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有种后宫叫德妃 > 904 皇阿玛的许诺?(还有更新

904 皇阿玛的许诺?(还有更新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胤禵不屑地打量他,舜安颜看起来面色红润,似乎比之前一次见还胖了些,想想他在宫门外被九阿哥、十阿哥殴打,堂堂孝懿皇后的侄儿,皇帝曾经的女婿,经历了如此耻辱的事,怎么他反而看起来更精神了。

    “九阿哥、十阿哥一直在八阿哥面前说您的不是,至少他们的话,是绝不能信的。”舜安颜说这些,都在皇帝的指示下,至于十四阿哥听不听,怎么听,便与他不相干。

    可这些事,胤禵心里都明白,从前若说是和八阿哥亲近才会多往来,这些年早就变了味道,他对八阿哥不过是互相利用,当年在裕亲王府院子外听到的那些话,就足以让他划分清楚利益关系,他心里,四哥和其他兄弟一直是不同的存在,只是连额娘都不理解他到底怎么想的,时间久了,他也懒得再解释了。

    这会子舜安颜莫名其妙说些奇怪的话,而又是胤禵本就知道的,他不免心生厌烦,鄙夷地说:“你这种人的话,可信?你能把八哥骗得团团转,也就能来诓我,什么九阿哥、十阿哥的,他们打了你羞辱你,你还能说出好话?”

    舜安颜不言语,胤禵走上前,却是道:“我也不知你来这里做什么,若是一辈子不回京城,倒也好。你好歹曾经是我姐夫,我姐姐虽没了,可她活着的时候心里最有你,便是看在她的面子上,我也不会把你怎么样。可你最好放聪明些,别再蹚浑水,我们皇阿哥之间的事,你一个外人臣子瞎掺和什么?”

    舜安颜垂首不语,但前头有太监赶来,说皇上寻十四爷去说话,胤禵不敢再耽搁,转身走了几步,可有驻足说:“别再让我看见你了。”

    等胤禵走远,他才舒口气,往来的方向去,不远处隐匿的地方,一袭寻常妇人装扮的温宪正躲在那里看,见了丈夫便道:“我这弟弟,还是小时候的脾气,他说那些话不怎么好听,可你仔细想想,也是为你好不是?”

    舜安颜笑:“我没什么的,这些年听过不少羞辱讥讽的话,十四阿哥这些,真不算什么。”

    温宪轻轻扬眉,不服气地问:“怎么,让你受委屈,是我的错?”

    舜安颜却示意她小声些,赶紧离开这里才是,一面哄着温宪说:“不是说好了,都算我的错?”

    两口子完成了皇帝的差事,乐呵呵地离了行宫,温宪心中知道父亲对未来的安排,眼下再乱再混沌,她也不会轻易插手什么,更何况她是“死”了的人,再不好好享受安逸的人生,辜负的人就太多了。

    但这些话,舜安颜是为皇帝办差,可胤禵面上不厌烦,心里实则是在意的,他本就知道这些事,舜安颜再提一提,可见八阿哥那些人,真真不能信。他到了父亲面前,玄烨与他说几件正经事,之后等着找话题提起舜安颜,没想到儿子却先说了,问他:“皇阿玛,您把舜安颜带来承德了?”

    玄烨故作不在意,轻描淡写地问:“怎么了?”

    胤禵皱了眉头说:“那种人……算了。”他停了停,可又想这是在父亲面前,不能说一半留一半,再继续道,“那种人,您何必再管他,只怕兄弟们若知道您这么照顾他,会觉得做儿子的还不如一个外人。”

    玄烨略恼,冷声道:“他是皇后的亲侄子,也是你嫡亲皇祖母的侄孙子,朕的身上还留着一半佟家的血,舜安颜怎么就成了外人了?”

    胤禵有些慌张,如果真要这么算,他身体里也有佟家的血液呢。

    玄烨轻咳了一声,责备道:“你和大臣们,和其他兄弟们说话,也这么直来直去?”

    胤禵摇头,又点头,自己也弄不清楚了。

    玄烨却道:“翅膀还没硬呢,就想飞?你这些日子急于做成的事,是一些老臣几年心血都未必成的事,好大喜功,难成大器。”

    “皇阿玛。”胤禵禁不住几句话,立刻露出倔强的脾气,但到底大了,不似小时候那般敢直接顶撞,忍了一忍,才气势弱了一大半地说,“儿子用心做事,可没半点含糊。成不成大器,还不是您一句话,我摸着自己的良心,问心无愧便是了。”

    玄烨笃然看着儿子,看他的眉目,看他的身形,看他言语时眼神的变化,等儿子不再出声了,他才平静地说:“家国天下的事,哪一件不要耗费三年五载?阿玛如今还精神,往后一样样教你,就看你吃不吃的起苦。”

    胤禵眼神放光,这次皇阿玛无端端地把他一个人叫来承德,他就一路忐忑到底是做什么,眼下这句话,直叫他心潮澎湃,皇阿玛这是在许诺什么吗?皇阿玛是要教他指点江山的本事吗?皇阿玛,是选定他了吗?

    “能吃苦,皇阿玛,那两年我在木兰围场晒得炭一样黑,我还不能吃苦?”胤禵意气风发、声如洪钟,竟屈膝道,“还求皇阿玛,多多栽培。”

    玄烨微微笑,眼中是笑看风云的气度,淡然道:“回了京城,自然有差事交代你。”

    胤禵吃了定心丸,浑身都是使不出的劲儿,可他高兴了半天后,回到自己的住处,突然发现这股子兴奋,竟无人可以诉说。对妻子?别把她们吓着才是,回头说漏嘴,节外生枝。对兄弟?八阿哥他们根本不能说,四哥呢?难道四哥能心甘情愿地嘱咐自己?对额娘?

    胤禵心里更是咯噔了一下,他总觉得额娘偏心哥哥,指不定告诉额娘,额娘要给他分析一番道理,劝他别多想别妄想,一盆冷水还没浇下来,他已经觉得凉飕飕了。

    到头来,胤禵自己在承德,慢慢把这股劲消化了,夜深人静时心里的落寞滋味,真真难以言喻,他甚至想,难道这就是郡王称孤道寡,高处不胜寒的味道?

    皇帝,入秋后终于打道回府,在承德度过一整个夏天,又病了一场,回来后就预备直接到畅春园住,宫里的娘娘们去不去伺候尚无定论,这日到京城时,岚琪几人也没打点准备接驾,只知道玄烨去畅春园了,过几天等他的消息,自己再看去不去。

    午后本歪着看话本子,等园子里送来皇帝平安到达的消息,不知不觉就迷糊过去,等感觉到身上被盖了什么睁开眼时,却见玄烨在身边。岚琪微微一笑,自以为在梦中,闭上眼睛又睡了。但又有人从她手里把书抽走,她在睁开眼,还是玄烨。心中一个激灵醒来,看清眼前的人,诧异地问:“回来了?”

    玄烨翻着她看的东西,颇有些兴趣,转身就往她身边挨着坐下,不答反问:“新得的?”

    岚琪扶了扶发髻,见玄烨额头上有细密的汗珠子,便拿帕子轻轻擦拭,摸到脖子里时,发现领口肩膀都松了些,心疼地说:“一个夏天,瘦了不少。”

    两人贴得很近,玄烨的笑意却映在岚琪眼中,他道:“想你想的。”

    岚琪轻轻推了把,起身到外头问话,知道皇帝是改主意回紫禁城了,预备过了中秋再去畅春园,又吩咐了茶点,再回来时,玄烨竟看了好几页书,她笑道:“胤禛给我寻来的,都很有趣呢,可惜不大雅,不然宫里叫了戏班子,一定比看本子热闹。”

    玄烨道:“什么大雅大俗,看戏不过是取乐,中秋就点这出,让皇额娘也图个新鲜热闹。”

    两人分别数月,却似天天在一起似的,岚琪伺候他更衣,他任凭摆布,却抓着本子不放,一口气就看完了,还对岚琪说:“也不知你儿子自己有没有看过,若是他费心挑的,朕倒要赏他了,难得有这份心。”

    “儿子们都孝顺,各有各的门道。”岚琪倒不以为意,想问十四的事,可见玄烨兴致好,还是作罢了。

    之后说起太后明年七十大寿,岚琪问皇帝怎么个意思,玄烨矛盾地说:“自然不能不敬太后,这两年多事,皇家热闹一番也好。只是你身子不如从前,操办这么大的事,我怕累着你。先问问皇额娘,她也未必肯铺张,眼下不着急。”

    岚琪笑道:“和嫔妹妹们都能干了,好些事交给她们就是,儿媳妇们也都长大了,我如今反比从前轻松些。”

    听见儿媳妇,玄烨想起年家那个女儿,问道:“胤禛屋子里的新人,可还好?”

    岚琪微微摇头:“就是个小孩子,我一心以为皇上会叮嘱年遐龄好好调教的,没想到是这个模样。不论是从毓溪口中,还是青莲口中,听着都是孩子气,不知过几年会不会好,至于开枝散叶,这就强求不得了。”

    玄烨点头:“这样才好,心思简单,才不会和家里纠缠不清,年遐龄和年羹尧都不是省油的灯,年羹尧更是比他父亲还强,你等着看便是了。”

    两人正好好说着话,绿珠从门前过来,笑得很尴尬地说:“宜妃娘娘,和其他几位娘娘,来给皇上请安了。”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有种后宫叫德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琐并收藏有种后宫叫德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