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萌妻来袭:总裁的小冤家 > 141 你这么好,我怎么舍得离开(暖~)【6000+】

141 你这么好,我怎么舍得离开(暖~)【6000+】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老公我们恋爱吧,141 你这么好,我怎么舍得离开(暖~)【6000+】

    141.

    安慕望着左浅和顾南城四目相对的画面,他们之间那种默契,让他觉得自己就像个落败的战士一样。ai悫鹉琻一场无声的硝烟中,因为他七年的错过,他输得彻底。她跟那个男人有爱情,有默契,还有孩子,而他只有一段回忆——

    心痛过后,安慕低头看了一眼脚边的袋子,勾唇对左浅道:“让郑伶俐跟你一块儿去小夏那儿找我,我这里有你们俩的东西。”

    说完,他弯下腰拎着原本准备给她的袋子,淡笑着从他们身边走过——

    经过顾南城身边时,他略停了一下脚步,侧眸盥。

    顾南城同样侧眸,两人对视一眼,彼此礼貌一笑,安慕便大步离开了。

    左浅的目光从顾南城身上移开,落在安慕的背影上。脑海里是他临走前说的那一句话,让她和郑伶俐一起去安夏住的地方找他,他那儿有她和郑伶俐的东西。

    他那儿有属于她的东西很正常,毕竟曾经相爱过,双方一直都有互送礼物。可是他那儿怎么会有郑伶俐的东西呢泸?

    左浅百思不得其解,脑海里忽然蹦出一个大胆的念头!

    该不会像那些小言里面写的男女主人公一样,身边的闺蜜跟女主人公的男友有瓜葛?

    想到这儿,左浅心中咯噔一声,安慕的突然出现已经让她措手不及,如果现在再爆出郑伶俐和安慕的事情,她真不知道要怎么面对这两个人……

    “他有那么好看吗?”温柔的嗓音在耳边响起,左浅蓦地回过神,摒去那些杂乱的思绪,抬头看着眼前的顾南城。他微微眯了眯眼,“比我还好看?”

    “……”左浅凝视着他那张明明就还有些阴沉的脸,他得有多努力才能在心情这么糟糕的情况下还能对她露出微笑,用这么温柔的声音跟她说话?

    尽管他装得跟没事人一样,他的眼神和脸颊还是出卖了他此刻的心情。

    她向他走了一步,踮起脚尖靠在他肩上,伸出双手缓缓抱着他的腰。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嗅着他身上让人安心的香水味,闭上眼睛低低的说,“我跟他已经过去了——”

    低头嗅着她的发香,感受着她的心跳距离自己那么近,顾南城不禁有些受宠若惊。

    他没想到,在她的初恋跟她谈了那么久之后,她还能主动的抱着他,温柔对他说,她和那个人已经过去了——

    缓缓伸出双手抱着她,他轻轻的在她发间落下一个吻,“你知道吗,刚刚我真担心你跟他走了。”

    “瞎担心——”

    她抬头看着他已经多云转晴的脸,轻扯起一丝温柔的笑,“你看我像是那种抛夫弃子的女人?”

    顾南城对上她温柔的笑脸,他深深地凝望了她好久,他才重新将她拥入怀中——

    “一点都不像。”

    左浅勾唇轻笑,学着他一贯的口气,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既然我不是那种坏女人,那你就拿出你在公司的气势和自信来。一个拥有上千名员工的公司你都能压下来,还能搞不定一个女人?”

    听着她的话,顾南城心里喜滋滋的。

    倒不是因为她对他的吹捧,而是她能在初恋男友出现的情况下,还愿意这么温柔的照顾他的情绪,柔声细语的哄着他——

    “这个女人不是跟别人不太一样么,我还真无法确定我能不能搞定她。”他轻轻咬着她的耳垂,低声说:“公司里那些人是冲着我给他们的待遇才心甘情愿留在公司,可这个女人她一不冲我钱,二不冲我家产,你说,我哪有那么多自信能将她一直留在我身边?”

    “嗯,这个女人冲着你的色也不会走的——”左浅顺着他的话跟他闹着玩儿,没想到这个“色”字有歧义,她话音刚落就看见顾南城扶起她的肩膀,一脸玩味的睨着她,“原来你喜欢的是我的色,那你点评一下,我有多色?”

    左浅后知后觉的望着他,听了他的话,她立马红着脸张嘴反驳,“我说的是你的脸,劫色的色懂不懂,就是你的容貌!我不是说我冲着你有多色|情的意思!”

    他当她是欲|女么,还冲着他的“色”!

    “哦——”顾南城打量了她一眼,分明已经理解了她的意思,可是他依旧直接忽略了她前面的解释,着重咀嚼着她最后那一句话,“你的意思是,我还是有点色,是么?”

    “……”

    左浅眼角一抽,白了顾南城一眼,“我发现你每一次到这种不纯洁的问题上你都特别无耻!”

    说完,她抬手拢了拢自己的头发,迈着步子越过他,朝站在对面眼巴巴的望着他们的阳阳和小左走去。顾南城回头看着左浅的背影,嘴角勾起一丝迷人的笑。

    他要是不这么无耻,他要是像安慕一样正经,谈三年恋爱都不碰她一下,现在他能比得过安慕么?正因为他的无耻,他好歹跟她有了一个儿子不是么——

    于是,他打定主意,继续无耻下去。

    而且只对她一个人无耻。

    “妈妈,那个叔叔是谁呀?”小左好奇的望着左浅,“他的眼睛跟爸爸好像哦!”

    左浅低头看着小左,回头望了一眼朝这边走过来的顾南城,她蹲下身对小左小声说:“以后不要再说这样的话,爸爸听了会生气,知道吗?”

    “为什么呢?”这一次问问题的是阳阳,因为他也觉得爸爸的眼睛和那个叔叔的长得好像。

    “阿姨也不知道为什么,总之爸爸每一次听到别人这么说,他都会生气——”左浅抬手摸摸阳阳的小脸,温柔道:“所以,为了不让爸爸不高兴,你们都乖乖的不许提,好不好?”

    “哦。”两个小不点面面相觑,虽然不理解大人的世界为什么那么复杂,但是左浅这么说了,两人只能点头。因为他们都一样爱爸爸,他们不要爸爸不高兴。

    “什么事情不许提?”顾南城过来只听见了最后一句话,他好整以暇的看着左浅,又在给这俩孩子灌输什么思想呢?

    小左虽然鬼灵精,但是她的智还是稍微比阳阳弱那么一点点,听到顾南城的话,她指了指左浅,一脸懵懂无知的回答:“刚刚妈妈说,不准再爸爸面前提那……唔……”

    阳阳一把捂住了小左的嘴,同时飞了一个超级无奈的白眼给她,然后对顾南城说,“这是秘密,爸爸,男子汉是不会关心女人跟小孩子之间的秘密的!”

    “……”顾南城惊诧的望了一眼自己的儿子,什么时候连这孩子都变得这么伶牙俐齿了?

    左浅对上他幸福的眸光,低头看了一眼阳阳,心里有些小小的幸福渐渐荡漾着。

    其实这孩子只要不跟人作对的话,还是巨可爱的——

    *

    苏家。

    左浅准备带小左去洗澡,在外面玩了一天了,身上肯定很多灰尘和脏东西。顾玲玉却温柔的跟她说,她正好要带阳阳去洗澡,让左浅将小左交给她,她替姐弟俩一起洗了,省事儿。

    左浅今天正觉得有些疲劳,难得顾玲玉不嫌麻烦,她自然愿意将小左交给她照顾。

    回到房间,某个人早已无声无息的潜入她房里等着她了——

    “有个温柔勤快的婆婆,是不是觉得受用极了?”顾南城翘着二郎腿眯着眼望着左浅,半开玩笑半认真的问。

    左浅微笑着点头,虽然顾玲玉现在还不是她婆婆,不过将来能有一个这么好的婆婆,她能省好多事儿,肩上的担子也能轻松好多。

    “一会儿我出去一趟,天黑之前一定回来。”左浅走到衣柜前面,一边拿衣裳一边跟顾南城说。

    顾南城瞳孔微缩,是去见安慕吧?

    他就知道她回来之后一定会去见安慕,所以才早早的来这儿等着她。

    “我送你过去。”他站起身走到左浅身边,倚着衣柜门,温柔的瞅着她,似乎想从她脸上瞅出一朵花儿来。

    左浅侧眸看了看他,继续找衣裳,“你明知道我去见谁的,你送我?你不觉得膈应得慌?”

    “我再怎么膈应得慌,某些人不也一样要去么,我能有什么办法呢!”他耸耸肩促狭的笑,“所以我只能尽量献殷勤,希望某人能看在我这么努力的份儿上,千万别跟初恋跑了——”

    “顾南城你够了啊,别再跟我面前装出深闺怨妇的样儿,好像我有多久没宠幸你一样——”左浅拿着衣裳好笑的轻轻打了一下他,“我要跑早跑了,还用等到现在?”

    顾南城懒洋洋的歪了歪头,躲开左浅朝他轻轻挥来的T恤衫,然后伸手抓着T恤衫,一脸深情的凝视着她,良久才挑眉用玩笑的口吻对她说,“我呢可以不去,不过你得记住,你家里还有一个美男老公在望穿秋水的等着你回来,你还有两个小孩儿等着你抚养,你千万不能因为眼前一时的诱|惑迷失了方向,不然会有人拖儿带女、天涯海角找你的——”

    “顾南城你真的够了啊!”左浅忍俊不禁的笑了,他什么时候改路线了?别说,这放|荡不羁的样儿、这满嘴的冷幽默、配上他这张帅气得人神共愤的脸,真叫人招架不住。

    她将手里的衣裳扯回来,抬手摸摸他的脸,“好了,乖,我就算不冲你,冲家里这俩孩子我也不会迷失方向的,现在——请你出去。”她晃了晃手里的衣裳,挑眉示意他赶紧闪人,她要换衣裳了。

    “什么叫不冲我?”顾南城不依不饶的睨着左浅,摸着她的脸,“敢情我魅力值还不够是么?我还不如那两个小屁孩儿?行,打明儿个开始,爷我改走以前的路线,等爷我帅得亮瞎路人的眼,惹得一众少女纷涌而至的时候,你千万别哭着求我宠幸你——”

    “那真不行,爷,我一定会哭着求你宠幸我的!”左浅一面跟他贫嘴一面将他往房间外面推,“您就这样够了,千万别再改路线了,不然就你这帅得掉渣儿的颜,得祸害多少无知少女变成跟我一样拖儿带女、一辈子脱不开身的女人?”

    顾南城听着左浅像没事人一样跟他贫,他勾唇微微一笑,也许真的是他太担心了,就她这状态,完全不像是跟人私奔的样儿。

    被她推到门口的时候,他伸出胳膊抓着她的肩,将她摁在旁边的墙壁上,出其不意的低头封住了她的唇——

    他带着一丝占有欲,深情地亲吻着她的唇,她惊诧的抬头撞入他深邃的眸子里,手里拿着的衣裳缓缓掉落。她伸出双手环着他的腰,主动回应着他——

    她知道他有多不安,不论她怎么承诺,安慕那个大活人始终摆在他们之间,他会感到不踏实也是正常的。

    她能够做的唯有尽力的安抚他,她明白,再坚强的男人在全身心的投入了一份感情之后,遇到第三者时同样会没有安全感。只是他不知道,他怕失去,她更怕,因为错过了他,她很难再遇到他这么好的男人——

    从安慕出现到现在,他一个多余的字眼都没有问过她,他也没有因为安慕而对她有任何迁怒。即使现在他明知道她要去见安慕,他也没有说过一个阻挠她的字眼。他一直隐忍着,他小心翼翼的守护着她们之间的感情,她又怎么会辜负了他?

    这个世界上,没有哪个人会无条件的信任另一个人,只有爱,才会让人无条件的相信那个人的一切。他给了她所有人都比不上的信任,她也绝不会辜负这个独一无二的他。

    “你中了我的毒,天黑之前回来让我给你解毒,不然你会死得很惨的——”他轻轻摩挲着她的唇,用玩笑似的口吻在她耳边轻声道。

    她点点头,然后挑眉笑问,“意思就是说,回来之后还得再让你亲呗?”

    “必须的——”他带着无与伦比的笑容,在她温柔的注视中走出了房间,然后将门带上。

    左浅背脊抵着墙壁,眯着眼睛,他真是个帅得掉渣的毒物,她好像真的中毒了——

    *

    从郑伶俐家里出来,两人叫了车一起去安夏那边。

    郑伶俐倒是不关心自己有什么东西在安慕那儿,她更关心的事情是,明明已经死了七年的安慕,他怎么突然就回来了!回来了也不打紧,偏偏在左浅都决定嫁给顾南城的时候,他回来了,那左浅跟顾南城怎么办?

    “小浅,我真的蛮担心的,安慕他毕竟是你爱了那么久的人,你就真的没动跟他重归于好的念头?一点都没有?”郑伶俐侧眸看着左浅,她有些难以相信,她曾经亲眼见证过左浅和安慕的爱情,安慕“去世”之后,左浅有多痛不欲生她也亲眼看过,就连顾南城都只是左浅寂寞了才找的一个替身——

    现在安慕回来了,她怎么就没有跟安慕重新在一起的想法?

    “一点都没有。”左浅侧眸看了一眼郑伶俐,温柔的笑。

    “……”郑伶俐不懂了,为什么安慕回来了,左浅还能如此淡定,就像回来的人只是一个曾经很好的朋友而已,她没有从左浅脸上看见一丝一毫的魂不守舍和痛苦。

    电视剧里面,那些女主角的初恋回来了,她们不都一个个失魂落魄得跟什么似的,能把男主角气得吐血么?那些电视剧不都是这么演的么,左右为难的女主角,要么魂不守舍的过马路差点被车撞,要么就烧饭忘了关煤气,整得跟死了父母一样,活活把男主角给心疼得发疯!

    怎么身边这位能够这么安然,她怎么就没从身边这位身上找到任何不对劲的感觉?

    “小浅,你真的……真的不再考虑安慕了?”

    “能够做朋友,但再也回不去了。”

    左浅望着前方的车,淡淡勾唇一笑,“你一定纳闷儿我怎么能如此冷血,在知道安慕回来的情况下还能这么无动于衷——”侧眸看着郑伶俐,左浅勾唇,“是么?”

    郑伶俐毫不掩饰自己的答案,就连脸上都写着七个大字——我就是这么想的!

    “伶俐,一个女人只有在现在的生活过得不如意的情况下,才会有跟前男友和好的想法。如果现在的生活让她很满意,她很幸福,我想,没有哪个女人会傻得放弃现在的一切,去追曾经那些青涩的梦。”

    顿了顿,左浅闭上眼睛温柔一笑,“我不知道别的女人是怎么处理前男友和现任男友的问题的,不过对我而言,曾经的感情再刻骨铭心,那也都是过去的事了。时隔七年,他连容貌都有了轻微的变化,他的性格又怎么会没有变化呢?同样的,我也变了,我也不再是七年前那个小女孩儿了。我们如果重新在一起,还得彼此花时间去了解对方,去适应对方的生活习惯和性格,我们得重新开始学着适应对方的节奏——那样子的我们,除了拥有一段刻骨铭心的记忆之外,我们跟其他才开始恋爱的人有什么区别?”

    “而我跟顾南城,我们对彼此很熟悉,我们能默契的面对生活中的问题,我们都已经走过了磨合期,现在在一起,就像水到渠成的一样,谁也不用再花时间去了解对方,谁也不用为了一丁点事情而跟对方闹得不愉快。”说到这儿,左浅缓缓睁开眼睛,侧眸看着郑伶俐,“我已经二十六了,我过了为爱不顾一切的年纪,也少了那些激情。现在的我只想要一个能给我幸福的男人,照顾我的孩子,我累的时候能够有他可以依靠——”

    这样就够了,她要的幸福很简单,而顾南城是符合她条件的最好人选。

    郑伶俐不禁唏嘘,难得左浅这个时候还能将这个道理看得这么透彻,她真为自己高兴,选了一个不脑残的闺蜜。拍了拍左浅的肩膀,郑伶俐笑着说:“我懂了,反正你和顾南城就是对上眼了,谁也插不进你们中间了——”

    左浅倚着靠背微笑着,良久以后才闭上眼温柔的说,“顾南城他满足了我对男人的所有要求,他让我根本没有理由去想别的男人。”

    “满足你对男人的所有要求?”郑伶俐贱贱的笑,“chuang上?还是chuang下?”

    左浅侧眸看着郑伶俐,勾唇轻笑,“chuang上、chuang下都优秀,你满意了么?”

    “哎哟哟,我又不跟他上chuang,什么叫我满意?该满意的不是你么?瞅瞅你回来这段日子,被他滋润得气色多好啊,整张脸都散发着一股浓浓的欲|味——哎,一晚上几次?”

    郑伶俐贱兮兮的凑过去问,左浅翻给她一个优雅的白眼,“滚。”

    *

    安夏家里。

    对于左浅和郑伶俐的出现,安夏表现得超乎平常的热情!她大喇喇的将两人迎进门,让两人坐下之后她殷勤的煮咖啡去了——

    听见客厅的声音,安慕从房间里走出来。

    看见坐在沙发上的左浅,他深邃的眸子划过一抹疼。左浅抬头望过来的一霎那,他不动声色的收回目光,压抑着自己的悲伤,指着桌上的两个袋子淡淡的说,“你们俩的东西,一份亲子鉴定,一份木卿歌害人的证据,你们各自先看看吧,我去帮小夏煮咖啡。”

    ---------------------

    PS:很抱歉不能写出有些亲们喜欢看的那种虐得肝肺疼的情节哈,在我的观念里,不是所有情侣都会因为初恋出现而闹得鸡飞狗跳的,男人就该有自信比爱人的初恋做得更好,女人就该珍惜现在的幸福,不要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哈哈,个人观点,如果有亲爱滴觉得这样写不合适,那很抱歉了,么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萌妻来袭:总裁的小冤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婳并收藏萌妻来袭:总裁的小冤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