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有种后宫叫德妃 > 905 夜里可就精神了(四更到

905 夜里可就精神了(四更到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绿珠等着皇上和娘娘示下,岚琪却朝窗外看去,扶一扶发髻上的珠花簪子,一副事不关己的姿态。玄烨挥手让绿珠下去,之后用脚蹭了蹭岚琪,道:“去替朕打发了,谁要听她们聒噪,她们少烦朕,朕就安了。”

    “几个月不见,特地来一睹圣颜,皇上何苦驳人家面子?”岚琪反而朝远处坐些,玄烨的脚就够不着她了,慢条斯理地说,“这会儿我去打发她们,倒成恶人了。”

    玄烨竟情愿再往下躺一些,好伸脚够着岚琪,也懒得动弹坐起来,又轻轻踹她说:“快去,一会儿她们就闯进来了。朕就是想见你才回宫,不然园子里多清静。”

    “不去。”岚琪回答得干脆。

    “朕赏你银子。”玄烨道,盘腿坐起来说,“新铸的官银就快到京城,得了就赏你。”

    一提再不必废话,岚琪麻利地就走了,玄烨无奈地笑着,悠闲自在地靠下去,随手拿起枕边的书册,三四张纸叠在一起从书中滑落。他展开看,却是自己病中给岚琪写的信。玄烨再仔细看看自己的字迹,果然是笔力不足,但细微的差别,若非用心去看,乍一眼根本分不出来,可自己的一切,都在她眼睛里。

    且说这边打发宜妃,自然要废一番唇舌,但岚琪不急着赶人家走,好茶好点心伺候着,一句万岁爷睡着了,之后就提起太后七十大寿的事。琐碎的事说开了,一些胆小被宜妃怂恿来的,也不敢追着德妃要见皇帝。而宜妃见自己一个人撑不起来,又真心惧怕皇帝恼她,干坐了半天后,便随众悻悻然一道离开。

    反是岚琪叫下她说:“方才人多,乌泱泱地进去,皇上该烦了。”

    宜妃瞪着她:“什么意思?”

    岚琪侧身让出路来,和气地说:“皇上是要见你的,可是人多,他怕头疼,才让我来打发一些,这会儿都走了,你进去说说话吧。”

    宜妃心里一热,转身就朝里头去,可走了一半却又停下来,转身红了眼睛说:“你的屋子我去说话,成什么了?你也不必假好心,敢不敢替我传一句话,我在翊坤宫等万岁爷过去歇息?”

    岚琪颔首笑:“这个容易。”

    便看着宜妃娘娘风风火火地又往外走,已添了白发的桃红几十年如一日的笑容,尴尬地向岚琪致意后,跟着就跑了。

    等岚琪再折回来,方才随口胡说皇帝睡了,眼下却是真睡了。走到榻边,拿毯子在他身上搭一角,见手里拽着纸张,轻轻掰开看,正是那几日病中的信。她起身去将信函收好,一面自言自语地说:“一把年纪了,还总爱出远门,自不量力。”

    却听身后人慵懒地说:“求我去办妥女儿的事时,可不是这个态度。”

    岚琪一惊,赶紧收好信纸,坐到他边上说:“装睡的?”

    玄烨捏着她的手,那细嫩的肌肤怎么也不见老,心里不知怎么涌起一团火,轻声念:“你不在身边,怎么睡?”

    几十年在一起,玄烨一个眼神岚琪就能猜他要做什么,此刻更是心领意会,却促狭地凑在他耳边说:“有人把温宪当新欢看,传回来,宜妃她们刚才还问呢,你倒是真带几个人回来,也好掩人耳目。”

    暖暖的气息喷在玄烨耳边,带着岚琪身上的香味,在承德禁了整个夏日的房事,身子还未衰老的男人,更加按捺不住心内的冲动。可身上的人把他挑起了兴致,却突然抽身离去,但见纤柔的腰肢摇摆到了门前,回身还故意与他招招手,而后大声道:“臣妾给太后娘娘去道声平安。”

    她就这么走了。

    玄烨哭笑不得,又不能去追着把人捉回来,只等渐渐冷静后,一阵困意袭来,胡乱睡了过去。但白天这一觉,夜里可就精神了。

    那之后的日子,宫里宫外都平静而安宁,丰收之秋五谷丰登,盛世太平国运昌隆。朝堂上一切井然有序,阿哥们乌眼鸡似的盯着储君之位的势头,也随着太子一废一立而暂时收敛,只知道十四阿哥越来越得到皇帝重用,几乎随驾同出同进,遇见大事皇帝都问十四阿哥,细微之处亲自指点,毫不顾忌地向大臣皇子们表现他对永和宫幼子的疼爱。

    岚琪起初担心儿子会骄傲自大,比从前更加急躁,没想到皇帝这么“宠”着,他反而比从前好了,在父亲的指教下渐渐成熟,偶尔进宫和母亲说话,也与从前大不一样。岚琪惊喜于儿子的成长,但也从不冷待了长子一家,虽然和胤禛见面有限,可时常带着毓溪在身边,也好让毓溪眼不见心不烦,省得在家看年侧福晋花蝴蝶似的在胤禛身边转悠。

    平和的岁月不知不觉流逝,四季交替,隔年忙着太后七十大寿,宫里宫外热闹这件事,匆匆就过了春夏秋,一眨眼,已是在康熙四十九年的腊月,日子平静得让岚琪时不时觉得像在梦境一般,奢望着长此以往才好,她始终希望玄烨的晚年,能过得安逸一些。

    腊八这一日,下了鹅毛大雪,因年遐龄和年羹尧回京述职,岚琪有意让毓溪把年氏也带进宫里过节,一大清早毓溪就带着李氏、年氏和孩子们进宫,府里门前热闹了一阵,旋即就静了。

    琳格格的家人都在京城,毓溪便让她回家去一趟,可是她不敢在外多逗留,匆匆回家与亲人打了个照面,就回王府了。轿子停在侧门,她拥着大氅下来,侍女搀扶着一步步往宅子里走,贯穿整座宅子的溪流在雪景中显得更加透彻清冽,难得家里这么清静,她一时不想回花房,带着下人在园子里四处逛一逛。

    快走近宋格格的屋子时,才转身往回走,可下人却告诉她,宋格格也得了福晋的恩准去见家人了,照宋格格的脾气,天黑前不会回来。

    琳格格协助福晋管着家里的事,平日并没有闲工夫在府里四处走动,且宋格格不好惹,宅子里这边什么模样,她还没仔细看过,听说宋氏不在家,不免动了心,扶着丫头的手一脚一脚踩着雪,绕着宋格格的屋子逛了一圈,反是高兴地说:“还是花房好,福晋与我说正经置一处院子住,可我不想挪动了。”

    丫头贼兮兮地说:“格格只怕是到如今还盼着,王爷能主动来一次花房吧。”

    琳格格拧了她一把,娇柔地说:“你也欺负我么?”

    主仆说着话,渐渐远离宋格格的屋子,就要回花房去,外头一阵动静,慵懒地躲着烤火取暖的奴才们都动了起来,才听说是王爷回来了,琳格格本能地以为福晋侧福晋都跟着回来,便匆匆到门前迎接,没想到只见胤禛一个人穿着风衣雪帽进来,见到她时,仅匆匆说了句:“让人送茶来书房,十三爷一会儿过来的。”

    王爷匆匆从面前过,带过一阵扑面寒风,琳格格被冻得醒过神,忙吩咐底下的人:“拿娘娘赐的泉水,送到茶房去,我来煮茶。”说着便亲自到正院来,熟门熟路地进了毓溪的屋子,从一贯贮藏茶叶的地方拿了王爷冬日爱喝的普洱,拿起罐子时,不经意从地下落出一只荷包,她弯腰捡起来,却被荷包上绣得男女行房图案,惊得面红耳赤。

    不知是哪个奴才乱放,把这东西塞在这里,更不知是不是福晋和王爷赏玩的,她慌张地呆了片刻,又把荷包塞回原处,可是之后捧着茶罐子往书房走,纵然一路吹着冷风,也没能冷静下来。

    等她侍弄好茶水,送进书房,胤禛正站在桌案边乱翻书,一面恼怒地抱怨着:“又是谁动过这里的东西了,不是说过,不允许你们进来打扫这里?”

    琳格格放下茶盘,被胤禛吓了一跳,呆呆地站在边上,胤禛冲她发火道:“你动过这里的东西了?我说过多少遍了,你进门几年了,怎么还是不记得?谁让你进来的,你这会儿来做什么?”

    琳格格脸色煞白,怔怔地瞪着胤禛,她猜想王爷是在外头遇见受气的事了,可凭什么冲她一个人来,刚刚不是胤禛让她送茶来的吗?

    “滚出去。”胤禛气急了,随便就撂下这句话,但发了一通火,反而宣泄了胸前的郁闷,平静下来,就觉得刚才那三个字太过分了。抬起头想看看琳格格,只见她红着双眼,默默低下头,转过身,不声不响地就往外走。

    胤禛皱眉,忍不住道:“你等下。”

    琳格格身子一晃,可背对着没敢转过来,她脸上都是眼泪了,实在不敢让胤禛看到。

    胤禛清了清嗓子道:“方才……方才我说得过了,一阵火上来,没忍住,你别介怀。”他听见吸鼻子的声响,猜想背过身的人该是被骂哭了,可是琳格格却说,“王爷还记得妾身进门好几年了,妾身心里就很高兴,其他的事不要紧,王爷不要太生气,气大了伤身。”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有种后宫叫德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琐并收藏有种后宫叫德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