娼妓,那娼妓还能从良做容若的女人,为他生养孩子留下血脉,你给了容若什么?除了给他悲剧的人生,你还给了他什么?”

    惠妃笑得太大声,禁不住咳嗽起来,可她却仿佛胜利者一般,慢慢从地上爬起来,绕到觉禅氏面前,扯着她的肩膀问:“到底是谁的悲哀?”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有种后宫叫德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琐并收藏有种后宫叫德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