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萌妻来袭:总裁的小冤家 > 158 父女相认(1)【6000+】

158 父女相认(1)【6000+】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商彩伊被夏东冥和夏辰惊愕的模样看得心里一抖,拿起包包就不轻不重的砸了夏辰几下,然后咬着下唇委屈的抱怨:“该死的夏辰,都怪你!”

    “你别疯了,我这两天一直跟爸爸在一起,什么事情都没做,怎么就又开始怪我了!”夏辰一边嘟哝着一边躲闪着商彩伊砸向他胳膊的包包,虽然她的力道是不重,可是女人的包包里都是化妆品那些瓶瓶罐罐的,砸在身上其实还是蛮痛的好吧!

    “彩伊,怎么回事?”

    夏东冥一把将夏辰拉到自己身后,紧张的看着委屈极了的商彩伊,一想到刚刚商彩伊说出的那句话,他心里就没来由的担心膛!

    好好的,左浅怎么会跟顾南城离婚?

    商彩伊抬头望着紧张的夏东冥,对上夏东冥担心的眼神,她不安的低下头,攥着包包的带子,咬着下唇小声说:“我今天去……去顾南城家里了,结果我在那儿等了半个小时,顾南城回家的时候我才发现,左浅也住在顾家……所以,她知道我是去找顾南城之后,她脸色很不好就上楼去了——”

    商彩伊结结巴巴的说完,夏辰就一巴掌拍在桌上,惊恐的望着商彩伊:“你真去姐夫家里了!”

    不等商彩伊回答,他立马又跟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炸毛了,在屋子里来来回回的走着,一边走一边数落商彩伊:“你脑子都去哪儿了!我都跟你说了顾南城是我姐夫,他跟姐姐已经结婚了啊!既然结婚了,姐姐肯定会住在顾家的好么!你打个电话去***扰一下就行了,你为什么要跑去姐夫家里等他啊!你这不是把我姐姐往死路上逼么!镰”

    “小辰!”

    夏东冥眸子一沉,瞅着急得团团转的夏辰,就算今天的事情左浅误会了,夏辰也不能这么数落商彩伊。真有错不也是他自己把商彩伊找来这儿的么,现在出了事,他就把所有责任都推在商彩伊身上,这算什么男子汉!

    夏辰瞅着夏东冥的眼神,他伸手抓了两把头发,然后垂头丧气的一屁股坐下来,开始想象左浅跟顾南城吵架的画面——

    商彩伊没吭声,她心里清楚,夏辰已经让她收手不要再去试探顾南城了,是她自己不答应,是她自己想去跟顾南城暧mei一下,然后刺激刺激她自己的男人的!

    所以,现在夏辰数落她也是应该的……

    是她自作主张——

    “你们俩都别着急,既然他们俩都结婚了,也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就闹离婚。最多吵一吵,闹上几天就没事了,不管怎么说,他们还有孩子呢,怎么会说离婚就离婚?”

    夏东冥毕竟是过来人,不像夏辰和商彩伊那么焦躁,他很清楚,有了孩子的人是不会轻易离婚的,除非对方有大的过错、双方都过不下去了,才会提出离婚——

    听了夏东冥的话,夏辰心里好受了一点。虽然今天是商彩伊去找的顾南城,可毕竟是他将商彩伊从国外叫回来的,真要是闹得左浅离婚了,他才是罪魁祸首——

    商彩伊抬头看了一眼夏东冥,依旧有些担心。她从来没有做过坏女人,这一次做了坏事,自然心里会感到强烈的不安——

    “叔叔,真的不会有事吗?”

    “明天叔叔去医院见见她,我猜,应该不会有事的。”

    夏东冥慈祥的拍拍商彩伊的肩膀,然后颇有一丝得意的说,“我的女儿,一定不会那么冲动,绝对不会为了一点小事就闹离婚,让孩子受罪。”

    听着夏东冥这极度自恋的言语,夏辰和商彩伊都被他逗笑了。

    一个快五十岁的男人了,还这么自恋,您女儿知道么!

    *

    第二天。

    左浅坐在办公室里,看着门外熙熙攘攘的候诊病人,她不由得叹了口气。这年头的人都是年轻时候不要命的打拼,不好好珍惜身体,到老了的时候,钱有了,可健康却越来越远了,于是又拿着年轻时候挣来的钱,三天两头的到医院看病。

    从她正式上班以来,每天看诊的病人挤满了候诊室外面,她几乎都没有休息的时候——

    这些病人好多都没有什么大毛病,只是一些小问题,平时要是注意一点,绝对不至于来医院——

    “下一位,夏东冥。”

    护士出去叫病人,左浅趁机揉了揉自己的胳膊,捶了捶自己的小腿。坐了一天了,一直看病、开方子,保持着这一个姿势让她倍感腰酸背痛——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一位老当益壮的中年男人走进办公室。

    左浅抬头望着眼前这个衣着休闲的中年人,虽然穿得很普通,不过眉宇间那股子英气,还有行走间那种一般人所不及的气质,让左浅不由多留意了几眼。

    她心底暗暗猜测,这人一定是什么机关部门退休下来的精英,那种气度,哪怕不说话都能让人感觉得到。

    在她打量着夏东冥的时候,夏东冥也一样在打量着她。

    这段时间他来A市以后,虽然总是三天两头的跟在左浅后面看

    tang着这个从来未见过的女儿,可是这么近距离的看着她,他还是第一次。一步步向她走近,感受着跟她的距离越来越近的感觉,他一颗心扑通扑通跳得快极了——

    这个,就是他当年在D市留下的孩子。

    当年被左铭昊算计的时候,他曾经恨极了D市,曾经想过一辈子都不再回那个地方。可是自从他知道自己极有可能有一个女儿的时候,他对D市就变得十分的向往。

    直到他终于肯定左浅就是他的亲生女儿时,他忽然很感谢上帝,让他这辈子有儿有女,这简直就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

    “说说您的症状——”

    左浅露出职业性的微笑,看着面前的夏东冥。

    夏东冥怕左浅误认为他是那种老了都不正经的登徒浪子,所以赶紧收回目光不再打量左浅,生怕给自己的女儿留下一个不好的初次印象。他低头按着自己心脏的位置,皱着眉头说:“最近总有点心慌,偶尔会想吐,不知道是不是心脏出了毛病——”

    左浅看着夏东冥心脏的位置,温和微笑,“还有其他的症状吗?”

    夏东冥原本就是装病来这儿看左浅的,所以他根本就不可能有其他症状。刚刚说的心慌和想吐都是在门外等候的时候问的旁边一个大妈,大妈这么说,他便也这么说了——

    “没有了。”

    “请把您的外套脱下来放在椅子上,跟我进来检查一下。”

    左浅对夏东冥轻轻微笑,然后站起身,示意夏东冥跟她进去检查一下心电图,再做一下其他的常规检查。如果真的有问题,可能还要去采集血样做化验,检查肌红蛋白,肌钙蛋白等等。

    夏东冥脱下外套,高大的身影跟在左浅身后一起走进旁边的小房间。

    左浅示意夏东冥躺在里面干干净净的床上,然后细心的帮他撩起衣裳,一丝不苟的做心电图检测。夏东冥静静的望着左浅,看着女儿认真工作的模样,他不由勾起一丝迷人的微笑。

    他一言不发的配合着左浅,直到检查完毕,左浅和他重新来到外面,他一边穿外套一边听左浅说:“这位先生,您的心脏没有任何毛病。我想,您说的心慌和想吐的症状,有可能是精神上的压力,而不是身体的毛病。”

    夏东冥坐下来,微笑着看着左浅。

    “请问您最近压力大吗?”左浅微笑着问,“比如工作上的,或者生活上的,也有可能来自于某些其他方面的压力——有吗?”

    夏东冥微微蹙了蹙眉,点点头,“我最近才知道,我还有一个女儿在这个世界上,她从小跟着她的母亲以及她养父一起,她一直以为她的养父是她的亲生父亲。可是她养父对她并不好,如果她养父是个好人,我一定不会打扰她的生活……”

    说到这儿,夏东冥抬头深深的凝视着左浅,“我想告诉她,我是她的亲生父亲,我想让她认祖归宗……可是我这个父亲在她的世界里销声匿迹了几十年,现在突然出现,她一定难以接受……我担心她不能接受我,我更担心她不理解我的苦衷,她会恨我……”

    左浅安静的听着夏东冥的话,看着夏东冥眼中那一丝丝的为难和心疼,她不由同情起眼前这个老人来。

    人到了这个年纪,谁不希望儿女承欢膝下呢?哪怕年轻时候犯了一点错,这么多年过去了,也应该值得原谅了吧?

    她温和的笑笑,“您别想太多,如果您当年没有犯下太大的错,我想,您的女儿一定会接受您的。也许刚刚知道这个真相的时候她需要一些时间,但迟早有一天她会原谅您,不会不认您的。”

    夏东冥盯着左浅微笑的脸,心里有了一丝丝的激动——

    “左医生,你真的这么认为的吗?”

    左浅点点头,看了一眼外面还在等候看诊的病人,她勾唇微笑,“您的情况属于心理上的压力和负担,我建议您可以去看看心理医生,他们会为您提供更好的帮助。”

    夏东冥回头看了一眼那些病人们,点点头,他知道自己不应该再跟左浅闲聊了,那些病人的时间比他的时间更宝贵——

    “谢谢您,左医生。”

    “不客气,如果您需要的话,我可以给您开一些静心的药——”

    “好。”

    夏东冥点点头,左浅见夏东冥点头了,她便低下头写药方。她其实不是个轻易给人开药的医生,一般能自己调理的轻微的病情,她不会乱开一些保健药让人家白白花钱,如果病人有需要,她才会开药。

    她一直认为,不管做什么都得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尤其是做医生,决不能蒙病人,让病人糊里糊涂的花钱。

    在左浅低头开药的时候,一直在门外等着的夏辰兴冲冲的跑进来了——

    他调皮的来到左浅身后,猛的拍了左浅的肩膀一下,吓得左浅手中的笔都掉了!

    “姐姐!”

    “啊——”

    左浅吓得松了手中的笔,惊愕的望着突然从背后冒出来的夏

    辰!对上夏辰一派阳光灿烂的微笑,她立刻认出了他,一边拍着自己的心口一边笑着没好气的说:“你吓死我了!”

    夏东冥皱了皱眉,盯着一点都不成熟的夏辰,看把左浅吓的!

    夏辰吐了吐舌头,殷勤的为左浅按着肩膀,讨好的说:“姐姐你胆子好小!这还是大白天呢,你竟然就被我吓到了,我要是晚上吓你,你会不会胆儿都吓破?”

    左浅重新拿着笔,唇角微挑,“你要是敢晚上吓人,我一定二话不说就踹上去!”

    说完,她将夏辰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你怎么来医院了?今天又没去上学?小孩子你又逃学了吧?没事就快去学校,爸爸妈妈知道了得多着急——”

    夏辰吐吐舌头,然后松开左浅,笑着走到夏东冥身边,他笑嘻嘻的拍了拍夏东冥的肩膀,“我们家老头儿在这儿,是他支持我不去学校的,不信你问他!”

    左浅一愣,蓦地望着夏东冥——

    夏东冥对左浅笑笑,然后抬头白了一眼夏辰,有这样的儿子么?当着姐姐的面说自己老爸支持他不去学校,让人家左浅怎么看他这个“不靠谱”的爸爸?

    “你们是父子?”左浅略显诧异的望着夏东冥和夏辰,她实在是有些意外。

    这个夏辰从第一次见她就格外的自来熟,而且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孩子居然开着法拉利,那天她就觉得夏辰的家世一定不容小觑。现在再看看夏东冥这一身的贵气,即使穿着普通衣裳也掩盖不住的那股气质,她越发肯定了,这父子俩一定大有来头。

    “很抱歉,小辰这孩子从小被我娇惯坏了,刚刚吓到您了——”

    夏东冥慈祥的看着左浅,抱歉的说道。

    左浅摆摆手笑眯眯的说:“没关系,我都习惯这孩子一惊一乍的了。”说完,她挑眉看着夏辰,那天在民政局门口不也是这样么,二话不说就上前来撒娇,还让顾南城险些吃醋了呢!

    事实上,她根本不认识这孩子——

    “姐姐,我在你们医院旁边的餐厅订了餐,你应该快要吃午饭了吧?我和爸爸在那儿等你哦!”夏辰从夏东冥身边跑到左浅面前,一脸殷勤的望着左浅,“不许不来,你不来我就到你们家里去,气死姐夫!”

    “……”

    左浅愣愣的看着这个自来熟的小孩儿,她们这才见第二次面而已,为什么要请她吃饭?

    夏东冥看着夏辰耍宝卖萌的模样,忍俊不禁的笑了。

    看来让这小子回国真没错,他这厚脸皮,能很快跟左浅打成一片——

    “我们都不认识啊,你为什么要请我吃饭?”

    左浅抬头望着夏辰,无功不受禄这句话她还是懂的,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她也是懂的,一个不认识的小孩儿不可能会这么热情的请她吃饭,如果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她一定不会去。

    “为什么不认识?我知道你叫左浅,你知道我叫夏辰,你知道我爸爸叫夏东冥,这样还不叫认识吗?”

    “……可你为什么要请我吃饭呢?”

    “因为我喜欢你啊姐姐!”

    夏辰握着左浅的手,可怜巴巴的蹲在左浅面前,一脸低落的说:“我从小就没有妈妈,我们家里就只有我和爸爸两个人,爸爸又一直忙工作,我几乎是自己长大的,都没有人陪我——姐姐,你就看在我这么可怜的份儿上,陪我吃一顿午餐好不好?我马上就要被爸爸赶回去学习了,很快我就要离开A市了……”

    说到这儿,他抬头乞求的望着左浅,“姐姐,你就陪我吃饭吧,如果你是不想白吃我们的,那咱们AA制,好不好?”

    左浅望着楚楚可怜的夏辰,她的母性又泛滥了。摸摸夏辰的脑袋,她点点头,“去吧,一会儿我就出来。”

    “谢谢姐姐!”

    夏辰激动的抱着左浅在她脸上亲了一口,然后就兴奋的拽着夏东冥一起出去了。他要赶紧去订餐,一定要亲自监督那些厨师炒出最好吃的菜给左浅吃!

    “……”

    望着夏辰的背影,左浅抬手摸了摸自己被他亲了一口的脸,不由无奈的笑了。

    连她自己都不明白这是为什么,她明明不认识这孩子,可是这孩子一跟她亲热,一跟她撒娇,她就完全没有抵抗的能力,她总觉得那孩子身上有一种她无法抗拒的东西……

    那种感觉就像小左,阳阳,还有顾南城给她的感觉一样——

    “左医生,这小帅哥是谁啊?”

    旁边的护士不胜唏嘘,昨天才看见那么帅气俊朗的顾南城来接左浅,今天又来一老一小两个帅哥来这儿请左浅吃饭,她都觉得,跟在左浅身边简直是享受美的过程,天天都能见到大帅哥——

    左浅挑眉,是啊,这小帅哥谁啊?

    “左医生,您该不会一直瞒着我们,其实您有一个可爱到爆的弟弟吧?”护士一下子想起了什么,她八卦的说:“这两个人,该不会是你爸爸和你弟弟吧?”

    左浅侧眸看了一眼护士,无奈的笑,“如果真是那样,我倒高兴了——”

    如果她的父亲是眼前这个风度翩翩的中年男人,不是左铭昊那个唯利是图的奸商;如果她有一个夏辰这么可爱的亲弟弟,而不是木卿歌那样心肠歹毒的妹妹,她倒宁愿这样。

    至少,她不会觉得自己这辈子活得那么悲哀,连有血缘关系的爸爸和妹妹都先后背叛了她,选择了伤害她……

    *

    医院外面的餐厅。

    顾南城是接到一个陌生号码之后才赶到这个餐厅来的。电话里,一个成熟的男人嗓音说,他知道一些关于左浅的事情,希望顾南城能抽空去见见他——

    跟左浅有关系的事情,顾南城即使再怎么忙也会抽出时间来这儿问个清楚。

    推开车门下车,顾南城正准备掏出手机按那个号码拨过去,早已经等在门口的夏辰就兴奋的朝他走过来了——

    “姐夫!”夏辰笑眯眯的拽着顾南城的胳膊,“你终于来了,我爸爸在里面,我们进去说吧!”

    “……”

    顾南城微微一怔,他没想到,约他来这儿的人会是夏辰。

    “姐夫你一定很意外吧?”

    夏辰一边拉着顾南城往里面走,一边笑眯眯的望着顾南城说,“上次在民政局门口,你一定认为我是故意找茬的对不对!”

    顾南城眉梢轻挑,“难道不是?”

    “……”夏辰尴尬的摸了摸自己的脑袋,“我承认我上次是故意找茬,可是我只是想跟你们认识一下嘛!我不那么做,我怎么跟你和姐姐认识嘛!”

    顾南城侧眸看着今天跟那天的表现完全不一样的夏辰,他忽然有些好奇,这个小孩子到底是有什么目的,竟然会煞费苦心的想跟他和左浅认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萌妻来袭:总裁的小冤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婳并收藏萌妻来袭:总裁的小冤家最新章节