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萌妻来袭:总裁的小冤家 > 111 我跟他,谁的更大【10000+】

111 我跟他,谁的更大【10000+】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婚外缠情·老公,要够没!,111 我跟他,谁的更大【10000+】

    左铭昊惊喜的望着顾南城,有些受宠若惊!

    这两天他也暗中跟一些A市的商人打听过顾南城,大家众口一词,顾南城是个极有诚信的男人。ai悫鹉琻因此,左铭昊现在听到顾南城承诺他,只要自己说出的秘密能够让他满意,他能够满足他的任何要求,而且就连以后也可以跟他继续合作——

    这样的诱惑,对于一个每年都需要大量投资的他而言,实在是很大的诱惑。

    左铭昊迟疑了一下,笑容可掬的问道:“那顾先生你是想先听小浅的事,还是想先听听木卿歌的事?”

    “关于孩子——睃”

    顾南城瞳孔微缩,盯着左铭昊谄媚的脸,他一门心思都放在了那个孩子身上。

    左铭昊点点头,重新看了一眼顾南城,然后缓缓说道:“四年前小浅在医院待产,分娩时她因为昏迷过去所以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医生和护士为了隐瞒真相,告诉她孩子已经窒息而死,可是小浅却不知道,那只是有人想要带走她的孩子,找人做的一场戏……”

    说到这儿,左铭昊抬头看了一眼顾南城,瞳孔微缩,继续说:“其实孩子没死。鹉”

    顾南城静默的盯着左铭昊,电话里左铭昊就已经提到了孩子没死的事,所以他现在并没有多意外。只是,左铭昊说有人想带走左浅的孩子,那个人是木卿歌么?微微眯了眯眼,顾南城盯着左铭昊,木卿歌是他的亲生女儿,如果木卿歌真的是抢走左浅孩子的人,左铭昊应该不会说出来才对……

    究竟是因为木卿歌并不是当年那个抢走左浅孩子的女人,还是左铭昊已经冷血到为了钱可以出卖自己的女儿的地步?

    “孩子现在在哪儿?”

    顾南城盯着左铭昊的眼睛,等着他说出来。虽然已经猜到那个孩子极有可能是阳阳,可是他仍旧需要一个人来证实才能安心——

    左铭昊摇了摇头,他说:“这个我不清楚,我不知道孩子后来去了哪儿。我只知道,当年小浅看见的那个死胎不是她的孩子,她的孩子现在活得好好的——”

    顾南城沉默的盯着左铭昊的眼睛,他总觉得,左铭昊不可能不知道孩子在哪儿,既然他知道当年左浅的孩子没有死,他怎么可能不关心一下孩子去了哪儿?难道,他是为了什么人而故意隐瞒?

    嘴角上挑,顾南城勾起一丝笑,看着左铭昊说:“左先生,您就凭这么一个小小的消息就希望我跟你合作么?这笔交易未免也太好做了——”

    左铭昊看着顾南城,他知道顾南城不满意,可是他是真的不知道左浅的孩子在哪儿。

    曾经他怀疑过木卿歌现在养的孩子就是左浅的,可是木卿歌自己明明生了一个孩子,她应该不会养左浅的孩子才对。再说了,如果木卿歌现在养的孩子是左浅的,那她自己的孩子去哪儿了?这么一想,左铭昊顿时打消了那个想法,他认定,木卿歌现在的孩子就是她自己生的——

    “顾先生,虽然我不知道你和小浅的孩子现在在哪儿,不过我还有一件事想告诉你。”左铭昊一本正经的看着顾南城的脸,大有为了钱不顾一切的架势。

    顾南城挑眉,示意左铭昊说说看——

    左铭昊整理了一下语言,一本正经的看着顾南城说:“顾先生,我听说您五年前出了事故失忆了,我想,关于你和卿歌的孩子你一定有很多疑惑。”顿了顿,左铭昊凝视着顾南城的脸,继续说:“其实卿歌前几天愤怒之下不小心说漏了嘴,她说你们之间从来没有发生过任何关系,她当年生下的孩子事实上是她去医院做的试管婴儿——”

    顾南城一惊,他万万没想到,木卿歌竟然曾经去医院做过试管婴儿!

    震惊的盯着左铭昊的眼睛,他忽然怔住了——

    如果木卿歌曾经去医院做了试管婴儿,那么阳阳会不会真的是她用体外受精的方式怀孕生下来的!如果真是这样,那阳阳就不是他和左浅的孩子……

    那么,他和左浅的孩子现在又在哪儿!

    “当年趁左浅昏迷之际偷走她的孩子的人——究竟是谁?”顾南城瞳孔紧缩,盯着左铭昊一字一顿的问道。

    左铭昊望了一眼顾南城,心底做着艰难的挣扎——

    一边是顾南城给出的优厚条件,一边是木卿歌这个亲生女儿,他一时不知道自己到底应该怎么选择!如果他真的将当年木卿歌做的事一五一十的都告诉了顾南城,那木卿歌跟顾南城这婚姻是彻底的走到尽头了。可是他如果不说,恐怕就凭刚刚的小消息,顾南城不会太满意……

    左铭昊沉默了大约一分钟的时间,顾南城一直安静的凝视着他的脸,等着他的回答。

    他沉默得越久,顾南城心底越肯定,那件事跟木卿歌绝对脱不了关系!

    正在左铭昊准备开口的时候,看门的大叔神色匆匆的跑进客厅!他顾忌的看了一眼顾南城,犹豫了一下,然后走到左铭昊身边弯下腰附在左铭昊耳畔说什么。

    左铭昊不悦的看了眼看门的大叔,越来越没规矩了!

    他正要开口责备看门的大叔,哪知道,大叔仅仅说了两句话就让他所有的话顷刻间冻结在喉咙!

    他震惊的抬头看着看门的大叔,坐在他对面的顾南城清楚的看见,他放在膝盖上的手指竟然开始轻微的颤抖起来!

    “真……真的是他!”

    左铭昊红润的脸色瞬间惨白如纸,一双鹰隼一样的眼睛死死盯着看门的大叔。

    大叔抬手抹了一把汗,点头,“我确定是他,绝对没错!”

    听着大叔的话,左铭昊僵直的背脊仿佛一瞬间散了架一样,他无力的靠在沙发靠背上,眼睛直直的盯着门口的方向,放在膝盖上的手指一根根握紧,又缓缓松开,然后再一次握紧……

    顾南城瞳孔微缩,他将左铭昊这种恍惚失神的状态看在眼中,又看了一眼看门的大叔那苍白的脸,他不禁有些疑惑——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为什么左铭昊会突然间变成这样?

    盯着左铭昊的眼睛,顾南城发现,左铭昊的眼神里不止有一丝畏惧,还有一抹说不出的恨意!那种恨意,仿佛有人曾经抢走了他赖以生存的东西一样!

    “左先生——”

    顾南城见左铭昊一直盯着门口发呆,他轻声唤了一声。

    左铭昊听到顾南城的声音这才蓦地回过神来,看着对面的顾南城,他动了动僵硬的面皮,扯起一丝勉强的笑,抱歉的对顾南城说:“对不起,顾先生,今天有客人突然来访,我们能不能下次再聊?”

    顾南城微微眯了眯眼,虽然不知道左铭昊究竟怎么了,不过左铭昊既然已经这么说了,他便优雅点头,笑着起身——

    “左先生别忘了,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顾南城微微一笑,“我等你告诉我——”

    “嗯。”

    左铭昊点点头,本想站起身送一送顾南城,可是刚刚站起来就觉得浑身无力,他便又坐下了。

    顾南城走出客厅,一眼就看见了庭院外面停靠着的银色保时捷。

    他来的时候没有看见过那辆车,想必,刚刚看门的大叔就是因为那辆车出现才会进客厅跟左铭昊汇报的。

    顾南城瞳孔微缩,一面猜想着车里会是什么人,一面走向自己的车。

    经过银色保时捷时,顾南城侧眸淡淡一眼看过去,半开的车窗下,一个面容刚毅的中年男人闭着眼睛安详的坐在后座。在他经过的那一瞬间,中年男人睁开眼侧眸看向车外的他,淡淡点头一笑,随后便移开了目光看向阳光下的左家宅院。

    顾南城脚下一顿,刚刚中年男人看过来那一瞬间,他竟然有一种似曾相似的感觉——

    上了车,他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轻轻抚着下巴,盯着前面的银色保时捷,他忽然想起来,刚刚车里那个中年男人的眼神跟一个人好像,所以他才会有似曾相似的感觉。

    勾唇淡淡一笑,顾南城轻轻的摇了摇头,然后开车离开了左家——

    怎么会呢,一定是自己看走眼了。

    *

    左家客厅。

    男人一身黑色的西装,将近五十岁的年龄,搭配上这一身纯正的黑色,让他显得沉稳老练,透着一股年轻人比不上的独特魅力。他坐在左铭昊对面,就是刚刚顾南城坐过的地方,一双深邃的眼睛打量着客厅里的摆设。

    左铭昊盯着对面的他,虽然脸色依旧苍白如纸,可他还是尽可能的让自己看上去不那么六神无主——

    男人端起咖啡杯浅啜了一口,缓缓将目光落在左铭昊身上。

    “听说,你现在生意做得不小。”

    男人微微眯着眼打量着左铭昊,嗓音低沉,隐约透着一股嘲讽。

    左铭昊瞳孔紧缩,他已经感觉到背脊在开始冒汗了——

    盯着男人看了两眼,他勉强挤出一丝笑,同样用嘲讽的口气说道,“比起你,差远了。”

    “当然,”男人慵懒的扯起一丝笑,犀利的目光将左铭昊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一个字一个字的说,“不然你当年怎么会亲自给你的妻子下·药送上我的床,第二天又找人抓·奸,以此逼我将刚刚上市的公司拨百分之三十的股份给你?”

    男人的话不急不缓的,左铭昊听得背脊发寒,却依旧强打起精神面对这个男人。

    那件事,是他这辈子都不愿提及的耻辱!

    “我听说,我走之后不久,她怀孕了——”

    “孩子不是你的!”

    左铭昊冷声打断男人的话,腾地一声从沙发上站起来,怒视着眼前倨傲优雅的中年男人!

    男人凝视着左铭昊苍白的脸色,他莞尔一笑,慢条斯理的说:“呵,其实我刚刚只是想说,恭喜你们夫妻俩喜得贵子——怎么,看你的反应,莫非她的孩子是我的?”

    左铭昊被中年男人一语堵得瞬间说不出话来!

    而就在他眼神闪躲那几秒钟的时间里,中年男人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不打扰了,告辞。”

    他噙着一抹淡淡的笑站起身,从容不迫得仿佛这是自己家一样,优雅离开。在他离开之后几秒钟,左铭昊忽然抬手拿起桌上刚刚换上的一个烟灰缸就朝门口砸了过去!身子踉踉跄跄了两下,他抬手按着心口的位置,呼吸困难的跌坐回沙发里!

    良久,他缓缓睁开眼睛,眸底划过一抹阴翳——

    看来,他再也不能将心思放在左浅身上了,从今以后,他只能靠木卿歌了……

    银色保时捷里,中年男人对身穿制服的司机吩咐,“让人给我查,左铭昊的女儿现在在哪儿。”

    司机抬头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中年男人,点点头,“对了先生,刚刚少爷打电话来,说他拿了这次的赛车冠军后也想来D市找您,他说他想看看他的姐姐……”

    “臭小子,他倒是比我都还着急!”中年男人虽然这么说着,可是脸上却是慈爱的微笑。

    “先生,少爷从小一个人长大,现在能有一个姐姐,他当然会特别的高兴,”司机回头笑道,“再说了,多了一个可以撒娇的人,他怎么能不激动呢!说起来啊,少爷他始终只是个刚刚成年的孩子——”

    中年男人点点头,微微眯了眯眼,望着窗外的天空,许久才说,“去墓地吧。”

    虽然他跟那个女人其实并没有什么交情,可应了那句话,一夜夫妻百日恩,她去世这么多年,他如今回来了,去看看她是应该的。

    *

    顾南城回到家,客厅厨房卫生间都没有看见左浅的身影。

    他抬头看着楼上,心想,她没准在楼上睡觉。于是,他噙着笑意往楼上走去,径直推开了她房间的门。可是房间里空无一人,他不禁有些疑惑了——

    她去哪儿了?

    缓缓走进房间里,他坐在床沿上,拨通了左浅的号码——

    小区外面,左浅正坐在不远处的公交车站牌处盯着进出小区门口的每一个人。不多时,穿着绿色衬衫的梁宇墨戴着墨镜旁若无人的从小区里走出来。

    左浅一惊,忙站起来时时刻刻准备着打车跟踪——不过,梁宇墨没有开车,步行出来是想做什么?左浅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他在小区门口左右望了两眼,然后转过身朝这边走来。

    左浅确信他没有发现自己,可是他走过来了,她心底还是有些慌乱——

    看见旁边几个大妈正在一起讨论着儿女的事情,她赶紧装作没事人一样躲到老人身后,尽可能的避开梁宇墨。

    梁宇墨目不斜视的经过公交车站牌,然后走到几米远外的小商店前面。

    左浅没有跟上去,她站在站牌处盯着商店的方向,几米远的近距离足以让她听见梁宇墨和商店老板的对话——

    “梁先生,今天泡的是个什么美女啊?”商店老板笑容可掬的看着梁宇墨,一边说一边麻利的从旁边货架上拿了一盒避·孕·套放在柜台上。

    梁宇墨挑眉一笑,“E杯,身材要多火辣有多火辣——”

    商店老板一脸羡慕的看着梁宇墨,一半真心一半拍马屁的说道:“梁先生真是艳福不浅啊,不过也是应该的,谁让您这么玉树临风呢!像我们这样的屌丝就完全没办法跟您比了,只有羡慕空余恨的份儿!”

    梁宇墨勾唇笑笑,又拿了一打灌装啤酒,付了帐之后便拎着东西朝小区门口走——

    左浅盯着梁宇墨,这才知道他出来不过是买避·孕·套而已,想必一会儿就会有美女来他家里共度良宵了。

    梁宇墨刚刚往前走了两三米远,忽然,左浅包包里的手机突然响起来!

    她震惊的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包包,又紧张的看着前面!

    梁宇墨不知怎么停下脚步,侧眸缓缓扫视过来——

    左浅一惊,赶紧躲在几个老人身后,然后从包包里拿出手机飞快的摁掉。她甚至都没有看来电显示是谁,就已经飞快的摁掉了,然后警惕的盯着跟狗一样嗅觉灵敏的梁宇墨——

    梁宇墨扫视了一遍,没发现可疑的人,这才转过身继续往小区里面走。

    一直到进了小区之后,梁宇墨才低头看着手里拎着的啤酒勾唇一笑,刚刚走出小区的时候他就发现了站牌那儿的那个女人,他一眼就认出来了,她是左浅。

    其实,刚刚是安慕准备回家了,可是安慕总觉得左浅不是个好打发的人,所以这才让他出来试探一下,看看左浅有没有在附近徘徊。回头看着小区门口,梁宇墨傲娇的笑了,小女人,想跟我斗,你还嫩了点!

    哼,现在我买了这些东西,我就不信你还愿意在这儿等着,瞅我是怎么泡女人的!

    站牌处,左浅望着小区门口,梁宇墨已经进去了。

    她皱了皱眉头,梁宇墨既然买了避孕·套和啤酒,今天肯定是不会出门的了。她长长的叹了口气,盯着高耸入云的住宅区看了一眼,然后拦了一辆车回去了。

    可是当时她并没有想到,像梁宇墨那种吹毛求疵的大少爷,即使是泡女人也绝对不会来这种小商店买东西。

    呵,啤酒?这种东西只能是跟男人喝的,泡女人当然得用更高级的酒才行——

    梁宇墨掏出钥匙打开门,看着依旧站在窗边出神的安慕,他眯着一双迷人的桃花眼啧啧道,“大爷您倒是动一动啊,站在那儿跟雕塑似的,您不难受我都替您觉得难受!”

    安慕侧眸看向梁宇墨,弯起眉眼笑笑便作罢。

    梁宇墨一副甘拜下风的表情瞅了一眼安慕的背影,然后将门关上,大大咧咧的把一打啤酒扔在沙发旁边,一屁股坐下,“来,求少爷我陪你喝几杯,少爷我一定看在你从真爱变前任的悲惨遭遇上,陪你一醉方休!”

    他那一脸的傲娇以及一身少爷做派,实在是一般人学不会的特殊魅力。

    安慕挑眉一笑,转过身走到他旁边坐下,然后径自拿起一罐啤酒,拉了拉环便仰起脖子喝了一大口。

    透明的液体从他嘴角缓缓往下蜿蜒,梁宇墨看着那些液体划过安慕的脖子,濡湿他美丽的锁骨,一时不由有些出神。一直以来,安慕对他而言就像是一个完美的化身,即使作为男人,他也一样禁不住被安慕吸引……

    “看样子,她的确在附近,嗯?”

    安慕放啤酒罐放在桌上,抬手抹了一把唇角的液体。

    梁宇墨不动声色的收回自己出神的目光,漫不经心的瞅了一眼安慕,然后拿起桌上的啤酒罐,“卧槽,你一口喝了一大半,你这是拿啤酒当水喝是么!”

    安慕挑眉不做声,梁宇墨顺手将剩下的一点酒喝光了,这才侧眸说,“哎,她鬼鬼祟祟的躲在站牌那儿监视我们,不过现在应该走了。”说完,梁宇墨从口袋里掏出一盒避孕·套,笑嘻嘻的对安慕说,“我跟商店老板说,今儿会有一个E杯的火辣美女来家里!”

    安慕禁不住噗嗤一声笑了,“你真把‘猥琐’两个字当成你标签了,用得这么不客气的?”

    “哎呀不管什么猥琐不猥琐的,少爷我今天可是为了你牺牲色相了!来,咱们碰一个!”

    安慕将梁宇墨大大咧咧的样子收入眼底,带着一丝笑,从桌子底下拿了两罐啤酒递给他一罐,两人碰了一个,然后一口干了——

    *

    房间里,顾南城看着手机,不由眯了眯眼——

    刚刚响了两声就挂了,是她不方便接电话,这才故意挂断的。

    顾南城将手机放在床头柜上,既然她现在不方便接,他也没再重拨过去。只不过,她已经很多年没有在D市呆过了,今天她一个人会去哪儿?到底去哪儿才会不方便接电话?

    静坐了几分钟,顾南城摊开双臂倒在床上,望着天花板,脑海里浮现出左铭昊说过的一番话,不由勾起了一丝幸福的笑。

    不管阳阳是不是他和左浅的儿子,他现在终于确定,他跟左浅的儿子没有死。至于阳阳,即使他不是左浅的孩子,又有什么关系呢?那只不过是木卿歌偷了他的精子而已,他从来没有跟木卿歌做过任何不该做的事。

    闭上眼睛,顾南城嘴角都是笑意——今天还真是获益颇大,当他终于确定自己跟木卿歌从来没有发生过任何关系的时候,他忽然有一种前所未有的解脱。

    那是一种得知左浅全身心属于他之后,他也能够全身心的属于她时的满足感和自豪感。对于有些男人而言,拥有很多女人是让他们自豪的资本,可是对有些男人而言,他能够守护好自己的女人,能够和对方永远保持那份难得的唯一,这才是让他们骄傲的资本。

    顾南城薄唇微启,“左浅,我迫不及待的想告诉你,我们的孩子他还活着——”

    他温柔的笑着翻了个身,忽然,背脊好像被什么东西硌了一下。

    他坐起来,有些疑惑的将枕头拿开,然后一层层的将床单翻开,最终发现了一本静静躺着的相册,还有一本封面已经泛黄的日记。

    他骨节分明的手指将相册拿起来,缓缓翻开——

    其实翻开的那一霎,他心底是不安的颤动了一下的!既然是藏在枕头下面的东西,就一定是某些独一无二的记忆。

    果真,一张昔日的旧照片映入眼帘。

    那是在一个安静的小路上,穿着白衬衣的大男孩儿手里拿着篮球,回眸温柔的笑着。他嘴角浮现出两个浅浅的酒窝,他望着摄像的女孩儿,笑得格外阳光。照片下面是一张白色的纸,上面用钢笔写着一行小字——

    XXXX年3月16日,和她相恋的第九十一天,篮球场边上,她在偷·拍我。爱她,爱她,爱她……

    看着这一行字,看着照片上男孩儿纯净而温柔的笑容,顾南城的手指一根根握紧,他听到了心底隐约传来的裂开声!

    缓缓翻开第二张照片,他瞳孔骤然紧缩——

    照片的背景是一个有情调的甜点屋,阳光帅气的大男孩儿用勺子舀了一勺奶油蛋糕喂给对面的女孩儿。她那么年轻漂亮,她的脸上是明媚不知愁的年华,她的眼睛也不曾被伤痛灼烧过。她张开樱桃小嘴羞涩的看着对面的男孩儿,眼睛里是脉脉情意……

    照片下面依然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一行字——

    XXXX年7月7日,中式情人节,甜点屋里,她主动对我说,安慕,你喂我吃蛋糕好不好?——那么多人看着,她依旧旁若无人的对我撒娇,真的……说不出的爱她。

    顾南城瞳孔紧缩,眸子骤然幽暗!

    他以为是安慕要喂她吃东西,可是他没想到,是她主动缠着安慕,非要安慕喂她吃甜点。少女独有的撒娇和依赖,她全都给了安慕,而他似乎从来没有拥有过——

    心底的痛楚随着血液渐渐蔓延到全身,顾南城咬紧后槽牙,闭上眼睛调整了一下情绪,手指颤抖着缓缓翻开了第三张照片——

    照片的背景是一栋大学里面,年轻的女孩儿站在校园的台阶上,对着镜头露出她明媚的微笑。

    照片下面的纸条上写着,XXXX年9月11日,她站在台阶上对我说,安慕,我好想做你的新娘。——傻瓜,我这辈子只会有你一个新娘。非你莫属。

    顾南城愈发觉得心痛难忍,可是明明那么痛,他却更加想要看下去!

    他想知道,他的女人曾经跟别的男人恩爱到什么程度!

    一张张照片翻下去,看到的都是她和别人的笑容,顾南城终于心痛的将相册扔回床上,然后拿起了那本泛黄的日记。

    翻开扉页,署名安慕的两个字眼映入瞳孔,下面是一行小字——用我的眼,用我的心,记录下每一天爱你的心情。等到将来白发苍苍,我们一起坐在夕阳下,一页一页的将记忆重新寻找。

    这些洋溢着幸福和爱意的字眼莫名的刺痛了顾南城的眼!

    曾经在网上看到某些类似的语言,他会轻嗤一声说那些年轻人无聊,酸文假醋,谈个恋爱像写诗歌一样。可是今天看到安慕写的字眼,他却一点也嘲讽不起来,这些字给他的是无边无尽的痛苦和嫉妒……

    一页一页的翻开日记,他以一个男人的角度,看着另一个男人写下的爱情。

    *

    左浅推开门走进客厅,见顾南城不在,她以为他还没有回来。正准备去厨房倒杯水喝,不经意的抬头却看见她的房间门敞开着。

    她皱眉,她走的时候明明关好了门窗的,难道是顾南城回来了?

    房间里,顾南城听着楼梯上传来的脚步声,慢慢的握紧日记本。当左浅推开|房间门的那一霎,他正好刚刚看完最后一篇日记。侧眸看着门口的左浅,他眸子里燃烧着浓浓的怒火——

    刚刚看了那么多日记,唯有这一篇日记最让他刻骨铭心!

    ……

    XXXX年十二月七日——

    前两天她来找我,碰巧一个学妹正向我请教功课上的问题,亭子里,我和学妹可能看上去真的有些暧昧,她一声不吭的走了,关机,不上QQ,我都怀疑她将我拉黑名单了。

    我向她解释,没想到从来就很通情达理的她冷漠的将我赶出她宿舍,说什么也不听我解释。

    无奈之下,我当晚在浴室里淋了一个小时的冷水,大冬天的,终于感冒了——

    她火急火燎的赶过来照顾我,喂我吃药,喂我喝水,喂我吃饭——

    是的,她像喂小孩子一样,一口一口的喂我吃饭。

    只是,我却完全没有尝出饭菜的味道。也许是因为感冒了,不过我觉得,应该是因为她脱了羽绒服,仅仅穿着小衫的缘故。我要怎么告诉她呢,她每一次低头喂我吃饭,我看到的都是她模模糊糊的两个小可爱……

    看着看着,我感觉到身体有了变化——

    她似乎也察觉到了,低头看着我下半身,她羞红了脸。

    在一起两年,我们从来没有像别的情侣一样出去开过房,那一天,她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在我央求了两次之后,她终于咬着下唇缓缓拉开了我的拉链,然后握住了我已经痛得不行的小弟弟……

    她的手很软很嫩,她将我握在掌心的感觉是那么美妙,不到十分钟,我释放在她掌心里……

    她红着脸跑去洗手间洗了手,出来之后就不好意思的回去了。

    看着她的背影,我忽然好期待和她的新婚之夜,我好期待看她如同花一般绽放在我身下——

    ……

    日记里的每一个字,都深深触动了顾南城压抑许久的愤怒!

    即使他心里明明很清楚,恋爱了几年的人发生这样的事情是再寻常不过的,可是他就是无法容忍,他无法忍受她的手曾经摸过别的男人,而且还让那个男人的精·液射在了她手上!!

    “你回来多久了?”

    左浅走进房间,微笑着看着顾南城,她没有发现,他已经出离愤怒了!

    当她的目光落在床上的相册和日记本上时,她脚下一顿,忽然就愣住了——

    下一秒,她跟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炸毛了,她冲过去将相册和日记本抢过来,抬头怒视着顾南城一通吼,“顾南城!你不知道什么叫尊重吗!这是我的隐私,你凭什么碰它们!”

    那是她和安慕之间的回忆,不管爱情还在不在,那是她的东西,顾南城他有什么权力看!

    “你昨晚不是答应我,以后会跟我好好过吗?”顾南城冷漠的勾唇,他捏着左浅的下巴,眼底一片怒焰,“呵,怎么现在开始后悔了是不是?让你跟我一起见客户你不去,打电话你不接,左浅,你是瞒着去见你的旧情人了,嗯?”

    左浅从他愤怒的眼睛里就已经看出来了,他很介意她和安慕的事!

    不知是被窥探了秘密之后的心慌还是对他的小心眼有些恼怒,她抬手用胳膊肘狠狠撞开他的禁锢,她后退一步,仰视着他一字一顿的吼:“顾南城你能好好说话吗,别这么阴阳怪气的,我今天没有做任何见不得人的事!”

    “今天没有做过,以前呢?”顾南城步步紧逼,她的胳膊肘撞得他胸口一阵一阵的疼,他无视了那种痛,一直用他寒凉中带着怒焰的眼神将她逼到了墙边上!

    她的背脊抵着墙面,抬头看着已经站在跟前的他,咬紧牙齿,“以前也没有!”

    “呵,没有?”顾南城阴鸷的眼盯着她娇红的容颜,他似乎能够看见,当年她用手让安慕射·精时也是这样的双颊绯红!

    登时,怒上心头,他不由分说的抓着她的胳膊拽着她往浴室走,她被他浑身散发的戾气吓到了,挣扎的时候,包包、相册、日记本统统滑落在地上,最终她仍旧被他拽进了浴室!

    “砰”地一声,顾南城将浴室的门锁上!

    她胆战心惊的望着出离愤怒的他,一边后退一边底气不足的质问,“你想怎么样!”

    他盯着她害怕的眼神,一边走向她一边缓缓拉下自己的拉链,一字一顿:“亲自让你想起来,你当年做过了哪些见不得人的事!”

    她心慌的看着他手上的动作,“你疯了!”

    顾南城没有再跟她多费唇舌,冷着脸将拉链拉下,然后握着她的肩将她逼到角落里,用身体压制着她!他不理会她的不安和抗拒,握着她的手指领着她来到他身下,在没有脱裤子的情况下,他掏出自己的小弟弟,让她握在手里——

    “我跟他,谁的大?”他眸子幽暗,盯着她的眼睛,一个字一个字的质问,“谁的手感更好?谁的尺寸,让你最、舒、服——”

    他在“最舒服”三个字上加重了语气,晦暗的眼神盯得她全身发冷。

    “还要我教你怎么动吗?”

    他低头看了一眼她的手,冷笑着抬头,“你不是用你的手让他射过?怎么了,现在面对我你就什么都不会了?”顿了顿,他的俊容压向她,一字一顿:“还是说,你只心甘情愿为他做,嗯?”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萌妻来袭:总裁的小冤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婳并收藏萌妻来袭:总裁的小冤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