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有种后宫叫德妃 > 911 胡说八道(还有更新

911 胡说八道(还有更新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玄烨将手指抵在唇间,一如年轻时哄她般要她别再说下去,眼眉间满是笑意,另一手稍稍张开了怀抱,岚琪起身挪到他身边,玄烨将她抱满怀,轻声说:“这样就满足了,满足了。”

    皇帝的胸怀,已不似二三十年前那样宽厚坚实,中年时玄烨怕发福伤身,努力锻炼身子恪守起居饮食的规律,如今却因年老而自然地开始消瘦,再也胖不起来了。

    且不知是儿子们一个个高大健壮显得他不再那么伟岸,还是消瘦让他看起来不如从前,但皇帝确实老了。可是作为丈夫,他守护着自己的力量却从未改变,即便前些日子他沉睡在病榻上,不能这样拥抱自己,在岚琪心里,也是坚强地活下去,坚强地面对一切的勇气和支柱。

    “这辈子到了你身边后,我每一天都满足,满足得怕用光了三生三世的福气,下辈子无法再遇见你。”岚琪面对病中的玄烨不曾落泪,此刻却略哽咽,如年轻撒娇那般软乎乎地说着,“你可要抱着我呀,紧紧地抱着我。”

    “大概我们这样的人,生生世世都要绑在一起。”玄烨轻松自在地笑着,“就怕下辈子成了个没用凡夫俗子,连金簪珠花都没钱给你买。”

    岚琪道:“只要没有三妻四妾,荆钗布裙我也守着你。”

    玄烨大笑:“你就是小气。”

    岚琪抬起头,笑眯眯地看着他,摊手道:“说好新铸的官银赏我,银子呢?我连响声都没听见。”

    玄烨哭笑不得,嫌弃地说:“下辈子若真是荆钗布裙,你还能守着我?”

    他们便这般腻歪地过了两三天,没有三宫六院,也没有皇子大臣,更把年龄抛在脑后,返老还童般重温当年岁月,但三天后,仍旧要回到现实里去。大部队入京了,皇帝“回宫”了,一切又要重新开始。而直到皇帝的轿子抬进乾清宫,胤禛也没有让任何人接近圣驾,这些日子承受了多少压力自不必说,可那一刻事情办成了,他圆满了。

    玄烨曾对岚琪笑说,胤禛若醒过神想起来让十四送圣驾回京,很可能错事帝位,他会是什么表情。实则是,胤禛没听见这句话,若是听见而又能对父亲不敬的话,他一定会说:“皇阿玛,您来试试就知道了。”

    他从乾清宫离开,径直回了亲王府,把毓溪抱在怀里好久都不说话,毓溪被他箍得生疼,忍不住叫疼了,人家才松手。之后再听丈夫说这段经历,也是心惊肉跳的,自言自语:“怪不得额娘突然闭关礼佛了,没头没脑的,都没和我说一声。”但也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心思,反是她在胤禛面前提起,“万一皇阿玛有什么事,十四弟把自己封做新君,你怎么办呐?”

    胤禛一愣,呆呆地看着妻子,一路来的紧张应对,他的脑袋根本没有余力去想别的事,这会子猛然听得这句话,真是五脏六腑都纠结在一起了,蒙了半天说:“我当时是想,十四对付不了那些人,我平时就面冷,他们未必敢对我如何。可是胤禵经不起挑拨,万一打起来队伍里乱了,还藏什么遮什么,谁都会知道皇阿玛不见了。”

    如今天下太平,毓溪也不用危言耸听,笑着问:“十四弟若做了皇帝,我们会怎么样?”

    胤禛皱眉想了想,苦笑轻声道:“总觉得,难。”

    毓溪不解:“什么难?”

    胤禛晃了晃脑袋:“说不上来。”

    且说皇帝安然无事回到京城,如往年出门归来一般,一两天后朝政就恢复如常,纵然传言满天飞,可大臣们在乾清门看到皇帝精神矍铄地坐在上首,那些谣言说破天,过去了的事,提起来还有什么意思。不管是真是假,不管皇帝怎么看待四阿哥和十四阿哥,他们都输了这一局。

    那日朝会散后,才离开皇城,九阿哥就追着胤禵来,质问道:“这些日子你去哪儿了,怎么一声不吭地就不见了,你知不知道,我们都以为你被老四杀了。”

    幸而周遭没什么别的人,可这句话是在太荒唐,八阿哥本不想管九阿哥的怒气,也想给多少能十四一个警醒,可九阿哥这么无所顾忌地说出来,直叫他揪心,不得不上前劝说,与九弟道:“十四弟必然是去为皇阿玛办差的,总有我们不能知道的事,你何必这么怒气冲冲。”

    九阿哥冷笑:“我不是怒气冲冲,是人家不把我们当兄弟,我们一心一意扶持他呢,他怎么对待我们?这事儿往深里说,万一真是老四杀了他又挟持皇阿玛,到了京城一道圣旨下来,我们怎么办?”

    八阿哥见胤禟越说越离谱,示意十阿哥把他拉开,十阿哥倒是听话,可上前来时,也忍不住嘀咕:“有什么了不得的差事不能告诉我们,难不成你想自己做了皇帝,把我们甩开?”

    “胡说八道!”胤禵忍不住了,突然怒吼一声,把离得有些远的人都吓着了,纷纷疑惑十四爷这么怒骂,到底冲着谁?

    而对胤禵来说,他日夜兼程护送皇阿玛回京,那一路上的辛苦和彷徨,不知要对谁去说。把阿玛顺利交到额娘手里,他倒在床上的一瞬,是这辈子从未有过的轻松。他的确在哥哥要他走时想过那些事,可后来满心盼的,就是皇阿玛能好起来,他心内还有懦弱的一面,他不知道真的出了那样的事,该如何去面对。

    可是现在,九阿哥十阿哥却把一切说得那么轻描淡写那么不堪,他和四哥在这段日子里背负的压力,反而成了他们嘴里篡位夺权的野心,真他妈不是东西。

    老九老十都被十四震住了,知道他的脾气,再惹下去了不得,十四说不定会冲进皇宫把刚才的话都告诉皇帝,他们俩悻悻然退开,八阿哥心内也是五味杂陈,分开时只说了句:“你办差辛苦了,好好歇着。”

    可他明明知道,十四好几天前就出现在了京城,还没住自己家,住去十四福晋的娘家了,必然是掩藏什么,可他没有接近真相,未亲眼看到什么,所有的一切,都是谜团。

    除了这些事,他身上还有个麻烦,不知怎么一回到京城,下人就跟自己说,八福晋在延禧宫闹了一场,一个皇子福晋,居然在宫里教训奴才,虽然娘娘们没对此指摘什么,可胤禩心里实在膈应得很。

    他们在宫门外散了,但十四阿哥那声“胡说八道”,却口口相传进了乾清宫,皇帝把太子叫去说话,问起这一路的事,胤礽心如止水,平静地叙说那些事,更道:“儿臣不知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找四弟麻烦时,想把儿臣推在首位。别的不说,儿臣相信四弟的为人,绝不会做弑君夺位的事,为了避免节外生枝,儿臣装病,什么事也没搀和。但是照皇阿玛如今说来,这一路,老四实在是辛苦了。”

    “你也觉得朕不在队伍里了?”玄烨问。

    “一半一半,没亲眼看到,终归是不确定的。”胤礽道。

    “你就没想过……”玄烨试探着,但没具体说是什么,目光深深地刻在太子的身上,他最近越来越觉得,太子若三十多年来都是这样该多好,可惜现在来不及了。

    胤礽却是笑道:“皇阿玛,儿子满心盼着再次卸下这太子的身份,和妻儿平静自由地度过余生,连一点点差事都不愿再负担,皇阿玛,他们背地里骂我是窝囊废,儿臣觉得没什么错。”

    玄烨哼笑:“朕培养了你三十年多年,就换来这句话。”

    胤礽竟是笑:“大概是皇阿玛帝王生涯中,唯一的失败。”

    “混账。”玄烨笑骂。

    他们父子,再不是从前敌对的模样,如今的胤礽是他的儿子,单纯是个儿子,连皇子都不算,更不要说什么储君了。玄烨心里多少是愧疚自己没能让胤礽出息,对不起赫舍里皇后用生命换来的孩子,但眼下想到他余生能脱离帝王家束缚,过得安然自得,总算是一份安慰。

    “朕喊你来,是想告诉你,那日子就在眼前,之后你们搬回咸安宫,朕在一日,没有人会为难你,来日新君即位,朕也会立下遗诏,绝不亏待你。”玄烨把话说得很透彻了,而太子早就被架空,便是他死性不改仍旧想谋求什么,可在皇帝眼皮子底下,连把这种话去告诉别人的机会也没有,而说了对他没好处,他并不傻。

    太子退下后,玄烨一个人静了许久,等梁总管悄悄进来看看动静时,才把人喊下,吩咐道:“去打听一下,延禧宫近日来做什么,良妃如何了。”

    梁总管领命,刚要走时,又被皇帝喊下,问他:“这一路,你眼里看着那些皇子们,心里作何感想?”

    梁总管呆住,其实他想到了皇帝会问自己,可是说太多对自己并没有好处,两天来皇帝什么也没提,他以为这就过去了,可皇上还是问了。

    “他们没来贿赂你,让你说实话?”玄烨问。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有种后宫叫德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琐并收藏有种后宫叫德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