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有种后宫叫德妃 > 929 还是不是一家人?(还有更新

929 还是不是一家人?(还有更新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你爱听,我便能说。”胤禛将妻子揽入怀,温和细语,“只怕将来诸多身不由己时,你不要误会我。”

    毓溪的手指在他胸前轻轻打转,抬头望他,但见眼波流转,笑容妩媚,“我就是听不厌,你将来也要常常对我说。不过今晚……”她轻轻推开了胤禛,正经地说,“白天在额娘跟前发生了一些事,你最好今晚就解决,拖下去彼此生疑,无益于家宅安宁。”

    胤禛却往边上一坐,摇头:“今晚是不走了。”

    毓溪往镜台前坐下,拆下沉甸甸的金凤,看着镜中懒洋洋的人笑:“你留下,我也不伺候你的。”

    胤禛却跑上前,笨拙地帮她拆发髻上的首饰,笑着:“我伺候你可好?”

    “胡闹,轻点儿……”毓溪被他扯痛了发丝,胤禛赶紧给她揉揉,肌肤相亲,屋子里暖如阳春,便是难分难舍,毓溪卸下身份地位的矜持,自有一番外人不得见的风情。

    外头因听见嬉闹声,贴身伺候的人便知王爷留下了,让不相干的人稍稍离远些,却见门前两盏灯笼进来,琳格格带着丫头端了汤水来。这边的人赶紧上前摆摆手,琳格格立刻会意,匆忙带人退出去后,回身瞧见丫头辛苦捧来的汤点,想了想,便辗转来耿格格的屋子,而琳格格正抱着孩子哄睡。

    “不怕弘历醒来闹吗?”弘昼在怀里睡着,耿氏终于松口气,略尝了琳格格送来的汤点,想起白天的事,忙道,“被孩子一闹,转身就忘记了,回来后一直想着去告诉姐姐,您知道吗,今天咱们去贵妃娘娘跟前时,德妃娘娘和福晋在瑞景轩把避孕的事儿和我家小姐挑明了。”

    耿氏至今改不了称呼融芳小姐的习惯,在人前尚可,这般没有防备的说话时,连自己说错了都不知道,一声声小姐如何如何,她又问:“之后我们要去跟她说清楚吗?”

    琳格格笑:“说清楚才好,大家心里都坦荡荡的,咱们也不是要害侧福晋,是为了她好。不然被人家知道,胡言乱语地挑唆什么,就没意思了。”

    耿氏知道她指谁,在年家跟着小姐出入高门大院,京城也来过几回,耿氏自身又精明,这些年了,岂能看不出王府里的人情世故,轻声笑道:“我懂,那边两位,总是不大安生的。你看咱们俩见面,说高兴话玩笑话,可那位宋姐姐每次来,咋咋呼呼吓得弘昼哭不说,还总爱挑拨,说的话刻薄又难听,正如你说的,那样做人实在太累了。”

    两人说了有一个时辰的话,时辰虽不晚,但冬日里天色早就漆黑一片,待耿氏送琳儿出门时,却见有人从福晋院子的方向匆匆而来,到跟前冲耿氏道:“格格,王爷刚得到消息,年家老夫人没了,王爷让您到侧福晋那儿去,帮着说说,别叫侧福晋急坏了。”

    耿氏跟着小姐长大,夫人把她当半个女儿看待,她夺了小姐的新婚之夜,夫人还写信让小姐对她好些,纵然这里头有顾着体面大局的意思,但幼年时的好总还在心里,不等她到融芳跟前,已经哭成泪人。

    融芳得到消息,更是惊天霹雳,连母亲生病都不曾听说,突然就没了,原本还为了自己避孕的事忐忑不安,这下忘得干干净净,伤心欲绝不能自已,毓溪之后赶来,安抚她道:“等回过额娘,若是额娘开恩的,就让你回家一趟,若不然你也不能去奔丧,到底不是在京城,隔得太远了。”

    融芳已然神情呆滞,伏在耿氏怀里一动不动,耿格格还冷静,央求毓溪能不能通融一下,毓溪不好满口答应她,还是说要看上头的意思,劝了几句,想想自己当年丧母之痛,由着融芳哭哭啼啼。

    可没想到的是,隔天这事儿有了转机,原本年遐龄和年羹尧都要回京述职,这次听闻年夫人故世,皇帝便下旨将年遐龄调回京城,这样一来即便融芳不能赶回去,过些日子父亲就要回来,她在京城也真正算有娘家了,可惜娘却不在了。

    那一阵子,融芳再不像花蝴蝶似的在园子里飞来飞去,也听不到年侧福晋的笑声,福晋和其他姐妹虽然对她很照顾,可要从丧母之痛中走出来,的确不容易。偏偏胤禛那几天突然忙碌,他们在园子里住着去各部本都不方便,每日光往来就很耗费功夫,尽力挤出时间来安抚她,可只言片语杯水车薪,只有靠融芳自己慢慢缓过精神。

    腊月末,赶着除夕前,年遐龄终于回到京城,年羹尧则受皇恩此前赶回家中服丧,便随父亲一同进京,等待皇帝宣召的时候,先来了圆明园向胤禛请安。

    是日大雪,园中积雪有膝盖那么深,耿氏带着下人过来伺候侧福晋,进门时听说年大人已经进园子,赶紧跑来告诉小姐。融芳本懒懒地拥着暖炉发呆,听说哥哥来了,立刻起身要跑出去,吓得丫头们拿衣裳打伞,七手八脚地拦着她,才没叫她穿着屋子里的便服就跑出去见人。

    胤禛在圆明园见外客,或在书房,或在前厅,年羹尧身上有重孝,便只在前厅见了他,他们好好说着话,胤祥也在侧,却突然听见有人喊哥哥,融芳一袭香色大氅闯了进来,身上落满了积雪,氅衣下摆都被路上的积雪打湿了。一进门,没看到胤禛也没看到十三爷,就哭着跑到哥哥面前,年羹尧被妹妹这架势吓着了,愣了愣后,赶紧离座行礼,道侧福晋吉祥。

    融芳一怔,才醒过神,转身见胤禛和胤祥坐在一旁,她泪眼通红,也不知说什么好,胤祥干咳了一声:“四哥,我该走了。”

    胤禛道:“你等下,随我到后头去,你四嫂有东西给你。”便顺口吩咐年羹尧,“侧福晋既然过来了,你们兄妹说说话,一会儿就回去吧,别耽误皇上召见你。”

    兄弟俩说着起身往外走,胤禛走过融芳身边时,把自己的手炉递给了她,解下她湿漉漉的大氅丢给侍女,无视年羹尧的存在,关切地说:“早些回去,沾了雪水的衣裳捂着,要捂出病来。”

    融芳低垂着脑袋嗫嚅一声是,二位爷便走了,他们一离开,年羹尧和她都松口气,但兄妹不及互相安慰丧母之痛,年羹尧先道:“侧福晋,您这样子实在不合规矩,我在外头听说一些事,还以为是有人谣传,没想到……侧福晋,您怎么能随便跑出来见外臣?”

    融芳怔怔地看着哥哥,眼泪止不住地滑落,她还想问问额娘最后的日子如何,怎么一开口先说这些,他们还是不是兄妹了?

    她低头看见手炉,是刚才胤禛怀里的,他用东西一向节俭,去年前年都是这只手炉,面上的珐琅彩都秃了,他也舍不得换。想到这些日子,胤禛只要有时间,就会陪在她身边,虽然自己反应淡淡的,可人家也没不耐烦。福晋对自己更是体谅容忍,要不然谁能让她在家里天天哭夜夜哭,德妃娘娘也传话要她节哀,还为她母亲请了长明灯。这一家子人,都对她好,可眼前的骨肉血亲,却好像已隔开千山万水了。

    “下次,我不这样了。”所有的话都咽了下去,融芳心里痛得像被针扎一般,垂首摸着胤禛的手炉,慢慢道,“看到二哥你好好的,我就安心了,一会子皇上还要召见你,这边过去畅春园虽不远,大雪天路也不好走,回头得空了咱们兄妹再说说话,等阿玛安顿下来,王爷准我回家一趟的。”

    说着这些话,兄妹来直到分开,也没提及母亲身前身后的事,看着哥哥的身影在雪地里越走越远,融芳脸上止不住地淌泪,大冬天风一吹就皴在脸上,那模样真是难看极了。

    畅春园里,岚琪本在清溪书屋陪玄烨下棋,听说年家父子到了,玄烨要她夜里再过来继续那局棋,岚琪就先退下了。

    宫女太监撑伞提暖炉,十数人拥簇着她往回走,岚琪年轻时为人低调,如今也由不得她,这大雪天里的路就不好走,没有人在前头扫雪,没有人在身边搀扶,她还真走不下去。这会儿往瑞景轩逶迤而去,半路上却遇见许久不见的隆科多。

    大雪地里,隆科多直接就跪在地上向德妃娘娘请安,倒是岚琪客气要他起身,让身边的人把暖炉提过去给隆科多烤一烤火,笑着问:“这是从贵妃娘娘那儿来的?”

    隆科多躬身称是,原是佟国维染病,贵妃宣召隆科多来问话,隆科多说年岁大了总是多病的,并没什么大碍。

    岚琪见他低眉顺眼,到跟前就不曾直起过腰来,胤禛曾说隆科多根本不像佟家的人,没有佟国维的智慧,没有佟国纲的豪迈,连舜安颜还有一身正气,这隆科多却行事猥琐,浑身小人做派,他很看不惯。但胤禛也说,偏偏是这样的“小人”,在官场里胡搅蛮缠死皮赖脸地,还能混出方寸立足之地。

    “贵妃娘娘如今爱热闹,正月里让你家福晋带着孩子常来请安,都是自家人,非要娘娘召见你才来,那么生疏做什么?”岚琪客气地笑着,吩咐身边的太监,“你们跟着大人出去吧,那么远的路,把鞋袜都要走湿了,仔细用火烤着。”

    说罢这句,岚琪带人缓缓离去,隆科多那边照旧是跪伏在雪地里谢恩,环春回身瞧见,与主子说:“十三阿哥上回说他狡猾呢。”

    *****

    以下写在正文里是方便使用客户端的同学,不计算章节收费的\(≧▽≦)/

    阿琐微信号:asuo_1013(在“通讯录→新的朋友”里搜索就好)

    公众平台账号是不可以看用户私人信息的,所以大家的朋友圈、相册等等,阿琐是看不到的,请放心加我,之后会把番外和故事背景在雍正三年的续篇,免费发布在该平台上。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有种后宫叫德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琐并收藏有种后宫叫德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