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萌妻来袭:总裁的小冤家 > 081 她怀孕了【7000+】

081 她怀孕了【7000+】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婚外缠情·老公,要够没!,081 她怀孕了【7000+】

    A市第一人民医院。ai悫鹉琻

    郑修国因病去世,郑伶俐跟医院请了半个月的假,带着郑修国的骨灰回了新加坡老家。办公室里,左浅望着郑伶俐的办公桌,一时有些难以言喻的悲伤。昨天郑伶俐的父亲出事的时候,她不在医院,没有尽到一个朋友的责任,在郑伶俐最悲痛的时候她没能陪在她身边安慰她。

    而今天她来到医院知道了这件事后,郑伶俐已经身在新加坡了。

    也是这时候左浅才知道,原来郑伶俐的老家是新加坡。

    上午十点左右,左浅拎着早上在超市买的火龙果去了一楼护士台碛。

    当时,安夏正趴在护士台前出神,谁也不知道她是怎么了,从昨天开始就怪怪的,一个人发呆谁也不理。她身边的护士以为她家里出了什么事,因此没有打扰她,而且病人有什么需要的时候她也会主动的帮安夏做,只希望安夏的情绪能早点好起来。

    “小夏。”

    左浅将三个又红又漂亮的火龙果放在护士台上,温柔的对安夏露出微笑讧。

    安夏恍恍惚惚的回过神,看见面前的人是左浅时,她眼中闪过一瞬间的震惊。几秒钟之后,安夏淡淡的收回目光,低下头看着手里的病人信息。

    她不冷不热的态度让左浅一时有些不解,这丫头怎么了?什么事情让她这么不开心?

    想起郑伶俐父亲去世的事情,左浅明白了,她走到护士台后面,温柔的对安夏说:“伶俐父亲的事我都知道了,听说你是第一个发现她父亲去世的人,我想你应该有些害怕是吗?”顿了顿,左浅握着安夏的手指,安慰道,“人死如灯灭,小夏,不要想太多。听说伶俐的父亲这段时间被病魔折磨得吃不下睡不着,必须靠安定剂才能安稳睡上一觉,现在去了,对他而言或许是种解脱呢,你不要太伤感……”

    “好了,你烦不烦啊!”

    安夏一直闷不吭声,最后将笔一摔,冷冷的瞅着左浅打断了她的话!

    左浅一惊,她哪儿说得不对吗?安夏怎么忽然间跟变了一个人似的,这么大脾气?皱了皱眉,左浅心想,也许这丫头心情不好,不希望有人在她耳边啰啰嗦嗦的,所以才会发火吧!

    “对不起,小夏,别生气。”

    左浅依然是一脸微笑,她将火龙果从台子上拿过来,放在安夏手边,温柔说:“多吃点水果,我先回去工作了。”

    安夏盯着手边的火龙果,脑子里纠结得跟要炸开一样!

    一个声音拼命的叫嚣着,左浅是杀了她哥哥的凶手,她一定要报复!可是又有一个声音低低的说,你瞧,左浅姐姐对你多好,那件事一定是个误会,左浅姐姐不可能是凶手……

    两个声音在耳边嗡嗡作响,安夏痛苦的捂着脑袋,她好希望昨天没有遇见木卿歌,她好希望没有看见那张照片!!

    左浅准备转身离开,忽然看见安夏捂着头痛苦的样子,她一惊,担忧的握着安夏的手,紧张的问道:“小夏,你是不是哪儿不舒服?”

    “你别管我!!”安夏狠狠的将左浅推开,红着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

    “……小夏,告诉姐姐,你怎么了?”左浅被安夏用力推开,她往后踉跄了两步,背脊重重的撞在墙壁上!可是,这样的安夏更加让她放心不下,她不顾自己背脊上的疼痛,再一次走到安夏身边,“小夏——”

    “我让你别烦我!!”

    安夏红着眼睛怒吼一声,侧眸看了眼火龙果,她一把拎起火龙果往护士台外面用力扔去!“带着你的东西,滚!”

    一个滚字,让左浅僵在了原地。

    安夏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何曾得罪过这丫头?

    在左浅怔怔的望着安夏时,附近的一些病人家属也都从病房里探出头来看好戏,还有一些经过的同事,大家都面面相觑,不知道这两个大美女之间发生了什么矛盾。

    被人围观的安夏抬头望了望天花板,狠狠吸了一口气,重新盯着左浅。她咬牙一把推开左浅,大步跑向了走廊尽头的洗手间。

    左浅静静的凝视着安夏捂着嘴痛苦离开的背影,她虽然不知道安夏发生了什么事,可是她也明白了,这个时候安夏不需要别人在她身边吵到她,所以左浅低下头凝重的叹了口气,缓缓走到护士台前的走廊上,蹲下身去捡已经摔破了的火龙果。

    即使不能吃了,也不能让它们污染了环境。

    她纤细的手指伸向第二个火龙果时,一双玲珑精致的高跟鞋出现在她眼前。刚刚她太出神,高跟鞋在身后响起,她一点也没发现,高跟鞋的主人这才走到了她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脚下的她——

    高跟鞋上的水钻迎着阳光闪过一抹光华,微微刺痛了左浅的眼。

    她缓缓抬头,目光顺着窈窕的身影往上移,终于看清了站在她面前的人那张脸——

    “左浅,你真是上哪儿都不讨女人喜欢呢!”

    木卿歌慢慢弯下腰,睥睨着左浅,她纤细的手指轻轻挑起左浅的下巴,嚣张的笑道,“啧啧,这张美丽的脸果真只能狐媚男人罢了,对女人,它就完全失效了!”

    说完,木卿歌盛气凌人的松了手,直起身子冷冷看了一眼左浅,高傲的朝一旁的小护士走去。左浅自始至终都没有回答木卿歌,她静默的将地上的火龙果捡起来,缓缓直起身子——

    “美女,妇产科的张大夫在吗?”

    前面,木卿歌高贵大方的向小护士打听着谁。小护士点点头,指了指楼上,说:“张大夫在楼上,请问您是检查身体还是做B超之类的?”

    木卿歌微微倾斜了三十度角,用余光睥睨着身后的左浅,随后温柔的对小护士说,“我找张大夫检查一下,最近身体不舒服,也不知道是不是怀孕了。”

    小护士明白了,笑着在前面带路,“您跟我来,这边走——”

    左浅静静的站在原地,手指一根根握紧。

    她……怀孕了。

    洗手间里,左浅拧开水龙头洗干净手上的火龙果摔破溢出来的果肉,缓缓望着镜子中的自己。那个年仅二十六岁,却这辈子都不能再做母亲的人,真的是她吗?

    低下头掬起一捧冰冷的水浇湿了脸颊,左浅不停的浇着自己,那种刺骨的冷才能镇·压她神经深处的疼痛。

    ……

    “左小姐,我很遗憾的告诉您,您子宫内膜受到了损伤,可能以后都……”年轻的医生望着病床上的她,沉默了几秒钟,动了动嘴唇,却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

    她惊慌的抓着身下的床单,盯着医生的脸,一个字一个字的问道:“子宫内膜损伤,会导致怎样的后果?”

    医生重新看着她,皱了皱眉头,不忍心的说:“很抱歉,您以后很难再怀孕。”

    很难再怀孕……

    她震惊的望着医生,良久才缓缓问道,“所以,我这辈子都不能再做母亲了是吗?”

    她才刚刚失去她的孩子,为什么上帝又要雪上加霜,让她不得不接受这辈子都不能再怀孕的创伤!!

    医生忙摇摇头安慰道,“并不是绝对的不能怀孕,只是跟正常人比起来,您怀孕的几率只能是别人的百分之五,所以……您能够怀孕,但是机会很渺茫,也许一年两年,甚至五年十年都不能怀上孩子……而且,您子宫内膜损伤,有可能即使怀上了,也会流产——”

    ……

    当年医生的每一个字都言犹在耳,即使冰冷刺骨的水刺激着肌肤,也抹不去心底那种撕心裂肺的痛。

    左浅抬头望着镜子中的女人,她嘴角勾起一丝嗤笑,一个连母亲都不能做的女人,有什么资格得到爱情,又有什么资格得到圆满的婚姻?

    所以四年前她出院之后,一个人远离了这个国家,曾经想过回去找顾南城,可是当她得知自己不能怀孕的时候,她毅然将留下来的想法扼杀了。

    她不知道自己有什么资格、有什么颜面去找顾南城,一个不能为他生儿育女的她,即使他能够勉强接受,他的家人能够接受么?

    不能有孩子,这种痛苦她一个人承受就够了,没必要再连累别人和她一样,一辈子活在不能生孩子的阴影中,抬不起头来——

    “顾南城,五年前我离开你,是因为我小妈被人绑架,我得去D市救她……后来,我安安心心在D市养胎,我告诉自己,生下咱们的孩子,我一定回去找你……”

    “可是我们的孩子他没了……而我,连再一次怀孕的资格都被上帝收回了,我这辈子都不能再怀孕,我有什么颜面回你身边……所以我不得不离开……”

    眼泪溢出眼眶,左浅抬头望着天花板,努力不让自己再哭出来。

    天底下好男人不计其数,而她只有和苏少白也许才算得上比较配的一对。

    他失去了行走的资格,他瘫痪了,而她失去了一个女人最基本的资格,她不孕,这样两个残缺的人走在一起,才谁也不会拖累谁。她嫁给苏少白时,她只是一门心思想以残缺的身躯,找一个能够陪她共度余生的人,别无他求。

    如今,她依然一心只想跟苏少白平静的生活下去,看着小左慢慢成长,这样就够了——

    可是她的生活似乎被某些人打乱了步调。

    一个顾南城,一个木卿歌,他们夫妻俩还真是一对,谁都不肯放她安安生生的过。

    *

    苏家。

    顾南城昨晚回到家之后,将苏少白拟定的草案从头到尾一字不落的看完,他从里面发现了一些漏洞,所以今天一大早就开车来了苏家,准备跟苏少白探讨一下。

    车停在栅栏外,他步行经过了长长的庭院,来到别墅前面。

    站在大门口,他正欲抬手推门,却听见了里面传来的交谈声——

    “少白,你跟小浅的婚礼打算什么时候举行?”

    苏宏泰慈祥的问苏少白,端起桌上的红茶,浅浅的喝了一口。苏少白勾唇微笑,说:“我巴不得现在就将她迎娶进门,只是,她还没做好准备——”

    苏宏泰放下茶杯,有些好奇的问道,“你不是说你们连结婚证都已经拿了吗?怎么婚礼她倒没有准备了?”

    苏少白无奈的笑笑,说:“哎,都是她家的小宝贝儿,那孩子现在认生,说什么也不肯搬来咱们家。这不,小浅说让我给孩子一点适应的时间,等孩子适应过来了,她就跟我结婚——”

    苏宏泰这才明白了,原来儿子的婚事是因为一个小不点给耽搁了。不过既然结婚证都拿了,也不担心婚礼什么时候举行了,大不了推迟一两个月,或者三四个月,等来年开年之后再举行婚礼也没什么区别。

    侧眸看了看苏少白,苏宏泰张开嘴唇想说什么,可是话到嘴边又被他给咽了回去。默默地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他又看向苏少白,依然欲言又止。

    苏少白挑眉一笑,“爸,什么事这么难以启齿,试了几次都不说?”

    “是有一点难以启齿——”苏宏泰轻咳一声,清了清嗓子,四下看了几眼确定周围没有别人,他这才试探着问苏少白,“儿子,有些话你妈想问,但她一个做母亲的又不能开口,所以回国前她一再的嘱咐,让我找个机会问问你——”

    苏少白被苏宏泰神神秘秘的样子吊起了胃口,什么事儿值得爸妈这么上心?

    “儿子,你跟爸爸说实话,你这些年一直不找媳妇儿,是不是因为当年的瘫痪伤到了你的……”苏宏泰略显尴尬的咳嗽了一声,硬着头皮继续问道:“你的瘫痪是不是也伤到了你的命根子,你……硬不起来了所以才不找媳妇儿?”

    “咳——”

    苏少白一口茶喷了出来,他呛得直咳嗽!

    这种问题,也真亏老爸老妈想得出来!他好不容易停止了咳嗽,这才红着脸看向苏宏泰,一本正经的说:“老爸你放心,你儿子一点问题都没有,只要小浅跟我圆了房,我保证不出两年就让您抱上大胖孙子!”

    苏宏泰惊喜的望着苏少白,“真的?”

    “当然。”苏少白轻咳一声,移开目光看向别处,不好意思的说:“这些年我虽然没有找过女人,但每天早上都有‘晨|勃’……反正你跟老妈就放心好了,这方面我没问题,只是我身体的原因,不能像别的男人那样主动而已……”

    说到最后,苏少白的声音小了下去,苏宏泰是过来人,他挥了挥手示意苏少白不用尴尬的解释了,他全都明白!

    父子俩相视一笑,苏宏泰多年的心病终于解开了!

    门外,顾南城静静的听着客厅里那对父子俩的对话,他眸色渐深,心底隐隐有一抹不安。

    他一直以为,苏少白不行……

    可是现在突然发现,苏少白不仅行,而且每天早上都有晨|勃,这几年他一个正常男人都没有,苏少白有!如果左浅真的跟苏少白单独在一起待上几天,难保苏少白不会跟左浅发生那种关系……

    尤其苏少白最后一句话始终在顾南城耳边萦绕,他说,这方面他没问题,只是因为身体的原因,他不能像别的男人那样主动而已——

    所以,苏少白如果和左浅圆房,必定是苏少白躺在床上,左浅骑在他身上,以“观音坐莲”的姿势zuo爱……

    一想到这儿,顾南城心里就不是个滋味!

    女上位,他简直无法想象左浅那样的女人骑在男人身上是何种撩人的姿态!想起那天晚上她喝醉的模样,如果躺在她身边的是苏少白,她保不准会大大咧咧的骑上去,然后好一番强行索要——

    不行,他不能让这样的事发生!

    顾南城收回了敲门的手,转身大步离开了!

    “二少爷,您怎么不进去?”看门的大叔见顾南城没进门就又出来了,不由好奇的问道。顾南城冷着脸侧眸淡淡的说,“我忘了拿一份文件过来,晚点再过来。”顿了顿,他又嘱咐了一句:“不要告诉他们我来过。”

    “好的,二少爷!”

    顾南城走出铁大门,上车将文件扔在一旁,静静的闭着眼睛沉思。

    以前他因为左浅是苏少白的妻子而不敢对左浅别有所图,可是现在他知道他曾经和左浅在一起做了整整一年的爱,他是不会再让左浅跟苏少白发生关系的!

    更何况,她曾经还为他生了个孩子——

    侧眸望着别墅,他瞳孔紧缩。

    他绝不允许那个女人再为他的大哥生孩子!

    他更不允许她脱光了骑在他大哥的身上,这种事光是想象都足够让他吐一盆血,如果真的发生了,他一定会亲手掐死她!

    片刻之后,顾南城驱车去了A市第一人民医院。

    将车停在门口,他径直去了心外科。

    当顾南城推开办公室的门时,左浅正在认真地分析病人的病情,手中的钢笔飞快的写上一行行娟秀的字迹,记录着她认真分析的结论。听见开门的声音,她直觉性的以为是护士,所以放下钢笔慵懒的伸了个懒腰,转头看向门口——

    西装革履的顾南城出现在眼前,她一愣,随即保持着百分之一百二十的警惕紧紧盯着他!

    “你来干什么?”

    顾南城噙着一抹笑,在左浅的桌子前拉了一张椅子坐下。

    他将左浅紧绷着的身子看在眼中,他促狭的笑:“看病。”

    左浅咬牙给了他一个优雅的白眼,冷声道,“您老人家的病我看不了,麻烦您出门右转,上四楼,见到写着‘神经科’的牌子时停下您高贵的脚步就行了——”

    “你这算是在跟我调|情么?”顾南城笑着倾身向前,轻声问道。

    “……不,是您自作多情!”左浅又赏给他一记白眼,然后装作很忙似的开始整理桌子。她心想,这家伙再怎么没眼力见儿,看见人家医生很忙,他总不至于厚着脸皮待在这儿,跟病人抢时间吧?

    结果,她真的是低估了他脸皮的厚度——

    他慵懒的倚着椅子,饶有兴趣的看着她“假忙”,一点自觉性都没有,坐那儿纹丝不动。直到她受不了的将病历重新放在桌上,一副“你赢了”的表情,问道,“你今天来这儿到底是想怎样?”

    顾南城站起身,手掌撑着桌面,他颀长的身子朝她靠近,距离她只有十厘米时他一个字一个字的说:“我要你——跟苏少白离婚。”

    “顾南城你发什么疯?”

    左浅一惊,他竟然亲自来这儿挖他大哥的墙脚!他今天不是出门被驴踢了脑袋就一定是刚刚进门的时候让门夹了!冷冷扫了一眼他,她说:“你想疯自己疯去,我没时间陪你一起闹。”

    顾南城勾唇轻笑,压低声音一个字一个字的说:“左浅,你别忘了你是跟我睡过的人,你真的要跟我大哥一块儿睡?”

    “……”

    左浅就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急了!要不是因为苏少白是他大哥,她早在回苏家的当天就搬进苏家了,怎么会拖到现在?他什么口气?好像她有多不知廉耻似的!她要是真那么不知廉耻,她现在已经睡在苏少白身边了!

    “顾南城你也别忘了你是睡了我一年的男人,可你还不是照样睡了我同父异母的妹妹!”左浅急了的后果就是不择言词,咬牙切齿的跟顾南城针锋相对!

    顾南城将她锱铢必较的可爱模样看在眼中,这才发现,原来有的女人即使生气也这么好看——

    呵,这算是情人眼中出西施么?

    他骨节分明的手指缓缓挑起她的下巴,一字一顿的说:“左浅,你信也好,不信也好,我跟木卿歌结婚四年,我从来没有碰过她,天地可鉴——”

    左浅扭头甩开他的手指,冷哼一声。

    没碰过,没碰过哪儿来的孩子?难不成她木卿歌还能自个儿通过光合作用就能怀孕不成?还是她木卿歌雌雄同体,自己跟自己交·配就有孩子了?

    “左浅——”顾南城今天既然来了这儿,自然也没打算白跑一趟。他微微眯了眯眼,勾起一丝迷人的笑,不紧不慢的说:“你有两个选择,第一,你主动跟苏少白提出离婚。第二,我把我们的事公诸于众,让苏少白跟你离婚——二选一,你自己好好考虑。”

    顿了顿,他又补充道,“还有,在你考虑的期间里,你不能跟他单独相处,否则……”

    “够了!”

    顾南城话音未落,左浅就咬牙站起身盯着他,“顾南城,你可以跟木卿歌在一起,我为什么不能跟苏少白在一起?你觉得是乱·伦?呵,即使乱也是你跟木卿歌先乱,你没资格要求我离婚!”

    微笑着将左浅气红了脸颊的模样看在眼中,顾南城静默几秒,忽然促狭的笑问:“哎,你这个样子很像在吃醋——左浅,你是在吃醋吗?”

    “……”左浅被他气得不知道说什么好,端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茶,然后直视他的眼,一字一顿的说:“顾南城,你要是闲得无聊,行,你回家跟你老婆玩儿孩子去,她不是怀孕了吗?你把你的闲工夫用在她身上,别来搀和我跟你大哥的事!我告诉你,我不会离婚的!”

    顾南城一愣,不解的望着左浅,“孩子?怀孕?”静默了两秒,他又缓缓开口——“谁?”

    “除了木卿歌,还能有谁?”左浅赏给他一记白眼,冷声道。

    顾南城凝视着左浅的眼,良久之后才笑道,“我老婆怀孕了?左浅,我都不知道,你怎么知道的?”

    呵,他都没干过那事儿,到底谁那么大能耐,让他老婆怀孕了?

    敢情有人给他戴上了一顶绿得发亮的帽子,他还不知道呢!即使没爱情,可男人的自尊不能被人践踏!行,这事儿他记上了,一会儿就回家问个清清楚楚!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萌妻来袭:总裁的小冤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婳并收藏萌妻来袭:总裁的小冤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